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好~快

(2016-02-23 11:56:41)
标签:

杂谈

金毛

暹罗

加菲

宠物

分类: 康海毛
一日晌午正在书桌前无聊乱翻书突听到大太太在微信里说:“老爷叫你过来吃午饭,快点。” 放下电话起身去换了出门的衣服,下楼时回问她一条:“来了。你今天怎么没上班?” 即刻得到她的回复:“嘿,别提了,我一大早就去了趟医院,医生还是建议我手术,明天一早做,刚办了手续,下午跟医院请了假我就回来了,老爷说中午给咱们做顿好的吃。” 

午饭时大太太讲起春节期间她在异地借住在我们一对夫妻朋友家里时的一些见闻,虽说皆不过是一些寻常见惯的家长理短人情事故但因为是发生在自己熟知的朋友身上还是有些惊讶。大老爷将盘子里的最后两只虾分别放进了我和大太太的碗里,端起盘子将剩下的虾汁倒入自己的碗中扮上些米饭就着青菜很过隐地吃着且说道:“今天这个虾真鲜,就是我不能多吃,还是得注意。” 我和大太太相视一笑道:“吃吧,没事,有药,吃完再吃药,有救。” 说罢,我们全都哈哈哈地笑了。 

没边没沿地说笑了一阵,我问他俩:“老爷太太,你看咱们四个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能随时坐在一个饭桌上高高兴兴地吃饭和胡说八道这得算是个成功地的人生了吧?” 老爷夹了些青菜到碗里,一幅眼镜几乎已经掉到了鼻头的位置,他仰了仰头透过半吊在鼻梁上的镜片瞪大了眼睛问我:“你们俩今年是多少年了?” “就快二十年了。”我答。“嗯,不算短了,我们俩,”他翘起右手的大拇指指了指边上的大太太说道:“马上三十年了。” “咱们这算成功的一种吗?” 我追问,“得算吧。” 大太太回道,“当然得算啦。“大老爷笃定地接话道:”来来来,内谁不在,咱们三个先干一个,没有酒,来,就干饭吧。” 三只乳白色小瓷碗碰在一起时发出了很清脆的叮的一声。

老爷收拾了餐桌洗了碗,又给我和大太太一人磨了一杯咖啡放了些小点心便乐呵呵地上楼去看股票了,大太太见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楼梯间,转过脸,皱了皱眉轻声说:“明天的手术我还是有点害怕,虽说是微创。” 我猛倒了一口咖啡在口中,苦涩的味道瞬间在口腔中弥漫开,我细细体会着咖啡滑进喉咙时留下的苦味,也漫漫等待着苦尽之后将会悄然出现的回甘的滋味。生活是否也是这样?我不知如何安慰她,只得转移话题说:“一会咱们去花卉市场转转?”

虽说还未出正月,但柳枝已经由灰变黄,风也退去了早前的那股凛冽的寒劲儿变得柔和了许多,太阳在头顶中央明晃晃地亮着,温度虽并不算高,但四周已经有些几分春意。进入到花市里满眼皆是郁郁葱葱且温香扑鼻。人在温度湿度适中很容易放松下来。我们放慢脚步毫无无目的沿着甬道一家店一家店的闲逛。现在有各种养行的方法,我独爱闲逛,我觉得这事最养,不是有那么句话么,和喜欢的人一起做喜欢的事把精力和时间都花在美好的事上便是无上的养生妙法。

来至一家卖中式家具的店门前,大太太停下脚步指着一个三层的小书架:“我应该买个这样的架子,把我妈这些年的买的邮票都摆起来,权当个念相,不然你说……” 我看着那架子想像着上面摆满集邮册的样子问:“叔叔阿姨都走了,你现在是不是有种没有了根的感觉?”  她眼里突然浮现出一丝忧伤神情落寞地看着我,不等她再开口我便赶紧揽了她的肩膀继续往前走说道:“换一家看看,买个好点的…...你的感觉我现在也已经有了一点点,自从我妈过逝后…...” 

