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元胜
李元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195
  • 关注人气:2,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爱与尊严:傅天琳诗歌阅读笔记

(2010-10-27 12:29:15)
标签:

文化

分类: 谈艺录

爱与尊严:傅天琳诗歌阅读笔记
(傅天琳,时代信报记者摄)

   

    同处于这个白天充满速度、夜晚静止如星空的城市,我不止一次推敲过傅天琳的诗歌历程——我说的是文本的历程,而不是文本之外的繁华与落寞,每一次,我都会得到新的启发,新的发现,新的惊叹。

    就像是穿越峡谷的溪流,山中清澈无比,催生两岸野花,但当它奔向山外,一路上就一会是瀑,一会是潭,景致变化万千。经历太多太多后,又变得宁静,有了深沉的力量——看上去只是普通的河水,当你仔细观察,它既是瀑又是潭——无数透明小溪被复杂地编织。

    傅天琳以《绿色的音符》步入诗坛,人们赞叹着它的清新与才情,还有在艰难岁月中的微笑面对生活的态度。正如这部诗集的名字一样,里面的诗作有明显的节奏感和音乐性,甚至是过于节奏感和音乐性了,这透露出诗人书写时的热切程度。它们明显不是写出来的,而是涌出来的,年轻的诗人,有着果园里的喑哑而过劳的青春,当她用诗歌来总结,甚至是悼念它时,起伏的激情左右着诗歌,让它像歌谣那样充满了急切的速度。

    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绿色的音符》,它肯定会有着某种局限,那个时代的大词,时常,理所当然地出现在诗中,武断地打扰着幽思自由、曼妙的发挥——一群活泼地嬉戏着的姑娘,口哨一吹,立即脸色严肃地调整身影,整齐地回到队列中。其实,傅天琳同时代的书写者,他们的作品中,都不可避免地充满了类似的口哨。

    傅天琳很快就不受这类口哨的约束了,她以同龄人少有的敏感,寻找着新的诗意。她的诗歌发生着让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她在所有题材中挑战着写作的难度,绝不顺从于昔日写作的惯性。《音乐岛》和《红草莓》代表着这一时期。诗人冲刺着汉语表达的极限,像冲浪选手一样,展示着在语词高速运动中控制平衡的能力。除了技巧的探索,她也有一个新的关注的焦点——人性的复杂性。随着视野的扩展,外面的世界也不断给她提供新的素材,她的作品充满了画面和机智。

    部分读者并没有迅速接受这个陌生的傅天琳。他们还沉浸在她的果园里,在那里流连忘返。他们还等着读《绿色的音符》的续篇呢。他们有些惊讶地读着她的新作,目光里流露出困惑和忧虑。报纸还就此发表过文章,猜测着女诗人是否因为离开了果园,脱离了生活,诗歌就失去了方向。

    傅天琳继续着行走的脚步,猜测的声音并没有让她犹豫,她不会再写那些相对整齐的音符了。新的岁月给了她全新的经验和洞见,她有责任写出全新的诗歌。

    比如,当她成为母亲后,对伟大的人类的母爱的亲身体悟,刺激了她的灵感,她写出了《在孩子与世界之间》,这是一部迷人的诗集。中国式的母爱被她写得那么清新,那么美,能让读着的人心肠变得柔软。令人赞叹的是,她几乎是即兴创造了这个主题最适合的表达形式——一种絮絮叨叨的哼唱体,就像是贴着孩子的耳朵柔软地哼唱出来的,有一种母爱的满足,母爱的深沉。

    想要总结自己的时候,她又选择了完全不同的表达形式,如果说《在孩子与世界之间》是午夜的长笛的话,她的长诗《结束与诞生》就是一部类似于贝多芬《命运》那样的交响乐。我曾和傅天琳深入地讨论过这部作品,她承认这是一部命运打击出来的作品,她以直面命运的暴雨与闪电,通过写作获得解放,找到新的自己。因此,《结束与诞生》没法单纯,它是多种乐器的有组织的演奏,而那些突兀的句子,就像命运的突然袭击一样,让人目不暇接,而且无法回避。

    有好几年,傅天琳从诗歌读者的视野中消失了。她成了北京一个孩子的外婆,一个双职工家庭的保姆,一个匆匆行走于菜市的普通婆婆。她太普通了,以至于同幢楼的进城务工的保姆,会关心地问她:你家主人对你如何?我们的天才诗人,听到这样的问话乐不可支。

    参与、目睹外孙的成长,是傅天琳想做的事情,而写诗或其他,没有这个重要。有着这样想法的,同代人中不止傅天琳一个。我说的是出生于上世纪40、50年代的一代人。今日的中国,如果是一幢华丽大厦的话,这一代人就像是埋没于地表下面的整个建筑的基础,牺牲多奉献多,较少受到阳光的关照。

    傅天琳的果园姐妹,正是这一代人。她们的青春和盛年,消耗在果园里,荒山如今硕果累累,却与她们再无关系,因为她们的工龄已被买断,她们只是分散在城市各个角落的落寞老人。所以,当傅天琳重新提起诗笔,她不自觉地成为“奉献的一代,沉默的一代,悲壮的一代”的代言人。她的《老姐妹的手》、《买断》等作品,正是这样的代言之作。作为一个有着天赋和洞见的诗人,傅天琳以自己的热情和力量理解着命运,她代言着悲壮的一代,语句却沉静圆润,朴素优雅,毫无悲声,表达着她和同代人内心深沉的爱和尊严。
     中国的高速发展,有着某种不平衡,承担了高速发展压力,牺牲和奉献了毕生的这一代人,并没有充分享受到高速发展的成果。对这一代人,社会的保障和福利还远远不够,文艺作品的表现更是远远不够。傅天琳的诗笔,首次代替这“沉默的一代”发出了声音。那些悲伤又甜美的诗句,因此感动了无数读者——让我们把视线,多少有些惭愧地投射到这代人身上。

    一个卓越的诗人,穷其一生写到老年,她的诗歌不会再有华丽的炫耀,不会再竭力捕捉那麋鹿般欢跳着的机智。她只需要说出,朴素诗句里就有着毕生修炼而来的无形的技巧。她正是为用这样的朴素,为汶川地震遇难的母亲而哭,为果园老姐妹的手而叹,这不是青春或盛年的鲜花之诗,而是深秋时节的落叶之诗——诗人的心因极其丰富而单纯,获奖诗集《柠檬叶子》正是由这样的落叶堆积而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