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舟子
水舟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061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呼格冤案问责:别让呼格的父母等太久!

(2015-02-08 13:32:06)
标签:

呼格吉勒图冤案

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

分类: 社会时评

             呼格冤案问责:别让呼格的父母等太久!

    日前,呼格吉勒图的父母到内蒙古高级法院领取了205万余元国家赔偿金。这意味着,呼格冤案从宣布再审、再审宣判、作出国家赔偿决定,再至兑现国家赔偿,终于告一段落了。

    面对这笔赔偿款,呼格吉勒图的父母表示,将首先用来为儿子购买一块新的墓地。他们说,这笔钱是拿呼格吉勒图的命换来的,和自己劳动挣的钱完全不一样,因而不会用它买房子,也暂时不会花这笔钱去看病。

    呼格父母的这番表述,令我的眼睛湿润,鼻子也有些酸酸的。从上传到网上的呼格吉勒图生前的照片上看,这是一个单纯、厚道和不设防的孩子。倘若他知道这18年来自己的父母为了申诉他的天大冤情,走了那么多上访坎坷路,吃尽了那么多告状的苦头,饱受了那么多的冷眼与委屈,他一定会让父母用这笔钱住得好一些,去大医院好好看看身上的病痛。

    然而我们谁都明白,尽管呼格父母的现在心情愉快了一些,甚至称“今年可以过上一个开心的年了”,但是他们还有一件更大的心事未了,就是他们一家人仍然全力关注呼格冤案的调查追责情况,期盼着对那些制造冤案的直接责任人员给予严肃的处理,并期盼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人间悲剧。

    也许,正是为了表达上述意愿,1月20日,呼格父母向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递交了相关材料,要求对当年包括“4·9女尸案”专案组侦查阶段的专案组警员、出庭支持公诉的呼市检察院检察官和呼格案法院一审、二审的所有合议庭法官、书记员展开调查。不论他们调整到哪个岗位,不论是在职还是离职,都要追责到底,依法严厉处理。1月28日,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领导则专程登门回应呼格父母,称已就此案向各部门派出调查组,不管涉案人是否离退休还是仍在职,都将依法受到调查

    事实上,从呼格冤案被正式平反的那天起,有关这起冤案的调查和问责事项就一次次被提起。当年办理呼格冤案的内蒙两级公检法机关都对外明确表态,将就呼格案对各自系统当年的办案人员展开调查。最显著的标志是,当年直接负责办理呼格案的警方负责人冯志明因涉嫌职务犯罪已被检察机关带走。而当年办理此案的其他一干人等虽然至今没有被点名公布,但估计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相信出于本能,他们会极力为自己当年草菅人命的“乱作为”进行辩解,最大的理由或许是“那是领导直接定的,我没有能力改变”。

    这兴许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理由。许多人都清楚,时下司法机关办案的一大痼疾是,一线办案人并没有决定案件审理结果的权力,即法律规定的“独立办案”权力得不到充分的落实,甚至一些人连究竟是“法官(含检察官)独立办案”还是“法院(含检察院)独立办案”的界限都没有搞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对错案冤案进行问责时,只拿一线办案人员“说事儿”,他们能真心实意地服气吗?

   问题在于,不管你服气与否,既然当年制造呼格冤案的法律文书上有你签署的大名,当然必定要追究你的办案责任。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探索司法改革,其中的一大亮点就是强化一线办案人的责任,直至强调实行“办案终身负责制”,以阻断一些司法人员至今仍然奉行“当年那样办案是对的,如今纠正也是对的”的投机心理,让一线办案人能够深切体会到一旦办理错案冤案不但将给受害人带来莫大的痛苦,而且终将会使自己陷于身败名裂的境地。

    只是今天我们依然要强调的是,问责既然已属于必然,就必须要问责到底,并及时向社会公开追责进展情况。去年12月15日,即在呼格吉勒图被宣布无罪的当日,当地检察机关立即宣布成立调查组,对检察系统造成呼格吉勒图冤案负有责任的人员展开调查。7天后,即1月22日上午,内蒙自治区检察院的主要领导又向呼格家人通报了检察机关针对“呼格吉勒图冤案”涉案人立案查处的进展情况。对此,有的媒体评论说,前者属于公检法内部调查,后者系检察院启动的司法调查,将重点围绕涉案人员是否有职务犯罪的行为展开。

    我不知道这是哪家权威媒体人士做出的解释,显然他是胡说一通。根据我国相关法律的规定,对刑事案件的立案与复查,从来没有像民事案件那样实行“民不举,官不究”。检察机关作为法律监督机关,依法享有查办国家工作人员职务犯罪的权力,因而可以随时随地派员进行调查,而不是等待谁“举报”后才能启动调查程序。事实上,像冯志明被带走调查就不是通过哪个人的举报,而是检察机关根据案件调查的需要所采取的一项法律强制措施。因此,我们说举报只是检察机关获取职务犯罪线索的一种渠道,但不是唯一通道,不会像法院审理民事案件那样受到“不告不理“的限制。从这一点来说,检察机关查处职务犯罪具有更大的主动性和权威性,至于它自己最后能否办得下来,还得看具体的办案人有无本事,当然包括有无独立办案的意识与能力了。

    所以,我们期待着对制造呼格冤案的人进行有效的问责,不外乎关注以下几个方面内容:及时(时间)、有力(问责到底)与公开,其中“及时”显得尤为重要。当年仅有18岁的呼格吉勒图从被拘捕到执行死刑仅仅用了61天,可谓是那个特殊的“严打”时期“从速从快”的恶果,我们当然不能效仿。但是,如果对一个冤案的调查与问责花费的时间过于长久,却往往会带来一系列意想不到的负面后果,说不定还会给事实上已将命运共同绑在一起的那些人(尤其是制造冤案人)以观望、侥幸甚至串通的时间,使得调查与问责的难度人为地加大。况且问责的时间拖得愈久,人们的疑问也就油然加大,各种议论也会不绝于耳。

    总之,我们确实期望内蒙古检察机关加大工作力度,克服一切困难与阻力,力争给关注呼格冤案的社会各界人士,也给如今仍然心事未了的呼格父母以一个及时的明确交代!拜托你们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