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

中国好诗歌(2015年12月)诗刊社

转载 2016-01-02 22:44:38

 

 

自2014年6期开始,《诗刊》社每月推出“中国好诗歌”,邀请陈先发、雷平阳、潘维、臧棣四位诗人从当月刊发在《诗刊》上下半月刊的诗歌中选择他们最为欣赏的1首进行点评。所选诗歌和四位诗人的点评在《诗刊》微博、微信、博客同步发布,一年多以来,得到了广大诗友的热切关注和高度认可。

2015年10月,《诗刊》社启动了首届“中国好诗歌”评选活动,从2014年6月至2015年8月的近50首“中国好诗歌”当中,优中选优,最终评出李元胜、西娃两位主奖获得者和叶丽隽、阿信、王自亮、胡桑四位提名奖获得者。盛大的颁奖典礼已于10月30日在海南陵水举行(回复中国好诗歌即可查看获奖作品)。

自2015年11月起,我们邀请首届“中国好诗歌”奖得主李元胜先生加入每月点评的诗人当中,与陈先发、雷平阳、潘维、臧棣一起,为我们挑选他们心中的“中国好诗歌”。欢迎广大诗友继续关注。


生日诗

张执浩

我用阴历计时,用这一天
来结束这一年
我用衰老来延缓衰老,我用心
体味肉体的善意
这在人世间穿行的皮囊
这囚车,牢狱,刑具
这膝盖,这手腕
我用你们认识的这个人
和我感到陌生的那个人交换
就像每年的这一天
我要用阳历换回阴历
用厌弃的换回亲爱的
亲爱的秋风吹着亲爱的石榴
亲爱的石榴炸裂出亲爱的籽粒
亲爱的灰在飞

李元胜:

我说这是一首赞美诗,有人同意吗?从容的中年书写,技巧隐于无形,人生中令人辗转反侧的东西,用一首诗来完成精确的探测。这首诗整个行程线路清晰,很慢的语感和很快的转折完美地结合在一起,诗人坚定而又游刃有余。

loading...

古城

朱朱

老如你的叔叔就可以解脱,

就可以端着茶壶躺在檐下的藤椅,

可以背负双手悠然地望天,

哼着小曲,踏着碎石板路而行。

而你始终有一种不满足,

从积下数年灰尘、如今

再次被拭净的这扇窗望出去,

你望见小城是一艘栓牢在缆桩上的船——

它周边的丘陵是彻底凝固了

起伏的波浪,它的码头

像工业的弃妇,输给了铁路。

它的人群是船身上幽深的青苔。

浪迹在遥远的大都市你厌倦

时针的疯转,利益的桅杆相互倾轧;

这里,你惊骇于日常的虚无,

晴空下尚未枯拜的芭蕉无端的折裂。

未来折叠在《推背图》的某一页。

你唯一的消遣变成了

轻风绕面的午后

和几个徐娘相约于往事。

陈先发:

朱朱诗歌向以能融繁复而递进的结构、精准而灵动的叙述、轻松又庄谐并有的语调这三者于一体而为人称道。在当代诗人群体中,这是个不可多得的、经得起反复推敲的好样本。

loading...

贵客临门

侯马

我几次请保姆

到父母家

希望老两口

能看上一个

但他俩始终

不肯雇佣

理由是自己还能动

做做家务有好处

我觉得老人是舍不得花钱

但这也许不是最重要的

我想起来了

每次保姆去家里

只要保姆站着

他俩就不会坐下

只要保姆不上桌

他俩就不会动筷子

他们给了保姆

一个客人的待遇

不会有人让家里

总是待着一个客人

臧棣:

新诗百年的发展中,里尔克的名言“诗是经验”,曾几次卷入新诗和现代性的有关论争之中;但这个“经验”在诗的现代写作中究竟扮演了怎样的作用,人们理解起来,往往存在很大的偏差。从根本上讲,“诗是经验”标志着诗的想象力发生了一次重大的转向。传统的诗歌观念往往强调诗和情感的内在关联,而在现代的诗歌场域里,具有不同诗歌背景的诗人和批评家开始不约而同地看重诗和经验的现代关联。这实际上意味着,我们已把诗的经验从写作的酝酿推进为写作的目标。我们试图用诗和经验的关联来克服诗的伤感。具体到诗歌写作中,“诗是经验”拓展了诗对冷静的观察的倚重。而诗和观察的紧密联系,又强化了诗的叙事性。但从阅读观感上讲,诗的叙事性每增加一点,人们就觉得诗意也会随之而丧失一倍。

