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713,592
  • 关注人气:61,4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晚清小说里的“中国梦”

(2019-09-27 08:37:30)
标签:

历史

文化

读书

随笔

清朝

分类: 读书杂谭
晚清小说里的“中国梦”
梁启超创作时的留影  (图源网络)

 
晚清小说里的“中国梦”

 
       二十世纪初,中国兴起了一阵小说热。有文献显示,晚清短短十几年间,翻译、创作的小说总数竟达两千余种,几乎相当于现存的全部古代白话小说的总和。这场由梁启超先生发起的“小说界革命”运动,促使晚清出现了中国小说史上空前的繁荣兴旺景象,也强烈表现出了变革强国的“中国梦”,留下了一笔极其珍贵的政治与文化的遗产。
       19世纪末,大清帝国在一次次对外战争中失败,一次次赔款求和,亡国的危机迫在眉睫。中国主张经世致用的士大夫为承担起“救国”重任,首先把眼光盯到了过去为他们所不齿的小说上。梁启超把小说归入文学,并且列为“文学之上乘”,在他发动的晚清“诗界革命”、“文界革命”和“小说界革命”中,小说成为发展得最为成熟的文学体裁。尤其是梁启超开创的“政治小说”,更是领导了晚清“新小说”的潮流。
       1902年,梁启超创办《新小说》杂志时,便亲自动手创作《新中国未来记》,试图为“新小说”提供一块模板。尽管这部小说是连梁启超自己都觉得“似说部非说部,似稗史非稗史,似论著非论著,不知成何文体”的艺术上失败之作,但它还是引起人们的仿效,称得上是开风气之先之作。
       按照梁启超原先的构想,《新中国未来记》用幻梦倒影之法开头,叙述皆用史笔,从义和团事变开始,写中国后来五十年的事情,也就是他的一个“中国梦”。作者设想:中国南方一省先独立,几年之后各省独立,合成一个联邦大共和国。又大破俄军,倾覆其专制政府,领导黄种人国家与白种人国家抗衡,终于在中国召开万国和平会议,中国宰相为议长,议定黄白两种人权力平等,互相和睦。小说描绘了改革后的动人景象,叙述了2062年“我中国全国人民举行维新五十年大祝典之日”的盛况,展示中国已经称霸世界的美景。
      在小说中,梁启超的“中国梦”是不确定性和模糊性的。1902年前后,梁启超的思想有一个较大反复,徘徊于革命与改良之间。他在主张革命时构思了《新中国未来记》,但他在受到康有为痛责后,政治主张又由革命改为立宪,这种思想矛盾在小说中主人公黄克强和李去病的辩论中已经显露出来。于是,他原先的构思只好全部作废,只写到主张维新的主人公回国就搁笔了,从此再也没有将它续完。
       在盛极一时的晚清政治小说中,推翻满清专制,向往自由民主,是作家“中国梦”的一大主题。陈天华的小说《狮子吼》托言梦境,叙事人梦见来到一繁华都会,参加“光复五十周年纪念会”,并在“共和国图书馆”中读到《光复纪事本末》。书中写到了舟山岛上的“民权村”,村中有议事厅、警察局、工厂、医院、学堂等,俨然民主共和国缩影。学堂教习文明,宣讲卢梭“民约论”和“民族主义”,激发学生国民思想。学生们“游外洋远求学问,入内地暗结英豪”,参与革命党人的活动。政治小说中比较引人注目的还有颐琐的《黄绣球》,女主角发誓要绣出一个新地球,叫“黄绣球”。她梦中得到法国罗兰夫人指点,致力于男女平权,妇女解放,带头并劝说妇女放脚,兴办女学,与劣绅斗争,实行了“自由村”的自治。


晚清小说里的“中国梦”
(左上)梁启超小说《新中国未来记》封面/(右上)陆士谔小说《新中国》封面
(左下)吴趼人小说《新石头记》封面、(右下)颐琐小说《黄绣球》封面

 
       有意思的是,晚清政治小说中一些作家不约而同写到了在北京举办万国和平会和在上海举办万国博览会的“中国梦”。其中,写上海万国博览会的梦想最为神奇。梁启超在《新中国未来记》中铺陈上海万国博览会的设想,吴趼人在《新石头记》中虚构了上海浦西浦东举办万国博览大会的盛况,陆士谔在《新中国》中以梦为载体,畅想万国博览会的美好景象。这些小说敷演的上海万国博览会场景,竟然与当代的世博会如此极为吻合!
       百年后的今天,我们读到这样的文字,谁人能不惊呼神奇!梁启超等三人在小说中对上海世博会的百年预言,并非完全是悬想妄测。这与梁启超他们的亲身经历有关。他们在小说中梦想的北京万国和平会,上海万国博览会,显出和平与繁荣的两大主题。小说中“立宪——和平——盛会”的三大招牌性元素,是作家强国梦的文学变奏。
       在20世纪初,以梁启超为首的中国作家共同的“中国梦”,不应仅对此作单纯的文学理解,而更应该看作这其实是中华民族对未来的一种政治构想。梁启超他们所有的文学活动如出版杂志、倡导文学革命,其目标最终还是希望像《新中国未来记》这样的政治小说能够在中国风行起来,有助于一个强大的政治共同体——“国家”的形成。梁启超他们的政治小说重新塑造了一个全新的“少年中国”形象,并对国家的缔造进行了史的描绘。这在小说史上是史无前例的,开民族国家叙事之先河。
      鲁迅在评论晚清小说“特盛”现象时说道:“‘富强’尤致意焉。”晚清的作家们“其立论皆以中国为主事”,有的用如椽大笔去想象一个未来强大的民族国家,有的用寓言去象征寄托自己的变革理想,有的则对民族国家的历史予以描绘、讽喻国事。国家的主体形象在文学中逐渐确立起来,中国现代文学对“中国”这一现代民族国家不断进行艺术想象,呈现出各种审美形象,不同时期,面貌各异,形成一个中国形象的谱系。
       虽然,晚清政治小说由于其政治和艺术上的天然不足和历史局限,不久便退出了文坛,然而,梁启超等一代志士仁人在晚清小说界革命中强烈表现出来的“中国梦”,却给我们留下了一笔极其珍贵的政治与文化的遗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