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娃
红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381
  • 关注人气:76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2017-06-19 16:32:48)
标签:

红娃绘画

文化

红娃诗歌

情感

原创

分类: 收藏录
大型女性诗歌丛书《诗歌风赏》,以大气,醇厚,精美,独特,成为诗坛一道独特而靓丽的风景!感谢重磅栏目"雕塑"之约,感谢主编娜仁琪琪格姐姐!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美是一簇高擎的火炬

    文:红娃 

 

梵高说过:我的冒险,不是靠主动选择,而是被命运推动。,当神和命运把一件古老的乐器,一件带有使命的任务放在你面前,有时候,你往往在诸多的选择中别无选择,你顺着神和命运的指引,接下他们所赐予你的宝剑,是的,无论那是宝剑还是竹片,都是命运所赋予你的,你必须去做的事情。

生命沉浮,流年似水,辽河的水哗哗地、默默地的在我的身畔流趟了多年,关于岁月,关于理想,关于青春,关于诗歌,河流和光阴它见证了多少,但它从不为它的见证停下脚步或者加快流速,它只是静默的流淌。关于绘画,更确切地说,它于我应该是一种自然的因缘,它像文学和诗歌一样天然的存在在我的血液里,我少年时就喜爱着它,在那些沉寂的午后,在细雪飘飞的黄昏里,在风声时断时续的吟唱中,那些色彩,那些朱红,酱紫,柠檬黄,宝石蓝,苹果绿,春日青,象牙白,象牙黑,以岩石的质地和色泽,以黄昏中寂静燃烧的葵花,以黑夜中的银笛,以大雪的纯白,以舞蹈的河流,以奔跑的野兽,以荒野的暗黑……在我的生命中落定,是的,它回来了,并且强有力的占据了我的生命。像葵花回到旷野,像古琴找到流水,我知道,绘画,那终究是我要做的事情,是我需要倾注热爱和热血去从事的事业。生命的河道在浩浩的岁月中不断拓宽,又在不断的迂回中泥沙俱下,在剥落中变窄,这是一条迂回的道路,而艺术,像一簇命运的火炬和宝剑的光芒,在我的血液里奔腾,落定,是的,在选择中别无选择,我称之为命运。

黑夜,火焰,白昼,明黄,暴风骤雨……这些关键词和意象在我的诗歌中曾不断的闪现,它们以更直接的形式从我的诗歌中呈现出来,而绘画中,其实我是同样的一个人,它们挨得很近,又不完全相同,诗歌与绘画,血脉相连,又互为补充,绘画之于诗歌,更直观于视觉的冲击力,更浓缩,是一种凝固于瞬间的艺术,于视觉感染震撼我们的心灵;而诗歌之于绘画,流动性和进行性更强,在阅读中感动我们的心灵。如果说我的诗歌忧伤,凝沉的成分多一些,那么我的绘画,目前唯美和明亮的色泽则更多些,但归根结底,我觉得它们的质地是一样的,我是个顽固的唯美主义者,我并不急于或者说不急于想要表现那些生命里的忧伤和灰暗,只有美和永恒的艺术,才是我所要表现和呈现的内容,所以我画旗袍,我画马,我画那些纯净美好的春日里的女子,我画美丽的花朵,我画我心中的美和热爱……它们是源源不断的素材,从画布上一点一点席卷过来,充斥在我寂静的画室与那些个孤独的午后和黄昏。

