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泉泉爸
泉泉爸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24,271
  • 关注人气:23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泉妈反思之二——从泉的纠结想到的

(2013-05-20 11:52:16)
标签:

纠结

做自己

分类: 泉泉5岁成长记录

    泉泉小朋友爱干的事儿太多,想玩的东西也太多,所以时常面临着选择,时常会纠结。我经常会为自己方便给他建议选择哪个,或者就是用各种理由说服他放弃他选择的。最近的报表多次反馈泉不够坚持自己的选择,总是担心别人说他,或者在别人不同意的情况下就放弃了自己的想法。

 

    我突然警醒,难道这样的模式是因为我一贯的强势?都说孩子的问题就是父母的问题,如果我总是这样的替孩子选择,让孩子不断在生活中放弃,那他自然也就不敢坚持自己的选择。尽管我表面上看上去很温柔,尽管我时常给人感觉很耐心,尽管我在自己的利益不受影响的时候,会跟孩子说“你可以自己选择”,其实,这一切都只是外表,都是有条件的——我希望孩子在我需要的时候是乖巧的、听话的、顺从的;可是,在与其他人交往的时候,又是有主见的,能坚持自己想法的,最好还是能用温柔的语言、合理的逻辑或者有趣的想法影响别人跟随自己的。我希望我的5岁的孩子就能不仅坚持自己的想法,还能体贴地照顾别人的处境,可以因为自己的宽容放弃,而不是因为对别人的恐惧而放弃。

 

    清晰地写下这些,我才意识到自己的控制欲多么强,我要求他是多么的完美。有这样的妈妈,孩子是多么地无奈,一时间泪如雨下。如果我希望他成为一个有主见的人,而不是人云亦云,那我首先就应该接受他在面对我的时候可以自由地选择,而不是首先去考虑我自己便利与否,我应该不断地鼓励他能坚持自己的所选,而不是不断强调那些不是困难的困难。只有当他有足够的力量做自己,能在任何时候不畏惧别人的压力选择自己想做的时候,我才需要去提醒他考虑他人,我需要分清主次,当前最主要的任务是帮助他坚定自己的想法,尤其泉是个腼腆的害羞的谨慎的孩子,这一点更需要保护。只有当他有足够的自信时,他才能更好地绽放自己,也才能真正替他人考虑。

 

    跟哈图去旅行,无论从身高体力还是各方面来说,哈图都是强势的,所以经常会看见泉的放弃。比如无论是借的还是泉带的工具,哈图想用哪个,有时候甚至是泉正在用的,哈图需要了就直接拿,泉多数时候就很平静地换其他的了,有时候会有一点不想给,哈图会说“我力气大适合这个,你用不好”或者“这个更好用给你”,泉就交换了,可能一会儿又换回来了。感叹孩子们的成长,感叹他们可以自行处理问题不用我们解决冲突,感叹泉的敦厚的同时,我不得不承认我其实是有些替泉感到不公平的,这是我的受害者情结,是我的斤斤计较。

 

    当然这其中也有泉的智慧和坚持,比如捞蝌蚪的时候,这本来是泉最爱的事儿,可是只带了一个渔网下来,一开始是泉捞,哈图提着桶,后来变成轮流一人捞一次,可是不知道啥时候哈图觉得捞一次不过瘾,所以捞完不给泉继续捞,泉急了“哈图该我了”,哈图很自然地就把规则改了,每人捞2次,泉接受了,很快又改了,这一次泉坚决地说“但每个人最多捞3次”,哈图同意了。后来轮到哈图时,泉又想出办法,徒手捞,蝌蚪实在是太多,徒手都能捞到,泉一下子兴奋极了,兴趣从渔捞子转移到徒手捞。我发现我更喜欢这样为自己的权益努力的泉,我觉得这样是争取过了,不是因为畏惧而放弃。

 

    可是我不知道这些都是我的分别心,我主观地把这些分成不同的情况,感觉孩子在没有坚持自己的时候,我就担心他受委屈了,只有他主动争取了我才放心。其实,孩子只是在根据自己的喜好做出判断,当自己最喜欢的事情受到影响的时候才会提出抗议,其他时候也就一笑置之,这不就是我要的宽容吗?我要求表达不满的泉爸要宽容,却又反过来要求本就宽容的泉不随便放弃自己的选择,我的挑剔让我变得狭隘,让我看不到他们的美好,总是盯着孩子的不足,虽然这一切都只是我自己心里所想,当时并没有说任何话。可是相由心生,我相信无论我说与不说,我心里的这些纠结、这些不满、这些期待都会不自觉地通过我的表情、我的态度、我的语言透露给孩子,他会吸收到的。

 

