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舟子
水舟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65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12月31日,依然是冰冷的一天

(2011-12-31 22:04:12)
标签:

年终感言

杂谈

分类: 感慨点滴

    今天是兔年最后的一天,倘若是有心人,自然免不了感慨一番,因为这一年的365日又从你手边溜走了——或许有收获,或许添失落,总之你要梳理一下,至少可以作“无病呻吟”状。

    去年的今日,我很是感慨了一番,称这一天是北京城最寒冷的一天,其实今年又何止不是。前几日,北京下了一场被气象学人士称之为“今冬第二场降水”的小雪,问题是那也叫雪!我单位所在的海淀区,较我驻地朝阳区,似乎雪下得大一点,早晨发动车的时候,看到眼前是几片零星飘落的雪花,而驱车到了海淀时,忽然看见雪花竟然也有些纷纷扬扬了。到了傍晚再发动车回家时,发现车的前档风玻璃竟然被手指厚的雪粒(不是雪花)蒙住了一层,以至连雨刮器都给冻住了。

    尽管如此,这场雪终究没有成什么气候,因为它很快就被北风吹跑了,还带来了冷嗖嗖的二九严寒。只是北京城在临近年末的几天里,天空仍然是灰蒙蒙的,据说这还是阴霾在作怪。对此,很多人说,这是我们首都独有的新“老字号”资源,但北京气象局的杜副局长们却不喜欢这样的评价,非要跟人家较量一番,就差称你是“里通外国”了,因为美国驻华大使馆检测的京城天气确实与北京气象台得出的结论迥然不同。

    其实,在这当初曾喻为“玉兔下凡”的2011年,并没有多少晴朗的天气,因而也别指望存留与这个小宠物一起带来的那种温情脉脉的气氛。毕竟,现在老百姓过的日子仍然艰难,不管中国社会科学院报告称全民幸福指数如何达七成以上,但有一个天大的事实仍然存在——物价出奇地高。我家驻地的农贸市场里的一斤小油菜竟然卖到人民币8元钱,对此我无论如何都理解不了。以往请个朋友下饭馆吃顿饭,用不了几个钱,如今很普通的一顿饭,没有个三五百元下不来!时间一长了,真的感觉钱不值钱了。

    岂止是钱不值钱,大会堂制定的法律法规或决定似乎也不顶事了。这两天,电视播出全国人大常委们对教育部负责人进行专题询问,火药味很浓,口气一点都不客气: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规划纲要颁布一年多了,现在有什么新进展?我别的倒是没有记清楚,只记得袁贵仁部长说到——每天大致有70多所农村学校消失,前几年有55万多所,如今只有22万多所了。不知这是褒还是贬?现在大气候讲究的是城镇化,所以许多农村人都到城里生活了,怎么还会保留农村学校呢?只是上学依然贵,在北京连上幼儿园都得上交赞助费3万元,不管你愿意不愿意。前几年教育部狠批了择校费,现在又不怎么制止了,究竟是默认还是无可奈何呢?

    再看看今年发生的个把案件吧——

    年初中国足协的几个领导人终于被揪了出来.原来都说假球、赌球后面有黑幕,涉及到中超各俱乐部老总们的腐败。为此,有一阵时间,人们很是为中国足协副主席南勇的那番表态叫好。他说:面对足球业内的腐败,没有别的办法,只有请司法介入才能解决问题。不料,当沈阳公安机关全力揭开足球黑幕一角时,却发现正是南勇这样的腐败分子蜷伏在里面。试问大千世界有这样的闹剧吗?中国足协的3个副主席竟然涉案收黑钱,无论谢亚龙怎样辩解自己不是贪官,但全国人民对足协官员的此番作为真是太失望了、太惊愕了!一如一个涉案的吹黑哨的前国际裁判在电视里痛哭流涕地说:我对不起球迷,对不起家人,但却对得起中国足协!

    至于药家鑫案,更是曲折中见离奇。一个学音乐的大学生驾驭快车撞倒了农妇,本是一起交通肇事案,不料却非得剥夺人家的性命不可。国人一时群情激愤,皆曰杀。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的李教授的一番分析却惹火烧身,她称加害人的九刀与其平日练钢琴的习惯动作相关。不管李教授是何用意,但是她的这番话里的歧义被人无限地放大,以至各种谩骂铺天盖地般地倾泄到教授身上。教授哪受得了这般折腾啊,只好关闭博客或微博了,不再回应。前两天《北京晚报》里刊登了这位女教授的近照,让人不禁吓了一跳:头发已全变花白了,正如她所言“压力不小”。看来文人说话更得把握好分寸。这不,昨天药家鑫的父亲诉被害人代理人张显名誉权案也开庭了,药父不但要求张显连续一个月在媒体上道歉,还要求赔偿损失一元钱。法庭没有当庭判决,但我等都听明白了,还是一个“闹”字在作怪,累不累呀?

   不多写了,这一年京城的怪事不少,一开始感觉惊讶,接下来都有些麻木了。最令人搞笑的是,北京一帮农民合伙买下被人偷走的五六辆北京产切诺基大吉普,竟然给改装面目了,即将好端端的车蓬全部卸下,只留下两边车帮子,俨然中等货车一般。果真,这些被改装后的车被用在河床拉沙子。当京城的一些男女失主们接到公安局的电话前去认领车辆时,一时间目瞪口呆:这还是曾几何时出入京城大街小巷的“大切”吗?如果新华社记者唐师曾得知,定会心痛不已,这可是他出入高原的宝贝呀!一笑。

    至于我自己,今年写博客少而又少,主要是定不下心来,浮躁得很。同时,也颇感觉无趣,因为许多人都迷上了微博,我赶不上,索性就不想了。但这样的日子毕竟更无趣,还得继续好好生存下去。好,现在要下班了,匆匆收笔,容明年再作考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