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修罗猫
修罗猫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3,689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地主家的孩子

(2017-05-11 13:59:46)
标签:

孩子

成长

分类: 夫唯不争

    如果人真的有前世今生,我儿子以前可能是地主家的孩子,如果真的是个地主之子,可能也不是啥大好人,但也坏不到哪去,爱财小气什么的都还是有的,但也善良正义。如果说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来为他这些小个性圆场,也有些牵强,毕竟现在还只是一三岁小儿,着实看不出什么能成的大事,主要我们也不求他能成什么“大事”只求身心健康,一生没有虚度。

 

    回过头再看看他是怎么被我们扣上小地主的帽子的。

 

莫呼其名

 

    儿子喜欢叫自己宝宝,比如“宝宝要喝水”、“宝宝衣服”、“宝宝妈妈”之类,但我们大人们听着总感觉有些矫情,而且毕竟宝宝是个通用词汇,每个宝宝都是宝宝,但只有潇潇是我们家的“宝宝”,于是我们开始纠正他用大名和小名来自称。

于是用来自称的“宝宝”换作“潇潇”。

潇潇不喜欢说自己大名,这点很像他娘,我也不大喜欢人家喊我大名,可能因为我小时候比较调皮爱闯祸,所以一听见大人们很正式的喊我全名就不由一阵哆嗦,心速也快了起来,脑子里放映片一样回忆这阵子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画面一帧一帧的审查,看哪件事是会让大人教育我的。另外,就是课堂上回答问题或者上黑板答题,不管自己会不会,总是会莫名的心虚,知道自己学的不好,对自己也没多少信心,所以对于自己被点名答题背书什么的这件事上内心厌恶至极,喜欢坐在又后又角落的地方,总希望被老师们遗忘。大致是这些原因,从小就不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

然后又信奉“名如其人”的说法,深觉自己这一股子男生作风都是名字造成的,单名“峥”通常用于男名比较多,我内心是很喜欢当女生的,但很多方面又不由自主的像个“假小子”,长得还算秀气,行为却很莽撞粗鲁,认真起来还是挺仔细的,这有点像张飞。可人家张飞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他细致起来就是佳话,而我是一个面孔白净的女子,行为一旦孟浪起来总显得不伦不类让人不大欢喜吧,所以一直得不到思想传统的家人们喜欢。

于是我对于自身的顽劣就全然归咎于名字太男性化的原因。儿子才三岁,对于他不喜欢自称大名我琢磨着估计是因为相对于叠字的“宝宝”和“潇潇”偏麻烦了点吧。

 

听钱响

 

写了这么多,都没提到与“地主”相关的事情,似乎不大点题,来来来,不要急,我们现在就聊聊我为什么说他以前是地主家的儿子。

地主给人的印象是啥,最明显的应该是喜欢钱财吧,儿子也是,不过现在的小朋友都很聪明,平时看到父母购物付款的动作多了,都会爱上钱吧,这玩意可比其他的实在多了,想换什么吃的玩的都可以,手里有几张,如果足够,什么大遥控飞机、变形战士、奥特曼芭比、汽水饮料、零食糖果……都能拥有,最主要的是——不用看大人的脸色和唠叨。

想想,这大概也是一种“自由”的体现。

但是,这钱可还是有纸币和硬币之分啊!通常都是纸币面值大于硬币。

我儿子可不信这个邪,他偏偏就喜欢硬币!不管是我的包包里还是他爸爸的驾驶室的储物盒里,家里任何一个角落,只要他看见了就一定会尽数收入囊中,当他把各处“收刮”来的硬币把小口袋装得满满的时候就会很大动静的走路蹦跳,然后很开心地一直走来走去。我问他为什么要把硬币弄响,他说“好好听”……

我小时候看的阿凡提动画片里,地主们可不是最爱听金币的响声么。

可是光听响可不行,得有用。当我们带潇潇上街的时候,喏,这用处也体现出来了——他会轻车熟路的找到游戏机,然后不论一毛五毛还是一元的硬币,一个劲的往投币孔里塞,直到能启动。这可忙坏了一旁的爷爷,要守着出币孔抠抠挖挖捡退币。爷孙俩一站一蹲,忙的不亦说乎。

当然,潇潇也喜欢纸币,但不会像见到硬币那样疯狂扫荡,只是会哭闹着说“宝宝五块钱”,然后我们随便给他一块五块十块都可以,明显他还不是很明白金额大小的概念,然而我们也没人明白他要的为什么一直是“五块钱”。前阵子全民观看“人民的名义”,我曾打趣的问他“你喜欢当官还是赚钱?”他说“当官,赚钱。”他爸爸听了噗嗤乐了起来“看来你以后也是个贪官呐!”然后我继续问“当官赚多少钱?”他非常认真的告诉我“五块钱。”

“……”

“那你以后肯定是个清官!”

