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2017-09-19 09:31:44)
标签:

文化

历史

财经

随笔

五代史

分类: 窥史议政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描摹南唐巨宦韩熙载家宴场景的《韩熙载夜宴图》  (图源网络)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大唐盛世,世界耀眼,然而一阵鼙鼓敲响,大唐震落了下坡路。于是,盛世变成了衰世,衰世变成了乱世,代之而起的五代十国,更是乱成一团糟。乱世之中,贪官污吏肆无忌惮欺压百姓,苛捐杂税多如牛毛,诸如“拔钉钱”、“渠伊钱”、“捋须钱”等等,按现在时髦话来说,简直是“奇葩”,令人不可思议。欧阳修在《新五代史·赵在礼传》中记载了后晋贪官赵在礼征收“拔钉钱”的“奇葩”事。

     赵在礼,字干臣,五代涿州人。他先后在后唐、后晋两朝任邺都留守、兴唐尹。此后历任泰宁等地籓镇节度使。他所到之处,开设邸店,赚钱巨万。晋出帝(942~946年)时,命赵在礼为北面行营马步都虞候,率领军队出征契丹,未曾立有战功,被调离宋州。赵在礼在宋州当官时,老百姓痛苦不堪,一旦调离。宋州人高兴得相互庆贺,大家说:“眼中拔掉了一颗钉子,真令人高兴!”不久,赵在礼官复原职,回到了宋州后,进行了疯狂报复,向每个百姓征一千钱,自称“拔钉钱”。

     据史载,“眼中钉”词语源自这个“拔钉钱”的典故,比喻最痛恶的人或事物。后唐冯贽的《云仙杂记·拔丁钱》记载:“赵在礼之在宋州也,所为不法,百姓苦之。一日下制移镇永兴,百姓欣然相贺,曰:‘此人若去,可为眼中拔钉子,何快哉!’在礼闻之怒,欲报‘拔钉’之谤,遽上表更求宋州一年,时朝廷姑息勋臣,诏许之。在礼于是命吏籍管内户口,不论主客,每岁一千,纳之于家,号曰‘拔钉钱’,莫不公行督责,有不如约,则加之鞭朴,虽租赋之不若也。是岁获钱百万。”

     赵在礼此人在历史上以征收杂税声名狼藉,据《旧五代史》记载:“在礼历十余镇,善治生殖货,积财巨万,两京及所莅籓镇,皆邸店罗列。……凡聚敛所得,唯以奉权豪、崇释氏而已。”赵在礼虽然行伍出生,却很有经济头脑,善于经营生意,两京以及他所到任过的藩镇,所置房产店铺罗列成行,储积财货巨万。所聚敛得到的财物,一是用来贿赂权贵豪族,以寻求一把有形的“保护伞”。二是捐献给佛门,以寻求一把无形的“保护伞”。另有野史逸闻记载,赵在礼在任上弄权牟利、强征苛敛,搞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当他离任时,乡民在衙门上贴了一副对联,以示“欢送”。对联云:“早去一天天有眼,迟去此地地无皮。”可见,百姓对贪官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

     当然,五代时期乱征“奇葩”杂税还不止赵在礼一个人。史载,南唐国庐州观察使张崇,掌管考察本道州县官吏的政绩,后来兼理民事。他权力大,贪欲更大,不仅向下属府尹县令索取贿赂,而且想方设法搜刮百姓,聚敛财富。他年年必去江都晋谒皇帝,每次都携带大量奇珍异宝,以博取主子的欢心。就这样,前后长达二十余年,他官运亨通,可是害苦了庐州百姓。有一年,庐州有人传说:“皇帝要调张崇到别处任职,不久他就将离开庐州。”这消息犹如一阵风很快吹遍庐州。庐州百姓喜形于色,彼此见面争相告:“渠伊必不复来矣!”翻译成现在的话,就是“那小子一定不会再回来啦!”以后,张崇回到庐州知道了此事,反而下令按户籍上庐州现有人口计口征收“渠伊钱”,每口千钱,中秋节前交纳。第二年,庐州人又误传张崇被罢官免职或改任刺史不再回庐州,大家见面时捋捋胡须以示庆贺。谁知张崇知道此事后,又张贴告示,按渠伊钱例,从即日起开征“捋须钱”,让庐州百姓暗自叫苦。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赵在礼狂征“拔钉钱”·连环画(《人民网·幽默与讽刺》)

 

     五代十国时期如赵在礼、张崇之流的贪官污吏像猛虎、似毒蛇,对百姓的压榨盘剥达到敲骨吸髓的地步。巧立名目,催科征税,就是他们盘剥百姓惯用的一种手段。科税名目,花样翻新,有些名目简直令人难以想象。这种社会现象是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的。

     五代十国时期,一些国家的赋役征敛相当苛重。当时仍沿用唐制,实行夏秋两征,各国时常检核农民的现垦耕地,据以确定岁租额。官吏和地主往往相互勾结,以致赋税负担贫富不均。与唐朝相比较,额外收耗名目繁多。后唐时,官府规定收耗数额是每斗税谷加收一升,后汉时增至两升。有的官府大斗收进,小斗输出,结果百姓每输一石租须纳一石八斗粮。官府甚至向农民“预借”夏秋税,据清代陈鳣《续唐书》记载,同光三年秋季,黄河、淮河洪水泛滥,逃亡的百姓随处可见,都城洛阳征收的各种赋税已经不能满足各方支出的需要,六军将士中经常有人因饥饿而死去。于是,朝廷向百姓提前征收明年夏秋季节应交纳的各种租税,以填补支出造成的空缺。百姓因交不起租税而愁苦,只得外出逃税,在路上哭泣哀号。而这时,后唐的庄宗和刘皇后却还在放纵地打猎、郊游。

     五代时期,官府还在法定的税法之外科敛民财毫无限度,百姓怨声载道。两税以外,还有按人征收的丁口钱、盐钱、农器钱、牛皮税等;又有盐铁税、茶税、屋税、鞋钱等杂税。州郡官吏常常增益赋调,县吏向里胥厚敛,里胥便重征于民,名目繁杂,税率屡增。据清代赵翼《廿二史札记》记载,凡是靠刮碱土制盐的盐户要缴纳盐说,每斗盐缴纳白米一斗五升,到了后晋开始把盐税折合成钱来收取,每户征收金额从一千到二千文,盐户们所交的赋税沉重不堪。还有一种酒曲税,每年秋季向制曲酿酒的农民每亩征收酒曲税五文,不交税的私制者处于死刑。

     赵翼评述说“即此二事,峻法专利,民已不堪命。”况且“赋役繁重,横征百出”,加上藩镇节度使在官府征敛名目之外,又额外征收自己的苛捐杂税,比如“赵在礼之拔钉钱,每户一千。”再如五代时期汉隐帝朝开封府尹刘铢“加派秋苗,每亩率钱三千,夏苗亩二千”。“民之生于是时也,可胜慨哉!”老百姓生活在这个时代,只有叫苦不迭了!

 

 

 

 

博文推荐链接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新浪博客首页“人文”栏目)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新浪首页“人文”栏目)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博客日报首页“文史”栏目并头条)

五代时期奇葩杂税知多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