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81,955
  • 关注人气:61,40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无愁天子”怎以蝎子螫人取乐

(2019-09-20 08:38:03)
标签:

历史

文化

读书

随笔

南北朝

分类: 窥史议政

“无愁天子”怎以蝎子螫人取乐
北齐帝王取乐图  (图源网络)


 

 “无愁天子”怎以蝎子螫人取乐

 


       纵观一下中国二千多年来的皇帝,最荒唐而又暴虐的皇帝恐怕非北齐后主高纬莫属了。据《北史•齐本纪》记载,高纬坐上北齐皇帝大位之后,任官极滥,不仅让宫女当官,封平民为王,甚至连宠物也一一加以封号。更荒唐的是,竟以蝎子螫人取乐。

       据《资治通鉴•陈纪五》记载,高纬其弟南阳王高绰任定州刺史时贪残暴虐,高纬派人将高绰“锁诣行在,至而宥之”。可是后主非但没有责备高绰暴行,反而向他讨教:“在州何事最乐?”高绰告诉他:“多聚蝎于器,置狙其中,观之极乐。”意为多捕捉一些蝎子放在大桶里,再放进一只猴子,看蝎子螫猴子的游戏极其可乐。

       于是,“帝即令夜索蝎一斗,比晓,得三二升,置浴斛,使人裸卧斛中,号叶宛转。帝与绰临观,喜噱不已。”这个混蛋皇帝事不过夜,立即命人当晚就捉了一斗蝎子。他还嫌少,第二天清早又让人捉了二三升。他将蝎子都放在澡盆里,叫人赤身裸体躺在里面,被螫得又是扭动身体又是惨声喊叫。兄弟俩亲临观看,不住地嬉笑。后主还责备高绰说:“如此乐事,何不驰驿奏闻!”此后,高绰“由是有宠,拜大将军,朝夕同戏。”高绰己号为暴虐,还只是让蝎子螯猴子取乐,而高纬则更混,以观人惨号为乐。

       高纬这个北齐末代皇帝,在朝野有个讽刺性称呼——“无愁天子”。由于他不理国政,耽于游乐,加之他特别喜欢当时新制的“无愁曲”,“自弹胡琵琶而唱之,侍和之者以百数,人间谓之无愁天子”。

       齐后主高纬,字仁纲,乃是武成帝高湛的长子。高湛于河清四年(565)传位给高纬,自称太上皇帝,仍掌管军国大权。天统四年(568)高湛去世后,高纬始成为名符其实的皇帝。然而,高纬根本不理朝政,将国家大事委托给一批恩倖近臣处理,自己只喜欢在宫苑游玩。据《北史•齐本纪》记载,高纬“於华林园立贫穷村舍”,“自弊衣为乞食儿。又为穷儿之市,躬自交易。写筑西鄙诸城,使人衣黑衣为羌兵,鼓噪陵之,亲率内参临拒,或实弯弓射人“。一会儿扮乞丐,一会儿扮兵士,玩得不亦乐乎。

       一个皇帝,在宫内嬉戏玩耍也就算了,但是将国事也当游戏玩耍那就太荒唐危险了。后主武平六年(575)七月,鉴于北齐政权府藏空竭,民不聊生的局面,北周朝廷决定乘虚东征伐齐。然而,高纬率领恩倖们到处巡幸,游戏射猎,丝毫不把国势衰微、兵临城下当回事。武平七年(576)十月壬申日,北齐晋州刺史举城投降,而此时齐后主却与冯淑妃正狩猎于天池。当天,从黎明到中午,晋阳告急的使者接连三批飞骑而至,但身为右丞相的高那阿肱却对使者说道:“边境地区小小的军事冲突经常发生,何必如此急急奏禀,以至破坏了圣上的游兴!”傍晚,又有飞骑来报平阳城已经陷落时,高那阿肱这才奏报后主。后主正要动身前去救援,冯淑妃却要求再围一次猎,后主欣然同意,下令全军暂缓进发。