 

守财奴

 

地主还有什么特点,“尖屁蛋呗!”这是我老家的家乡话,也就是特别小气的意思。

潇潇打小就特“小气”,他自己要喝水的时候都会自嘲式的说“小气鬼,喝凉水。”这到不是给他贴标签,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贬义,怎么说呢,就是说如果他是个成人,肯定是很会持家的。简而言之,就是家里的一草一木垃圾纸屑别人都不可以拿走。夸张的是家里的凳子他都不让人坐,什么都霸得好好的,除非你跟他好好商量,才会指定一个小凳子让你坐。

出门的时候,带了哪些东西,同行几个人,回来的时候就一件东西也不能缺,一个人也不能少!少了东西就一直啰嗦,一个一个的问,如果有人到家迟了他就一直哭直到那个人回到家。真的邪性了!这脾气真真的是不到一岁就这样啊!

记得我第一次发现他有这脾气还是他八个月大的时候,那时候家里还没买汽车,我和他爸带他出门都是他爸开电驴,有次在外面吃酒水回家,本来抱着一直很乖的儿子突然到上桥的时候开始扭来扭去大哭大闹,我们以为是他不耐烦还是不舒服就更急着赶回家,结果到家后发现少了一只鞋子,我寻思着莫非他刚才哭闹是鞋子丢了?才八个月大的孩子,没那么机灵吧,结果我们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让他爸去桥头找找看,结果还真找着了!

以前经常看到一些妈妈抱着宝宝出门,会掉小鞋子小袜子,我可以很自豪的说,我家这机灵鬼打小出门后归家别说鞋袜了,只要是他身上的东西从来没有丢过!不仅是自己的东西看得好好的,带着他出门,连我们的包包行李都会看好。

印象深的有三次。一次是他一岁多的时候我带着他坐高铁去外婆家,当时我一个人背着孩子,拖着两个行李箱和一个绑满特产的小拖车,虽说看起来很辛苦,其实有公公送上车,到了武汉站有父亲和舅舅来接站,其实真正需要我身体力行拖行李的只有下车到出站这一段。

可谁想,我们候车的时候聊天聊过了头,匆匆忙忙赶到高铁入口的时候已经是要将要关门了,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人和行李都进去了再说,来不及找买的票的车厢就进去了,我先冲进去,公公随后把行李抬进去刚出车厢,车门就关上了,道别都没来得及。我再一看车票,七车厢,抬头一看自己是在第一车厢,高铁上的服务人员看我也不容易就给我出主意,让我行李先搁第一车厢,他们给我看着,到站的时候提前过来,再拿走,我觉得挺好就背着儿子找到了七车厢的座位休息。

谁想到我这还没来得及坐下,他就一直往车头跑,抓回来一次跑一次,跟椅子上有刺一样,就是不肯坐着,我无奈就跟着他走,没想到他一直走到一号车厢我们放行李的地方停下来,指着那三堆行李,我心里千百万只神兽飞跃而过,于是我把儿子绑在身上,来来回回穿行在第一号车厢与第七号车厢之间,跑了两个来回总算把东西都拖到自己的座位附近,然后,儿子也总算消停了,不再在车厢里跑来跑去了。

当我打电话给父亲讲这一切的时候,他还不相信,结果接站的时候,儿子盯着他们搬行李,发现三堆东西都抗上车了没少东西,后备箱关好了,才肯跟我上车。看着这些小动作,我父亲才相信我之前电话里说的都是真的。

第二次也是同年在我娘家那会,潇潇得了肠胃炎,生病看病住院到恢复期前前后后差不多一个半月,第一次看病的医院没有效果就转院去了另一家,验血后让住院挂几天水,因为年纪小,所以是用滞留针,扎针要去另一个配药房,我抱着潇潇和父母离开病房的时候他开始闹了起来,几天没吃没喝的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不停的挣扎,我和我妈以为他害怕打针才闹的,我爸突然想起来,让我妈去病房拿包,直到看到他外婆把我们带去的所有包和被子都拿出来他才乖乖被我们抱去扎针。我们也被他弄得哭笑不得起来。

