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兴州绿风
兴州绿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201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曼德尔施塔姆诗选

(2015-05-18 10:08:44)
标签:

转载

                              论奥希普·曼德尔斯塔姆

                                                   西默斯·希内:

 

信念、希望和诗歌

   

    由于对艺术能够包容什么存在不充分的理解,“为艺术而艺术”已成为一个笑柄,经常遭到多少有些敌意的人轮番攻击。对于艺术家来说,艺术有一种宗教般的约束力。语言是诗人的信念同时也是他的父辈们的信念,为了走他自己的路并在一个不可知的时刻展开他特有的工作,他不得不把这种信念引到狂妄、好胜的极点。诗歌也许真的是一项失落的事业——象雅各布宾主义,正如一位年轻的苏格兰诗人最近所注意到的那样——但是每个诗人都必须把他的声音象篡权者的旗帜一样高高举起。无论这个世界是否落到了安全机构和脑满肠肥的投机分子手中,他必须加入到他的词语方阵之中,开始抵抗
  奥希普·曼德尔斯塔姆,这位现代俄罗斯诗歌的拉撒路斯的例子使上述一切更为明确。曼德尔斯塔姆在1928年出版了他最后一本书,1938年他47岁时死于在斯大林的集中营之间辗转的途中。在当时以及他消逝后的二十年里,他的名字几乎彻底从苏联文学的记录中擦除了。他的书被查抄,他变成了一个“无名氏”,他最后十年的诗作掩藏在三本小学生练习册中,他的遗孀象珍藏先人的骨灰一样带着它们躲避战乱和迫害。然而现在如果在俄罗斯出版一本他的诗歌选集将会在顷刻之间销售一空。曼德尔斯塔姆的信念似乎已被证实:
  人们需要诗歌,它将成为他们自身的秘密, 令他们永远清醒 并让他们沐浴在它呼吸之中的闪亮波浪里
  曼德尔斯塔姆通过效劳于人们所用的语言来为人们效劳。他的早期诗歌写于结交阿克梅派诗人的时期,这一团体的观念与意象派的观念相似并且二者几乎同时出现。这些早期诗歌口味挑剔、整齐匀称,在吸入了整个欧洲文学传统的空气之后又将它们作为俄罗斯的特殊气息呼出。在写于1915年的那些巴纳斯派的冷酷诗句:

