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33,956
  • 关注人气:61,3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李渔怎样“清浓各半赏荷花”

(2019-09-10 08:43:41)
标签:

文化

历史

读书

随笔

杂谈

分类: 读书杂谭
李渔怎样“清浓各半赏荷花”
张大千《赏荷图》  (图源网络)
 

李渔怎样“清浓各半赏荷花”
 

       不知道有人是否做过统计,中国古代文学作品中以荷花为主题的诗文究竟有多少?!荷花,最早在中国古籍中出现可上溯到《尔雅》,其文说:“荷,芙蕖;其茎茄,其叶蕸,其本蔤,其花菡萏,其实莲,其根藕,其中的,的中薏。”如此细致而沿袭至今的命名,在中国植物史上是罕见的。荷花,最早在文学作品中出现可追溯到《诗经》,其中多有关于荷花的描述:“山有扶苏,隰有荷华”、“彼泽之陂,有蒲与荷,有美一人,伤如之何”、“有蒲菡萏,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已将莲花指代冰清玉洁的女子了。千百年来,荷花早已是文人墨客争相歌颂的君子花了。倘若将中国人自古以来歌颂荷花的诗、词、文、赋集合起来,是足以编成一部莲文化大书的。
       纵观赞颂荷花的诗文,似乎觉得古人投射在荷花上的雅趣和情致过于哲理化,文人们简直将荷花视为士君子品质的象征了。如此,再加之佛与道对莲的宗教化,荷花便在文学上和民间被神化了。其实,依我浅陋之见,我倒是最喜爱李渔写荷的文章。在我所看到过的写荷的诗文作家中,李渔是一个少有的将荷花从天上请回到地上、从神化还原为平民化的作家。
       李渔在他的《闲情偶寄》里写了《芙蕖》一文,将他对荷花的酷爱表达的淋漓尽致。他自称“予夏季以此为命者”,并称他有四个命根子(“春以水仙、兰花为命,夏以莲为命,秋以秋海棠为命,冬以腊梅为命”),而荷花这一命根子最重要。只无奈“无如酷好一生,竟不得半亩方塘,为安身立命之地”。只好挖了一个斗大的池塘,栽了几枝荷花以聊慰心愿。然而,李渔在此文中,却没有站在一般的名士角度去描写荷花的情趣意态,而几乎以一个平民百姓的口吻去历数了“芙蕖之可人”的理由,给人一种前所未有的欣赏荷花的独特感受。
       其一是“可目”。李渔讲道,一般的鲜花开放的时间,只在花开的那几天,在此之前和之后,都是过了期限而不开放的季节,而荷花却不是这样。从荷的嫩叶出水的那天起,就能“点缀绿波”。到了它的茎和叶出生之后,则“日高一日,日上日妍,有风既作飘飖之态,无风亦呈袅娜之姿”。这样,花尚未开放之时,人们已先享受了它的无穷的娴雅的风情。那么,到了它的花蕾形成并开放的时候,“菡萏成花,娇姿欲滴”。后开的又紧接着先开的,从夏天到秋天这段时间,它都可以供人欣赏。即使待到花凋谢之后,它又“蒂下生蓬,蓬中结实,亭亭独立,犹似未开之花,与翠叶并擎”。不到白露下霜,荷花是不会停止它施展生命的努力的。如此详尽描写荷花生长过程中给人以不同视觉享受的文字,我是只有从李渔此文中才见到的。
       其二是“可鼻”。这里讲的“鼻”,其实是“嗅”的意思,是用鼻子去嗅闻荷花之香。李渔写道,荷花既有“荷叶之清香”,又有“荷花之异馥”,并借以避暑而暑热就会消退,借以乘凉而凉气就会产生。古人诗词中对荷香也多有描写,如“风来香气远,日落盖阴移”、“荷香销晚夏,菊气入新秋”、“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等,但将荷香细致的分为“荷叶之清香”、“荷花之异馥”,恐怕也是李渔的创造了。至于荷香“避暑而暑为之退,纳凉而凉逐之生”的细微变化当然还有些夸张的感受,只有他自己“湖色映晨昏”时在荷塘边“荷香随坐卧”乘凉时才能体验到的。由此可见,李渔作文妙在独出机杼,不袭前人的特点。
       当然,读文至此,李渔并没有突破历来文人对荷花的题咏赞颂的立场和思路。李渔的前辈和同辈名士写莲,一般都是在“看”之外再写对于荷花的“听”与“闻”,然后在此基础上写荷花给予自己独特感受的。然而,李渔之所以为李渔,就在于发人所未发,言人所未言。他行文至此,突然笔锋一转,全没了名人雅士的那些空灵、超脱的精致,像一个没文化的老农一样,从实用的角度浓墨重彩地写了荷花的“吃”与“用”。


