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红娃
红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2,880
  • 关注人气:76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组诗5首(刊发《诗刊》下半月2015年第2期)

(2015-02-22 16:30:56)
标签:

原创

诗歌

分类: 藏诗楼

《朋友》

 

马儿,当旷野低垂,河流缓慢

谁在替我说出风暴

说出黑色的土地上

那默涌而出的火焰与植物

我的沉默,镀满七月的水银

如果你能辨认那上面契刻着的

古老的甲骨,兽皮,或者遥远的

两河流域的文字

那是某个盛夏的遗迹

你要和我一样不要发声
不要在野火的暗影里

说起冬天的战事

沉默的匈奴人,把白马独自留在了雪地

我独自一人穿过的那些暴雨之夜

谷物四散,玫瑰沉陷

马儿,当你的蹄音惊醒去年的残雪

当大地卷起青草的尘烟

我们去三月的河边

去青草漫漫的长堤

你的眼中为什么再次涌起了

湖水与玫瑰

 

《桂花是一个远在的人》

 

五月,是一匹正在走远的马

那么多不确定的事物

像烟蒂上的火星,一闪念中仿佛就会熄灭

而我为什么想起桂花

无缘由的,它的香气涤荡在叶片之外

它的内部,那庞大的

曾经占据了整座城池的香气

时远时近的在将我捕获

闪身之中,我像一个久居者

更像一个匆匆路过的邂逅者

从我的阳台开始,到那盆醒着的芦荟

到青年大街的地下铁

什么在还在持续的锲入

一根无形的绳索

从底部抓住内心的虚无

像楔子锲入我一根流血的骨头

被春天流放的人,不适合在春天里痛哭

而此时我想起桂花

桂花更像一个远在的人

那持久的魅惑

像一闪一闪的火星,正穿过细雨

那渺远香气

落在渺远的叹息里……

 

《那一片蒿草悄悄长到了野》

 

那一小片郊野静卧于红尘之上

那一片蒿草悄悄长到了野

地铁穿越青年大街

直达郊野

从地铁到电车的一小段路途中

从工业文明的偶一抬头里

那道路两旁温柔扑向我的是蒿草

也是静静列队的士兵

那无声中拥抱了我的茂草

也有瞬间将我斩杀的可能

它守在自己的茂盛里

像相拥嬉戏的少女

像一群撒野的孩子

怀揣一颗不归顺红尘的心

而我只是一个匆匆地行囊沉重的过客

下午三点的光阴

为什么有了无形的波动

像一叶草茎划开湖水,旋又复原

那柔韧的刺向天空的长剑

也同时刺中了我

那一片蒿草悄悄长到了野

 

《卡布奇诺》

 

北方的三月桃花迟迟不开

潜藏的雷声,成为底部的酝酿

你对我说到卡布奇诺

街边小屋的灯火就回到了二十世纪初

在一个名叫卡布奇诺的小屋

我们不喝咖啡

你吃下一杯冰果饮料

而我只喝放置茉莉的热茶

 

低暗的灯光和胃痛使我的脸变成苍青之色

一只灰猫,蜷缩在鲜艳的壁画之下

你低沉的讲述,在我的耳边

荡起深褐色的雾气

而我隐藏的焦虑是一条乳白色的围巾

 

那晚我们不谈论诗歌和绘画

也不说迟迟未开的桃花

三分之一的苦,三分之一的牛奶和

三分之一的气泡

但是生活从来无法公正的平分一杯咖啡

 

那晚你说起卡布奇诺

像一个遥远而陌生的神话

隐有玫瑰的汁液

而窗外,正夜色如海

 

《午夜两点醒来的人》

 

是被潮水遗弃在孤岛的人

四周收拢了兵刃,却孤立无援

那些古代的鱼群,泛着银灰的光

冲上岸来,又继而被黑夜的大海带走

它无声的冲撞,落在隔壁老人

隐隐的鼾声里,落在楼上小两口引而不发的争吵中

一闪就不知了去向

 

而灯光是遥远的事情,它与卡夫卡的城堡无关

更多的事物隐在不远处的黑暗里

被一张细细的网所收拢,所轻轻的覆盖

午夜两点醒来的人,是她自己孤独的船长

被海风所摇撼和拍打

却无法驶回岸边,她的身体成为

秋天沙漠的一部分

在野葵花的背面,缓缓地下滑

 

 组诗5首(刊发《诗刊》下半月2015年第2期)

组诗5首(刊发《诗刊》下半月2015年第2期)
                                                红娃原创国画:《朋友》  (诗歌同名画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