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舟子
水舟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65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惊警察夜半破门而入——20年前的一段回忆

(2013-04-23 16:13:06)
标签:

公安局长

破门而入

公民权利

往事追记

杂谈

分类: 人间沧桑

    前几天,网上报道了一件事:凌晨1点30分,一大群人突然将一居民家门撬了,并强行进入屋内。后经核实,这是温州永康市公安局的20多个便衣民警为抓案犯而撬错了家门。事后,公安局做了正式道歉。

    惊警察夜半破门而入——20年前的一段回忆

    又是警察夜半破门而入——这一幕唤起了我20年前一段亲身经历的回忆。地点同样在温州,更确切一点说是在温州龙港(记不清当时是区还是县)。当时,警察也是半夜破门而入,而且还指着刚从床上惊醒的我说“你装什么蒜?”事实上,至今我也没弄清当时我“装什么蒜”。

    记得那年大抵是1993年的秋天,我在《法制日报》当政法记者。记得当时我有一个到福建福鼎的采访任务。临行前,我找到一张地图,查查福鼎县的方位。一查吓一跳,如果从福州走,路不但远,而且还耽误时间,不如乘机先到浙江温州,那儿去福鼎路程更近。

    我的同事焦庆乐知道我要去温州,就托我代他采访一个“民告官”案件。他告诉我,他已与温州市公安局龙港公安分局局长吴国钱联系好了,人家会在温州机场接我,第二天后还会派车送我去福鼎。我答应了。

到了温州机场,果真有人接我(其中一个年轻民警姓吕,如今已下海,至今我们仍然有联系)。晚上,吴国钱局长请我吃饭,顺便将我欲采访的案件说了一下,大意是该案法院还没有判,现在还不能报道。饭后,吴局长问我要不要出去看看夜景,我因惦记着第二天下午还要赶到福鼎,便婉言谢绝。吴局长正好晚上也有事,便将我送到一家宾馆。原来,他早已给我订好了房间,因而我就没有到前台登记,直接进入一个房间就寝。

    我一直有一个毛病,无论到哪里出差,只要是到一个不太熟悉的房间,就许久难以入眠。这样折腾下来,等我开始迷迷糊糊地睡下,估计已是半夜两点钟以后的事儿了。

   “咚咚咚!咚咚咚!”,忽然一阵激烈的敲门声音,将我从睡梦中惊醒。

    “谁呀?”正迷糊着的我,不由得喊一声。

    “开门!开门!”此时我已完全惊醒了,心想这是谁在半夜砸门呀?

     还没等我再说什么,只听得“哗啦”一声后,我住宿的房门被完全推开了,一下子进来七八个身着公安制服的民警。

    一个民警抢先将我房间里门照明开关打开,另外几个民警则将手中的手电筒光束一齐射向我。我被照得只能眯缝着眼,许久回不过味来,不知道这些警察要干什么。

    “你是哪里来的?出示你的身份证!”一个警察向喝道,欲上前掀开的被褥。

    我紧紧地拉住我的被子,却并不着急说什么,此刻我想起我是当地公安局局长安排住下的,而吴国钱局长的手下怎么会这样对待一个客人,何况我好歹也是中央政法委的机关报即《法制日报》的一名记者呀。

    我有些愠色甚至愤怒,便偎在床上一声不吭。

   “快说!问你话呢!你是干什么的?出示你的身份证!”,一个警察又再次向我喊道。

    僵持了好一会儿,我感觉自己不能不向他们有所解释了。我说我是你们吴局长的客人,是他把我安排在这个房间时住房住下的。如果你们不信,可以给吴局长直接打电话核实。

  “你装什么蒜?你不登记能住宿吗?”一个警察见我这样解释,愈发不相信,开始不耐烦了。

   此刻,我在众多警察咄咄逼人的目光下,神情开始有些胆怯,便穿着背心和裤衩跳下床来,从我的包里翻出我的身份证、记者证,连同龙港分局局长吴国钱的一张名片(许多公安局长是不印名片的)一同交给这些气势汹汹的警察。

    我发现,几个警察在拿着我的这些证件后,开始嘀咕起来。很快他们中的一个警察履带将证件还给我,随后忙不迭地个个抽身出门。只是——当时他们当时没有一个人向我道歉。

    这一夜我彻底失眠了。

    我弄不明白我到底在什么地方装蒜。后来我特意查了一下《现代汉语词典》,上面写道:装蒜,[口]装糊涂;装腔作势。如:你比谁都明白,装什么蒜?

    看到这样的解释,我愈发认定自己没有装蒜,更没有装腔作势。如果说,我在温州住宿没有按规定登记,也不是我的错,毕竟是“客随主便”嘛。

    第二天早晨,吴国钱局长又来宾馆陪我吃饭。我发现一同吃饭的还有一个人,吴局长介绍说是他们的一个副局长(或许是一个什么副队长)。此人客气地同我搭讪,一边用当地话不安地向吴局长解释什么。吴局长显然知道了当天夜里已发生了什么,因而神情显得很严肃,甚至好似在骂人。

    我没有说什么,甚至连一句责备话都没有说。是的,在这样的场合,身为公安局局长客人我,还能说什么呢?最后,记得那个人向我郑重道了歉,称当天夜里发生的事儿是纯属误会。

    虽说误会,但这件事多年来我一直没有忘记。不是因为我心地狭窄爱记仇,而是每每想到一个人在自己的私人空间(住在宾馆房间也是如此)无端遭受来自公(或私)权力的严重侵扰,竟然在我们这个共和国历史上曾长久地被视为正常的事情时,我的心就屡屡作痛,浮想联翩。

惊警察夜半破门而入——20年前的一段回忆

    像温州公安机关这样盘查宾馆本是一桩再正常不过的执行职务行为,但犯得着要对被盘查人吹胡子瞪眼吗?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公安机关有权力随便侵扰民宅吗?现在我们强调厉行法治,张扬公民个人私权利而抑制不当的公权力,这是中国大踏步推进法治进程走向文明和谐的明智之举。为此,我们首先要学会充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对滥用职权的公权力保持十足的警惕性。只有这样,才能保证社会和和谐,促进中国梦的实现。

    末了,我还要交代一句,几年前我有幸又到温州走了一遭。时为温州市公安局党委委员、交警支队长的吴国钱仍然热情地接待了我。如今,我得知,他已是温州市公安局的副局长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