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晓玲叮当
晓玲叮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9,815
  • 关注人气:16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韩寒的泡沫

(2012-03-07 10:09:25)
标签:

杂谈

 

 

其实,一开始我是抱着对韩寒的万般同情来关注这场方韩大战的。一直忙着过年忙着看CBA的新疆队比赛,对这场“笔墨官司”只是风闻,未加留意。前天吃完饭无聊,从《手机报》上看到了《中国新闻周刊》对韩寒的采访报道《韩寒:我要写<失败之书>》,韩寒在那儿委委屈屈地、伤伤心心地、罗罗嗦嗦地“控诉”自己在大过年期间遭遇的这场“阴谋”。从报道中看,这场“代笔风波”真把他弄得憔悴不已,纠结万分,“疲倦地拉不开该有的笑”,似乎还多了自言自语的毛病。这样的精神状态,让我真担心他会跑到美领馆去上演一场偶像剧,又担心他会被“休假式治疗”。同样是以文为生的我,自然对“打假斗士”方舟子有了不满和“恨意”——他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写作者呢?如果每个写作者都被无端扣上“代笔”的帽子,要求“剖心自证”,那对写作人是多大的摧残呀。于是,我点开了方舟子的博客,我倒要看看这个斗士到底把韩寒怎么了,弄得这个“少年天才”为了自证清白一忽儿赌咒,一忽儿发誓,一忽儿悬赏,一忽儿晒手稿,一忽儿要封笔,一忽儿要移民,一忽儿要告状,真是百口莫辩啊!我打算找出方舟子“诬陷”和“泼粪”的证据,必要时“拔笔相助”。

可是,在我认认真真地看完方舟子对韩寒的种种质疑,再看了方舟子作为“呈堂证供”附上的韩寒早期文章《求医》、《书店》后,我震惊了,我诧异了,我和方舟子一样,和曹文轩一样,和千千万万的人一样,“不敢相信这些文章出自一个14岁或是17岁少年之手”。我的“不敢相信”,倒不是因为这些文章写得太好以至于一个少年写不出,而是这些文章的遣词用句、语气口吻、所闻所看、所思所想,怎么读怎么像是一中年沧桑男的作为?我好歹也是中文系毕业,好歹也读过几本书(虽然没读过韩寒读的《二十四史》),好歹也出版了300多万字的作品,这点文字敏感还是有的。(有关对文本的质疑,另撰文再谈。声明,质疑是我自己做出的,而不是对方舟子人云亦云般的附和。)

难道真如方舟子所“阴谋”的那样,这些文章是韩爸爸韩仁均的捉刀之作?我有点替韩寒心慌,赶快打开他的博客看他如何辩解,希望能解开我心中的疑团。当我再看了韩寒的辩白文章后,我先是摇头苦笑,然后吐了——这回他真彻彻底底地成了我的“呕象”(呕吐对象)。

不错,韩寒的确有名。我知道他的名字,是从“韩寒是神话,一名少年天才,应试教育的反叛者,80后偶像”开始的。在那之后,韩寒没有从国人的视野里消失,他的名字一再出现,顽强占据着报刊杂志的某个或大或小的版面。他与徐静蕾眉来眼去,他骂陈凯歌骂白桦骂陈逸飞骂高晓松骂郭敬明骂余秋雨骂王蒙……留下了“文坛是个屁,谁都别装B”这样的“经典名句”,再到后来,他骂政府骂城管骂文化骂教育骂社会……俨然成为了“公民韩寒”“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当代鲁迅”“公共知识分子”“青年意见领袖”。这个披着一身华彩外衣的人,代言这个代言那个,在公共汽车站台的广告牌上、地铁出入口、网络上弹出来的小方框广告里,朝你酷酷地笑着,随时提醒你他在这个国度的“影响力”。

唯一一次试图了解韩寒,是几年前逛书店,看见韩寒的新书《光荣日》大堆大堆地摆在店堂里,号称新的《人间喜剧》《世说新语》,首印70万册的韩寒首部魔幻现实主义作品。我受了蛊惑,打算购买一本领略一下这位天才少年的才华,略看了几页,不知所云,难以卒读,而且书中充斥着很不文雅的字眼。我扔下没买,心中嘀咕:“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才?余怎么不敢苟同呀。”

从此对韩寒不感兴趣。

直到这次骂战再起风云,我才开始认真拜读这位所谓“当代鲁迅”的文字,他的那一篇篇“小破文章”也好,“正常文章”也好,笨拙费劲,苍白无力,前后不一,自相矛盾,实在无法入眼,毫无半点“文学天才”的影子。文章里除了对质疑者的人身攻击和生理攻击,便是什么“屁”呀,“B”呀,“他妈的”呀之类的字眼。下流、痞气、低劣。哎呀呀!我怀疑我的眼睛骗了我,抑或是韩寒的死对头黑了他的博客留下的文字?

这就是所谓的“当代鲁迅”“青年偶像”“公共知识分子”?这就是所谓的“饱读诗书、旁征博引、才高八斗、口吐莲花”的少年天才?