侯马的《贵客临门》,如果按诗歌文本和诗意的关联来阅读的话,很多人会觉得它缺乏诗意。这首诗在表达上始终保持了一种高度的自我克制,它严格于精炼的描述,简约的勾勒,几乎没涉足感情的抒发。但它的诗意在哪儿呢?或者说,一首诗假如它没有涉及优美的辞藻,感情的宣泄,意境的营造,比如像《贵客临门》这样的诗,我们如何去辨认它的诗意?相关的问题一直困扰着当代诗的阅读文化。既然是困扰,它必然牵涉认知的复杂性。但其实,问题也可能是简单的。我们也可以认为,在一首诗中,只要诗的描述性足以令诗的隐喻成为一种语言的布局,那么,诗意实际上就已经生成。我们必须开始习惯,在诗的现代书写中,描述性和隐喻之间的关联已成为诗歌表达的核心。某种意义上,它也意味着诗的功用在现代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我们也许可以这样理解这一变化,即诗人借助设定叙事氛围,通过强化描述性和诗的隐喻的张力关系,将诗人对生存的洞察提升为一种生命的表达。这样,诗作为一种艺术工作为,实际上已完成了自身的使命。在《贵客临门》这首诗中,诗人侯马设定的叙事氛围是亲人和家庭的纽带关系。或多或少,我们都对侯马描绘的家居情境有所体会,但往往对其中埋伏的隐喻关联缺乏必要的警醒。这首诗的语言非常精炼,几乎没有惯常的诗性修辞,但在隐喻的强度上传达出诗人对日常经验的深透的把握。

loading...

仪式

江汀

一个小小的剧台被临时搭起

仿佛我是唯一的观众,

加歇医生在主席台

做着他的沉思默想。

他的满面愁容

向路人纷纷发出邀请,

假如此刻有雨落下

那我们同处一个屋檐。

观看他的皱纹和凝固:

历史的石膏正渗入血液。

眼睁睁地,一次无形的退场,

他不会为这场戏剧负责。

席位从空中坠落,

不知道地面在哪里。

只剩下了钟表的声音,

它在空间中摸索。

手捧的蜡烛在忽闪,

灯焰滴落在脚面。

一次失误使我猛然醒悟,

我已经置身这送葬的仪式。

角色们在舞台上——

练习着言行,

他们就要承认,在这个地方

混乱比秩序更加可贵。

将有一个愚蠢的家伙

被台词弄昏了头,

而他说出的话

将是最真实的。

我紧紧跟随那真实

以涉足这剧场内的黑暗,

而正是那让我们寒冷的东西

再次帮助我们御寒。

这样一个时代,

雨在那里哗哗地下着,

地上却没有任何痕迹。

雷平阳:

江汀的《仪式》,在飘渺的叙事中保持了古老的抒情方式,不露声色地写出了一首不需要吟诵的生命挽歌。诗到叹息为止,正如人生没有更好的去处。

loading...

主题风景

杨炼

是桥还是楼?都有水的步履

桥四散的方向挂满琼花桂花

楼牵着死囚返回鞭梢湿淋淋绿

一根柳丝拂低历史

一扇嫩的窗户满湖飘洒终点

一道飞檐拎着一座园林起飞

谁在漫步?水袖掸下诗句

吟每座桥衔一轮自己的明月

每一缕月光抽出一支玉人的萧曲

穿过荷叶的街巷鸟声的早市

千年推着一个不愿醒来的梦转身

谁不是被梦见的?惊醒就跌入乱石

浆声咿呀那背影是追不上的

四散的星辰不停车裂一本导游手册

飞檐擦净血肉钓饵

花窗两侧眼睛抹去两次

水一座后宫雕镂成内心

拍栏之手抚弦之手同一场沉溺

楼角斜斜垂下寒意

桥也是灵魂藏进一千重倒影

擎着美学一个字用尽了花事

沿着瓦的足迹云的足迹

谁呀从储存无限毁灭的天空

又撕下这一页?

潘维:

《诺日朗》之后的杨炼令人费解,但他的重要性持续的在生长。他几乎独自创造了一种现代汉语诗歌的写作方式:现实和世界只为他提供了一些“词”,或者说,他把可感知的有序事物,涂抹成抽象的语境。这样做除了才华,更需要大勇气和力量,他走上了“一条人迹稀罕的路”。这首似乎写江南的诗,但我仿佛进入了迷宫,直到看题目《主题是风景》,才发现他用水在雕镂美。

loading...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鏉庡厓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7,492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