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199,460
  • 关注人气:61,5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君王怎样在毁誉之间辨官吏

(2021-04-27 07:43:14)
标签:

历史

文化

读书

随笔

杂谈

分类: 窥史议政
    君王怎样在毁誉之间辨官吏
《二许大话月旦评》浮雕像(二许:汉代许劭和许靖兄弟并称)  (图源网络)


君王怎样在毁誉之间辨官吏


       得贤者昌,失贤者亡,国家官吏的贤良与否对国家治乱兴衰的重要性,已成为历代有远见的政治家的共识。然而,识别和考察官吏却是一件十分不易的事。其中,对官吏辨别必然要面对的诋毁与赞誉问题,更是一件“烧脑”的难事。
       古代君王辨别官吏贤能与否而听取建议,大致有三种途径。
       其一,大臣评官。
       据毕阮《续资治通鉴》记载,北宋至和二年(1055),曾在宋仁宗皇祐三年至五年任宰相的庞籍路过京城,入宫见皇帝。仁宗新近刚任用参知政事文彦博和曾任枢密副使的富弼为宰相,为此非常得意。他对庞籍说:“朕新任用的两位宰相怎么样?”庞籍回答说:“这两位大臣是朝廷中的高人,陛下您把他们提拔上来,非常符合天下人的愿望。”
       仁宗说:“果然像你所说的那样。文彦博这个人还有不少偏私不公道的地方,至于富弼这个人,可以说是众口一词,都说他是贤良的宰相。”庞籍说:“我不久前曾与文彦博一同在中书省任职,很了解他的所作所为,实在没有什么偏私的地方,只是厌恶他的人诋毁他罢了。”
       接着他又说:“富弼不久前担任枢密副使,没有执掌大权,朝中的士大夫没有人与他结怨,因而众口共同称赞他,希望他能够进一步被任用而已,这些人也会得到好处。如果富弼凭借陛下给予的官爵俸禄来树立私人的恩惠,那么他连忠臣都算不上,又怎么能说他很贤良呢?”
       庞籍最后说:“若全以公众的议论来概括,那么原来被赞誉的在其担任要职之后将会遭到诋毁,陛下应加深调查。陛下既然知道两位大臣贤良而任用他们,那么就应该坚定地信任他们,长久地任用他们。这样,以后就可以要求他们成就功业。如果凭一人的言辞而任用他们,不久又因一人的言辞而怀疑他们,我担心太平盛世的功业最终不易得以实现。”仁宗听完后,赞同地说道:“你说的正确。”
       其二,士人评官。
       东汉末年盛行乡评,由一些鸿儒名士依恃自身名望品评官吏,以此影响官府的选举取向。他们形成主持“清议”的集团,操纵舆论,进退人物,官员们相率让爵、推财、辟聘、久丧来合乎儒家的道德标准,争取清议的肯定。此后,形成了每月初一进行的品评人物、论士议政的“月旦评”活动。
       “月旦评”察人之准,评人之确为世人所知,如陶谦“有奇表”,“性刚直,有大节”知名于当时,但士人们却认为“陶恭祖外慕声名,内非真正”。后来的事实证明了士人们评论正确,陶谦任徐州牧,安东将军,据此雄州本可以大有所为。但是他却“背道任情,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渐乱。”结果徐州最终被曹操所兼并,“陶谦昏乱而忧死”。再如出生低贱的商贾之子樊子昭担任县小吏,时年十五岁。但是,士人们却对他期望很高:“汝南第三士也,此可保之”。后来樊子昭不仅为官而且成为德操高尚的大名士,成了时人效法的楷模。
       当然,“月旦评”官吏也并非是尽善尽美,精确无误的。如对名将太史慈的评价就非常低,太史慈是智勇双全的猛将,扬州刺史刘繇深知其人,但他慑于月旦评之威,不敢重用太史慈,仅使太史慈充当前哨,侦探敌情而已。所以,当时不少人对于月旦评便颇多微词,他们认为:“所谓汝南月旦评者,不免臧否任意,以快其恩怨之私,正汉末之弊俗。虽或颇能奖拔人才,不过藉此以植党树私,不足道也。”
       其三,民意评官。
       汉魏时代有乡议选士制度,后发展到考察在职官吏也要参考乡民评议。据《汉书•循吏传》记载,朱邑因群众拥戴,由乡干部选补为太守卒吏;召信臣因部民好评,由上蔡县长超升零陵太守。相反,也有因乡民评议太差而丢官的。汉成帝时,左冯翊薛宣管下的高陵县令杨湛和栎阳县令谢游,因乡民揭发他们“皆贪猾不逊”、“治行烦苛”,于是,薛宣封“吏民条言”给杨湛和谢游让他俩解印绶而去。唐宋的中央使臣、监察官员考察地方官政绩时,也很注意搜集民庶反应。“欲考吏治,莫若询诸民言”,成为当时条件下可能的信息反馈途径之一。
       然而,这种逐渐发展为民意评官的所谓“举留”形式,也带来很多弊端。南宋王十朋曾尖锐指出:“每常看见监司巡视州县时,多有士民率众投牒举留守令。其实这并非出自人民本意,而是因为守令自己知道乏善可陈,害怕监司劾奏,遂密遣胥吏教唆地方上那些在学校里有影响的豪族、士人倡议举留。那些附和的士民也欲借此结交求庇现任官员,逐粉饰虚词,无中生有,为现任守令编造出种种政绩。监司起初不觉察,以不贤为贤,还尊重民意向上面奏闻,实在为害不小。”宋高宗时曾发出“禁州县士民饰词举留官吏”的正式文件,可见“举留”之弊已为一个带有普遍性的问题了。    


君王怎样在毁誉之间辨官吏
古人绘制的古代官吏形象图


       怎样正确看待对官员评价毁誉不一的问题,明太祖朱元璋有一段颇含辩证法的讲话。据《明实录•太祖实录》记载,明太祖朱元璋对侍臣说:“毁誉之言不可不辨也。”他说:诋毁和赞誉一个人的言论不可以不加辨别。本来就有人因为卓然自立、不同凡俗而被诋毁,也有的尽谄媚阿谀之能事,与世俗同流合污而被人赞誉。他总结说:“夫毁者未必真不贤,而誉之者未必真贤也。”被诋毁的人未必真正不贤,而受赞誉的未必真贤。
       他认为,君主能够知道遭诋毁的人是真贤,那么诬蔑诽谤的言论就可平息,人才也就不会受到压抑了。知道有些被赞誉的人不是真贤,那么偏私就可以杜绝,这种被赞誉的人也就不会因为侥幸而得到任用。向小人询问君子,小人未必知道君子,但君子却很少有人不被诋毁。向小人询问小人,他们本是同党,阿谀偏私,那么赞誉之言一定很多。所以,只有君子处心公正,然后才能够得到公正的批评和赞誉。他由衷叹道:所以任人难,而知晓言论的虚实真伪就更难啊。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对官吏的毁也好,誉也好,都含有反映者的主观色彩。其情况错综复杂,如果君王以此为判断的依据,难免要上当受骗。在用人问题上,在毁誉面前,上级领导既要听取各方面反映,兼听则明,又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不要完全为舆论所左右。这样,才能客观地全面地评价干部,做到知人善任,而不是人云亦云,多疑寡断。不然,纵有贤才,也会失去信任和保护,很难发挥他们的才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