李渔怎样“清浓各半赏荷花”
(左)张大千《水殿清影》(右)张大千《荷香》

 
       其三是“可口”。其实,文中论述荷花“吃”的内容只有一句:“至其可人之口者,则莲实与藕,皆并列盘餐,而互芬齿颊者也。”意思是,至于荷花令人感到好吃的地方,则有莲子和藕,都可以放到盘子里供人食用,使人食之满口芳香。然而,就是这么一句,在古时的文人圈子里已属不易。
       说来令人费解,中国古人对于花木的认识,最初是从“吃”开始的,然而随着千百年来文人们对于花木的观赏越来越“雅”,反而以言“吃”为“俗”了。神农氏遍尝百草百花,使得花草成为华夏民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食物和药物来源。《诗经》在农事叙述中,论及多种植物用途系“食我农夫”。本来,花木的用途主要是实用和观赏,但以后在文人墨客的诗文中却只有寓目娱情和比德言志的观赏价值了。这里,李渔大胆地将荷的“吃”的价值回归本原。
       荷花真是浑身是宝啊!它的“吃”的用途在于食用和药用。藕是很好的蔬菜,可以用来多种烹饪,如传统的藕片夹肉、八宝酿藕、炸藕盒等,我家至今每年夏天喜爱食用清炒藕片,清爽可口。莲藕和莲子的更多食用是制作为点心,传统的有莲子粥、莲房脯、莲子粉、荷叶粥等等,举不胜举。
       在清代袁枚的《随园食单》中,就介绍了荷制作的几种点心。如熟藕,“贯米加糖自煮,并汤极佳。”如莲子,“小熟抽心去皮,后下汤,用文火煨之,闷住合盖,不可开视,不可停火。如此两柱香,则莲子熟时,不生骨(发硬)矣。”还有藕粉等。《红楼梦》里也有吃藕粉桂糖糕、建莲红枣儿汤的描写。清代《京华春梦录》记载:“青莲雪藕,以都门素鲜荷池,求过于供,价值乃昂。暑筵初列,盛以晶盘,出诸瑶席,老饕鲜有不攮腕而争取者矣。”由此记载看,新鲜上市的藕,在南方极多,可在当时的北京却是希贵之物。荷花还有极高的药用价值,《本草纲目》中记载说荷花、莲子、莲衣、莲房、莲须、莲子心、荷叶、荷梗、藕节等均可药用。莲叶、莲花、莲蕊等还是中国人喜爱的药膳食品,可见荷花食文化的丰富多彩。
       其四是可用。白露下霜后,荷的败叶“冷落难堪”,似乎成了废物。然而,将它摘下收藏起来,又可作“经年裹物之用”,放在那里用来常年包东西。
       李渔有一首《忆秦娥•咏荷风》词,赞美荷花“清浓各半,妙能调和”,表达了赏荷的独特审美意趣。既赞颂了荷花“无一时一刻,不适耳目之观”的君子之风,又赞赏了荷花“无一物一丝,不备家常之用”的实用之利。可谓“有五谷之实,而不有其名;兼百花之长,而各去其短,种植之利,有大于此者乎?”
       李渔一反历代文人常态,历数荷花在萌生到凋谢的过程中,对于人类的种种用场,遣词造句看似平常甚至平庸,但由于倾注了对夏日荷花那种相依为命的情感,使人觉得荷花这种普通的植物是那样的适人心意,反而让人从字里行间读出一种独特的韵味与魅力。故《芙蕖》作为以平民化情致来欣赏歌咏荷花的天下第一文章,不为过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