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07月25日《文艺报》发表《在寂寞中摸索前行的文学》

(2012-07-25 11:09:32)
标签:

文艺报

评论

杂谈

分类: 我的记事

原是郭艳老师约稿(在此致谢,感谢老师记得和鼓励),写后发在《文艺报》,今天有朋友短信说看到了。我这几天连续加班,没时间看报。上网一看,发现该文发表时经删改后,已有多处被裁掉。这里贴上原文,与之对照。

   《文艺报》文章《在寂寞中摸索前行的军事文学》见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12年07月25日07:28 文章网址:http://www.chinawriter.com.cn/bk/2012-07-25/63487.html。而原文如下:

 

在军事文学喧嚣后的寂寞中摸索前行

 

军事文学作为我国文学事业中的一个重镇,在没有了战争的和平年代有些寂寞。虽然不少军事文学作品在全国性的大奖中并未缺位,但我们清醒地看到,随着经济时代的高速发展,文学的逐渐边缘、年轻作者流失和军事评论的低迷,军事文学的昔日辉煌似乎风景不再。即使亦有精品力作令人眼前一亮,但没有过去那种集团式的冲击规模。与军旅题材的电视剧热火朝天相比,军事文学作品除了少数专业作家偶尔发力,令人为之一振外,其余的“散兵游勇”完全是凭着热情和热爱在默默耕耘,整体性暴发力明显减弱。特别是伴随专业作家团队的渐次退隐,青黄不接的现实已渐横亘。环顾曾有幸在解放军艺术学院与鲁迅文学院高研班毕业的同学同仁,在文学之路上的同行者已愈来愈少,从多数人共同开发到现在的形单影只,文学特别是军事文学更像是失宠的怨妇。

军人是为打仗而存在的。即使今天没有战争,也是为未来的战争而准备的。没有战争的年代,多样化的军事任务依然每天存在,因此,爱国主义、理想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仍在生活中蛰伏。军人的理想即使受到社会大潮的波动和撞击,但爱国、崇高、奉献、牺牲、人道、尚武等闪光的思想仍是主体。军事文学关注新军事变革中的部队现实,将创作的根基深深地植于现实生活的土壤之中,还是创作出了一大批体现当代军人生活状态的作品,仍是近年来军事文学创作的重要收获。因此,在老一代军旅作家们逐渐退出江湖,更给新生代的军营作家们留下了广阔的的天地。一批业余作者在各自本职岗位上忙忙碌碌并感慨进不了专业队伍的同时,却仍在坚守着这片诞生英雄的沃土,仍在坚守着自己内心深处理想的家园。军事文学之所以不像过去那样辉煌,是因为今天的时代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在和平与发展的世界大格局下,军事地位好像退居其次,而军队的存在最终亦是为了和平的持久。和平才是军人理想的最高境界,战争亦是为了实现和平必要方式。人类无数最先进的科技,其实都是首先应用在军事上。在一个信息高速发达、互联网日益泛化的时期,无论是天空还是海洋,人类的足迹都已能轻而易举地抵达,信息也似乎越来越对称,人与人似乎越走越近。过去边关、边塞、边防的哀愁、忧伤、乡恋、相思,今天的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一截视频就可以拉近时间与空间的距离。在没有了距离美感的时代,军事文学似乎好像缺少奔涌的激情,也就减少了军营这块方阵中的神秘。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今天的军营生活就不再火热。军队其实是年轻人的天下,青春的方阵,因为有了年青人,也就有了生活丰富多彩的根基,也就有了我们创作的肥沃土壤。这就是我和我的朋友们,如温亚军、曾剑、陈可非、卢一萍、李亚、王凯、裴志海、黄雪蕻、朱旻鸢、王甜、魏远峰、流云等人仍在固执坚守的原因。还有像衣向东、王族、王棵和李雷同志,都可惜在军事文学写得风生水起、风头最劲的时候,却最终因种种原因离开了他们曾无比执爱的队伍,让我们在为前途感到莫测同怜的时候,亦为先行者的远遁而倍感叹息与唏嘘。有次文人相聚,有人感慨像《昆仑》(早已停刊)的海波、《解放军文艺》的王瑛、《西南军事文学》的裘山山等那样全心全意为作者、一心一意爱文学的好编辑渐成稀罕。人是社会的人,谁也逃脱不了现实的羁绊,有些理想,我们或许能够轻而易举地到达;但有些理想,我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有望洋兴叹,只好有写到哪里算哪里的打算。至于构筑一个长远的军事文学目标,就像我们这支军队不知以后会在哪里出现在哪里打仗打什么样的仗一样,一切全是以命令的冲锋号为准。我们,只有在寂寞中等待战争的号角与枪声,亦在随波逐流中相信文学与自己理想的宿命。