    日子象韵脚一样打着哈欠:一种麻痹感

  从早上开始,艰难地继续、继续:象吃草的牛,金色的疲乏没有能力从芦笛中唤起整整一个音符的丰富,和二十年后在流放中写下的这些不加掩饰的强语势诗句:当我的琴弦象伊戈尔之歌一样被调紧, 当我屏住呼吸,你会从我的嗓音里 听到泥土,我最后的武器, 大片黑色泥土干燥的湿气。
  二者之间仍能看出有机的联系。在另一首写到俄罗斯黑色土壤的诗中他要求它成为“沉默的劳作中黑暗的言辞”。正如克拉伦斯·布朗所指出的那样,曼德尔斯塔姆是一个听觉诗人:“他听见他的诗句并把它们记录下来,把它们从寂静中、从一开始不能听见的事物里拧出来。”每一项事物——俄罗斯的土地,欧洲文学传统,斯大林的恐怖政策——都被迫凝聚在一起扮演诗歌的声音;“因此奥维德带着他逐渐消退的爱 / 把罗马和着积雪编织进他的诗句。”这种诗歌嗓音绝对是属于他的。
  曼德尔斯塔姆在生活的完美和作品的完美之间取消了叶芝式的“选择”。1971年当他的遗孀编撰的纪念文集《背离希望的希望》在西方出版的时候他进入了俄国文学的殉教史。这一故事始于曼德尔斯塔姆因一首反斯大林的诗而招致的被捕。该诗并未发表,但一个告密者的耳语足以导致他在沃罗涅日的三年流放、他的第二次被捕和心力衰竭之后迅速的死亡。
  如果说娜杰日达·曼德尔斯塔姆(曼德尔斯塔姆的妻子——译注)是我们时代将诗歌从寂静带到世间的伟大的缪斯支持者之一的话,克拉伦斯·布朗就是任何诗人都不曾觅见的最杰出的鼓吹者之一。他的书涵盖了曼德尔斯塔姆的早期生活和作品,直到二十年代末,这是他将近二十年浸淫于诗歌、探询曼氏生命历程的结果。作为一个传记作者和一个批评家,克拉伦斯·布朗用双重的敏感工作:他进入到他的研究对象之中去理解、去感受他,进而感染读者;但他同时也站在外面,在具体语境中审视诗人,背离他极富文学素养的耳朵和高度发达的知识去检验那些诗歌。这本书的进展缓慢而悠闲:有一种既关注又紧密地卷入其中的语调。在死亡严酷的追捕中,他是霍拉旭之于曼德尔斯塔姆的哈姆雷特。我对这本书最好的称赞是它完全符合它的题献——给娜杰日达·曼德尔斯塔姆。
  克拉伦斯·布朗同时也在对文本的技巧和语言质地的优美洞察、对这些作品的存在本身的感激与欣悦之中评述了曼德尔斯塔姆的诗歌。在我阅读他的评论、阅读他和w.s.默温合译的曼氏诗歌的时候我不时咒骂自己对俄语的无知。《诗歌选集》包含了曼德尔斯塔姆写作生涯各个阶段的作品,从阿克梅主义的《石头》到流放中最后的诗篇,《火与冰的泪水》。这些译作带有美国当代诗歌的痕迹,我注意到默温的译诗柔化了俄语雕塑般的声音——这是标准的格律诗节变成自由诗时无论如何都不可避免的——但它们幸好保留了曼德尔斯塔姆想象力的丰富性和独特性,他的预言以及他对厄运和救赎的庆贺:
  成垛的人头在向远方徘徊。我缩在其中。没人看见我。但在富有生趣的书中,在孩子们的游戏中,我将从死者中升起,说太阳正在闪耀。
  我们现在正活在我们自己这个危急的时代,这个时代作为一种艺术的诗歌受到被某种要求遮蔽的威胁:它要求诗歌成为政治态度的图示。一些评论者象真理部门派来的公务员一样拥有全部的鸡毛蒜皮的刀笔技能。曼德尔斯塔姆的生命和作品是有益的、具有警戒作用的:如果一个诗人必须把忍耐变成进攻,他得去追寻一次毁灭,并在他的生命和作品中准备承受后果。

 

译注:

*:该文是希内为克拉伦斯·布朗和w.s.默温翻译的曼德尔斯塔姆《诗歌选集》以及克拉伦斯·布朗所著的《曼德尔斯塔姆》所做的书评,写于1975年。

 

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火焰

 

      在这篇文章的只言片语里,约瑟夫·布罗茨基对人的生命的划分令我惊奇。
  他说: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活了八十一岁,其中有十九年时作为俄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妻子度过的,还有四十二年是他的遗孀,其余的便是她的青少年时代。
  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的生命在这里被分成了三段:与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结婚以前,与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结婚后,与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分别后。他在这里暗示了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对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整个生命的完全支配,她的生命阶段这样来分最有意义,因为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的整个生活的命运都是由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决定的。而直接说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是“俄国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诗人”,请注意没有那个词“之一”。也请不要忘记布罗茨基是获得诺贝尔奖的诗人中最广为人知的一位。
   这篇文章主要虚构了在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去世后,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的生活,并简单评论了她写的那本回忆录。
   在写回忆录之前,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从未进行写作。她为了使丈夫的诗作不至于在专制的帝国湮灭,而日夜朗诵,将之烂熟于心。最终这些诗句影响了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以致于在后来写回忆录的时候,她的字词之间的指向和风范都可追溯到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的那些诗句。布罗茨基这样说:它们不禁为她提供了思考的空间和看问题的角度,更重要的是,形成了她的语言规法。因此,当她开始写书时,她总是下意识得、按照他们的句法来调整自己的句法。他的意思是: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死了,他的诗却在她的血液了存活了下来。
  而作者这样来描述他1972年5月30日最后见到的娜杰日达·曼德尔施塔姆的印象(其后不久他就流亡到了美国):……她像是一场大伙的余烬,像是一块没有烧透的炭;你若是碰碰它,它便又燃烧起来。布罗茨基在说:奥西普·曼德尔施塔姆在帝国的大火中被焚为灰烬,而他并未消失,他的力量在妻子的精神中存贮下来,它是无穷的,可以使一个垂垂老矣的老妇人像一块仍蕴藏着绵绵热力的炭一样灼人。

