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舟子
水舟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565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6年前我的报道:武汉一女大学生之死引发医患纠纷

(2010-07-23 23:07:52)
标签:

医患纠纷

黄芃芃

武汉

杂谈

分类: 社会时评

   绿雄按 6年前,我到武汉采写了这篇稿件。回京后,一位极胆小的总编辑改了又改,成了以下这个没有多少“火力”样子的稿件。即使如此,在刊发前,我又一次次地被询问,如何如何采访的,会不会有什么负面后果。总之,报社不敢轻易刊发。后来,中央政法委的一位领导给报社打了电话,报社才勉强地登了出来。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今天,我将这篇6年前我以记者的名义写的稿件——原封不动地贴在我自己的博客上,就是想声援一下我的好友——湖北省委政法委综治办黄仕明兄及其妻陈玉莲。他们夫妇二人太苦了,希望陈大嫂被打事件早日得到彻底解决,并将那些践踏公民人身权利的恶警察绳之以法。否则,国无宁日,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就难以得到保证。我们都等待着!

   

    湖北省武汉市一位年仅24岁的女大学生黄芃芃之死———究竟是死于医疗事故还是其他原因,已引起许多人的关注。据悉,武汉市警方已对此立案调查。

    死者黄芃芃是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2003届毕业生,曾患有肾病,原定于今年5月18日进行肾移植,医生认定其各项器官功能并无手术禁忌症。

    据黄芃芃的父母介绍,今年5月10日,黄芃芃开始咳嗽,但血象不高且不发烧,武汉大学人民医院(简称武大人民医院)肾内科医生为其开具头孢他啶注射3G/4天。黄芃芃用药后连续3天出现恶心、呕吐和烧心等症状,即于5月13日晚18时被送到武大人民医院肾内科就诊。但是,值班医生提出不办入院手续就不接诊。当办好住院证和取回化验单时,时间已过了两个多小时。值班医生拿过化验单,即安排黄芃芃作血液透析。

    据黄芃芃的父母称,在血透室,值班护士从肾内科拿回一瓶500毫升的能量合剂液体给黄芃芃输上。透析近两个小时后,黄芃芃大汗淋漓,出现了血压升高和昏迷的现象。次日凌晨,值班医生感觉黄芃芃病情加重,提前停止透析。黄芃芃的父母心急如焚,通过电话直接找到肾内科的老主任贾汝汉医生前来抢救,该科负责人丁国华、杨定平也闻讯赶来。医生们立即查验黄芃芃的血糖,结果显示其血糖为0.5MMO1/L(黄芃芃入院时的餐后血糖为7.2MMO1/L)。这表明,在3个小时透析过程里,黄芃芃的血糖已基本耗尽,由此导致其心肌、肝脏受损,血象由1万多翻成两万多,而胆红素和各项转氨酶指标也大幅升高。黄芃芃被报病危,送进抢救室进行一级护理。

    据黄芃芃的父母介绍,从5月14日开始,武大人民医院肾内科指定杨定平医生主管黄芃芃治疗。这天早晨8时,黄芃芃被再次要求透析,结果透析20分钟后就测不到血压了,然后又用多巴胺升压。黄芃芃痛苦万分。5月15日晨8时,医生再次对黄芃芃进行透析,不到40分钟,黄芃芃的血压又降到“0”,直到采取输血措施后,才完成这次透析。5月17日,肾内科负责人丁国华决定将黄芃芃送至普通病房,被病人的父母以黄芃芃病情尚未脱离危险为由拒绝。

    黄芃芃的父母告诉记者,6月5日,黄芃芃发高烧已3天并酸中毒严重,但是她仍被要求透析。透析两个小时后,黄芃芃的血压再次测不出,并出现大小便失禁。值班医生赶紧停止透析,再次用升压药诊治。这一天早上9时至晚上20时55分的715分钟里,黄芃芃被连续输液达2687.5毫升。如果按每毫升为17滴的常规值计算,共输入黄芃芃体内45687.5滴液体,即平均每分钟输入64滴。这无疑超出了一个健康成年人的用量和输液速度。其中晚上19时40分至20时55分共75分钟内,黄芃芃体内被输入1224.5毫升液体,计20816.5滴,即平均每分钟为277.53滴。即使健康的成年人按最高速每分钟60滴算,也需要6个小时内才能输完,而黄芃芃则仅仅用了1小时15分钟!

