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元胜
李元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6,695
  • 关注人气:2,15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诗人眼中的黄昏

(2012-03-07 17:48:19)
标签:

黄昏

诗歌

深圳特区报

杂谈

分类: 谈艺录

奢侈的黄昏

 

李元胜

 

黄昏是一天之中最奢侈的段落。白昼销尽,暮色降临——一切仿佛还伴随落日一起西沉。这样带着强烈的流逝感的过渡,自古就激发诗人们的才情,引发无限感叹。
   
我说黄昏是奢侈的,不是说其他的时光就不珍贵,而是对于写作者,暮色中,适合回忆,适合沉吟,适合望气,适合整理。有这么多的适合,不会有索句的辛苦,总有无数的线索涌上来,可供推敲和把握。
   
所以,我想到做这个题目,把十位当代中国诗人写黄昏的诗篇集中一次,与读者朋友一起参照欣赏。如果说古代诗人的黄昏,更多展现单纯而伤感的意境的话,当代汉语诗人,而不免表达出当代人心灵的丰富和复杂性。

当然,除了这一共同特点,诗人们的写作存在极大的差异,这正是进行比较观赏的乐趣所在。

宋尾的短诗,坚实的隐喻叙事,让我想起卡佛的小说。宋晓杰的黄昏景致里有女性独有的敏感,空荡荡的风景,显得如此激烈。白月的黄昏,和她通常的诗一样,永远出人意料,仿佛充满危险和紧张。向阳的这首小诗,似有压抑之怒。宇舒的黄昏很从容,她的荒凉,也是优雅的。湖北青蛙,这首漫不经心的精妙小诗,是对中国古典诗歌的最好致敬。李成恩这首乡村的黄昏,平实沉稳,犹如素描,结尾点到为止,留下余味。西叶的黄昏热情着,尖锐着,质疑着……

从他们中,有时我读到截然相反的人生况味。比较意外的是,中年义海的诗轻灵有趣,仿佛在微笑聊天,青年朱成的黄昏正好相反,它像一个缩着脖子在暮色中赶路的人,压抑着挣扎前行。这样的对比让我默然。

 




◎散步

宋尾

 


我们在黄昏散步
那是从菜场回来,垃圾罐里燃起了焰火
你眺望那些跳动的狗儿
有一只走失了,你一想到它就会啜泣
每次走在斜坡,我们都会召唤
围墙背后那只流浪猫
偶尔它会冲出来,嘶声叫嚷
然后你把卤肉留下一半
但今天,它匍匐在更隐秘的地方
所以我只好用街边的植物安慰你:
像我这么矮小的蕨根
比我还不善交谈的野菊
以及父亲一样的阔叶
是啊,在这个黄昏你说到了
一件微不足道的往事
你说从未用过父亲放在你枕边的雪花膏
是啊,现在我们说起它不再是难闻的气味
滑腻可疑的物质而是某种生命
但直至回家我都没说
我也曾无数次嫌恶,当母亲
在我脸上涂鸦,但我不懂拒绝
也没你如此尖锐的疑问

 

 

 

 

◎暮晚的河岸

 

宋晓杰

 

这河流、这土地,又长了一岁

对于浩荡的过往来说,约等于无

三月,空无一人的河岸

没有摇动的蒿草、旗幡和缠人的音乐

也没有失魂落魄的小冤家要死要活

高架桥郁闷着,怄着气,生着锈

晚霞如失火的战车,轰鸣而下

并不能使冰凉的铁艺椅

留住爱情的余温

 

这个时候,积雪行至中途

而河滩的土,又深沉了几分

真的,我不能保证

倒退着走,就能回到从前

 


三月的小阳春,不过是假象

余寒,依然橇得动骨头

空风景干净、清冽,没有念想

如十字路口那一摊尚未燃尽的纸灰

正在慢慢降下体温,不知道在怀念谁

 

 

 

 

◎黄昏


白月

 

散步者撕着我的布料

我的田园和高山

 

散步者有备而来:将不再回返

直逼晚餐,直逼我吞下药丸

 


谁也不知道,她的手提包

内扰外患

 


别怕,孩子。抱你因为喜欢你

撕着漂亮飘带,散步者将幼稚的欢喜裹去

 


散步者撕着抄票,世界和秋天

告白中慢慢靠近,骨头与骨头正在亲密

 


我爱你。我被你追赶

散步者站在两岸之间大饮。越来越热

 


天越来越热,我的田园和高山

平分火焰与灰烬

 