我又搜索出麦田的《人造韩寒》来看,又搜索出韩寒接受采访的视频来看,再找出他其它的作品来看,心中疑窦顿生,浮起了“十万个为什么”。

至此,我开始高度怀疑所谓的“韩寒神话”,或者,那根本就是个一戳就破的气球?

一个14岁就开始看《二十四史》《管锥编》的少年会语文、历史不及格?直到今天“的地得”分不清?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

一个82年出生的十几岁孩子,将“化解困难,取得革命胜利”“敌强我弱,敌大我小“这些毛选中的语言用得驾轻就熟(《三重门》中更是数不胜数),你信吗?方正我是……不信。

一个作者居然会忘了自己写书时为何取《三重门》这个书名?而其父亲却牢记心间,娓娓道来?这太不合常识了吧。我记得毕淑敏在介绍她的处女作《昆仑殇》时说过一件趣事。第一次被编辑约见时她是和丈夫一同去的,编辑以为写出这样一部充满雄性气息作品的作者一定是个男的,所以对着她丈夫大谈特谈,完全忽略了旁边的“家属”。哪知丈夫听着听着就睡着了,旁边的家属却眼睛炯炯有神,对答如流,编辑这才惊呼:“原来你才是写《昆仑殇》的作者!”联想到韩寒父子二人的表现,不禁令人莞尔。

若干年后,韩寒对此的解释是“说忘了是不想理会那帮笨蛋。”然后,他又对“这帮笨蛋”们学着父亲的话照猫画虎般解释了一遍:“《三重门》的名字来自《礼记.中庸》——‘王天下有三重焉,其寡过矣乎’。这是啥子意思呢,朱熹批注了一下,三重就是礼仪,制度和考文。”啊,一个十四岁就读了《礼记》,知道天下第一重要是礼仪的人,怎么字里行间全是“屁”,“B”,“他妈的”这些下流字眼呢?按理说,读了那么多的书,应该是“腹有诗书气自华”的人吧?(弱弱的问一句,按您的解释,那么,这《三重门》的“重”该读“重要”的“重”还是“重叠”的“重”呢?)

一个写出了《三重门》的少年,书中大量的“旁征博引,信手拈来”仅仅是靠一本手中的摘抄小册子,而不是靠大脑中的知识储备?作为一个多年写作的人,教我如何相信这样的事实?

还有,一个专业赛车手,他能够在紧张的比赛期间密切关注国内外局势,白天比赛,夜里上网,怀着对祖国和人民的高度责任感写出洋洋洒洒几千字的政论文章,这也不能不让人佩服其旺盛的精力,“一再突破我们对人类的认识”。建议刘翔去向他好好请教一下饮食秘诀,这样就不至于为了备战比赛连政协会都不参加了。

凡此种种,韩寒和韩粉的解释一律是“我做的事情突破你对人类的认识”和“这就是天才”!童话都不敢这么写,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敢不信。

好,就算韩寒的构造确实和一般人大不一样,那是天才的构造,是奇迹,是神话。韩寒和韩爸爸的自我辩护我愿意善良地加以相信,相信他没有所谓的代笔,所谓的团队,但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是,韩寒从大奖赛“一鸣惊人”开始,到后来靠骂名人搞绯闻来博得眼球,再到后来华丽转身,摇身一变成为“当代鲁迅”“公共知识分子”,这中间炒作的成分有多少?包装的成分有多少?请韩寒和路金波来回答一下这个问题。

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即使面对血淋淋的段祺瑞政府,在那样尖锐的“敌我矛盾”面前,也不会叉着腰如泼妇般大骂:“你是傻B,你他妈的,你是个屁,你老婆有外遇,你孩子不是亲生的,你是个秃顶!”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哪怕没读过《礼记》,也知道什么是礼仪。一个真正的知识分子,能写出优雅而美好的文字。

作者靠作品说话,演员靠演技服人。而韩寒,你呢,借用李敖的一句话,“韩寒没文化”。

一个没文化的人头上却顶着“当代鲁迅”“文坛天才”“意见领袖”等金灿灿的光环,这层窗户纸一经捅破,韩寒泡沫不得不破灭,这是个比当今楼市泡沫还大的泡沫。

2011年,郭美美毁了“干爹”一词,2012年,韩寒毁了“公知”一词。

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韩寒终于低下他那颗貌似高贵的头颅,承认自己“既傻又土”。他羞答答地表示,要写《失败之书》了。即使在这时候,他都没忘了替自己的下部作品做宣传。“是骡子是马牵出来遛遛。”韩寒和方舟子分别遛了遛,于是大家知道了,韩寒自己也承认了,他不是骡子也不是马,而是“答春绿”。

当我在微博里略表了一下对韩寒的怀疑,立刻有人上来大骂,“你骂韩寒不是为了出名就是脑子进水”。这让我想起了那个著名的童话。骗子告诉所有人,如果你看不见皇帝身上的新衣,要么是不称职要么是蠢得无可救药。与时俱进,到了21世纪,骗子的说法改成了“你要么想出名要么脑子进水”。就这样,皇帝穿着想象中的新衣神气地走在大街上。忽然,一个孩子大叫:“皇帝根本没有穿衣服!”于是满城皆笑。

原来,韩寒不是神话,他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