那艺术投以我的光芒,像燃烧的火和出鞘的宝剑,照亮理想,也成为黑夜里那个独行者的手杖。


当一张画纸在我的面前摊开,就像一首诗歌在我的面前打开,我跟随心灵的指引走近它。绘画作为一种古老的,强悍的,并且鲜为人知的艺术形式,它借助于技法来表现挖掘和完成画家对世界的记述,感悟和认识,它离不开艺术家的情感,思想,审美修养和独特的艺术气质。绘画是有情感的艺术,是有思想的艺术,而不是冷冰冰的对客观事物的呈现,它需要训练,积淀,磨砺,熔铸,提炼和升华。艺术的真实不是客观的冷冰冰的真实,它一定是经过艺术家的眼睛,思想和心灵过滤加工提升后的真实,它既受感性的引领,又受到理性的驾驭,一个不真诚的人不可能成为一个艺术家,真诚是一个艺术家最可贵的品质,但是一个把所有的真实都当做艺术的人同样与艺术家相去甚远。我敬佩古今中外那些在艺术的道路上孜孜不倦,勤奋努力,用生命去追求艺术的杰出艺术家和大师们,我敬佩他们为艺术的坚守热爱和付出。

是的,在现实和理想的横亘和隧道之间,艺术像一簇熊熊的火炬从现实的这一端,从画家的画笔抵达隧道的那一边,抵达远方。风吹尘沙,流年似水,但是心灵深处和远方的玫瑰却一直深埋于心灵的深处,于是我拿起画笔的时候,一些题材想法和灵感源源不断地从我的脑海中涌现,像一个梦境在黑夜中打开,我开始画美丽的东方女子,画她们穿着旗袍,在田野里,在洒满阳光的书房,在蓝色的月光下,沉静的,唯美的,甚至带着忧伤的,创作的时候,我是她们的主宰,我是我画面的主宰,我在画面上绘制出我想要达到的效果,著名油画家戴都都曾说:“站在画布面前像国王,随心所欲地去创作,走在人群中是平民,脚踏实地,自由自在的去生活,这就是画家——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和平民不分高低的人。”是的,画家的荣耀就是在一幅画面前,你就是统帅你画面的首领,你可以按照你的构思想法来完成你的任何一部作品,铺排,布阵,着色,取舍,统帅千军万马……所有这一切,都靠你一个人来完成。 

人们看到的更多的是绘画作品的华彩,其实,绘画同样是一件充满艰辛和付出的事业,充满了挑战,华彩背后往往是更多更长久的孤独与付出。古今中外的历史上,每一位艺术大师的诞生,除了过人的天赋外,还需要过人的勤奋和努力,才能取得。我一直坚信,一个不会走的人,是一定不会飞的,即使侥幸飞起来,也不可能像鹰一样飞得高远。所以在绘画上,不断地研磨,训练,思考都是至关重要的,只有不断的努力,学习和思考,才有可能不断的突破自我,创作出更好的艺术作品。绘画是靠画家情感思想和修养来完成,但它更是一件严谨的事情,只有打进去才能更好的打出来,唐代画家张躁有言“外师造化,中得心源”,说的也正是这个简单而深刻的道理。目前,在我的一批人物国画上的色彩和技法上,我既注重吸收传统国画的特点和精髓,又在用色上大胆的借鉴西方油画的特色,既要求新求变,又不想固步自封,走几千年传统的老路子,师古而不泥古,师古以不失其根基和血脉,创新以求变成为你自己,这是我目前工笔国画创作的指导思想。


如果说艺术是神赋予人类的一面五彩旗帜,那么美则是一簇高擎着的火炬,在漫漫的长夜中燃烧。在平和中阐释美,在平庸的生活中挖掘美,更是在险恶黑暗的逆境中托举缔造美,这是每一个艺术家的使命,美不一定能燃烧黑暗,但一定能遮挡黑暗。

有朋友问过我,为什么如此喜欢画马,我回答,马是人类的好朋友,它飘逸、矫健,忠诚,俊美,勇敢,又充满灵气,它几乎成了代言了人类诸多美好品质的化身,它既平易亲近如身边的老朋友,又具有王者的霸气,它是栖居在人类精神高原上的神物,谁人能不爱呢?于是我画马,白龙马,赤兔马,汗血宝马,黄骠马,我画国画的美女与马,我也画油画的马,而且我将继续开拓和挖掘更新的表现手法来创作完成它们,它们活灵活现的出现在我的画面上,我爱它们,像我爱着一切美好的,向善的事物。