                                                               胡续冬 译

 

 

 

曼德尔施塔姆诗选

 

 


无题


面包有毒,空气恶浊:
伤口,很难愈合!
被卖到埃及的约瑟,
谁的乡思能比他更多。

头顶天空的贝都因人,
身在马背闭着眼睛,
编撰着自由的壮士歌
怀想仿佛亲历过的传说。

只是多少有点儿灵感:
有人把箭袋丢在了沙滩,
还有人用什么把马交换,
这一下,事件的迷雾才开始消散。

可如果唱一首真的歌,
鼓足胸口,那么
一切都会消失――剩下的
是旷野、星辰和歌者!

1913年

张冰 译


--------------------------------------------------------------------------------

岁月

我的岁月, 我的野兽, 谁能
调查你眼睛的瞳孔
并将两个世纪的椎骨结合在一起
以他们的自己血气?
体内高升的血正喷涌而出
从现世的一切的咽喉;
这个寄生虫仅仅在
新的一天的门槛上颤抖。
这个畜生, 只要它还余有足够的命数,
就一定要背着自己的脊梁直到最后;
且有一个波形游走在
一根看不见的脊骨之上。
再一次,生命的顶点
象羔羊一样做了牺牲,
宛如一个孩童的柔弱的软骨--
地球的婴儿时代。
为了从囚禁之中夺回生命
并开创新的天地,
打结的日子的外表
必须由一支笛子的歌连在一起。
是岁月在卷起波浪
用人类的苦难;
是草中的一条蝰蛇在呼吸
岁月的金色的尺度。
而那花蕾还会长大,
琮绿的胚芽也还会萌发。
但我美丽的, 可怜的岁月啊,
你的脊骨已被打碎。
当你回首,是那样残忍而脆弱,
带着一个空泛的微笑,
象一只曾经温良的野兽,
在自己留下的蹄印一边。

阿九译


--------------------------------------------------------------------------------

难以形容的哀愁


难以形容的哀愁
睁开一双巨大的眼睛——
花瓶醒了过来,
泼溅自己的晶莹。

整个房间充满倦意——
好一种甜蜜的药品!
这般渺小的王国
吞食了如此之多的睡梦。

份量不多的红酒,
还有少许五月的阳光——
几根纤细白皙的手指
掰开一块薄薄的饼干。

(吴迪译)


--------------------------------------------------------------------------------

沉默


此刻她还没有诞生,
她是词句也是音乐,
她是一个未解的结,
联结着一切生命。

大海的胸膛静静呼吸,
白昼亮得如此疯狂,
盛开着海沫的白丁香
在蓝黑色的玻璃盆里。

但愿我的口学会沉默——
回到沉默的泰初,
宛如水晶的音符,
一诞生就晶莹透澈!

留作海沫吧,阿芙洛狄忒!
让词句还原为乐音,
让心羞于见心,
而与生命的本原融合!

(飞白译)


--------------------------------------------------------------------------------

敏锐的声音鼓紧了船帆


敏锐的声音鼓紧了船帆,
张开的眼里填满了虚空,
深夜鸟雀的无声的合唱
在寂静之中徐徐地浮动。

我像自然一样贫穷,
我像天空一样单纯,
我的自由虚无飘渺,
犹如深夜里鸟的声音。

我看到月亮不再呼吸,
苍穹比裹尸布更没生气;
虚空啊,你的可怕的病态世界:
由我来接待,我来医治!

