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兴州绿风
兴州绿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71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拉美大诗人帕斯

(2011-09-25 11:09:09)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拉美大诗人帕斯作者:诗人老枪

拉美大诗人帕斯

拉美大诗人帕斯

                  不存在所谓"最后的诗作";每一首诗都是另一
               首诗的草稿,我们永远也写不出最后的诗。帕斯说。

双手雕刻梦的瞬间。
视野里走动电影的事物。
这张刚毅的脸是岁月睿智的脸。

朴素的人,是活的语言的富翁。
象征的森林里睡着光线、石头和水。

世界从出发到抵达,是不倦的探索者
在创造着的国度,不断献上接近爱人的心。

收入老枪诗选之二存档》(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d5a11d0100hmwq.html

附:


众多的答案

       帕斯

我们对诗歌的要求是什么?关于这个问题,答案是众多的。不仅我们每个人回答的方式不同,而且其答案还会随着岁月,随着时刻和地点以及人们的精神状态发生变化。不过,这种变化无穷的答案是想象的:实质上,我们大家的要求是一样的。那么,它是什么呢?不妨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所以我们才给它取了那么多名字。也正是由于这个缘故,我们才对那么多不同的答案感到满足。
几天前,我收到一本小书,书名为《莱特的兴奋》(1981),其中包括奥梅罗·阿里德希斯*的诗篇和艾略特·温伯格的某些译作。在靠前面的一首诗中,我找到了回答我的问题的第一个答案:

有一条河
它和这条河同时流着
目光把它看穿
就像鸟儿沉入
白色的空间

每个瞬间它都走向忘却
同着人间花园的生灵和花朵
还有在这儿说的
飘向上空的话

诗歌是一条河:但不是我们看见的这一条,也不是我们在记忆中听到的那一条。而是这样的一条:它既是这一条,又是那一条;它既和两条中的任何一条不相似,又和这两条完全相同。它是一条语言的河,其语言既属于这儿,就像人间花园里的梨和甜橙,也属于那儿,就像忘却的透明的水果。诗,既是承认,也是否认——是前者和后者之间的旅行:

祝生灵们早安
它们就像一个国度
只要看见它们
就是去另一个地方旅行

诗歌是一种旅行。去哪里?哪里也不去,就像被死人的鬼魂支配的那条史前的狗所做的无休无止的旅行一样:

死人从狗嘴
钻进了狗肚
就像一块冰冻的煤
整个地把它摇动


和狗肚中的尸首
急忙地奔向无限
一路不停
却永远在半途旅行

诗是在可见的狗和无形的鬼魂之间的摆动,也是离开意料之中的东西、进入意料之外的东西,就像这首意想不到的诗所写的:

星期天早上
农民们严肃地
走进理发店
等候理发的时间
过了一会儿出来了
手里拿着帽子
脸上那表情
好像头上的草被割掉了

我带着跟这些农民一样的表情,从这首诗歌的阅读中走出来。

1981年于墨西哥

*奥梅罗·阿里德希斯(1940- ),墨西哥诗人。

拉美大诗人帕斯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