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2014-02-13 20:49:08)
标签:

南京博物院

金色中国

金枝玉叶

金银首饰

文化

分类: 神之鉴赏
@南京博物院社会服务部

黄金因其耀眼夺目的光泽、富丽堂皇的质地被人们所喜爱,也因其恒久性及延展性被制作成种类繁多、华美靓丽的首饰。首饰,古称“头面”,本指男女插戴于发髻之上的头饰,后来逐渐演变成穿衣带帽时用于装扮的饰品,包括头饰、耳饰、项饰、手饰及佩饰。首饰是随时代的不同、人们生活习惯和服饰的变化而发展的。佩戴首饰,增加美感,自古以来就是一种风尚,早在商周时期我国就制作出了成套的金质首饰。唐代是金银饰品制作和使用的鼎盛时期,人们把金、银、珍珠、宝石相互搭配,发挥不同材料的特点,充分展示出饰品富丽多姿、华美精致的风采,对后世的金银细作有着深远的影响。明清时期是我国金银工艺史上的又一个鼎盛时期,其制品数量之多、工艺之美,都是空前的。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此次“金枝玉叶·珠光宝气——金色中国首饰展”联合内蒙古、陕西、湖北、云南以及江苏等地的博物馆,共同展出金器饰品一百八十组件,其中绝大部分为明代的金银珠宝首饰。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头饰囊括了头发上插戴的所有首饰,包括步摇、冠帽、发簪、发钗、发饰、钿子等。金步摇是鲜卑族妇女佩戴的步摇冠上的一种装饰,走路头部摇动时,步摇上的金叶也随之颤动,其历史可以追溯到汉代。这件西晋“鹿首金步摇冠”出土于内蒙古包头市达茂旗西河子窖藏。步摇作鹿首状,头部边缘饰鱼籽纹,内作连弧纹装饰;在鹿首之面部及双耳镶嵌红、白石料,现已部分脱落;耳作桂叶形,鹿角似盘曲多枝的连理扶桑,每个枝梢上环穿桃形金叶一片,共十四片。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冠帽戴于头上,是身份地位的重要标识,因此载于典制。从重大庆典到日常生活,冠帽的佩戴截然不同。冠帽与服装按照典制的搭配,形成了完整的官服制度。元代以前,中原传统法服中的男子首服,为冠,为巾;若戎装,则有胄,却没有“帽”这样一项。元代蒙古贵族戴各种笠帽,顶以金镶珠宝玉石为饰,形成一代风气,但汉人从此风者其实是不多的。倒是入明之后稍稍流行。湖北钟祥梁庄王墓出土的“金镶淡黄蓝宝石帽顶”,与元代帝王像中帽顶的式样完全相同。其高4.8厘米,直径5.2厘米,重41.1克,顶端嵌一颗浅黄色透明宝石,冠面作八瓣花形,嵌八颗红、蓝、绿各色的宝石(现存7颗),亮丽多彩。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同墓所出“金镶宝石龙穿牡丹纹透雕白玉帽顶”,通高6.3厘米,底径5.9-6.6厘米。由金质喇叭状底座和白玉镂空龙纹顶饰组成,覆莲瓣面上现存宝石6颗,至为宝贵。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1963年出土于云南呈贡王家营沐崧夫妇合葬墓中的这顶“金镶红蓝宝石冠”,高11.5厘米,底径11厘米,由50余颗红、蓝、绿、白各色宝石组成的重320克的黄金宝石冠,显得金光四射、雍容华贵,其珠光宝气至今依然摄人心魄。沐崧在云南只不过先后担任过充右参将镇守金齿腾冲和署都指挥佥事等职,管理一些日常的杂事,在沐氏家族中很不起眼儿,名声甚微。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样的次要人物,都会有如“金镶红蓝宝石冠”这等珍品出土,沐氏家族的财富状况可想而知。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佛教自汉代传入以来一直在云南盛行,一些器物的造型和装饰纹样都受到佛教信仰的影响,最突出的就是莲瓣纹的使用。这件莲花冠的设计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金冠的主人是明朝开国功勋沐英五代孙沐详,任都指挥使佥士、参将,驻保山、腾冲一代,多次平定滇西一些部族、土司的叛乱,维护了明代祖国版图的完整。