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李元胜点评当代诗人作品九首

转载 2016-08-21 20:00:21

以下全部诗作选自2016年度《诗刊》。


恒河:自由

苏浅

唯有三月能叫出

我的名字。倘若我假装听不见

你就假装

这是真的

 

你就若无其事地来去

下一场雨是一场

 

我也不会说

夜晚有多么陡峭,人一躺下

身下就是

无限的空白

 

但这空白无须充实

总有一天,我身上失去的你都会

在这里找到

 

一如在恒河,死亡和往生

相待两不厌

 

李元胜点评:这首诗颇有言外之意。用看似轻快的笔触,借“空白”这个小切口,试图在沉重的生死命题中寻出一条小道走走,举重若轻,别出心裁。由于空白足够,解读的空间很大,不同读者能读到不同意趣。我个人喜欢这首诗中的释然和欢喜,生死在互相填充,空白中的无穷多的事物,其实无须深究。

 

圣洁的一面

宇向

为了让更多的阳光进来

整个上午我都在擦洗一块玻璃

 

我把它擦得很干净

干净得好像没有玻璃,好像只剩下空气

 

之后我陷进沙发里

欣赏那一方块充足的阳光

 

一只苍蝇飞出去,撞在上面

一只苍蝇想飞进来,撞在上面

一些苍蝇想飞进飞出,它们撞在上面

 

窗台上几只苍蝇

扭动着身子在阳光中盲目地挣扎

 

我想我的生活和这些苍蝇的生活没有多大区别

我一直幻想朝向圣洁的一面

 

李元胜点评:日常生活中的细节,完全有可能,给我们提供一个观察自己或生活的特别角度。宇向的《圣洁的一面》再次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和一气呵成的抒情小品不一样——废话和小混乱,常常增加抒情小诗的魅力。冷静观察而成的诗,不仅需要犀利和精确,更需要非常好的规划,特别是在结构上。所以,从实现的过程来看,这首诗同样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

 

 

夜行人

马新朝

流星坠落平原后

会很快起身,变成别的事物

树,未必是树,人,未必是人

那些在幻影中晃动的人、树、池塘

天亮时,也许只是寒冷中颤抖的几点云影

 

平原上的夜行人,不要说话

平原会把你的嗓音放大,一层一层地传递到

黄土的深处。黄土下的灯盏

是黄土之上灯盏的倒影,它们呼应着

有时在水中挽着手

 

握着自己的名字

以防它丢失。平原上的夜行人,不要说话

不要相信灯影中递过来的那些纸条

人的话、鬼的话,难以辨别

 

风在巡道

风知道大平原的性格和禀性,以及众多的准则

日日年年,它耐心地打磨着一些高处的东西

——屋顶和响器,让它们

平复下来

 

一个人体内难免会有高山和大海

夜行人啊,风会告诉你,不可贪恋高处的事物

夜间在平原上行走,不可与

过高的事物同行

李元胜点评:非常有意思,我读到同时展开的三个层面的夜行:大平原上的夜行,民间传统中的夜行,一个人在自己内心深处的夜行。三个层面的夜行,互相牵扯,组成同一个线索旋转上升,非常饱满地构成了这首诗。它的从容、丰富,对久远民间经验的有效调动,包括突如其来的有趣闲笔,都值得细心品鉴。

生日诗

张执浩

我用阴历计时,用这一天

来结束这一年

我用衰老来延缓衰老,我用心

体味肉体的善意

这在人世间穿行的皮囊

这囚车,牢狱,刑具

这膝盖,这手腕

我用你们认识的这个人

和我感到陌生的那个人交换

就像每年的这一天

我要用阳历换回阴历

用厌弃的换回亲爱的

亲爱的秋风吹着亲爱的石榴

亲爱的石榴炸裂出亲爱的籽粒

亲爱的灰在飞

 

李元胜点评:我说这是一首赞美诗,有人同意吗?从容的中年书写,技巧隐于无形,人生中令人辗转反侧的东西,用一首诗来完成精确的探测。这首诗整个行程线路清晰,很慢的语感和很快的转折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诗人坚定而又游刃有余。

 

 

荒草

人邻

把山坡上的荒草,那被

秋风加重的荒草

按在纸上。

 

我需要这荒草。

我需要能静静地按住荒草的

时间。

 

我要窄窄按住

直到它们突起、杂乱

怎么也无法止住它们的

深秋里骇人的荒芜。

 

