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浦江客
浦江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591,509
  • 关注人气:61,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馆驿换房怎引发同僚倾轧风波

(2019-08-09 08:35:41)
标签:

历史

文化

读书

随笔

分类: 窥史议政
馆驿换房怎引发同僚倾轧风波
西安大明宫遗址公园大唐官员塑像  (图源网络)

 
馆驿换房怎引发同僚倾轧风波


       北宋王溥所撰的《唐会要》,是记载唐代典章制度的专书,其中也记载有唐初至唐宣宗时期的故事。在《唐会要》卷六十二中,记载了大唐名将刘仁轨“驿馆换房”的一则轶事,读来令人深思。
       刘仁轨,字正则,在唐高祖、唐高宗年间历任给事中、青州刺史。唐高宗龙朔二年(662),刘仁轨率军救援新罗,在白江口之战中大败日本、百济联军而名震天下。此前,刘仁轨曾被贬职任青州刺史。
       一次,刘仁轨奉旨进京,投宿莱州驿站,被安排在西厅。当时夜已深,有位监察御史也来到驿馆投宿,并要求住好房。驿官回说:“西客厅比较好,不过已经有官员住了。”那御使傲慢地问道:“谁?”驿官回道:“听说是一个州刺史”,那御史便不屑地立即下令让刘仁轨挪到东客房去住。
       按说,唐朝驿馆接待来往大小官员早有制度,作为住所的厅有上厅、别厅之分,当职别相当的官员在同一驿馆里相遇时,驿馆安排是“御使到馆,已于上厅下了,有中使后到,即就别厅;如有中使先到上厅,御使亦就别厅”,这即是“庐有甲乙”之意。另从品级上讲,刺史比御史要高一大截,刘仁轨完全可以按理不让房。但御史是清流,执掌监察大权,对无论哪个级别的官员都可以纠察弹劾,所以平日神气惯了,压根不把刘仁轨放在眼里。刘仁轨也很识相,虽然已经入睡,还是二话不说立即换房。
       未曾料想,刘仁轨此次进京,是朝廷要调动他的工作,而且恰好是御史大夫,掌管所有的御史。于是,刘仁轨上任后就召集全体御史开会。那位御使没想到会在刘仁轨管辖下,心里感到非常不安。刘仁轨安慰他说:“明公怎么这么瘦?难道是为以前的事感到不安吗?我知道你们也是为权势所逼,只是生气你当时对我休息时的行事太无礼了。”
       接着,刘仁轨对众御史大谈风纪问题:“诸位奉命出巡地方,应当是察举冤滞,施行仁义,做好皇上的耳目,不应该烦扰州县,借此自重其权。”说着,他手指那位逼他让房的御使说:“就像这位御使,夜投驿馆,驿馆中东西客房能有何区别?非要逼我让出西房挪到东房,这是忠恕之道吗?希望诸位不要学他!”诸御史听后“莫不翕然自诫”。 
       其实,刘仁轨处理这场驿馆换房风波也并非有忠恕之道风度的,当众羞辱那位御史,也算是施行了报复。另有史书记载,当时,刘仁轨不仅当众羞辱了仇家,还当场赏了他一顿乱棍,打的他皮开肉绽。从这场驿馆换房风波,可以透视出官场同僚之间互相倾轧,尔虞我诈的风气和弊端。
       所谓同僚,亦作“同竂”,旧时称同朝或同官署做官的人。元代张养浩在《三事忠告》中说:“今夫上而朝廷,下而郡邑,其设官也,有长焉,有贰焉,有幕属焉,有胥吏焉,各按其分。而事其事,天下安有不治者哉?”说的是上到朝廷,下到郡县,官职设置中有长官,有副职,有幕属,有小吏,如果各自安于自己的本分,做各自的事情,天下哪有治理不好的呢?
       然而,同僚之交并不如理想化的那般简单、和谐,因为同僚是既有合作基础但又有利益冲突的人员。张养浩接着又尖锐地指出官场同僚之交中的恶俗:“惟其小智自私,乖同寅之义,无协恭之诚。”意即:只怕他们聪明不够又自私自利,违背同僚之间应有的处事原则,没有协作尊重的诚心。
       封建时代的每一个政治体制都会形成相应的行政作风、官僚氛围和思想观念,都有一套由有形或无形的规矩组成的、公认的“官场文化”,同僚之交就是其中重要的组成部分。如果同僚之交是健康的,衙门中人尊崇它,就会形成团结配合的健全环境。如果不顾是非的互相掣肘,互相倾轧,就会造成相互报复而结仇的恶劣局面。
       唐朝开元年间,姚崇为紫微令,和尚书左丞相刘幽求是搭档,但两人合作并不愉快。姚崇觉得刘幽求挡住了自己的仕途,就想办法挤走他。以后,姚崇借机向唐玄宗告刘幽求的状,还伙同其他大臣进行排挤活动,不久刘幽求就被贬为睦州刺史赶出京城。吏部尚书魏知古是姚崇推荐的,但由于魏知古没有接受姚崇两个儿子送礼求官的要求,姚崇便布局排挤魏知古。经过他的花言巧语,唐玄宗认为魏知古是个忘恩负义之人,于开元二年五月把他调任工部尚书,夺取其人事任免大权。
       还是那个刘仁轨,其实史书中对他的官场为人也是颇有微言的,《册府元龟·总录部·诈伪》说他“外示长者,内怀矫诈。”嗣圣元年,武则天意图诛杀顾命大臣中书令裴炎,派郎将姜嗣宗自洛邑出使长安,问刘仁轨意见。刘仁轨问姜嗣宗对裴炎印象,姜嗣宗回答说觉得裴炎举止有异于常很久了。以后,姜嗣宗带着刘仁轨的奏章返回洛阳,想不到刘仁轨在奏章说“嗣宗知裴炎造反,而不上奏。”结果,武则天在处死裴炎后又在都亭驿将姜嗣宗处以绞刑。