       高炜到达晋州时,他不但没有激励将士们奋勇作战,反把自己宠妃的喜乐看得比战争的胜负还重,竟然以游戏的态度与宠妃在旁“并骑观战”。过不一会儿,淑妃也看出苗头不对,说:“军败矣!”这时,跟随的大臣们急呼“大家去!大家去!”于是,后主与淑妃吓得胆战心惊,匆匆弃军遁逃,结果军心涣散,齐军大败。

       然而,即使到此时,后主还在以游戏之态处理国事。身边大臣请他亲劳将士,并为他写好了致辞稿,告诉他演讲时“宜慷慨流涕,以感激人心”。但是,当后主来到阵前面临众将士时,却忘记了要讲的话,反而哈哈大笑,左右的大臣们跟着也大笑。将士们愤怒至极,骂道:“国难当头,皇帝尚且如此,我们还为他着什么急?!”于是,军心彻底涣散。隆化二年(577)正月,后主让禅于年仅八岁的太子高恒,自为“天上皇”。二十四天后,逃往青州的后主及幼主等人被周军所擒,北齐政权也就宣告灭亡。同年十月,高纬以“谋反”罪被处死,其宗族也多赐死,几无存留。



“无愁天子”怎以蝎子螫人取乐
北齐后主高炜画像与电视剧《兰陵王》中高炜剧照


 

       在当时鼎足而立的北齐、北周和南朝陈国三个政权中,北齐统治的关东地区最为富庶,直到灭亡之时,其统治的人口仍要多于北周和陈国人口的总和,其兵力数量亦不在北周之下,但在高纬的统治下,却土崩瓦解于一旦,这不能不引起后人的深思。

       “无愁天子”高纬之所以游戏享乐一生,与其家庭和朝廷环境有着直接的关系。高纬幼时仪容俊美,并且举止文雅,颇得父母宠爱。他年仅七岁就被立为皇太子,年仅十岁就立为皇帝。在太上皇和太上皇后的庇护与操纵下,乃至受到周围亲倖朝臣的左右,因此养成一种依赖心理,缺乏独立见解,更毋庸说杰出的治国能力了。他最善于做的一件事便是嘻乐游玩、奢侈挥霍,认为这些都是帝君理所当然的享受。一条裙子价值万匹丝帛,宫苑的装饰穷极华丽,修了拆,拆了修,土木工程没完没了。

       同时,皇帝年龄过小,又给形形色色的“辅政”之人提供了专擅朝政、营私舞弊的大好机会。其母胡太后与给事黄门侍郎和士开肆意淫乱,沆瀣一气,以致看不惯二人暧昧关系的大臣与亲王惨遭谋杀。后主年纪渐长,其主宰权相应增大,因而趋炎附势者越来越多。早先那些以谄佞获得恩宠的奸臣,更加狼狈为奸,随之荣升。新得宠幸的官员,也纷纷封官受爵。

       内宫的嬖宠者妇女也是一大帮,后主乳母陆令萱籍此特殊地位,再利用自己的狡黠与谄媚功夫获宠作威于宫掖,竟升格为“太姬”,相当于一品,位在长公主之上。从此陆令萱一门势倾内外,卖官鬻爵、聚敛财物,甚至左右后主对于朝臣的生杀决定。屡立战功的大将斛律光,是捍卫北齐疆域的柱石之臣,“深为邻敌所慑禅”,在陆令萱儿子提婆的谗言陷害下,后主毫无主见,竟下令杀死斛律光。与北齐为敌的周武帝得此消息大喜,当即下令境内大赦。

       高炜一生,游戏享乐,不以国事萦怀,尽管国力日衰,却全不在意,真可谓“无愁天子”。正是他对国事的这种态度,导致了身死国破的必然结果。魏征在《北史•齐本纪》后评论道:“所谓火既炽矣,更负薪以足之;数既穷矣,又为恶以促之。欲求大厦不燔,延期过历,不亦难乎。由此言之,齐氏之败亡,盖亦由人,匪惟天道也。”一国之君以幼儿担任,已非正常;君王的上下左右多是伺机谋取私利的人,更是不祥之兆。待到幼帝长成,却是只知享乐,不理国事的昏君,那就连亡国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