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元胜
李元胜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08,382
  • 关注人气:2,15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点评宇舒诗一首,给《特区文学》的

(2007-02-14 23:38:56)
分类: 谈艺录

《写给116日的梦境,和它的消失》

   
宇舒


两个没有脸庞的人
两张真切的嘴唇
一个和我一样敏感、冲动的人。

我是梦见了你,不顾失散了的爱惜
和老死不相往来的决定。

不是我想回忆起
乱世里声嘶力竭
最终却不着一词的失散
(空气里我颓然离开)
以及更早的早年
我如何在弥散着奇妙体味的叙述里
遇见忧伤、恍惚、容易自伤的同类,
不是。

甚至我想,我梦见的并不是你。
我只是梦见了,一个没有脸孔
的爱人,梦见我踯躅着
牵了那只瘦瘦的手,幸福像汽车
滑过减速带时的震颤,它不肯减速。

它呼啸着向前,肯定就会撞碎什么。
我对你说——
那就让我们彼此指认吧,
越过这个我们爱着,又怀疑着的世界。
越过爱着,又怀疑着的人群
越过爱着,又怀疑着的彼此。

……这时候,天就亮了
你依然是我的敌人
在找回了脸庞的清晨。

 

 

       李元胜点评

宇舒的诗,并不只是缘于她的诗才或技巧,虽然,她既有天分,也有训练良好的诗艺。她的诗,来缘于对两性关系的彻底绝望,同时,她又保持着对爱情饥渴的依赖。这是一对深刻的矛盾,而她又极为敏感地处在它们的倾轧之中。她的诗里,比较精确地呈现了当代两性关系的复杂和苦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