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这顶“金镶宝石花蝶凤冠”,通高6.9厘米,口径9.9厘米,重184.8克。粗金丝做成上小下大的攒尖式圆框,框架当心一只金累丝镶宝的大凤,其下贴口沿一溜五只金镶宝小凤在前,一溜金镶宝钿花在后,又以大小不等的金钿花自第二行起依次推向上方,且节节收束,端处则以一簇宝钿花结成一朵而关顶。金冠尺寸不大,刚好可以扣于高髻之端。此冠出土于湖北蕲春刘娘井明墓,墓主人是荆端王次妃劉氏,为荆恭王本生祖母,追封荆庄王之本生母,卒于嘉靖三十九年。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簪本称“笄”,又称“簪子”,是历史悠久的用于束发盘髻的工具。随着时代的发展,发簪的制作工艺也越来越复杂,材质多用金、银、玉、玳瑁、犀角等贵重材料,造型更日趋精美,累丝、镶嵌、花丝、錾刻、制胎等综合工艺运用十分纯熟。尤其是根据各种宝石的色泽、属性,仿照自然界中的花卉、蔬果、昆虫制作的簪花,形象逼真,宛若天成。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凤踏祥云金簪”为一对,与前面的“金镶宝石花蝶凤冠”同墓所出,制作精细。其采用累丝工艺制作——先将金拉成金丝,然后将其编成辫股或各种网状组织,再焊接在器物上,这是古代金工传统工艺之一。此簪凤高6.5厘米,昂首挺胸,足踏祥云,振翅翘尾作欲飞状,口含金丝,原应垂挂有珠串之类,现已缺失。从凤簪簪脚的式样来看,可知这种成对的凤凰形金簪是插于凤冠两旁,凤头向外,凤喙中悬挂珠串。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明代妇女发式种类繁多,复杂多变,发簪插戴的方式也与前代有很大的不同,这主要是因为(上髟下狄)髻的出现,故而发簪在使用时分类很细,名称也各不相同。如用于(上髟下狄)髻正面的簪子称为“挑心”,用于顶部的称为“顶簪”,用于发髻后部的称为“分心”,用于侧面的称为“掩鬓”。“挑心”总是单独的一支,自下而上用着挑的方式簪戴于(上髟下狄)髻的正面之当心,是整个发髻上最中心、最引人注目的位置,因此总是制作的玲珑奇巧、夺人眼球。挑心的装饰主题明前期以佛像为多,以后又有各式仙人等,如这件“金镶宝石善财童子簪”以及“麻姑献寿金簪”。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麻姑献寿金簪”,为纯金制作,精巧非常。有关麻姑的记载,最著名的是颜真卿所书的《麻姑仙坛记》。相传农历三月初三时西王母的寿辰,麻姑用灵芝草酿成仙酒带到蟠桃会,献给西王母。据说,勤劳美丽的麻姑原是建昌人,后得道升天,她曾掷米成珠分给贫苦百姓。因此,麻姑献寿的艺术形象,代表着中国人对仁厚的长者和尊贵的客人最诚挚美好的祝福,是历久不衰的创作题材。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挑心”属于一副“头面”中的要件,每每制作精工,就如这件“金镶宝石凤凰展翅头饰”,形象传神,整体分为凤头,凤身,凤尾几部分,其上做出石碗花心,石碗中镶嵌各色宝石,正中一块深蓝色的宝石尤其令人注目。打造得金光闪耀,诸宝夺目固然不易,更难得的是在设计上具见巧思。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挑心”多取下宽上窄向着顶端耸起的造型,如这枚“火焰祥云纹金簪”,整体造型为火焰云纹,上面缀满各色宝石,制作得十分精巧。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此件“挑心”,说明牌上写为“金镶宝石仙人乘车簪”,但从造型上看,当为密宗的摩利支天,而非仙人。其三面八臂,头戴宝莲状高冠,耳坠宝物,披带下垂。八手分别执嵌红、蓝宝石光明境(宝石象征日月)、期克印持线、弓、金刚铃、金刚杵、剑等,背负金刚圈。盘腿端坐在双层宝莲座上,宝莲座置于车舆正中。