是的,真正的艺术绝不是对丑陋和平庸的再现,而是对美的发现,传递和创造,现实的苦难,平庸甚至丑陋的存在,使艺术的美更像一簇熊熊的火炬,温暖和照耀着人类,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无论在何种艰难困苦的境遇中,都不会舍弃对美的追寻,其实凡是可以称为“美”的事物,必应具有了真与善的属性。所以我要表达的是那些广大的美,那广大的美,在山野间,在小溪旁,在故乡老屋的屋檐下,在树冠上,在林间小路上,在丝质的旗袍和家传的首饰上,也在广大的蓝天白云里,在一切美好向善忠诚的芸芸众生间……。唯有美才能带给我们祥和,温暖,希望和爱,唯有美才能感动和震撼我们的心灵。

艺术是一件神的宝器,更是一件艰苦卓绝的事业,我被磨砺的脚掌赤足行走在大地上,而艺术在高处发出光来,它指引和召唤着我,那神圣而纯净的圣殿上,有着心灵的圣水和最美的星辰,我必须向前走去。一朵从露水中抬头的菊花,看到了整个秋天和背靠的寒冬,但她是她自己的火焰,火因为黑暗而成为火,因为寒冷而成为火,谁看到了火焰,谁就最先看到了春天。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刊发在《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的诗画与随笔

《白马》

 

一匹白马就是一次降雪

就是一道寒光从剑锋上驰过

它带动隔年的梅花

发出微微的响动

像谁握着的笔沙沙的掠过纸端

像情人的信笺,永远立于玫瑰的深处

 

而时间的锋刃已经陈旧

擦拭的人,试图搬动内心的流水

回首的门廊,正落满旧日的灰尘

如尘封而又无法降下的灯盏

白马,在暗夜里独自发光

被自身照耀又沉陷于自身的寥阔和空寂

 

昨天,我从三楼经过时

听见断续的琴声,从幽暗的楼道

越过阳台,晨风一旦吹拂

就带来碎银的响动

白马,站成寓言中最细密的章节

 

这时光的静卧者,当它奔驰

谁会探寻满山梅树的一次雪事

白马降下的大雪永远新鲜

我半生中紧紧咬住的一个词语已经陈旧

夜雨一旦落下

 

就要从白马的缰绳中松脱下来


《大雪动荡》

 

北方无雪,昨夜和今冬

从小雪到大雪

从冬至到大寒

雪变得稀薄

我见过被薄雪铺盖的道路

它们一晃就不知去向

 

我也见过大雪,清晨就被运雪车运走

转眼就被碾成黑雪

黑鸟立在电线上,像一首诗立在悬崖上

 

而大雪动荡,是居住在我体内的一个词语

今晨,从微信里

我看到雪下在南方

下在西湖,重庆,宁波

雪一旦从雪中抽出身来,和远方混为一体

它就更像思念日久的事物

 

站在大雪之外看雪
大雪动荡,与我的体内遥相呼应


《初雪》

 

一些事情已不可挽回

而你还在试图为自己开辟新的道路

初雪,高于想象之上

这时间的利刃上轻舞的灵魂

一夜之间轻袭了大地

风雪的故城

我已无法沿着旧路而返

 

而你是远征归来的故人

与你再次相遇已又是一年之后

关于雪的朝代更迭,盛大的序言

早已悬置于空阁

它更像记忆中深藏不露的事物

隐于寒冷的背后

无雪的日子

我四肢空乏,骨骼酸痛

 

时间的帝国,镜中落下的雪

像一个人在远处叹息

像遗失的口琴在风中吹响

回身处已是花落水流

谁能听见这些细小的欢娱和控诉

初雪掩盖了多少脏藏的事物
而体内又将为谁孕育着新的风暴


原载《诗歌风赏》2017年第二卷“雕塑”栏目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