散步者没有提醒

散步者的沉默,将孪生的幸福与痛苦

分开

散步者迈着剪刀的步伐,我忽然停在他脚下

 

 

 

◎那天我在孙文西路


向阳

 

暮色从悦来路的方向迎面走来,擦着

行人耸起的肩膀。窗子们让光线穿过

软软地照着我身体里面的狐狸。那天

我想起了那些个丰收的手指,那些个

欲言又止的摊档、力夫、纸张。那天

你对我说:我们只配春暖花开

          我们只配声色犬马

          我们只配整装待发

 

(注:孙文西路位于中山市石岐区,全长约529米,路宽15米,共有商铺137家。)

 

 

 

 

◎写一首诗给今天的黄昏

 

 

宇舒

 

 

湖枯了

这个夏天,带着沉沦的气味

这个世界已经存在了那么久

或者说,被伤害了那么久

 

如今,它像眼眶一样

干涸。这是我们全都知道的

令人心痛的事实,而即使

这个缺水的年份,也有

这样的黄昏——阴霾,沁凉,虚无

水一般温柔无辜

鸟不顾喇叭声

躲在人和镇的树丫里

唱着,说着

“你不能去定义一颗流星

每个人都会这样老去”

 

 

 

◎在兴福寺
           
——与风的使者、小雅闲游并坐至兴福寺黄昏

湖北青蛙

枫香树稳坐在寺院里
有一句没有句地落着叶子

空心潭早已被开元进士看过
秋风在水上写草书

碑文上,如何辨识来去无踪的米芾
移步至池边,对睡意绵绵的白莲指指点点

浮身而出的小乌龟,也有千岁忧吧
得道的高僧睡在竹林,皆已解脱

我身上还有令人厌恶的欲望
我身上,还有盛年不再的伪装

此生毫无意义,偏爱南方庭院,小径
此生偶有奇遇,穿过不同命名的门楣

岁月望远,虞山十里南北两坡各有数百著名坟茔
落木萧萧,使长此以往的天空缓慢看见乌黑的鸟类

两三点雨,落得有甚纪念之意?
黄昏把我们放在它味道越来越浓毋须照料的笼子里

 



◎高楼镇,黄昏

 李成恩


我行走在高楼镇的黄昏
田野推着收割后的北方薄雾

薄雾浮起农民的脸
他们终于露出了闲下来的心情

泥土也一点点在降温

青草一夜之间就转变了颜色
多余的水分也没有了
低着头,紧紧靠着高楼镇

虫子们都躲在黄昏深处
我想与其中那个脸色绯红的交谈
她们都得了乡土病

把头埋在北方的薄雾里

如果再暗下去
我就看不清她绯红的脸
以及脸上那一层盐了

 



◎黄昏有它疯狂的时刻

 

西叶

 

岁月的犁车辗过我

每一寸肌肤,像土地一样
被光线
熨烫得愈发开朗

内心的花园,一阵空旷
间或有鸟群穿行。

黄昏有它疯狂的时刻
夜晚美妙的来临

我的土地,在疼痛中撕裂
我冻结的思想
在深处生长
时常有它虚假的安宁——

 

 

 ◎暮色降临时我在唐诗里坐下

  
义海

暮色降临时

我在唐诗里坐下

杯中的茶叶把持不定

有时是平有时是仄


只有两片不肯深入
一片叫李白
一片叫李贺

就这样坐着
我的忧伤便很押韵

押韵就好
哪怕是忧伤的

暮色虽然天天降临
但我们并不能每次都在唐诗里坐下

至于茶
在唐诗里是一种颜色
在唐诗之外则是另一种颜色

 

 

 



◎黄昏

 

朱成

 

 

独自行走,忧虑的重压使我倾跌,

暮色降临了,南湖公园里,

灰蒙蒙的,一片苦味。

长久以来,我苦苦渴念的是什么,什么

也不是,

对往事的回思,已不能使我哀伤,

而未来,就像将被穿旧的新衣。

生活,一样却又不一样,

消磨着人的欲望。

我们挣扎、拼命地奔跑,准备着

最后,用“死”来解决一切。

啊,爱过,也受过无穷苦难,

在死去之前,生活将无从回顾,

自我,一切,都远离了,

心不再感到怔忡沉重,

压倒信心的痛楚,也如同晓春的飞虫

堕入梦中。

 

 


 深圳特区报专版网址
 http://www.tetimes.com/content/2012-03/07/content_6530962.ht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