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马立诚
马立诚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16,631
  • 关注人气:7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和郑也夫吃饭

(2007-01-15 17:02:21)

 

                               和郑也夫吃饭

   1月14日中午,和社会学家郑也夫同桌吃饭,我称赞了他写的《关防暴客来》。那是前些日子他发表在《新京报》上的文章。文章说,他写博客时发现“辱骂太多”,“辱骂已成博客之基调”。震惊之余,他分析说,很多骂人者可能平时很压抑,在公司、机关或是家里挨骂,想寻找渠道发泄一番。于是博客成了“发泄者的聚集地”。如果博客这个晴雨表标志着国人心态,“那么国人中的变态者颇多”。作为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也夫精辟地指出,咒骂者将陷入寂寞。因为没有人搭理他。咒骂者企图以语言暴力打破寂寞,却因此陷入无个性和无回应的更深的寂寞中。他的风头是自欺欺人的,谁也不会注意他,他只想骂人而不想交换意见,也不可能交换意见。因此,本来具备多向交流功能的博客的某一部分,变得肮脏、腐烂、退化。

   我同意他的意见。为何如此?博客评论的非实名制是一大原因。在今日国情之下,非实名制是网络的一个优势,但在博客的若干评论中就不尽然了。所谓“文责自负”,在这里是空的。犹如暗夜里来自五湖四海的一帮蒙面客。这时候,同事的眼睛、邻里的闲话、朋友的品评、升官评职称的考验等等,一概都不存在了。言论的唯一凭借,就是个人的品位、修养和学识。当然,这也是去掉面具,观察国人素质的真切机会。正如某些足球流氓平时在运动场外不一定是流氓一样,某些人在同事和邻居面前可能也并非恶骂者。一上了博客,就如《聊斋志异》“画皮”里的恶鬼回到暗室一般,脱下美女画皮,露出“面翠色,齿巉巉(尖锐貌)如锯”的恐怖本相来了。这当然不是中国的福音。

   岂止恶骂而已?前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短信,说要向我借阅我写的《中国与台湾的出路》与《中日战争的思考与启示》两本书。我说你听谁说的我写过这两本书?他说在某“猎讯”网上看到的,这个网还引用其中的文字呢。我说那是造谣,我从来没写过这两本书。你让他们出示这两本书看看,我保留启动法律程序追究的权利。朋友大悟,觉得这个网实在破烂。

   造谣与恶骂不正是“文革”的主要手段吗?这些“面翠色,齿巉巉如锯”者,正是“文革”的遗物与基础。

   也夫说,岭南梅关城门有一副对子:“梅止行人渴,关防暴客来”。下联挑明了所有城门的功能。时下我们正在开发虚拟的城池。此际,建立提防暴客的无形城门,是保证城池高耸不坠、繁荣不衰之要务。我说,这可能是一个文明渐进的长程。法治不彰,教育短缺,非理性猖獗,恐怕每个人心里的城门还要建一些时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新年短信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新年短信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