脚下所乘方形车舆,由九猪所拉,车双轮,正面有九个猪头和前腿形象。车下有五瓣宝莲座相托,其上饰五颗金镶大宝石。两车轮外侧各坐一手持精钢法轮的护法,足踏祥云。在密教中摩利支天最多乘七猪所拉之车,九猪拉车目前仅发现这一件。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与“挑心”相似,也是单独一支而位于(上髟下狄)髻之端,簪戴方式却是相反,即由上而下,其名为“顶簪”或“关顶簪”。如这件“金镶宝石三层菊花纹簪”,簪首顶部一花双层花瓣,二、三层多朵单层花瓣,下为花叶作托,托与花之间掐丝藤蔓连,藤蔓上开单蕊六瓣朵,做工精美、设计华丽。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挑心”之下,(上髟下狄)髻前后口沿各簪一支者,名作“分心”,前者名“前分心”,后者名“后分心”。这件“金头饰”即为“分心”,其内容丰富,制作精良。整体为高浮雕造型。居中王宫城楼,宫门紧闭,门楼左右城墙上各立一侍童。门前立一中官双手合十,城墙下左右各两名站立的士兵。中官前面一侧为武将,前面一位,身穿盔甲、骑在马上拱手抱拳。旁边有士兵持纛旗,可惜,上面的字看不清晰。后一位骑在马上,一手持缰绳,一手执弓,身后为随侍。另一侧,前一人头戴翼善冠,骑在马上接受中官和武将的行礼,身后有随从持伞盖,推测身份地位应该很高,或许就是王爷也说不准,其后有一中官骑马相随,中官后则为随从。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分心”的造型通常为十几厘米长的一道弯弧,正面上缘一溜尖拱,中心高,两边依次低下来。背面或从垂直方向接一柄扁平的簪脚,或做出几个扁管用以贯穿两端系带子的银条。如这件出土于湖北明王宣明墓的“金镶宝石五仙人火焰纹头饰”便是此种形制,三仙跌坐莲花座上,头顶上部金镶宝石华盖,三仙中间两侍童,中仙华盖顶及侍童背后均金镶宝石火焰纹饰,正是中间高而两边低。这件“分心”,工艺精湛,华丽非常。说明牌上写得是“五仙人”,但据实物来看,明明是三仙人及其侍童,而且,既然坐在莲花座上,所谓“仙人”也应存疑。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明以前,钗与簪的区别是很清楚的,即两只脚叫作钗,一只脚叫做簪。到了明代,簪却渐成主流,钗的使用于是变得很少。此际所谓“头面”,实以簪为主,而明人称作“钗”者,往往也指的是“簪”。明代把两鬓与额角算在一起,合称“四鬓”。“鬓钗”,一对通常是分别倒插在两个额角,因此得名,又称倒钗、宝钗。其造型是从元代流行的如意簪发展而来,不过把簪首顶端渐渐变作图案的主花,且装饰之部加宽,整个做工变得更为繁复。如这对“金镶宝石珍珠龙凤穿花簪”即是“鬓钗”,簪脚较长,整体略向背面弯曲,形成一定弧度,使用时插在(上髟下狄)髻底部左右两侧,起到固定的作用。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掩鬓”为一对,常见的式样如垂珠朵云,簪首造型为云朵式样,云朵上面或镶嵌各色宝石,簪柄均为扁平条状,插戴方式多是自下而上的所谓“倒插”,饰于发髻两旁,垂于鬓边。这种朵云形的“掩鬓”多用于礼服,又有“博鬓”之称。其式样如这对“金累丝镶宝石云形簪”。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除了比较正式的插于发髻两侧的“掩鬓”外,一副讲究的明代妇女“头面”中,还包括若干对各种式样的小簪子。作为与“掩鬓”配合使用的对簪,这类小簪子一般长度在12厘米左右。样式简单的只是浑圆的簪柄上顶一个圆钉头(蘑菇头),这种式样也被称作“一点油”,如这枚“圆头金簪”。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略复杂一点的是花头簪,仍是圆杆簪柄,簪首做成一朵小花,或梅花、或菊花、或莲花、或牡丹,或其他,不一而足。讲究一点的在花蕊处镶嵌宝石,更讲究一点的则在簪顶的金花托上嵌玉花,再在玉花的花蕊中嵌珠宝。如这些“金花簪”。