(吴迪译)


--------------------------------------------------------------------------------

贝壳


或许,并不是你需要我,
一个夜晚,从宇宙的深渊,
一只不带珍珠的贝壳,
我被抛上了你的海岸。

你淡漠地揉取泡沫,用那浪花,
你只顾自己在固执地歌唱,
但是你会爱的,你会评价
这只无用的贝壳对你所说的谎。

你会紧贴着它,仰卧在沙滩,
身上还裹着你原先的衣裙,
你会和它连结在一起,要分也难,
被那水浪奏出的洪亮钟声。

于是,一只外壁松脆的贝壳,
恰似一间空荡的心的小屋,‘
被你充满了,用喃喃的泡珠,
用轻风,用细雨,用海上迷雾……

(智量译)


--------------------------------------------------------------------------------

你的形象飘浮不定


你的形象飘浮不定,令人痛苦,
我透过迷雾,不能把它清晰地触摸
“上帝!”——我不慎脱口而出,
我心里原本并不是想这样说。

上帝的名字,如同一只巨大的鸟
从我口中挣脱,飞出我的前胸。
我面前,是层层的浓雾缭绕,
而我身后,是一只空着的牢笼。

(智量译)


--------------------------------------------------------------------------------

燕子


我似乎忘记了我想说的那个词儿。
一只瞎眼的燕子回到幽灵的皇宫,
以折断了的翅膀,去戏弄晶莹的一群。
在无意识唱着歌儿把夜晚赞颂。

没有鸟鸣。蜡菊不会开花。
夜之马群有着晶莹的鬃毛。
空空的木舟在干涸的河上漂游。
在蚱蜢中间这个词儿把意识失掉。

它慢慢地生长,就僚天幕或庙宇,
一会儿装扮成疯狂的安提戈涅.
一会儿像死去的燕子坠向脚边,
带着冥河的温柔和绿色的树叶。

噢,假若能挽回有视力的手指的羞耻!
挽回相互理解时的凶凸状的快乐!
我如此害怕缪斯九神的号啕,
害怕浓雾、丁当和断折。

凡人具有爱和理解的力量,
对他们说来,声音也从手指间流动,
但我忘了,我想要说些什么,
无形体的思想将回到幽灵的皇宫。

晶莹者说得始终文不对题,
还有安提戈涅、女友和燕子……
但在嘴唇上,就像黑色的冰块,
燃烧着冥河丁当声的回忆。

(吴迪译)


--------------------------------------------------------------------------------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
这支歌儿开始唱起?
窃贼是否在上面沙沙作响,
蚊子大公是否嗡嗡咿咿?

我不想把任何话语
再一次地诉说一番,
也不想喀嚓划着火柴,
用肩膀去推醒夜晚。

真想一垛一垛地摊开
空气的圆顶,让它受难;
真想把装着和兰芹的袋子
一点一点地撕碎、拆散。

以便找到枯草的鸣啼,
透过草房、梦境和世纪,
寻回已被窃走的
与玫瑰血液的联系。

(吴迪译)


--------------------------------------------------------------------------------

“林中雪地的寂静中”


林中雪地的寂静中
回响着你脚步的音乐声。

就象缓缓飘移的幽灵,
你在冬日的严寒中来临,

隆冬象暗夜一样,
将穗状的雪串挂在树上。

栖息在树枝上的渡鸦,
一生见过许多事情。

而那翻卷的浪花
渐渐在梦中成形,

它富有灵感而又忘我,
正要打碎刚刚冻结的薄冰。

在寂静中心灵已经成熟,
这薄冰来自我的心灵。

1908-1909

(刘文飞译)