馆驿换房怎引发同僚倾轧风波
刘仁轨画像


       说实在的,史书中关于官场同僚互相倾轧的案例简直举不胜举,说来令人寒心。但当然也有一些“正能量”的史料和人物的,至今传为佳话。历史上最著名的史例就是战国时赵国的廉颇与蔺相如化敌为友的故事了,北宋王安石和苏轼冰释前嫌的故事也是十分感人的,都成为了千古美谈。清代的曾国藩以宽容的态度对待反对自己的人,顾大局,识大体的表现也值得后人学习。
       同治元年间,他同江西巡抚沈葆桢因厘金分配问题发生争执。当时,曾国藩正以钦差大臣、两江总督身份统辖包括江西在内的四省军务,巡抚也归其“节制”之列,但曾国藩严于责己,虽然认为“江西藩司有意掣肘,心为忿恚”,然而还是“动心忍性,委曲求全”,将此事交由朝廷裁决。
       左宗棠是在曾国藩扶持下脱颖而出的,成为独当一面的军政要员后,却以爱闹意气和喜骂人平添许多纠纷。曾国藩采取了两个办法平息矛盾。一是表扬和鼓励不参与纷争的部属,如他一再赞扬李鸿章“不与左帅争意气,远近钦企。”二是当骂到自己头上时,则不予理睬。遇到“左公之朝夕垢詈鄙人”,他则采取“故以不垢不詈不见不闻不生不灭之法处之”。他还嘱咐儿子不要参与父辈之间的“芥蒂”,“尔辈少年,尤不可妄生意气”,“但不通闻问而已,……切记切记”,足见其力求维护团结的胸怀。
       在官场上,同僚中没有永远的仇人,只要能够放低姿态,仇人也很可能变成朋友。在官场上,谁都不是简单的人,若是一味地和别人相争,胜了,自己也肯定是元气大伤;败了,自然一切玩完,而两败俱伤也不是什么好结果。既然同朝为官,那就是一种缘分,以和为贵当然更符合为官准则了。否则,同僚之间勾心斗角,互相倾轧,“惟其小智自私,乖同寅之义,无协恭之诚”,怎么去治理天下?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