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耳饰的佩戴自古就有,最初多用于南北各地的少数民族,后传到中原,为汉族妇女所接受。早期的耳饰有玦、瑱、珰、环,后发展为耳环、耳坠、耳钉等形制。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此金耳坠为鬼方(鬼方,古族名。殷周时,活动于今陕西、山西北境,为殷周的强敌。)文化特有的文物。金耳坠成圆柱形曲柄,主体呈薄片勾云形,尾端螺旋式内卷,是锤鍱制成的。薄厚均匀,表面光滑平坦,光洁度非常好。但是,据专家推测此金饰并非女子所用,估计为男子所戴饰物,可能是鬼方巫师作某种仪式时的戴物,因此它含有特殊的宗教意义。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镶松石金耳坠由耳环和坠饰组成。金细盘绕的圆环坠一嵌绿松石金珠,下连三叶状金片。在首饰上穿插镶嵌绿松石的做法,流行于中亚、西亚,甚至古希腊的金银首饰中,显示出匈奴作为中西方交流的中介,吸纳并借鉴了不同地域的文明和艺术。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摩羯形金耳坠出土于内蒙古辽墓,摩羯造型为龙首鱼身,尾、口、目及鳍、腮、鳞等部位錾刻精细。尾卷起上扬,首部抬起,鼻孔出弯钩,脑后出角,前端饰莲花宝珠,一只腮下和尾部镶嵌绿松石,造型生动。这对耳坠将印度文化和中国的传统文化巧妙的融为一体,可谓匠心独运,技艺高超。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明代的耳环和耳坠之间有些并没有明显的区别,通常把垂饰部分能够自如晃动的称为“耳坠”或“坠子”,垂饰与上部的弯钩为一个整体,不能自如晃动的则称为“耳环”。典型的明代耳环簪戴起来,耳后会露出很长的细长弯脚,而耳坠则不是这样。在官方的舆服制度中,耳环比耳坠更加正式。葫芦耳环是明代耳环最为流行的样式,它从元代继承而来,就基本造型来说,变化不大,但以添饰上盖和托座而显得更有意趣。这对“葫芦形金耳环”顶覆四片金瓜叶,中间二珠为金拉丝的花球,两两相叠,做成葫芦,玲珑之至,亚腰处是小金珠做成的圆环,下端又用金叶托底,制作精致细巧。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手如柔荑”是古代衡量美女的诸多标准之一,双手之上的装饰物也因此超乎寻常的繁多。手饰,涵盖了所有可以装饰在手部的饰品,从手镯、手串、臂环,到戒指,指甲套,都力图使一双玉手看上去白皙柔软,纤细修长。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唐代时把戴在手腕处的钏称为“腕钏”,而戴在手臂处的称为“臂钏”或“臂环”。迄今为止,唐代玉臂环仅见于何家村窖藏,展出的即是其中的一件。其以金质铰链将三段弧形白玉连接在一起,环正面有三条凸棱纹,每段玉的两端均包以金质兽形铰链,内侧用金钉铆接。节与节之间双兽的吻部正好交合于中轴,由三个中空的圆穿扣接,穿内置金轴铆接相连。可以自由曲伸,合之则圆。合口处金轴为双条形插销,球形钉帽,末端闭合与圆穿内置横档相扣合,以防插销脱失。销钉既可以灵活插入或拨出,又不能完全脱开,便于佩戴时的开启与闭合。此件器物制作工艺精湛,装饰华美。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我国直到明清时期,才逐渐形成戴在腕处单圈的称为“镯”,而戴在手臂上多圈的称为“钏”的定义。这对“双龙戏珠金手镯”,采用模范浇铸或模压锤锻工艺,镯体光素无纹,开口的两端饰以龙首,形制粗犷,手感厚重。《天水冰山录》中提到的“金螭头镯”,应该就是此类手镯。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明代初年,对金银材质饰物的运用有严格的等级之分。关于“镯钏”之类,《明史》卷六十六中记载:“皇后常服:洪武三年定……首饰、钏镯用金玉、珠宝、翡翠。”一品命妇“镯钏皆用金”,五品命妇“镯钏皆用银镀金”,六品命妇“镯钏”皆用银,至于一般平民,则明确规定了“庶人冠服:首饰、钗、镯不许用金玉、珠翠,止用银”。