有了作品和作家,便有了文学评论与评论家。过去,我们在读到有关军事文学的评论文章,总喜欢把上个世纪作家们的辉煌作为参照,随便一大串作品脱口而出。似乎仅有那个时代作家的创作才能称得上作品精品,因而被无数军内外评论家津津乐道之。年轻的作者多有微词,觉得无论今天的他们怎样努力,作品发得如何密集,获奖如何连连,但仍引不起当代评论家特别是军旅自留地上评论家的兴奋与关注。老一代的评论家如我的老师朱向前、周政保、张志忠、丁临一和张鹰等,虽然宝刀未老,锋芒依在,但在我们发表了大量作品后,他们的目光似乎亦不曾飘落其上,更不用说军外的评论家了。我上鲁院时实行导师制,我的导师是李敬泽先生,他在文坛目光如炬,金光闪闪,却也未必知道我这个学生到底写了什么样的作品。新生代的评论家马飞、朱航满、傅翔等,虽然才气横溢,但对作家与作者的成长经历、个性特质和生存境况知之仍少,对当前军旅的真实生活还需真切体味,评论留有就事论事的痕迹。但我们明显看到,他们正在努力融入这支队伍,正在了解这支队伍的历史与现实,在日益丰盈的同时亦收获着他们理论的深度。印象最深的是2012年第一期的《解放军文艺》,以较大的篇幅发表了军艺马飞同志的《新世纪十年军旅短篇小说发展探析》,可以看出评论家的理论功底、学养学识和满腹才华。而一打听,居然是做机关干部工作的领导,顿觉难得。还有年轻的朱航满,在生存景况并不顺意的条件下,仍在军事文学评论上倾注了自己的力量与才华,殊为不易。最引人瞻目的是军中才女李美皆,一出手便显大家气质,知识与学识互为相补,已跻身于著名评论家的行列。殊不知,在今天的文学语境中,如果不是请来开之的作品研讨会,地方的评论家似乎对军旅的题材并不投入特别的兴趣。而军队的评论家,往往为了在评论界获得一席之地的认可,转而把大量精力投入到研究非军旅文学题材的海洋中,从而轻慢了仍在军事天空下准备阔步前进的军旅作家们。但无论老的评论家们怎样“怠慢”抑或“忽视”了军营“70后”、“80后”或“90后”的作家同志们,也无论新生代评论家怎样热烈讴歌与鼓呼活跃在当下军事文学前沿的作家们,我们却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与上个世纪的军事文学辉煌相比,我们在庆幸赶上一个好的时代同时,发现今天的军旅题材作品远远不如那个年代作家们的精细、精到、精致与精彩。

文学是人学。人有各种各样的人。军营毫不例外。在今天语境日益宽松的环境中,无论一些作家怎样受到各种诸如官场、商场、写电视剧发财等各种诱惑,但得承认,今天军事题材的多样立体化、多样化和人性化,还是为弘扬爱国主义、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的主旨增添了更多的东西。无论是日常平淡的机关与基层生活,还是重大军事行动中宏大题材,都为今天的军事文学写作提供了更为丰厚的人文、人性、人道主义内涵,这使我们仍在不可抑制地发出忘我的呐喊。当战争的硝烟逐渐远去,我们怎样审视、解析昨天的战争生活,又如何面对今天的和平年代,使我们的创作资源获得充盈于内的战斗精神而升华出时代光芒,考验着每一个军旅作家的定力、良心与勇气。前不久,总政治部召开了纪念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一百周年暨全军文艺创作座谈会,我有幸作为代表参加,在聆听了前辈作家与同辈作者的真实声音后,我深切地感受到,今天的军旅作家只有融入生活,融入社会,融入人民军队官兵的现实生活中,与我们伟大的军队、与身边普通的官兵同呼吸、共命运,才能以博大的情感、宏阔的境界、高尚的追求去探究军人的理想信念,去寻找当代军人内心的精神世界,才能在高昂格调中创造出活灵活现的新鲜人物,塑造出性格更为真实独特的军营人物形象,才能“用艺术的形象营建崇尚理想的王国,创造张扬战斗精神的家园,给高尚的精神以归宿的温暖和放飞的关爱”,从而展现中国军队与中国军人复杂的心路与成长历程,在讴歌和张扬军人的战斗精神中再创军事文学的下一个辉煌。

我相信,并期待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