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V欧阳东方
V欧阳东方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583,245
  • 关注人气:3,4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采访札记——我采写《河南寺的主持》的随感

(2019-02-12 00:43:34)
标签:

杂谈

采访札记——我采写《河南寺的主持》的随感


采访札记——
我采写《河南寺的主持》的随感
时间一路向左,记忆掉头向右。几十年匆匆而过,有世事难料,有五味杂陈,有风花雪月,也有狂风怒号,有斑斓的精致,也有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
在这些岁月里,总有一段你熟悉且又难忘的事情,让你慢慢的回忆,慢慢的泪目。
记不太清楚那是何年何月了,记忆中,只有这样一个模糊的时间概念,那是一个夏天。
记忆中,非常清晰的一件事儿是,那年大同铁路分局组织部要给劳模照相,一大早我随组织部的田江平赶到了湖东工务段党委办公室。
说明来意后,时任湖东工务段党办宣传助理的温翔毓,从卷柜中抱出一摞剪报集和打印的材料,对我说:这都是近些年来各级新闻单位采访报道吴炳雄的材料,你可以先看看,参考一下。
我赶紧摆摆手说:谢谢了,这些我一眼都不能看,如果我看了,就会先入为主,很难办再跳出这些材料或者报道的框架。
温翔毓说:那你要咋办?“到现场,我要第一手资料,我要听吴炳雄自己说。”
接下来,我们坐了一个双排座,那个时候去河南寺的盘山路是非常难走的。
记不清楚走了多长时间,只记得司机停下车来,让我们下车。后来,组织部的田师傅告诉我,这是个进口车,要是国产的怕是爬这个坡都困难了。
我们下了车,就这样走着爬到了半山腰。一片并不算大的场地映入眼帘。不足200米的铁路大桥连接着两座山的峡谷,当时大秦线开行的工程车(客车,主要用于通勤职工),前面的车头停在隧道里,后面的车尾还在另一座隧道内。
大概是上午11:30左右吧,工区的职工还在隧道内干活,为了看到干活回来的真实的吴炳雄,满足第一感管的需要,我就站在隧道口足足等了有30分钟。
和从隧道内“钻”出来的吴炳雄一打照面,我有点发愣,这就是全国劳模火车头奖章获得者?这就是那个在大秦线建设中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的那个铁道兵吴炳雄?那个在就地脱下军装集体转业到大秦的吴炳雄?曾经的三个面对大山宣誓“扎根大秦一辈子”的共产党员吴炳雄?
当然,那两个宣誓的党员我压根也没记住他们是谁,因为在时间的长河中,那两个就是大秦的过客。
面对我问一句话,只答几个字,有些腼腆的吴炳雄,我有点犯愁了,这样的采访如何是好?
“吴工长,有酒吗?”
“有,酒不好,塑料桶里打的散白酒”。
“有菜吗?”
“有,豆腐、土豆、大白菜”。
“下午还工作吗?”
“不了,休息”。
“那就熬个大烩菜,咱俩到你屋里喝点?”
吴炳雄转身安顿去了。功夫不大,两碗大烩菜,两碗散白酒,端了上来。
一碗酒下肚,我和吴炳雄说:你别拿我当记者,你就拿我当兄弟,咱俩随便唠唠嗑。
“从身体状况,家族病史,分的住房是否满意,有没有提干的想法等等,不乏一些看似尖锐的问题”。
而此时酒意微酣的吴炳雄渐渐丢掉了腼腆,朴实的就像一个农民。
听着吴炳雄的“牢骚”话,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先进、英雄,都是有血有肉的,他们不是完人,有时甚至是缺点非常扎眼的人。但先进有先进的长处,我们不能也不应该苛求完美,更不应该妙笔生花把先进人物完美话。让他们成为“出场”时成为描眉涂唇的“中性人”。
酒喝完了,在酒中我还原了真实的吴炳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在吴炳雄的苦恼和“牢骚”中,我淘到了真金。
后来,编辑看到这篇文章后也泪目,由于篇幅有限,文章有较大删改。
当年北京铁道报标题《河南寺的主持》,人民铁道报改为《河南寺的工长》。

采访札记——我采写《河南寺的主持》的随感

采访札记——我采写《河南寺的主持》的随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