就样式和工艺而言,梁庄王墓出土的金累丝嵌宝镯最具明代特色,其造型略呈椭圆,手镯内里一层光素无纹,其表以金累丝缠枝卷草为地子,上面八个金累丝菊花托内分别镶嵌红、蓝宝石和祖母绿,宝石之华贵自非寻常可得,累丝的工致也显示着宫廷特色。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钏,又名“缠臂”,又称“跳脱”,是中国古代妇女戴在手臂上的装饰品,在唐代时已很流行。根据钏身刻纹的有无,《天水冰山录》将其区分为“金素钏”和“金花钏”。与简单轻便、实用性更强的手镯相比,作为日常饰物,臂钏的生命力显然稍弱一些。湖北钟祥梁庄王墓出土的“金钑花钏”为一对,展出的是其中的一件,长13.8厘米,直径6.5—7.5厘米,重292.4g,以宽0.7厘米、厚0.1厘米的扁平金条缠绕成十二圈螺旋状,上下两端均整齐密集的缠绕细金丝,并与次圈纠结固定。金钏内壁打磨光洁,外壁满饰錾刻的缠枝灵芝纹,制作极其精致华美。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戒指是中国古代妇女最喜爱的一种饰物,它是套在手指上的环状物,古称“约指”、“指环”、“手记”或“代指”。“戒指”这一名称最早出于明代的文献,明代《三馀赘笔》一书中记:“今世俗用金银为环,置妇人指间,谓之戒指。按《诗》注:古者后妃群妾以礼进御于君,女史书其月日,授之以环,以进退之。生子月辰,以金环退之;当御者,以银环进之,著于左手;既御者,著于右手。事无大小,记以惩罚,则世俗之名‘戒指’者,有自来矣。”原来,那时的戒指不仅是一种饰物,它还是宫廷妃嫔用以避忌的一种标记。女子戴戒指风气的流行始于宋,南宋时,金戒指又与金钏、金帔坠一起成为彩礼中的“三金”。不过就式样来说,此际还不是很丰富。自元以来,戒面嵌宝成为时尚,明代此风尤炽。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妇女的手指纤细秀美,除了生理条件外,还有装饰方面的原因,那就是将指甲蓄长,早在一千多年以前,已见有留长指甲的现象。一般来说,蓄一根数寸长的指甲,起码要年把功夫,指甲长了,稍不留神,就会折断。为了保护这种指甲,人们特地在手指上加罩一个指套,套管由口至指尖逐渐变细,顶部微尖,俗称“护指”,又称“义甲”。最初用竹管、芦苇杆等削制而成,后发展成用金银宝石来制造。清代“护指”的传世品颇多,绝大多数以金银作成,其造型结构日趋复杂,外表装饰也更加考究。此件“金指甲套”用细金丝编织焊接而成,上部呈弧形,器表为金錾古钱纹,纹饰极为精美,整个指甲套修长秀丽,十分华贵。最具有代表性的美甲人物要数晚清垂帘听政的慈禧太后,其将装饰性的金属或者景泰蓝假指甲套于小指,无名指上,以保护其长指甲,显示其尊贵的地位。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佩饰是古代衣着服饰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使用配饰的习俗,早在旧石器时代晚期便已有了。佩饰除了具有审美功能外,还有宗教、礼仪甚至一些实用的功能。佩饰的质料通常有骨、角、石、玉、金属等,而宫廷贵族的佩饰更是选用上好的天然材质,以翡翠、碧玺、珍珠、珊瑚等各色珠宝装饰,雕工精湛,用材考究,华丽端庄,极尽富丽奢华。其中,项链是以链状形式出现的颈饰品,是最早出现的首饰。随着金银饰品工艺的发展,项饰的种类和式样也不断变化,项饰多用金、银及各种珠宝制作,下端还可坠挂各种饰品。这是一串云南出土的西汉时期的“金珠”。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项圈是古代常用的一种项饰,通常以金、银锤制或模压成环形,考究者嵌饰以珠玉宝石。在部分少数民族地区,成年男子也佩戴这种事物,唐代妇女受北方少数民族妆饰习惯影响,也有佩戴项圈的现象,这种风习,一直延续到明清时期。锁片也是一种项饰,又称“金锁”或“长命锁”,按照过去的说法,只要佩挂了这种事物,就能辟灾祛邪,“锁”住生命,锁面上多錾刻吉祥文字。