    有了这些思考,再面对泉的要求或纠结时,我就坦然多了。

    从西湾捞的蝌蚪泉用矿泉水瓶装了一只带走,可是在去平遥的服务区休息时,我把瓶子放在台阶上被清洁工收走了,泉为此很是伤心。答应回来后带他去捞蝌蚪,哈图听见了也想去。5号一早菜籽儿来电约着一起去东小口捞蝌蚪,泉问谁的电话,我告诉他,不料泉立刻反对,哼哼不想跟哈图一起去,就想自己一个人去,我不知道是因为前几天或多或少积累的一些压力,还是只是想一个人清静些,本来还想试图等一会儿再找理由说服泉的,后来泉强调了几次要求我马上给哈图妈打电话,我突然想起来我不需要说服泉,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有权利决定要不要跟小朋友一起玩,于是果断答应泉,但碍于面子,我还是没好意思按泉的要求直接电话菜籽,而是发了个短信,泉很是担心哈图妈看不到,一会儿来问下有没有回复,还好很快哈图妈爽快地回复“行”,这下泉才终于踏实了。既然我都会因为不好意思而不敢同步电话沟通,我怎么就不能允许孩子有自己的胆怯?怎么就能要求他总是勇敢地说出自己的想法?我除了不说服他放弃自己的选择,鼓励他说出自己的想法,还需要耐心地等待。

 

    晚饭后出去玩儿,泉要骑车出去玩儿,可是纠结到底要骑蛙车,还是要骑自行车?搬了这个到门口又犹豫送回去换了那个,折腾几个回合,我终于没再跟以往一样说“这有啥难得?随便选一个”或者“今天骑这个明天骑那个”,抑或是考虑一会儿他不想骑了对我来说哪个更好拿一些,而是只说了句“真的好难选呢”,最终泉选了自行车,出电梯的时候,泉一边搬着自行车一边说“妈妈,你知道我为什么选自行车吗?”我说不知道呢,泉答“因为每天婆婆接我的时候都会给我带蛙车,所以每天都能有时间骑蛙车,但是自行车就没时间骑,所以我选了自行车”,我惊叹,当我给孩子自由的时候,他有能力做出最适合的选择。

 

    天气暖和了,每天放学回来除了回家吃饭,其他都是户外时间,主要就是跟邻居小朋友们在广场和楼下玩儿。某天晚饭后带泉去广场,可是一个熟悉的小朋友都没见着,正好看见一个涂石膏画的,泉想玩儿,我其实不喜欢这样的涂色训练,于是以没带钱为由拒绝了,泉说可以回家拿,只得同意。回家取了钱再下来,泉正好看到美仑和诺诺在广场,他又开始纠结了,我也替他发愁“又想画石膏画,又想跟好朋友玩”,泉很快决定“先跟小朋友玩,然后等小朋友走了,如果还没到睡觉时间,就来画画”。我赞同了,其实内心还期待着等玩一会他就忘了,就不用画了,汗。

 

    孩子们满场追了一阵,然后又是跷跷板又是滑滑梯,大约40分钟之后,泉又回到画画的地方,可是拉着我的手犹豫地说“妈妈,我想画画,可是要是美仑说我,怎么办?”那一刻我的心很疼,为我的孩子这么介意别人的评价,为我的孩子不敢坚持自己的想法,当然更多的是愧疚,本来还希望泉放弃的,这一刻我突然觉得比起这20块钱,比起这一点涂色对孩子想象力的限制,自信、敢于做自己要重要得多,所以我跟泉说“如果你特别想画就去画,美仑要是不让你画,你就告诉她我现在想画画,明天再跟你玩”。泉去了,正在选择哪个造型的时候,美仑来了,果然如泉所料,美仑跟泉说“别画这个啦,下次让姥姥带我们去华联的蚂蚁公社吧,可以玩淘泥石膏画好多好多”,泉于是跟美仑出来了,我不知道他是真的被美仑的建议打动了,还是只是习惯性地不会拒绝别人放弃了自己的选择。可是这样的时候我是不适合干涉的,只能静观其变。

 

    之后三个孩子去后面爬树了,换了好几颗树爬上爬下,泉还给美仑示范怎么爬,黑灯瞎火的折腾了一阵之后,不知是累了还是不小心,泉下来的时候被树枝刮到胳膊,滑了挺长一条伤痕。我觉得应该挺疼的,但泉忍着没哭,他被划到之后喊我过去,哼了几下美仑来了,他立刻用轻松地口吻跟美仑说“我刚才下来都被树枝划到了,我们不爬了吧”。这么大的孩子再不像小时候那样疼了就哭,他慢慢学会在朋友面前显示自己的坚强。小时候面对孩子的哼哼唧唧我盼着他长大,盼着他勇敢坚强,盼着他对这些小磕小碰毫不介意,长大了孩子学着坚强了,我又担心他强忍着泪不说痛,担心他不能及时宣泄自己的情绪,我发现我怎么这么拧巴,这么纠结,这么不放松?

    离开树林回到广场,泉再次想起了画画,还是重复着那句话“我想画画,可是美仑如果不让我画怎么办?”我知道刚才的放弃并不是真的被朋友的建议打动,他其实还是喜欢当下的快乐,同时让这份快乐来弥补刚才爬树的受伤。虽然已经830了,我还是坚定地告诉他“这是你的选择,美仑如果想跟你在一起,她可以也来玩,如果不想画,可以明天一起玩”,泉去选了个造型回来开始涂,美仑跟着来了,看见泉开始画,也要求一起画,姥姥同意了,于是两人一起画。诺诺、辰辰都来看,都想画,可是妈妈们没同意,一个哭一个在旁边看,我一一解释泉很早就来过一趟,没带钱还特意回家拿钱下来准备画,看见你们又忘了,现在又想起来了啥啥的。虽然很不好意思,可是感谢自己最终还是让泉完成了自己的心愿。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