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兴州绿风
兴州绿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427
  • 关注人气: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自个给自个“救活”的一首诗

(2011-09-15 08:38:07)
标签:

转载

好的作品是冷处理之后的修改。这是一篇好文字的出炉的秘诀。灵感到来的那刻,跟随语感带领而敲的语句,最终需要张老师说的:拨开这首诗闭着的眼睛。

自个给自个“救活”的一首诗


  我诗集《丘陵书》第1辑“母性辽西”第6首诗名为《腌冬的母亲》,是我2009年冬天的作品,2010年陆陆续续把这首诗投了好几家刊物均没见刊。2010年我在全国公开发行刊物发表诗歌101首,而偏偏这首《腌冬的母亲》成了“嫁不出去的闺女”。2011年春节刚过,我第一件事就是要把这首诗“救活”。

  我审势、剖析了《腌冬的母亲》的缺欠:一是传统的“一头儿撸”(铺排)手法儿,写得太实。虽然我有一首同样铺排手法儿的《这些玉米》取得了成功;二是“立意”缺乏“升华”。所以我从“立意”插手直抵“命根”,拨开这首诗闭着的眼睛:地气!“地气的呼吸夜里重白天轻。天未亮/把压菜石顶上来”,这样,一首诗的气脉就“贯通”了。其实大家可以把两个版本比较一下,我只是“小小变通”并未大修大改。
  《腌冬的母亲》改为《地气》以后,分别发表在《诗潮》5期(后被《诗选刊》8期转载)和《青海湖》4期。更让我惊喜的是,《地气》本没有投稿给《广西文学》,楞是让《广西文学》的诗歌编辑从我博客取走,又发表在《广西文学》8月号上。

  我第3部诗集今春定稿初名《人间》,7月初又修订更名《月亮花》,就在10天前,我又再次增删修订,更名为《地气》。我第3部诗集就叫《地气》咧,雷打不动!

  其实,我自个给自个“救活”的作品不止这一首,我粗算了一下,目前 “救活”成功已经见刊发表的有6首,还有两首前几天“救活”的作品自个也算满意。
  我曾给我们唐山一位青年诗人“救活”(为其修改)了很多作品,有一部分是经过我甚至连标题都动过手术的。

 


地 
 


盐碱地的地气是咸的。腌冬的母亲
总是把牛腰粗的大缸
埋地下多半截
 
母亲脱了鞋光着脚跳进去
装一层,踩一阵,踩一阵,装一层
母亲先露出眼睛,后露出身子
露出膝盖时跳出来,把一块大石头
压在,芥菜疙瘩上
 
母亲隔三差五往缸里瞅
是不是酵出了泡沫,是不是
地气“咕噜咕噜”地响,是不是
放了盐以后,咸中带酸,酸中带涩,涩中带苦,苦中带香
香中散开芥味
 
地气的呼吸夜里重白天轻。天未亮
把压菜石顶上来
这时候的母亲,从一棵老柳树上
砍一截绿皮棍子,插进缸里
 
 

腌冬的母亲
 


事先挑好的白菜
一棵棵在开水锅里烫一下
一人高牛腰粗的大缸
母亲脱了鞋光着脚跳进去
装一层,踩一阵,踩一阵,装一层
母亲先露出眼睛,后露出身子
露出膝盖时跳出来,把那块压菜石
先放在矮凳,后端到高桌
牙齿咬着一缕头发
涨红脸将大石头压到菜上
芥菜洗净泡在二号缸里
母亲就隔三差五往缸里瞅
瞅那芥菜疙瘩在水中
是不是酵出了泡沫,是不是
“咕噜咕噜”地响,是不是
放了盐以后,咸中带酸,酸中带涩,涩中带苦,苦中带香
香中散开芥味。这时候的母亲
从一棵老柳树上
砍下一截绿皮棍子,插进缸里
搅和得冬天“嘎嘣嘎嘣”冷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