大太太手术后从医院出来便直奔我家。我看了看她被纱布包裹着的脖子:“一看您这就是昨天自杀未遂啊。” 她听了笑道:“可不吗,昨天一时想不开,今天又想开了,不死了,你说咱们干点什么?” “你不是一直说要蒸馒头吗,我发了面,一会你来做。” “A呀太好了,我想蒸花卷。” “做甜点啊,” 一进门便抱着逗逗窝进了沙发的大老爷在一旁搭话道:“上次的不太甜,今天弄甜点。A,正小杰呢?”  “找郭大夫扎针去了,差不多快回来了。” 我话音刚落,便听见院外门铃响,“说曹操曹操到。”

开了门,果真是毛爹。他进到门厅一边换鞋一边满脸愁眉苦脸地说:“你知道么!郭大夫今天居然建议我减肥,说如果我能瘦点对这腰有好处。” 边说我们边往屋里走,因他未料到屋里除我以外还会有别人所以一进门先是冷不妨的被正坐在餐桌前喝茶的大太太和听到他回来也从客厅走过来站在门边的大老爷唬了一跳,然后嘿嘿地傻笑了一阵对大太太说:“哟,怎么这么快就出院了,现在做个手术也太随便了。”   大太太笑呵呵地反问他:“我生怕吓着你,一个劲儿地坐这吹口哨,你怎么就听不见呢,还有您这老腰还能不能治好了?” “能,能,我这次一定认真治,去年是刚治得腰不疼了就开始心疼钱,没坚持到底,今年一定治彻底了,不然没法打球啊。” 毛爹回道。“对啊,”大老爷搭话:“赶紧的,球场都快开了。赶紧治好了得开始打球了。”   

日子就是这样一天天的过着,看似是时间在流逝,其中流逝的是我们。在流转中,曾经袅娜飘逸的女生会变得丰腴而安详,曾经热情阳刚的男生则变得谦虚而内敛。在流转中,我们都渐渐学会了理智平静地面对缘尽的道别、学会了如何不动声色地在工作中偷得浮生半日闲在天好的日子出去喝茶闲逛、掌握了相当的养生常识再加上身边多了几位医生朋友时不常地出入医院诊所、经常与自己和解并答成共识:一切都是缘份,随意自然就好,有就有,没有就没有,凡事都有定数,没有什么是能够强求得来的。以上所有这一切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的细微变化无非都有着同一个指向:人到中年。

这样的日子好吗?好,当然好,只是一切都来得太快了。

这个不久前还是奶声奶气的小家伙如今已经变成了一位此间的少年
好~快

渡过了平生的第一个农历新年
好~快

并用一朵花开的时间,小朋友已经荣升为墨公公

好~快

毛毛已经算得上是位老爷爷了。 去年春节时他对院里的鞭炮声几乎是充耳不闻,起先我以为他是胆子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变大了,后来细细观察才意识到,是他耳背听不到了。 发现这一现像的那天,我可真算得上是悲喜交加。 接下来几个月的时间里,毛毛的腿脚也是变得越发的不利索,后来又诊断出了双眼白内障。虽说这是所有生命最终都会经历的现像,谁也没有能力拥有一只可以翻云覆雨颠倒乾坤的手,但是,在病痛面前,我们仍有机会进行选择,而不仅仅是愁苦着一张脸垂头丧气地当一坨生时间压垮的病人。

有病就吃药呗。现在老爷爷出门还是能一溜小跑地走遍大半个院子,至于眼睛里的白内障吗,嗯,也比以前轻了许多。至少在灯下看,眼球比以前通透了许多。

在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我发现,毛毛又能听到鞭炮声了。 简直是太邪行了,我同样是悲喜交加,喜的是失去的机能恢复了,悲的是,只要外面一有炮声,毛毛的抑郁病就发作了。

麻姆记得那句话吗:要看到变老的光荣之处,变老不仅是走向衰老之途更是通往智慧之路。
好~快

仍旧处在懵懂中的MOMO
好~快

今天这篇字的起因全因早上起床时意识到:哇,2月22日,逗逗生日耶。 于是我努力回想着逗逗是哪年出生的,哪年来的我家,哪年哪年跟我们一起经历过什么,具体的事件越想越模糊,而清晰的只有一件:哇,怎么一下就过了这么多年了呢。
好~快

逗逗~生日快乐吧~
好~快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各忙各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各忙各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