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临水而栖
临水而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43,025
  • 关注人气:28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少年锦时——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2016-03-04 15:32:37)
标签:

回首青春

忧郁少年

情窦初开

八十年代

第一支歌

分类: 【校园情结】


少年锦时——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最终是在薄奠那些无邪无辜无欲无悔的青春。

 

                          ——野夫琐语

 

往事可以尘封,只要你不再揭开那道封口。命运自有安排,三十年后,发小们找上门来。

抢红包、晒美食、喊外号、忆糗事、发今照、相约聚会游玩,彼此相认,不亦乐乎;

根生爱做诗,玉奎爱拼图,永华善指挥,女生们在为环肥燕瘦排排队,天天群里有人喊起床,有人管关灯……热热闹闹,返老还童。

说一说你的青春有多美,想一想那时你暗恋着谁?

当年说要游走名山大川的你,当年要勇闯天下的他,如今都在哪里?变成了什么模样?

水流湍急,轻舟已远;年华易老,容颜难辨。

——还好,我们还有那么多往事可以追忆,还可以一片片捡拾还原,那曾经丢失的美丽瞬间。

有一个沉默不语的人,在热闹的群中始终坚持不发一言。

 

少年锦时——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少年锦时——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少年锦时——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致我们那个年代的青春——

 

少年锦时
 
演唱:赵雷


                                         又回到春末的五月
                                         凌晨的集市人不多
                                         小孩在门前唱着歌
                                         阳光它照暖了西河

                                         柳絮乘着大风吹
                                         树影下的人想睡
                                         沉默的人从此刻开始快乐起来
                                         脱掉寒冬的傀儡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 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钟声敲响了日落
                                         柏油路跃过山坡
                                         一直通向北方的 使我们想象
                                         长大后也未曾经过

                                         爬满青藤的房子
                                         屋檐下的邻居在黄昏中飞驰
                                         秋天的时候 柿子树一熟
                                         够我们吃很久
 
                                         收音机靠坐在床头
                                         贪玩的少年抱着漫画书不放手
                                         陪我入睡的 是月亮的忧愁
                                         和装满幻梦的枕头

                                         沾满口水的枕头                                  

                                         我忧郁的白衬衫
                                         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情窦初开的我
                                         从不敢和你说

                                         仅有辆进城的公车
                                         还没有咖啡馆和奢侈品商店
                                         晴朗蓝天下 昂头的笑脸
                                         爱很简单

                                         爱很简单  爱很简单


 

【我的青春日记】

一九八六年八月十二日 

 

高考结束之后,每天都在家闲闲地过。晚上,吉明让弟弟给我一张电影票,《无花果》,我们三人去,我犹豫起来:这是第一次,男同学请我看电影。妈妈倒胸无城府地:“人家请你就去吧,不然人家以为你看不起他。”

也对,我不该迟疑,不该乱猜想,同学看一场电影有什么奇怪,况且还有弟弟,他是顺便给我带了张票吧。

我是中间的座,巧得很,右边就是小学同学曹霞,她握着我的手不放,好亲热,我真喜欢她。

左边是弟弟,最左边才是吉明的,他还没进来,在和陈永华讲话,我看见陈诡秘的笑,真麻烦。

散场后,他和弟弟走在前面,我和曹霞一起走的,只到了家门口,他对我说:“明天上镇江玩,你去不去?”

我答应了,他走了,健美的身材消失在夜色中。

今晚好闷热,我总是睡不着。


一九八六年八月十三日

 

天没亮弟弟就叫醒我,吉明,还有他的姐姐梁梅华(他们姐弟跟我们姐弟一样,都是不同姓的,分别和妈妈、爸爸姓)一行四人骑车到轮渡,横渡长江来到镇江市。

焦山、金山,留下我们的身影,我戴着吉明的红色太阳帽,我们一起吃饭,一起拍照,真有意思。两队姐弟,却有着四个不同的姓。四个人,四辆车,无论怎样行走,怎样飞驰,都各有不同的有趣的搭配与排列。

一忽儿两人一行,一忽儿四个并排,句句话语声声笑,多么有趣的、不可理解的四人小分队!

吉明很漂亮,身材很美,肩膀那么宽,走起路来特别潇洒!老天爷为什么把他造得这么英俊呢?

弟弟口大肚子小,吉明为他买那么多餐包、包子,他叫着说吃不下去,吉明温柔地说:“不吃下去,我揍你。要么把包子里的肉吃了,皮扔掉。”

他与我并排骑着,问:“昨晚跟你讲个不休的是谁?好像见过。”

“是曹霞,老同学都不认识啦?”