   当晚上21时许,女大学生黄芃芃终告不治。

    悲痛万分的黄芃芃父母来到武大人民医院结算住院费用,不料,他们来了3次,都被医院财务处告知,未见到黄芃芃的病历,故不予结账。鉴于黄芃芃之死存在诸多疑点,黄芃芃的父母很快向公安机关报案,同时向人民法院起诉并申请诉前证据保全,最后通过法院找到了已被多次“修改”过的黄芃芃的病历。

    记者采访了武大人民医院肾内科负责人杨定平。杨医生表态说:黄仕明(黄芃芃的父亲)他女儿得什么病,他心里最清楚,他现在是胡搅蛮缠!这几年来,由于治疗黄芃芃的肾病,肾内科的医生与黄芃芃的父母之间已非常熟悉。对黄芃芃这次发病,该科上下处置得当,尽到了医生救死扶伤的天职。他们绝不能容忍病人家属恶意诽谤,必要时将诉诸法律。

    然而,针对黄芃芃的死亡,武汉市的一些医疗专家则表示了看法。

    在分析了黄芃芃的病案后,一位专家指出,武大医院对黄芃芃的处置过程中,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一、对急诊病人推诊达两个多小时;二、对造成病人血糖短时间从正常值几乎耗尽,没有作出解释;三、医院在5月13日至5月15日的40个小时内,连续3次对患者强制透析,若非消除患者体内蓄积胰岛素,不合治疗常规;四、把多器官严重受损、已告病危的患者转到普通病房,违反有关规定;五、6月5日7时至8时多,在80多分钟内给患者体内输入1530ML的液体,不排除是导致患者心衰死亡的直接原因。

    还有一位教授更明确指出,由于病历缺失、病程记录不全,使得很多应有的数据、记录看不到,无法得出正确的判断。病历有改动之处,是原改动还是事后改动甚至是补正难以说清。通常不可能在40多个小时内透析3次,但不排除抢救性透析,是什么原因,病历无记载。因此建议对黄芃芃之死的病因进行集体讨论,建议院方提供全部资料。

    看来,围绕女大学生黄芃芃之死出现的这桩重大医患争议,还有许多事实需要进一步核实并澄清。

 

                                  《法制日报》记者刘国航  2004年10月26日

 

 

  附2010年7月23日《北京晚报》文章

                     “怯者”没有资格当人民警察

                               苏文洋

    打人,打女人,打老女人,武汉3个民警的暴行,激起了全社会的公愤。武昌公安分局日前宣布,依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有关规定,对3名在执勤中行为粗暴的民警作出处理决定:对民警肖邦明给予记大过处分,并调离公安机关;对民警郑志强、蒲全鸿给予记过处分。此一处理结果,不仅被殴打的陈玉莲及其家人表示“坚决不同意”,每一位有正义感的中国公民也都难以接受。

    我们从媒体的公开报道中知道,陈玉莲至少有两个身份:其一,省综治办副主任黄仕明的夫人。其二,湖北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前一个身份,让公安局相关负责人在医院向陈玉莲道歉时,说出“打错人了”的大实话,而所有的各级领导前来慰问以及对3个民警的处分也均是遵循着“打错人了”这一思路而来。试想:如果不是“打错人了”,如果不是“副厅长夫人”被殴打,会有各级领导到医院慰问伤员,并致以歉意吗?

   事情的“峰回路转”出在陈玉莲的第二个身份。她不认可“厅长夫人”要为公安机关“打错人了”而“发扬风格,高风亮节”,宁可跟“压力很大,也快疯了”的丈夫离婚,也要讨回公道。此时此刻,她是以省妇幼保健院退休护师的身份要求得到法律的保护,她在要求一个人、一个女人、一个老女人、一位中华人民共和国女公民的体面和尊严。

   陈玉莲的遭遇是不幸的。她在妇幼保健院工作,为多少妇女、儿童的保健贡献了力量,却在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年被那些以维护公共安全为天职的民警殴打致伤,情何以堪!天理难容!她要讨个说法,有什么不应该吗?她的要求“就是想让老百姓知道有这么一件事”,要求给予当事警察“双开”处分,这难道算是“做得很过火”吗?

   究竟是谁“做得很过火”?事实自有公论。“打错人了”就是“做得很过火”的结果。如果民警从不打人,何来“打错人了”?有“打错人了”的道歉,必定有“打对人了”的从不道歉。不管你们怎么“打错人了”还是“打对人了”,不认识“厅长夫人”不是打人者的错,错在打人而且打女人、打老女人,用孔夫子的话说:“是可忍,孰不可忍?”

   鲁迅说:“勇者愤怒,抽刃向更强者;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对陈玉莲拳打脚踢施以暴行的人,尽管没有“抽刃向更弱者”,但凭打老女人这一条,他们也同样是“怯者”。“怯者”是没有资格做一个人民警察的,人民不需要那些打女人的人来保护。请他们保卫人民的安全,徒增耻耳,给“人民公安”的金色盾牌抹黑。基于以上理由,有必要规定:凡警察殴打手无寸铁的女人,特别是老女人,一经发现立即开除。

   把打女人的民警开除了吧。倘若不能“双开”,至少也要“单开”——开除出人民警察队伍,开除公职。我相信,每一个不打女人的民警都会支持。和那些打女人的民警为伍,岂非把咱们人民警察的体面和尊严也都丢尽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