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浅斟低唱
浅斟低唱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02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又忆起戴红肩章的日子2

(2006-06-29 13:22:36)
分类: 原创文字
2000年7月30日天气:晴,心情:感慨
                 
  真是少有的一次有些紧张,凌晨三点钟,我醒了,偷着看了看表,没到时间,再睡会,可是睡不着,心里想:一会儿打背包要快!怎么也不能让战士们瞧不起,毕竟这只是下部队实习的第二天。四点半左右,一阵急促的哨音,令我一跃而起,和我一起住的战士们也跳起来飞快的打着背包,老兵还不错,速度和我差不多,新兵蛋子还是嫩,背包打得慢。五点半,全旅饭后集结完毕,旅长作了简短有力的布置之后,不见首尾的队伍出发了,行进在当年刘邦和项羽争斗过的土地上,包括那个三十六岁,自称“看不到前途,没有希望,只等转业”的副营长在内的所有营职干部一概背着背包,参加急行军,所以我们这些实习学员自然不能幸免,更令我不平衡的是,分到其他连队的同学都被视作干部,每人背支五四,而我和战士们一样,扛一把八一,还围一圈弹夹!当我们九点钟到达火车站的时候,由于出汗太多,我的迷彩服从衣领到袖口再到裤脚,每一个地方都能拧出水来!,没有分配好饮水,我的水壶早就空了,口渴难耐,一个二级士官看了看我,没说话,把他的水壶扔了过来,我接住,也没说话,喝了几口还给他。
专列车厢内没有空调,用转头吊扇降温,每次吊扇对过来,从刚才湿透的迷彩服上蒸腾着的热气就被吹向了一边,感觉稍微舒服一点点,我小心地把步枪抱在怀里,那个二级士官走过来,拿过我的枪把它靠在我俩座位中间的椅垫上,说“枪放这里没事,你们是本科吧?”我说“对,你是接力班的?”“啊,对,你们好啊,你们当干部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聊了起来,据他说他能够续签三级士官,但是他很犹豫,作为两岁女儿的父亲,他一年也不能照顾多少远在千里的家,媳妇没有工作,靠他每月八九百的收入养家有些困难,最主要是士官总有干到头的时候,是年底走人,还是再干三年,他的犹豫在这里。我问他你喜欢在部队吗,他说说不上喜欢,反正现在作为老家伙,排长得给足他面子,在部队日子比以前滋润,一下离开也可能不适应。他一再强调和我们不一样,回去后一切得重新开始。说话间他黑瘦的脸庞经常对着窗外,眼睛里流漏出一丝忧郁,只有大骂一个叫我“红牌”的新兵的时候,眼睛里放出了光芒,我说“别骂,没错,人家用的是借贷修辞方式”。
                 
  下午到了本次驻训的目的地连云港,火车站到营地——工厂中学,不是很远,路上海风夹带着咸味吹干了先前被汗水浸透的迷彩服,迷彩服上面留下一圈圈白色盐碱烙印,像浆洗过一样,硬硬的。由于是暑假期间,中学没有学生,五层教学楼被我们占据,更有甚者,我们还占据了中学的女厕所,第二天本人就增加了踏足女厕所的人生阅历,而且体验了足足一个月!我所在排被分到四楼的一间教室做宿舍,大家一边把武器上交,统一放在五楼的临时枪库保管,一边从车上卸下运行物资,然后请教室里面的桌椅靠边站,把褥子和凉席铺到教室的水泥地面上,把背包整齐的放在上面,由于还有其他事情要做,所以得等到晚上再打开背包整理内务。说实话,整个组织过程在刚刚毕业的排长的指挥下显得有些乱,不过有新兵们拼命跑上跑下,任务还是最后完成了。晚上我和新兵们紧张的叠着被子,由于打背包造成形状的破坏,被子很难一下恢复原样。而几个老兵则悠闲的斜靠在那里,指手划脚,他们不着急,他们的被子有新兵帮着叠。我的一个老乡是侦察班班长,他躺在地上,头枕着讲台,不知从哪里搞了一把扇子一会扇几下,一会收起来用它指着新兵大声呵斥。最后他连这也不愿意去做了,拉着我出去,到楼顶上兜海风!“你这么傻呢,你实习的整那么好干什么?明年你毕业比我们排长军衔都高,他还好意思管你?”“是我不好意思,身份不一样,我见你们班兵挺怕你啊”“不怕,不怕咱哥们不是白混了?我当新兵那会,让几个老兵打的鼻孔穿血!现在不让打兵了,这些兵你不恨点他不怕你”远处海风袭来,令人产生一丝寒意。
                 