“我打票怎么那么巧,就让你碰上她!

是呀,我们一句话也讲不成啦。

冲底片时,才发觉报销了一大半,是弟弟揭开了盖子,曝光了!我好伤心,后面好不容易弄成的合影泡汤了,我埋怨弟弟,真恨他。

可吉明不啃声,埋着头,轻轻说:“是我不好,我弄坏的,是我叫他打开看看。”

瞧他一副诚恳难过的样子,我倒不觉得可惜了 ,不怪他。

受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我忘不了这位可爱的朋友!

梁梅华在一旁说:“吉明,你要是到上海逛一下,吓,全是人,一个挨一个,还尽是两个两个,一对一对的。”

吉明问:“就没有四个四个的吗?”

我们四人都笑了。

 

一九八六年八月十七日

昨天,梁梅华约我今天再去镇江,说吉明不好意思来请我。

我没有答应,推说家里有事。

早上才知道。梅华他们去了,吉明却没去,我猜他会这样。

中午,梅华就回来了,带吉明来我家,我们四人又去瓜洲闸游玩,留影。

 

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日

 

前天去学校拿入学通知书,吉明和建军骑车带我,在徐君家谈了好些话。可吉明、建军没走,躺在学校草坪上等我。吉明一再留我,说晚上可住在他姐姐那儿,我怕妈妈担心,加上入取广州妈妈心情也不好,便坚持要回去。

他俩骑车走了,我在等汽车。

忽然,梅华匆匆忙忙骑车来,要我跟她去厂里,说等她下班跟我一道回去,我信了,到了她的厂里。原来是她骗我,把我留在这儿。

我生气了,责怪她。

她说:“是小吉明打电话要我去接你来。”

“为什么?”

“他说他自己留不住你,急死了。”

为什么?要不让我走?吉明,你怎么了?

晚饭与梅华、吉明、弟弟,曹忠、胡建军一起吃,我喝了不少酒,吉明一口也没喝。

第二天一早,我们四人骑车回家,吉明带我,梅华和弟弟一路上斗嘴、比赛、逼车、跌倒……他们太好玩了,像不懂事的小孩。

吉明说:“你们要斗到后面去,别在我们前面挡路。”

 

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一日

 

赶回家,我在剥毛豆,吉明一个人来了,今天他倒不拘束,也不像找我弟弟或要走的样子,躺在凉椅上与我自在地说话:“回来,你妈妈说你了?”

“这倒没什么,我出去逃了一天。”

“这么说,她再说你,你就出逃两天啰?”

……

“下次她训你,你就让她说好了,别放在心上。”他教我对付的方法。

……

吉明似乎有话没机会说,只好道:“你下午没事吧?到我家来。”

“有什么事吗?”我不明白。

“你来嘛,走走,看看。”

我点点头,不答应是不礼貌的。


梅华又来把我接到他们家,虽然住在一条街上,但我还真搞不清哪一家,独立的小楼,上了楼,进了他二哥的新房,我刚坐下,梅华把弟弟和其他小孩都带出去玩了,只剩下吉明和我。他哼着歌削苹果,递给了我,又冲一杯桔子水,后来才坐到我旁边的沙发上。

我有点莫名其妙,今天是怎么啦?

 

他把腿搁在小桌子上,侧着头望着我。我感到吃惊,他第一次用一种直视的、不回避的目光。

“梁梅华(他怎么从来不叫她姐姐,而是直呼其名?)告诉我你说我不理你?”

“可不是吗?”我问。

“我什么时候不理你了?”

我也说不清。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他好像总是很冷漠,对我不热情。

吃完苹果,我乘机出去一下,站在楼梯上喊梅华:“哎!你们干什么呢?干嘛不上来?”

“噢,你先在上面,我和建军关牌哩!”她姐姐就是一个大玩家。

回到沙发上,他生气地问:“你为什么要喊他们?”

我这才觉得事有不妙,他们是有预谋的,只让我在这里耗下去,她是肯定不会上来了。

 

“两筒胶卷,我们一张也没有合影,如果我当时请你,你答应吗?”

我没有回答。

……

“出去四年哪,只能见到你四次了?”

“这有什么呢?以前三年不见面不也过来了?”其实他说得很感伤,我心里也难受,嘴上是故作轻松。

“这不同,以前是不知道,现在是知道你在哪儿!”

“就当还不知道我在哪儿吧,很快的。”

“不行,我受不了!”他在低吼。

我有点被吓住了,孤立无援的感觉,心里也很难过。

……

“你说,我这人怎么样?”僵持了好长一段时间,他好容易才又问。

我的心跳起来,不知所措:“这……怎么说?你在出考题吗?”

