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800,857
  • 关注人气:61,44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明熹宗朝官员为何争喝太监“尿”

(2019-11-15 08:41:19)
标签:

历史

文化

读书

随笔

明史

分类: 窥史议政
明熹宗朝官员为何争喝太监“尿”
福建高甲戏讽刺喜剧《连升三级》中魏忠贤形象  (图源网络)
 

明熹宗朝官员为何争喝太监“尿”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史海之深,怪事百出。话说大明王朝一件怪事,至今叫人拍案惊奇,令人作呕!
       明熹宗天启六年(1626),杭州张掖门内盖建了大太监魏忠贤生祠,皇上亲自赐题匾额。于是,各省风靡效仿建生祠,“竟为奢丽”,其中以浙江省最为厉害。浙江的生祠,宫殿亭式的超级华丽自不必说,至于所制作的魏忠贤塑像,更是“婉转便捷,一切如生”,活灵活现,像活人一样。
       在一次官宴上,按当时风尚一定要恭请魏忠贤的塑像,奏乐会客,摆食进酒,全都享受像活人一样的礼仪。这尊塑像的腹中置放着锡制的肚肠,上酒时,倒入锡肠中。估计将装满时,主人揖身恭请塑像出厅至庭下“小遗”——小便,即是拔掉锡肠下部的塞子,使酒流注到磁坛中。最后,命人撤去肴馔,连同磁坛中的酒赐给随从众官,大家恭恭敬敬争先饮下魏忠贤的“尿”。
       这是明代包汝楫《南中纪闻》中的一则记载,此事乃浙江巡抚潘汝桢所为,拍魏忠贤的马屁,竟然“谄媚之工至此!” 这段史料无非说明当时的社会现象:魏忠贤的权势到了何等地步!官员谄媚讨好魏忠贤到了何等地步!
       魏忠贤,少年时游手好闲,品行不端。由于为赌债所逼,就自行阉割,改姓名为李进忠,于神宗时混入宫中为宦官。魏忠贤不大识字,智力也极平常,可就是这么个小混混,竟然会威权超越过去任何一个宦官,也超越任何一个权相,甚至皇帝。
       吴晗先生分析说:魏忠贤之所以弄权,第一私通熹宗的奶妈客氏,宫中有内线。熹宗听客氏的话,魏忠贤就可以为所欲为。第二是熹宗庸騃,十足的阿斗,凡事听凭魏忠贤做主张。但光凭这二点,还不至于起党狱,开黑名单,建生祠,称九千岁,闹得民穷财尽,天翻地覆。更主要的原因,第一是政府在他手上,首相次相和他勾结一起。第二是他掌握政权,就能养活一批官,反正官爵出于朝廷,俸禄出于国库,凡要官者入我门来!于是,政权军权合一,内廷外廷合一。
       《明史》说:“内外大权,一归忠贤。”当时所有的奏书都不敢直呼魏忠贤名字,而称“厂臣”,皇帝的奖励诏书也都用最高赞颂之词。人们喊他九千九百岁,崇拜之势,天下如狂。据史书记载,魏忠贤所安插的党羽,还有“五虎”、“五彪”、“十狗”以及“十孩儿”、“四十孙”等称号。总之,从内阁、六部、以及四方总督、巡抚,都有他的死党。
       吏部尚书魏广微,为了巴结魏忠贤,起先以同姓尊他为兄,后来竟自贬辈分儿称他为叔。当时百官中奸小之人纷纷拜倒魏氏门下充当干儿,有个礼部尚书顾秉谦,时已老态龙钟,捋着长须对魏忠贤说:“本想做您干儿子,可惜胡须已白。”于是让他的儿子做了魏氏之孙。魏忠贤喜不自胜,赏给他文银二百两以示嘉奖。近人岳鸿举为此在《明代杂事诗》中叹道:“干儿义子拜盈门,妙语流传最断魂。强欲为儿无那老,捋须自叹不如孙。”


明熹宗朝官员为何争喝太监“尿”
影视剧中魏忠贤形象
 

       更荒唐的事情发生了,天启年间全国各地开始了一场为魏忠贤建生祠的献媚吹捧浪潮。为魏忠贤建生祠的始作俑者是浙江巡抚潘汝桢,他在天启六年六月向皇帝提议:东厂魏忠贤,心勤体国,念切恤民,戴德无穷,公请建祠,用致祝厘。而明熹宗竟然下圣旨同意地方营建生祠,“以垂不朽”,还赏赐匾额“普德”。
       此例一开,善于钻营的官僚敏锐地察觉到魏忠贤和皇帝的态度,趋之若骛,唯恐落后,纷纷在各地为魏忠贤建立生祠,一时间几乎形成了一场政治运动。第二年,各地生祠即达四十多座,而且都极为豪华。《明史》记载:生祠“极壮丽庄严,不但朱户雕梁,甚有用琉璃黄瓦,几同宫殿。不但朝衣朝冠,甚至垂旒金像,几埒帝王”,“每一祠之费,多者数十万,少者数万”,而且“剥民财,侵公帑,伐树木无算”。
       建生祠在当时已经成为魏忠贤衡量官员对自己是否忠诚的标准,倡导则忠,反对则异。于是,建生祠和五拜三叩头的仪式,成了官员对魏忠贤表示忠诚的举动,极尽媚态。蓟辽总督阎鸣泰在请建生祠的奏疏大肆吹捧魏忠贤“治平绩著,覆载量弘”,还在蓟州生祠建成之际举行了迎接魏忠贤“喜容”(偶像)的典礼。巡抚刘诏行五拜三叩头礼,与迎接皇帝别无二致。兵备副使耿如杞颇有反感,只作长揖而不拜,遭到刘诏参奏,魏忠贤立即派锦衣卫缇骑把耿如杞逮捕入狱。这就更加助长了宵小之徒的崇拜气焰。天津巡抚黄运泰为魏忠贤建生祠,迎接魏忠贤“喜容”的仪式隆重程度超过蓟州。礼仪之隆重比祭祀历代帝王有过之而无不及,阿谀奉承言辞之露骨、肉麻之极。
       笔者注意到蓟州生祠建成典礼史料中,对魏忠贤“垂旒执笏”帝王相“喜容”(偶像)有这样一段具体描绘:“祠以宏丽相尚,瓦用琉璃,像加冕服。有沉檀塑者,眼耳口鼻手足宛转一如生人,肠腑则以金玉珠宝充之,髻空一穴,簪以四时花朵。”这和《南中纪闻》中描绘的魏忠贤塑像极为相似。“至为忠贤像,婉转便捷,一切如生”,不同的是,一个塑像肚肠里塞满金玉珠宝,一个塑像肚肠里灌满佳酿美酒;一个脑袋上挖个洞,摆放四时花朵;一个身体下部开个洞,可以撒“尿”给人喝。
       由此可见,《南中纪闻》中的记载绝非虚妄,当时为魏忠贤作塑像风靡一时,而且官员们各有各的高招,真是玩绝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