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舟子
水舟子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3,081
  • 关注人气:2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怀念大学老师于凤楼

(2010-03-11 18:14:25)
标签:

回忆

情感

感叹

反思

分类: 记忆长河

(一)

    2009年的冬日,北京较往年提前一个月下雪了,居住在京城的人感觉到了一种别样的寒冷。

    古人一向是讲究秋冬的肃杀气氛的,今人已不太在意。于我而言,冬天的寒冷时常令我感到莫名的愁怅,我知道此时灰暗的记忆又找上门了!今年的冬日,我的记忆保管箱里早已装下一个人,那是我的大学老师于凤楼。两年前秋末初冬的时节里,他杳然驾鹤西去,令我深感悲痛与震惊。

    于凤楼是我读大学——东北师范大学时的老师。于老师在学术范围内并没有太多的建树,只是他身为上个世纪80年代历史系分管学生工作(也负责毕业分配)的党总支副书记,曾以自己爱憎分明、正言厉色而广受系里众多师生的注意。或者更直白地说,由于他直接分管毕业生的分配,因此取悦或得罪了许多师生,直至到二十几年以后,我们同窗相聚时仍多次谈论这一话题。

    当年我在东北师大历史系读书时,个性很强。因酷爱法律,便从大二开始,私自一个人跑到吉大文科楼去旁听国际法课程。毕业前,我报考了北京中国政法大学,只是落榜了。

    记得知道研究生考试落榜的消息后,我一个人在宿舍里昏沉沉地睡了几天,以至有的同学以为我会出什么事,便立即向辅导员查灿长老师作了汇报。

    晚上,查老师到宿舍里找到我,反复询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面对刚刚留校的兄长一般的辅导员老师,我嗫嚅地回答没有,只是后悔自己不应贸然报名去考北京院校。

    当时,我想得非常简单,以为仅凭几门考试的成绩就可以叩开北京的大门。殊不知,当时全国考研名额有限,而我又不是科班出身的,加上我自己学校里的学业又很繁重,因而我又有多少精力去再学一门精深的课程呢?更何况,当时刚刚改名的中国政法大学,人气兴旺,全国多少学子竞争的学校。我可谓不自量力,没有在自己的母校里——当时国内大学里颇有名气的历史系——寻找一门可以继续深造的专业,不能不让我以为憾事。

    听我说完,查老师沉吟了一下,安慰我说,你安心参加毕业分配吧。

    大抵一个多月后的一个傍晚,我到学校附近的桂林路书店去闲逛。正准备回校时,听见有人远远地招呼我。我转过身来,看见系里分管学生工作的党总支副书记于凤楼在向我招手。我赶紧走过去打招呼。于老师上下打量着我,目光里明显露出几分不解:“你是怎么回事儿?考不上就考不上呗!走,去我家里吧!”

怀念大学老师于凤楼

当年身居陋室的于凤楼老师是一乐观主义者)

      “去您家里?”我有些迟疑,也有些害怕,不知道于老师想跟我说些什么。

     我平日与于老师没有什么来往,对其确实有几分畏惧。此前,我曾向他请假回家,他告诉我必须在3天之内回校。结果我在路上就用了两天,在家里只住了一天,就赶忙回校(现在回想起来,那次回家是提前托人回去找工作的。记得我当时曾去延边州人民检察院,通过吉林大学国际法专业的“同窗”陈维国的关系,找到了正在该院工作的赵秉哲同志。赵兄热情接待接待了我,坦率地告诉我所毕业院校不可能到检察机关工作。大抵是1992年,我以《法制日报》记者身份到该院采访时,他已是主管刑事检察的副检察长,亲自到火车站迎接我。然而,今年1月底,正在吉林省人大常委会秘书长任上的赵秉哲兄,却因罹患肝癌不幸辞世,年仅54岁,令人痛惜)。

    于老师就住在桂林路附近的师大家属宿舍楼,远远看上去是一个建筑陈旧、楼道堆满杂物的灰楼。于老师家在二楼,上楼后从墙根旁的甬道一直朝里走,好象倒数第二个门就是。

    一进门,我就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厨房里晃动,那是我的同班同学曹只争。我有些惊异。于老师对厨房里忙乎的夫人关老师说,他在街上买东西时正巧碰到了刘国航,就让他回来一同吃饭。说罢,于老师转过身来对我说,我请你们喝茅台!

    当时,我有些不安,确切地说是受宠若惊。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系里的大领导会给我一个普通的学生这么大的礼遇。事后想来于老师能邀请也我到家里吃饭,至少可以说明我在他眼里印象并不坏。

    只是让我惊异的是,我的班级同学、岁数也相仿的曹只争,当时竟然能出入一个当时分管毕业的系领导家里,真是了不起(曹后来分配到长春一空军学校任教,后转业到省民政厅工作。又几年后因被指控刑事犯罪而锒铛入狱。2004年8月,我趁相聚长春纪念毕业20周年时,曾专程到铁北监狱探望他。我是大学男同学中唯一去监狱看望过他的人,为此还与一同学发生过争执,他称“这次聚会并没有安排这一议程”!)。

    那是我第一次喝贵重的茅台酒。尽管我在餐桌上小心翼翼,不敢多说话。因不胜酒力,几杯好酒下肚后,我晕乎乎得不知道在饭桌上说了些什么。但我仍然清醒的是,事后我并没有将这次“礼遇”说给其他同学听,因此没有人知道我与于凤楼老师毕业前曾有过一次“密切交往”。

    很快,我们将毕业前余下的课程上完,紧接着又忙着写毕业论文。随着六月的到来,让我们近80多同学极度盼望和忐忑不安的毕业分配正式拉开了帷幕。(待续)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