--------------------------------------------------------------------------------


岁月流逝如铁的队伍,
空气充满铁球。
淬火水中的铁无色,
粉红的梦留给了枕头。

铁的真理――惯于妒忌的
雌蕊是铁,子房是铁。
铁中的诗歌铁一般地
在分娩的裂口中泪流。

1935年5月22日

(刘文飞译)


--------------------------------------------------------------------------------

忧伤


我学会了离别的学问,
在不戴睡帽的夜的怨诉中。
犍牛在咀嚼,等待在延续,——
城市的警觉之最后一刻钟,
我崇敬那胸鸡之夜的典礼,
当哭泣的眼睛望向远方,
举起道路之忧伤的重负,
女人的哭泣混淆于缪斯的歌唱。

谁能理解“离别”这个字眼,
什么样的分手在把我们等待?
当火光在卫城上燃烧,
胸鸡的惊叹向我们预示怎样的未来?
当犍牛沐浴新生活的霞光,
正在棚里慵懒地咀嚼,
胸鸡,这新生活的代言人,
为何在城墙上拍打翅膀?

我喜欢纺线的平凡,
梭儿往来,纺锤在鸣响。
看,犹如一枝天鹅的羽毛,
赤脚的杰利娅迎面向你飞翔!
哦,我们生活的基础多么贫乏,
生活中欢乐的语言多么苍白无奇!
一切自古就有,一切又将重复,
只有相认的瞬间才让我们感到甜蜜。

但愿如此:一个透明的身影
在纯净的陶盘上卧躺,
像一张摊平的灰鼠皮,
一位姑娘俯身在把蜡烛打量。
不是我们能猜透希腊的混沌,
蜡对于女人,和铜对于男人一样。
命运已把我们投向战斗,
而她们占着卜将目睹死亡。

(刘文飞译)


--------------------------------------------------------------------------------

“尘土的小径通向森林深处”

尘土的小径通向森林深处,
四周寂静而又空旷。
故乡,流淌着丰足的泪水,
她睡着,在梦中,像无力的女奴,
等待着未经体验的痛苦。

看这白桦哭泣着开始发抖
有时还会突然地战栗,
阴影覆盖散乱的道路:
是什么在爬动,行走如雾,
是什么引起这种恐惧……

带着骄傲的风度、殷实的表情……
双脚直插于马蹬。
马蹄踏起灰色的尘埃,
车辙使路面坎坷不平……
大家都在驯服的良马上坐定。

他们没有终点。更尖的长矛
在阳光下闪亮。
空气中弥漫歌声和叫喊,
如同金莲花般粗野疯狂,
黑色的眼睛也在放光……

滚开!不要骚扰虚无的快乐
这是垂死的,奴隶的梦境。
很快那新居,盐和面包,
还有农家特产 将会令你兴奋……
快把马蹬用力夹紧!

这伟大的 爱情的事业
很快也将和野兽的力量遭遇!
很快坟墓将覆盖原野,
而蓝色长矛和枯草又将拥抱
并且 浸染着粘稠的鲜血!

1906年

注:此诗为迄今为止发现的曼氏最早的诗作之一,当时他年仅15岁,但已显露出夺目的诗歌天赋。

(晴朗李寒 译)


--------------------------------------------------------------------------------

“果实,从树上坠落”

果实,从树上坠落
声音谨慎而又低沉,
在不断的歌声中
传来森林宁静的幽深

1908年

(晴朗李寒 译)


--------------------------------------------------------------------------------

“森林中圣诞枞树”

森林中 圣诞枞树
包着的金箔在闪烁;
灌木丛中 玩具狼们
瞪着可怕的眼睛巡逻。

哦,我预见的痛苦,
哦,我自由的平静,
还有那永远微笑着的
死寂的 天空的水晶。

1908年

(晴朗李寒 译)


--------------------------------------------------------------------------------

“我只阅读儿童的书籍”