李元胜点评:一直喜欢人邻低调、克制、缓慢的写作。低调有利沉潜,克制避免了追求语言效果而产生的匠气,而缓慢能让我们看到更深的裂缝。《荒草》这首小诗正好是个例子。在我的眼中,这首诗既写荒草,也写书法,它们互为替身,所以汉字也面临秋风,荒草面临不安的手指,它们互相承担着对方面临的无边秋意

 

在赤壁,看逝水如斯

毛子

江水历数着过往,但它倚重的江山

已经萎靡。

 

我们抽烟,谈笑,合影

然后离去。

 

然后,拖曳一条大水的虚无

埋首日常。

 

埋首于流水的重复性

和空洞性。

 

李元胜点评:最近在好几位诗人的作品里,看到了不约而同的对语言效率的极致追求,对表达的克制,对一首小诗包容更大空间的尝试。毛子就是其中之一,这首短诗也是这个写作路向的一个案例。逝者如斯乎,不舍昼夜。《论语》之后,江河之水,成为时间的一个经典比喻。这个比喻成为这首诗的起点,毛子熟练地利用了表达的空白,高效地把游历、日常、江流等组织在一起,完成一次对生活意义的冷静质问。

 

花旦

轩辕轼轲

 

当年她演穆桂英 

身手矫健 

两腿跳起来 

足尖一个十字交叉 

就能同时踢开小番扔来的 

八条花枪 

 

后来她不演了 

认识了某县长 

调进了某个机关 

这次足尖不论怎么画十字 

都没撬开他的家庭 

县长退休后 

她回归到穆柯寨一样 

空荡荡的别墅 

感到当年踢开的那些花枪 

又缓缓扎回心间

 

李元胜点评叙事诗成败的关键,是它须有尚未讲出的部分,而且,做到了恰到好处的提示。而调侃成败的关键,是让人笑后能陷入深思或略感悲凉。轩辕轼轲写诗如泼水,有着非常惊人的创作活力,水珠之中,也有珠玑。这首的前半段,平实叙事,不慌不忙,后半段两次发力,让叙事小诗具有了言外之意。特别是第二次,也就是倒数的两行,解读空间很大,足见功力。

 

 

写给116

的梦境,和它的消失

宇舒

两个没有脸庞的人

两张真切的嘴唇

一个和我一样敏感、冲动的人

 

我梦见了你,不顾失散了的爱惜

和老死不相往来的决定

 

不是我想回忆起

乱世里声嘶力竭

最终却不着一词的失散

(空气里我颓然离开)

以及更早的早年

我如何在弥散着奇妙体味的叙述里

遇见忧伤、恍惚、容易自伤的同类

不是

 

甚至我想,我梦见的并不是你

我只是梦见了,一个没有脸孔的

爱人,梦见我踯躅着

牵了那只瘦瘦的手,幸福像汽车

滑过减速带时的震颤,它不肯减速

 

它呼啸着向前,肯定就会撞碎什么

我对你说——

那就让我们彼此指认吧

越过这个我们爱着,又怀疑着的世界

越过爱着,又怀疑着的人群

越过爱着,又怀疑着的彼此

 

……这时候,天就亮了

你依然是我的敌人

在找回了脸庞的清晨

 

李元胜点评:宇舒这首诗里有精湛的写作技艺。一场梦境,经她重新叙述,一个人和已逝之爱之间的纠结,通过梦境的场景和细节,得到触目惊心的展现。对爱情的依赖和绝望,让她仍处在这往复的倾轧之中。爱情已逝,倾轧仍在继续。重读此诗,我仍然觉得,它难得而又精确地呈现了当代两性关系的复杂性。

 

隔世

李浔

隔山访花,隔世寻人

身边的江湖,在你的脚上有了起伏

你收拢手中的折扇,那几朵梅不见了

落款中的你,是童子,也可能是樵夫

人间就是这样,被收拢或打开

 

李元胜点评:有趣味——包含有东方文化奥义的趣味。有阅读惊喜——寥寥五行,移步换景,不因诗短小而局促。诗人可能是读史,也可能是读画,或者只是玩味古典名篇中的片断,世上已逝的万丈时光,收折在这些破碎的证据当中,需要诗人以敏锐之心去重新发掘。或者,他只是以阅破古籍的心在读身边的山水。类型上,这首诗属于才子诗,勤奋未必能至,更多时候,写出它需要偶遇的机缘。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庡厓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49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