  回到教室,见战士们拉起了蚊帐,蚊帐固定到在空中纵横交错的绳子上,一片白色,尉为壮观,熄灯了,除了几个新兵去站岗,其他人可以休息一下了。
                 
  2001年5月3日天气:晴,心情:燥
                 
  毕业的气息越来越浓了,但是纪律不能丢,虽说是在五一长假期间,可是无论谁离队都需要逐级请销假,而且不能在外过夜,违者处分!我作为排长,五一七天不停的签字准假,今天是个例外,,因为要陪同两个老乡和其中一个的女朋友去南京逛逛,我把这个准假大权交给了我的值班班长老宋,我请假不需要班长签字,跟他打个招呼就行,直接找连长签个字就行了。早晨到了南京市里,发现也没啥好逛的,后来我们决定去玄武湖划船,四个人划船理论上应该是按体重平均安排两两组合,可是现实很多事情都是情大于理的,结果身材较瘦的老乡和他女朋友同坐一条船,而我们两个一百五六十斤的大家伙挤到一条小船上!在摇摇欲坠的小船上,看着人家在前面“恩恩爱爱,比翼双飞,郎才女貌”,我们感慨万千…………船到湖心我问了个愚蠢的问题“你会游泳吗,我不会啊”“我也不会”他平静的回答。我们两个面面相觑,又同时低头看看荡漾着的湖水,我抬起头说“人言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蚱蜢舟…。”“栽不动俩大坨!”他接了过来。十分钟之后我们逃回岸边。
                 
  下午三点我就归队了,并在校招待所安顿了老乡女朋友,又马不停蹄的赶回去统计自己排外出人员归队情况,四点吹哨点名。点名之后我才知道原来今天我们班也来了两个女朋友,分属小李和老宋,大家怂恿一贯以铁公鸡著称的老宋请客,否则将向其女朋友透漏一些不可告人的消息!老宋说“问排长,排长同意就去嘛,咋啦”。如此斩钉截铁出乎大家意料,大家把目光投向我,我说“去就去嘛,咋啦?”,老宋没想到我如此痛快同意了,因为五一期间纠察对外出喝酒抓得格外严。他说“那,那,那不怕被纠察抓住啊?”,大家哄笑,最后我说“去,都去,我请客给嫂子、弟妹接风!”。外出喝酒原则上是不可以的,但是在平均酒量超过八量,令对手闻风胆寒的我们班,不喝酒是不可能的,我们有一套喝酒策略:因为队领导在节假日的晚饭期间常会检查各个桌子的人数,所以晚饭时班里还是派去七八个人到饭堂,打很少的饭菜坐到哪里比划一番,等佯装队伍回来之后,我们就会从一楼后窗户一一潜逃,各自为战,并在指定小饭店集结,每次都要格外叮嘱老板“讲究卫生,杜绝蚊蝇,严防纠察!”,而且不管喝得多尽兴也必须赶在晚点名之前归队,并集体刷牙消灭罪证。我们用此法屡试不爽,从未失足,那天开始的步骤都实施的很顺利,席间大家还逼迫老宋、小李喝了交杯酒,正热闹的时候,饭店老板跑进来告知“好像有摩托车声音,仔细一听又‘莫得了’”,大家出门,见左右各有一条路,左侧不远处停放一台纠察用摩托车,右侧无人,三国演义看多了的老宋当场料定“此乃诸葛村夫之诡计也,停摩托处必有伏兵,众将且随吾右路隐去”,无奈威信不足,只有他一个人向右跑去,当一群戴白帽子的家伙从树丛里呼喊着冲出来的一刻,他大呼上当,但为时已晚,结果被纠察像逮小鸡一样逮了去!原来前门已被包围,我们惊呼不好,转身往后跑,纠察在后面追,我是翻了三道围墙,趟过一个水沟,方才逃了回来,此次行动的失败造成严重损失:我班共被纠察捉去包括正班级领导老宋在内的六人!我赶紧到公共电话亭给在军务科做参谋的老区队长打了个电话,他一顿训斥之后,丢给我一句话“下不为例”。问题解决了,老宋被放了回来,也到了晚点名时间,我换下两腿稀泥的裤子,去聆听队长讲话。
要熄灯的时候,小李找到我,说“我,我今天晚上不想在班里住了,一会等连长查铺走后,我就去招待所,你看行不行?”“你也太胆大了,熄灯之后在外面被抓住,弄不好把你开除了!这样吧,你现在就走,连长查铺我顶着”我不知道哪里来了勇气,可能是出于性饥渴的感同吧,虽说快要毕业,可是夜不归宿这罪名是足以导致被开除的,就算是我这种包庇罪也不得了!还有一点,我的让步使得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男孩!在这个男孩本就不多的年代,我为自己的决定感到有些不安,同时为自己有这么大的权力而高兴着。
                 
  熄灯哨响起后,我来到水房,见连长过来查铺,就慢吞吞的走出来,“谁?”连长低喝一声,“我”我说着走到自己班门前停到那里把门堵住,“你啊,你们排人都在吧?”“都在,我刚看过!”连长见我一半会儿不离开,就转到二班去了,我得意地回到班里,偷偷打开收音机,耳机里面传来“欢迎收听情感夜话……”,唉我这一天算是和情感较上劲了!
                 
  记忆很琐碎,搜刮这么一点就累了,毕竟这是劳心,费脑的活,以后再慢慢搜刮,刮出我那曾经苦并快乐着的生活,寂寞并阳光着的生活,学习着的生活,忘却并铭记着的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