我只阅读儿童的书籍,
我只珍惜儿童的思维。
自深深的痛苦中浮现
一切都向着远方散去。

我为生活疲惫欲死,
从那里我什么也不接受,
但我爱着我贫穷的土地,
因为我没有看见它另外的样子。

我在僻远的花园里
荡着普通的秋千。
那高大黝黑的松树
让我想起浓雾的呓语。

1908年

(晴朗李寒 译)


--------------------------------------------------------------------------------

“如此温柔”

如此温柔
你的面庞,
如此白皙
你的臂膀,
你离这个世界
多么遥远,
而你的一切——
都无法避免。

无法避免
你的痛苦,
还有你的手指
不会变凉
还有那永不知愁的
小溪的
静静声响
还有你的黑眼睛
望而却步着的远方。

1909年

(晴朗李寒 译)


--------------------------------------------------------------------------------

“无论什么都不要说”

无论什么都不要说,
不管什么都不要学,
像黑色野兽的灵魂:
如此痛苦和美好。

无论什么他都不想学会,
不管什么她都不会说,
就像年轻的海豚,
在世界灰色的大海中游动。

1909年.

(晴朗李寒 译)


--------------------------------------------------------------------------------


“我拿它怎么办”

我拿它怎么办——这被赋予的肉体,
它仅属于我 且如此惟一?

为了平静的欢乐生活和呼吸
告诉我,我该对谁心存感激?

我是园丁,我又是花朵,
尘世的牢狱中我并不孤独寂寞。

永恒的玻璃上已经拓印
我的呼吸,我的体温。

它的上面还镌刻着花纹,
不久前它还无法辩认。

让瞬间的烟雾流过——
但这可爱的花纹不要涂抹。

1909年.

(晴朗李寒 译)


--------------------------------------------------------------------------------

“当打击和打击相逢”

当打击和打击相逢
我不幸的上空,
不知疲倦的摆锤摇动
并想成为 我的命运。

纺缍匆忙,粗暴地停止
纺缍脱落
不可能相遇,商量好
不应该逃避。

锋利的花纹纠缠在一起
并且一切都越来越急
在英勇的野人手中
淬过剧毒的长矛高高举起……
之九:
在淡蓝色的珐琅上
仿佛 四月里的思绪,
白杨树枝升起
于是不觉间 黄昏降临

花纹精致而细密,
精细的网格凝固了
仿佛瓷盘上
刻意描绘的图案

当可爱 的画家把它
在玻璃的表面描绘
他的心中记住瞬间的力量
忘却痛苦的死亡。

1909年

(晴朗李寒 译)


--------------------------------------------------------------------------------

“一种难以表达的悲痛”

一种难以表达的悲痛
打开两只巨大的眼睛
一只花瓶已经苏醒
泼溅 出自己的水晶。

疲惫——这甜蜜的药剂
把整个房间充满!
如此小小的王国
竟大量吞食着睡眠。

来点红色葡萄酒,
来点阳光灿烂的五月——
还有,把一块薄薄的饼干掰开来
是纤细洁白的手指。

1909年.

(晴朗李寒 译)


--------------------------------------------------------------------------------

TRISTIA


在光头之夜的抱怨声中
我掌握了离别的学问。
咀嚼的阉牛们,延期地等待——
城市警觉的最后时分。
而我尊崇那雄鸡之夜的庆典,
此时,抬起道路重荷的悲痛,
含泪的眼睛眺望遥远,
女人的哭泣混淆了缪斯的歌声。

谁能理解“离别”一词的含义,
怎样的分手 我们将面对,
雄鸡的高唱是何谶语,
当卫城在火光中焚毁,
霞光中是怎样全新的生活,
当阉牛还在畜棚中慵懒地咀嚼,
而为何雄鸡,这新生活的倡导者,
在城墙上拍打着翅膀啼叫?

