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道台大人为啥斗不过小混混

(2019-05-24 08:36:09)
标签:

历史

文化

阅读

随笔

清史

杂谈

分类: 窥史议政
道台大人为啥斗不过小混混
清朝漫画:官场之活剧·晦言盗贼  (图源网络)


道台大人为啥斗不过小混混


       古往今来,黑恶势力都是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毒瘤,为人民群众所切齿痛恨。为此,历代统治者都将打黑除恶列入政治斗争视野的重要问题。但是,黑恶势力又往往打而不掉,根子就在于它有保护伞。“贪霸横行”,使得打黑除恶斗争更加复杂艰难。道光时期的福建汀漳龙道张集馨,上台伊始打黑除恶的经历就说明了这一点。
       张集馨,道光八年(1829)中进士,在翰林院供职。道光十六年(1836)起外放山西朔平知府后,曾任山西太原知府等职。道光二十一年(1841)三月,奉旨出任福建汀漳龙道,这年年底到任。张集馨到任后,正是中英交战之际。道光二十一年一月以后,清政府对英宣战。次月后,英军先后攻陷广州、厦门等地。漳州驻军被英军炮舰炮击,“沿海炮墙齐塌,军士大溃”,清军制军狼狈逃跑。幸好,漳州海口地形复杂,英军兵舰无法靠岸,漳州得以保全。可笑可叹的是,当地海口的防守兵力,竟是当地的土匪。
       据张集馨在《道咸宦海见闻录》里回忆,当时漳州社会风气败坏,黑恶势力猖獗。一是,当地风俗“专以械斗为强”,“掳人勒赎,纠众残杀,习以为常”。大姓人家械斗之时,衙门不敢过问。但两家收场后,差役却前往收取械斗费。二是,当地“民间命案,多半贿和”。即使命案,凶犯花了钱就可以逍遥于市,以致道光十年至二十一年,缉凶案共九千余起之多。三是,“地丁收纳,总不足六分数”。原因是“衙门粮册,皆是诡名”,所以民间买卖田地从不交税。四是,“水师洋盗一家”。其父为洋盗,其子为水师;水师遭到革退后即为洋盗,招募水师洋盗即来入伍。五是,“娼楼赌馆,甲于通省”。卖淫业、赌博业如火如荼,成为当地一大产业。所以,十多年间,漳州这个地方恶性事件不断,平均下来每年要发生七八百起,社会治安可以说是一塌糊涂。
       张集馨上任,自然想有所作为的。但是,新道台的打黑除恶举动,马上就遭到了当地黑恶势力软硬两手的三阵“围攻”。
       第一阵,发生在张集馨刚到任之时。按“道中陋规”,当地娼楼赌馆都由“各衙门书差舆夫包庇”,所以娼楼赌馆每月须向官署“送娼赌费三百元”,向官吏家人送十数元、数十元不等。张集馨受到这笔钱以后,贴身家人告诉他,整个漳州的镇、府、营、县各级文武官员都将这笔钱“视为应得”,而且“历前任无不受者”。家人的言外之意是,你若拒收,岂不把同僚全得罪了?同时,家人又告诉他,前福建巡抚署闽浙总督徐继畲没有接受这笔钱,他的处理办法是将它归入厨房薪水项下,可否仿而行之?对此,张集馨头脑是清醒的,他对家人说,将这笔钱“归入厨房,与自受何异?不如发给军功厂,交委员领去,贴补格外靡费,余可不沾丝毫,较为干净也。”
       第二阵,无疑是对新道台的当头棒喝。张集馨打黑准备从整顿街面治安抓起,当时一些“小混混”在街上或小偷小摸或人室盗窃,于是就经常亲自带队夜巡,以震慑那些偷盗抢劫的“小混混”来遏制犯罪率。然而,张集馨没有料到,他每次“查夜归署,次早必报盗劫。查东门则东门被劫,查南门则南门被劫,数次皆然”,这不明摆着是黑势力在向道台老爷挑衅示威吗——我就是要制造恶性事件,你又能拿我如何?!
       不过,道台大人没有被吓到,笑道:“这是盗贼们看我初到任,来试一试我执法的态度啊!”他命令城守游击琳润带领红旗兵数百人,前往盗贼老窝搜捕。其实,这支红旗兵是投诚的强盗组成的。衙门利用他们对强盗情况的熟悉,故编入兵营,就是所谓的“以毒攻毒”。道台大人对琳润说:“不抓到强盗,不准空回。如果此次示怯,我们在漳州城就难以立脚了。”琳润无奈领命而去,将强盗老窝团团围住,并架起大炮威慑。他警告当地的族长:“若不将强盗绑缚送交官府,就教你们玉石俱焚。”当地大姓这回被官府吓住了,只好将七名“小混混”绑缚送交官府。
       当然,这种“以毒攻毒”方法也有利弊,平日里官匪一家,沆瀣一气,只是这回道台大人动真格了而已。不过,此案交县府审办,在张集馨离任后也未了结,究竟审办如何,不得而知。


道台大人为啥斗不过小混混
清朝雍乾年间,四川最大的黑社会组织“啯噜”图片


       第三阵,让道台大人彻底败下阵来。根据民众举报,城西的海澄公花园向来是“小混混”老窝。经查,“民间指控明确”。说起“海澄公”,在当地是谁也不敢碰的家族。“海澄公”的老祖宗名叫黄梧,原是郑成功的部下将领,为福建海澄镇帅。顺治十三年六月,率众献海澄归顺清廷。海澄的丢失,使郑成功失去了一个拱卫厦门的重要据点。因此,清顺治帝对黄梧予以重奖,于同年封黄为“海澄公”,给予敕印,开府漳州;顺治十四年,又追封黄梧祖上,并赐金在他家乡霄岭营造宗祠。黄梧是以背叛恩公和沿海百姓,包括自己家乡人的血而得此富贵的。一等海澄公,世袭十二次,在当地雄踞一霸。
       道台命令龙溪县蒋县令前去海澄公花园搜捕“小混混”,可是蒋县令和他手下的官兵,说什么也不敢听命。理由很简单:恐怕强盗拒捕滋事,得罪了海澄公家族。张集馨后来经过访察,弄清了其中的原因,是“县役营兵皆为包庇,故以危词胁官,而官胆薄弱,事竟中止。”一次搜捕“小混混”强盗的行动就此告吹,于是,抢盗行窃案件更是屡见不鲜。
       道光二十二年(1842)三月,张集馨因“丁忧”于离任。道台大人到任一年,几番折腾,堂堂道台大人斗不过街面上“小混混”而悻悻离去。从张集馨的漳州遭遇,可见打黑除恶谈何容易!
       在封建社会的漫长历史里,黑恶势力也长期存在着。除了中国社会强大的宗族化和家族化因素外,来自官府内部的庇护乃至配合也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漳州黑道猖獗,卖淫业、赌博业红红火火,与当地各衙门书吏衙役公开相帮,积极营造保护伞,织造官匪勾结的关系网不无关系。张集馨这个新道台毕竟势单力薄,缺乏上下两方面的支持,面对强悍的黑恶势力而败下阵来,当在情理之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