这件清代的“镀金点翠银项圈锁”,由项圈与长命锁组成。项圈和锁为银质,外表镀金并点翠,锁片外形为如意云状,四周錾刻花枝,寿桃等吉祥图案,里圈錾刻人物故事图,锁面中间錾“荣华富贵”四字,以此来保佑并期盼佩戴者能够享尽人间的荣华与富贵。凡挂长命锁者,大多为男女孩童,成年之后,如无特殊情况,一般不再挂这种饰物。因为照旧时说法,孩提时代最易夭折,渡过了这个难关,护身符就不灵了。从这个角度来看,长命锁只能算是一种儿童项饰。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金龙佩饰”以金丝编结绞索式龙身,两端接金片锤卷的龙首。龙之双目、鼻、耳对称布于脊线两侧,以细金珠勾勒轮廓,原应嵌宝石,现多已脱落。龙身上坠七饰,即盾二、戟二、钺一、梳二、其上饰由细金珠组成的水滴珠饰。龙身由两百七十环连缀,可盘曲错动。此物将锤揲、焊接、金珠细工、镶嵌等技法结合,特别是金珠细工所成的联珠纹,公元前一至公元一世纪流行于波斯地区,东汉时鲜卑金器上即已使用;而镶嵌之术盛于东晋。拓跋鲜卑建立北魏王朝后,吸纳中原传统文化之精髓,取龙之造型为装饰,又借鉴佛教艺术中项饰的特征,结合两种曾盛行于西方的金器制作技法,显现其金银器细工的精进。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明代玉带已形成定制,即一条玉带由2件铊尾,8块长方形銙、4块细长条形銙和6块桃形銙组成,共计20带銙为一套,并规定一品官员才可佩玉带。此“金镶玉龙穿牡丹纹透雕玉带”由20件金镶青白玉镂空带和2件金带扣组成,共重1011.4g,正符合规制。其“中心方”、“两辅弼”和“双铊尾”垫金片为底,其余的则垫银片。“双铊尾”的金底錾刻凿成镂空云龙纹,一件“两辅弼”的鋬面刻有“金拾伍两钱外银底板叁两肆钱”13字楷体铭文。主题纹饰为龙穿牡丹,寓意大富大贵,镂空龙穿牡丹纹青白玉带銙均用金带框镶嵌。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明代女子金银首饰,纳于礼仪制度的一类,一等的是凤冠霞帔。霞帔是丝罗制品,底端有压脚的帔坠,帔坠上端有孔,孔中穿金系,然后悬坠于金钩。《明史·舆服志》载,明代皇妃霞帔上缀玉帔坠,亲王妃等,用金帔坠。这件出土于梁庄王墓的“金镂空凤纹坠”,器钩内壁有“随驾银作局宣德柒年拾贰月内造柒成色金壹两玖钱”铭文,表明这是来自朝廷的赏赐品,连同墓中所出的“金钑花钏”和“金镶宝石镯”或是亲王礼聘之物。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金银质纽扣,自唐代起就是贵族服饰的组成部分。在古代,纽扣的形制有雌雄的象征,雄者为扣,雌者为纽,相合而成一副纽扣。明清之际,南方中上层社会妇女的日常衣领高约寸许,用一两个领扣,明代中期以后,领扣流行用贵金属金或银制作,主要用于女子服装的领口,《天水冰山录》中有关于“金属扣”的记载。其样式颇为丰富,有童子捧葵、双蝶戏花、祥云、双鱼、花卉、元宝组合等。照片中上面一件是“金镶宝石双狮戏球纽扣”,下面一件是“金镶宝石蝶赶花形纽扣”。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带钩是古代男子服饰中用于勾束腰带的实用装饰物,通常由钩首、钩身和钩钮三部分组成。钩首和钩钮分别用于革带两端的联结,使用时先将钩钮卡入革带一端,使之固定,另一端的钩结则用钩首。出于实用的考虑,钩首一般多制作的较小,以便从带孔中穿过。这件“金镶宝石带钩”,钩首为龙头造型,钩身累丝作,然后在眼、额、耳、身等处均镶嵌宝石,但有脱落,背面有一圆钮。装饰华丽富贵,具有皇家的奢华和气概。
南博《金枝玉叶》特展大赏


话说,曾在布衣书买过扬之水老师的《奢华之色》和《古诗文名物新证》,阅读《奢华之色——宋元明金银器研究·卷二:明代金银首饰》和《古诗文名物新证(一)》两书中关于明代金银珠宝首饰的相关文章,会对参观有极大地帮助,在与实物的对比中,更可以增强认识,加深理解。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