“这题不难,回答我。”他望着我。

“我没想过。我躲开他的目光。

“现在就想也一样。”他死扣不放。

我把头扭向一边,不理他,咬住嘴唇。

“不想回答我?”他有点泄气了。

……

好久的沉默,我先打破了,问:“你的地址是什么?”

“给我写信?”他眼睛一亮,随即又轻轻说;“天天写才好哩!”

我再次吃惊地瞪着他,他怎么了?

“四年!准备给我多少信?”语气柔柔的,期待的,又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知道。”我怀疑他今天中了邪,我也着了魔。

两人尽说疯话!

 

“‘邗江水泥厂电库’,你最好别把你的地址和名字写在信封上。”

“怕什么?”写信光明正大。

“你不懂,他们会瞎说——那次你去找我,他们说你是我朋友。”

朋友?我们不正是朋友吗,你干嘛不承认?

“你不知道哩,他们要我请客……”

我明白了,他们在捕风捉影,误会!

……

坐了好长时间,建军他们几次来催他下河游泳,我说:“你去吧,他们等急了。”

他不想走,皱皱眉头,喘了口气——

“说了这么多话,全是废话,想说的又说不出来,不想说的倒说了一大堆,我真恨自己,没有勇气,不是男子汉。”他痛苦地说。

我紧张起来,担心出我意料的事发生,赶紧催他:“走吧,我也该回去了。”

他站起来,急了:“我的心里话没有说出来!”

我东倒西歪逃下楼梯。 

 

一九八六年八月二十二日

 

一天总算平静地过去了,没有再见到吉明,可在吃晚饭时,梅华骑车回来了,悄悄地给我一本大大的香水影集,一盒英雄铱金笔,一封未封口的信。

我诧异了:“怎么回事?”

“吉明让我带给你,别嚷嚷,他只让我当你一个人时给你。”

“这不行,这么多东西,我不收。”

“他会伤心的,给我时就担心你拒绝他……的礼物。”梅华是个极聪敏的人,说话意味深长。

我拿起信,真真下了一大跳!我再揉揉眼睛,是他写的,那三个字,五个字!

我害怕,我想哭,我好羞啊!

—— 

 

文清:

     首先祝你生日愉快。由于家里出了一点儿事情,只好请姐姐代我赠送影集一册钢笔一支略表心意。愿我的影集留下你一生中最美好的瞬间,愿我的钢笔伴随你终身。另外,你一定还记得在我家我们的交谈,虽然我们交谈很长时间,但我一直都没有勇气说出我的心里话。我想属于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现在不说,等你走了我同谁来说,所以我今天鼓足勇气把心里话写了出来:我爱你——深深的爱你。也许这样太露骨,但是,我能这样写,因为我太爱你了。至于爱到什么程度,我想就无需加以形容。最后,祝愿这次南下一帆风顺,望你千万注意身体,早点儿给我回音。

                          

                                                  吉明

                                                1986.8.21

 

双手使劲蒙住脸,拼命摇头,心儿在呼救:不可能,别这样!

我不知如何是好,呆呆地楞站着,不敢出去,不敢见任何人,好像做了一件最可耻的事情。

我神魂颠倒,心不在焉。吉明,你为什么要这样?你搅乱了我的心!

你好天真好天真呀,我好糊涂好糊涂!那天的谈话,是你心里的话,你没有勇气说出的就是这吗?我太大意,太粗心,太Stupit

 

我不是盼云,我也不希望你是高寒,可又为什么这么相似,“聚也依依,散也依依!”“别也依依,见也依依!”

晚上,梅华又来了,跟我谈他:

他在我那儿睡了两天,不理人,闷头想心事,也没心工作了。为写这封信,你知道他打了多少遍草稿?这么一叠信纸报销了。他早就想说,那天没说出来,叫他游泳也不理,建军拍拍他的脸,他一把把建军的衣服、鞋子全扔进水里,回家就睡,还直叫‘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

“他说你不理他,他每谈到正事上你就避而不答,或岔开话题,他就没有勇气说了。他想送你到广州……”

我呆了,脑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想不起来。

 

少年锦时——青春口袋里面的第一支香烟


   

                                  生命在你,变化也在你

                                  已经存在的,就永远存在

                                  况且还有挂牵

                                  甚至觉得“别人看不见,只有我看得见” 

                                  让我沉默  却不至于变成虚无

                                  让你安静  却始终能被我认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不老
后一篇:南方姑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不老
    后一篇 >南方姑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