而我热爱纱线的平凡:
梭子飞速来往,纺缍嗡嗡作响。
仿佛天 的羽毛,看啊,迎面
赤足的黛丽娅在向我们飞翔!
哦,我们的生活困乏的基础,
语言的快乐如此平淡无奇!
一切曾是往昔,一切又将重复,
只有相识的瞬间让我们的感到甜蜜。

就这样吧:一个透明的人体
在纯净的陶盘上仰躺,
尤如平摊的灰鼠的毛皮,
烛光下俯身,姑娘仔细地端详。
并非我们能预知希腊的地狱,
尤如蜡对于女人,铜对于男人一样。
命运只是把我们投入巨大的战役,
而他们应该在占卜中死亡。

1918年

注:TRISTIA为拉丁语,系“哀歌”的意思。

(晴朗李寒 译)


--------------------------------------------------------------------------------

“微弱的光线以冰冷的旋律”

微弱的光线以冰冷的旋律
将明亮播进潮湿的树林。
如同把一只灰色小鸟
我把忧伤缓缓地揣入内心。

对一只受伤的小鸟我能怎样?
大地已经死亡率 沉寂无声
从云雾弥漫的钟楼上
是谁摘下了那口巨钟?

苍穹如此孤苦无依,
喑哑着在高空耸立,
恰似一座空洞的白塔,
那里面只有迷雾和静谧。

清晨 充满温柔茫无边际
似梦非梦 半睡半醒
而困倦 不能够消去
迷蒙的思绪一时齐鸣

1911年

(晴朗李寒 译)


--------------------------------------------------------------------------------

无题

失眠。荷马。绷紧的风帆。
我已把船只的名单读到一半:
这长长的一串,这鹤群样的战舰
曾几何时集于埃拉多斯的海边。

如同鹤形楔子钉进异国的边界——
国王们头顶神圣的浪花——
你们驶向何方?阿卡亚的勇士啊,
倘若没有海伦,一个特洛伊又能如何?

哦大海,哦荷马,——一切都有被爱情驱转。
我该倾听何人?荷马都沉默无言,
而黑色的海洋 高谈阔论
携沉重的轰鸣走近我的床边。

1915年.

(晴朗李寒 译)


--------------------------------------------------------------------------------

“烛光下甜蜜地思索”

烛光下甜蜜地思索
虚幻的自由,
——你首先要和我在一起,——
“忠实”在深夜里哭泣,——

不过 我要把自己人的王冠
恭敬地给你戴上
为了你真诚地听命于“自由”
如同对待法律……

——如同法律,我和自由
签订婚约,因此
无论何时我都不会
把这轻盈的王冠摘去

我们是否,被遗弃在空地里,
必遭失败而死去,
我们是否为美妙的毅力
和忠诚惋惜!

1915年.

(晴朗李寒 译)


--------------------------------------------------------------------------------

世纪


我的世纪,我的野兽,谁能
与你的瞳孔直接面对
用自己的鲜血,谁能
粘接两个百年的脊椎?
从世间万物的喉管
建设者的血液哗然奔流
而在崭新岁月的门槛
只有寄生虫在颤抖

凡是生命充斥之处
都应该耸立起一根脊梁
而这根无形的椎骨
却被汹涌的波涛摆弄
这大地上年轻的世纪——
如同婴儿脆弱的软骨
生命的头颅 恰似羔羊
再次成为人们的供物

为了从奴役中拯救出世纪,
为了开始一个崭新的世界。
需要用一根长笛
链接起复杂时光的关节。
这是世纪在掀动
人类忧伤的波浪,
而腹蛇在草丛中
呼吸世纪黄金般的容量。

而茁壮成长的新蕾,
绿色的枝芽突然迸溅 怒绽
可你的脊骨已被击碎
我的世纪美好而凄惨!
面带一丝无用的笑容,
你回头张望,虚弱且残忍,
如同野兽,曾经那么机灵,
张望自己趾爪的印痕

从世间万物的喉管
建设者的血液哗然奔流
温暖的软骨 把燥热的血
和海洋 泼溅到岸口
透过高空捕鸟的罗网
从蔚蓝潮湿的冰岩上
冷漠流淌着,流淌着
流淌成 致命的创伤

1922年

(晴朗李寒 译)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