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元胜
李元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983
  • 关注人气:2,1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梁平:三个男人的诗生活

(2015-09-18 23:28:57)
标签:

转载

分类: 谈艺录
我那个表情的意思,其实是笑哭了~~祝贺海兵新书出版。

   2015年的“蜀籁诗丛”集结了四川诗歌的三个男人,干海兵、杨献平和曾蒙。三个男人三种风格,对于读者都是不陌生的。干海兵的名字较之另外二位,应该在诗坛更为熟悉,他早年在《华西都市报》谋职,因为诗歌调到了《星星》诗刊做编辑,读诗编诗写诗与读者、作者的往来20年了,读编是职业,写作是副业,尽管写作并不见高产,却颗粒饱满。海兵的诗,小巧、精致、严谨,能时常在他的小诗歌里看见大的格局与惊喜。杨献平从《西北军事文学》到《西南军事文学》,也是干的编辑的活儿,散文、诗歌都写,难分伯仲,是一位优秀的军旅作家、诗人。他的诗放在其他军旅作家之中,具有极强的辨析度,那是一种异质,更为纯粹和肆意。曾蒙虽一直蜗居在偏远的攀枝花,精神与灵魂潇洒行走江湖从来就没有消停过,由他主持的《中国南方艺术》网站对当代诗歌的把握与呈现,使其他的视野没有禁锢与栅栏,他的诗既有先锋的诡异,同时保持了他肉身的质感与温度。关于他们的诗,已经摆放在人们面前,我想说的是,值得一读。

干海兵比我更早进入《星星》,这是一个很温馨的诗歌家庭。《星星》从1957年创刊以来,历届前辈为晚辈做出了榜样,每一个人都为能够成为这个家庭的成员而引以为骄傲。我到编辑部是在本世纪初,海兵已经是一位优秀的编辑了。十几年的朝夕相处,就成了兄弟,成了家人。海兵的智慧藏在他貌似的憨厚的长相里,他对诗歌的敏感以及准确地判断,使其他在编辑选稿的数量与质量名列前茅。他爱惜作者与读者给他寄来的每一份稿件、每一本样书,即使选读过了也不愿意处理,以致于在他的办公桌四周,杂物堆积如山,凌乱不堪。他坐在办公桌前,外面进来的人只能看见他有点过早谢顶的一个脑袋。关于这个“毛病”,我曾多次提醒他收拾、整理一下,每次都是满口答应,然而屡教不改。前不久,重庆诗人李元胜来编辑部小坐,看到如此景象大为惊讶,立马拿出手机立此存照,并且发了微信,朋友圈回应汹涌。由于元胜也如家人,照片题句使用了春秋笔法引诱,称自己被星星编辑们的劳动所感动,泪流满面。于是微信朋友圈感动一片,唏嘘一片。其中《华西都市报》一位资深女编辑看到图片,毫不留情的指认这一定是干海兵的办公桌,因为十几年前在报社同居一室,海兵的办公桌就是这样了。我看到这条信息,已经笑得前仰后翻了。这就是海兵,坚持他的坚持,如同他对诗歌的深爱必将终其一生。

我似乎从来没有见过杨献平穿军装的时候。作为一个现役文职军官,估计是没有军衔心里不舒服,就对他的职业装没有多少兴趣。每次见面穿的都是便装,而且是随便得有点过分,没有个正形。只有坐在会议室、或者一群诗人谈诗的的场合,才能够看见他正襟危坐,字字珠玑。尽管他那河北城乡结合部的发音,与标准普通话相去甚远,但是他对诗歌的较真还是听得真真切切。因为都在成都,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还多,每一次都能尽兴散伙,而每一次,最依依不舍的就是杨献平。他总是把在场的人一一送走之后,才叫一辆出租车最后消失在夜色里。对于这样的情景,他有一种非常得意的调侃:我是军人,保护老百姓是我的职责。有一次,我们一起参加外省的一个诗歌活动,几个很好的朋友开他的玩笑,说他怎么看也不像一个军人。对此他一点都不以为然,还继续追问,那我像什么呢?于是玩笑继续,有人说像保安,有人说民团,有人说他是军官,怎么也应该是个团练······不管大家怎么说,他总是笑呵呵的,最后还补一句:这么说我怎么也是部队上的。和杨献平在一起就有快乐,他看似不苟言笑,身上却充满了快乐因子,他说过他愿意把快乐带给朋友。在我看来,一个可以给朋友带来快乐的人,值得交往。

曾蒙身在攀西大峡谷,不太和当地的文化人打堆,他的诗歌在攀枝花是个异数,一直先锋在前沿。我和他的交往并不多,倒是他很多铁哥们和我是铁哥们,所以关于他的“流言蜚语”,我总是能够拿到第一手资料。他虽然现在是公务员,但终究是一个不捣蛋就不能正常生活的人。在一次四川的诗歌活动中,一堆好久不见的朋友聚齐了,就拉开膀子海吃海喝,结果与一个大家都敬重的外地朋友发生了摩擦,还动了手脚。那次我是相当的生气,把他叫来的时候还有点神志不清,似乎也忘了和谁发生了争执。看见我在生气,他还一脸委屈,我是在捍卫诗歌。见我一直在生气,嘴上才很不情愿的说了句,你说我错了我就错了嘛!——那模样弄得我哭笑不得。第二天他清醒了来对我说,放心吧,这次真的戒酒了,喝酒误事,喝酒得罪朋友。这大概是十年前的往事了,很久就没有了联系,只是经常从朋友信息里看见他诗歌的踪迹,很是欣慰。殊不知就在不久前,一个深夜电话把我闹醒,在成都的一个朋友告诉我,说曾蒙进去了。我大吃一惊,睡意全无,后来才弄明白是人民警察爱人民,把又喝醉了酒的曾蒙带去派出所醒酒了。这个酒啊,似乎很多诗人都喝酒,喝到他那个份上也算是人才,还没有伤及他的大脑,还可以写出好诗,我也是醉了。

这一套丛书就要付梓了,对于三个诗人诗的好坏读者自己去拿捏,我在这之前给这三个人画一幅漫画,算是他们诗集的生活插图吧。

 

                                    

                                      2015·9·13于成都

 

0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