再一次表现这护家的本事是同年要离开外婆家的时候了。定了回江苏车的头天晚上,我和父亲打包好行李放在门口,想着第二天走的时候方便拿,然后大家都洗洗打算早点休息的,谁知道潇潇就是一直不肯睡,要开行李,我以为他是要里面打包装好的玩具,就给他拆了捆绳和胶布,结果他什么也没拿,但还是在闹,那会他刚好两岁,还不大会说什么话,所以两个人僵持了半天我才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就问他,“是不是要妈妈把东西都搬上去?”他果然双眼婆娑点点头,我真真是信了你的邪!又把拆开的行李重新绑好,一个一个扛到楼上去,放在他睡觉的房间,立在床头边,他就这样看着几个行李箱安心睡觉。

    不知道他长大后知道自己这“小气鬼”的脾气是会自豪呢还是不好意思呢?不过,目前看来,这以后过日子定是个精打细算的主儿。

 

强取豪夺

 

“强取豪夺,收刮‘民脂民膏’”应该算坏地主们最大的特质了吧,比如我们从小跳皮筋唱到的“周扒皮”,白毛女里的“黄世仁”,好像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败坏了地主的名声,以至于现如今人们特地弄个“斗地主”的游戏来消遣他们。潇潇好像也有那么一点“强取豪夺”的意思。

我也很苦恼,这小家伙就是喜欢别人家的东西,只要他看上的玩具,哪怕家里有一模一样甚至更好的,哪怕你去超市商店给他买一模一样的新的他也非要人家家里旧的。为了让他知道不能随便拿人家东西的最基本行为规范,也为了给他一点挫折教育,我一般都是简单粗暴的直接抱回家,任他躺地撒泼哭闹耍赖,怎么作我都不理,上升到打人摔东西我暴脾气一般直接动手了。我觉得自己真的要看看一些儿童心理学的书籍了,这孩子到底想什么?他为啥总是要别人家的东西呢?

就这样,他还是各种要……最头疼的是他的爷爷奶奶保护他的方式,虽说隔代更疼,虽说跟别人和别人家的孩子说好拿回家玩几天送过来,但我也总是觉得不好,下一次岂不是更难纠正了?一辈人插手一辈人的教育着实让人头疼,虽然我的方式也太粗暴,但这样时晴时雨,反复无常又真的好吗?

 

套路

 

“妈妈,咳嗽,喝水。”

“妈妈,肚肚疼吧,喝水。”

“妈妈,打嗝,喝水。”

“妈妈,好辣吧,喝水。”

“妈妈,凯蒂猫(装创口贴的卡通罐子),贴一下。”

……

要不是最后一条,我真当他自带暖男套路系统,一杯白开水成了百试不爽的托词。可小朋友他可是真的暖呢。

有次我下楼梯,拖鞋穿久了不跟脚飞了出去,我就从楼梯上摔了一跤,大冬天隔着厚厚的棉衣还硬是把胳膊磕出一道大口子,血都顺着胳膊从袖管里流了出来,我跑到楼下的房间脱衣服,让奶奶帮忙抹碘酒贴创可贴,儿子跟着进来,看到我满臂的血吓坏了,一看他就要哭了我晕血的老毛病犯起头晕得不行,也无暇顾他,说躺躺缓缓神,结果我刚闭上眼睛就听见小家伙爬上床拼命拉我起来,“妈妈,起来!起来!”

我哭笑不得,眯着眼睛艰难地坐起,跟奶奶说“他大概以为我要死了……”然后一天都特别呵护我,不让人碰我的胳膊。

如果说这是出于本能,那么下面说的肯定是套路了。

有次跟他爹带他一起外出,因为他不老实,还自己开窗把胳膊伸出去,我怒目圆睁正准备骂他,他眼睛眯起来,笑嘻嘻地说“妈妈,好美!妈妈好美!”我一下子被他逗乐了,气消了大半,到嘴边的骂词也吞了回去。然后这差不多成了他一个套路,平时就深谙察言观色之技,一旦观之面色有变就会抱大腿笑嘻嘻的说“妈妈好美!宝宝喜欢妈妈!”这招百试不爽,让你无计可施。

如果以后姑娘跟他吵架了,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记得小时候用的这一招。

这是碰上我脾气上来时用的招儿,再看看他平时怎么哄人的。

前几天,我们坐在门口晒太阳聊天,儿子在旁边自己玩,突然跑过来让我闭上眼睛,还不停监督我“妈妈,闭眼睛!闭眼睛!”然后一边回顾看我有没有闭眼睛一边去里屋,他奶奶说“他在跟你捉迷藏。”话音刚落,就听见儿子说“妈妈,打开眼睛。”我一看,“喝!好家伙!”小家伙捧着一盒糖果笑颜如灿的趴在我腿上,我一下子乐坏了,天呐!哪里学来的,我们两家男同胞里,任谁也没这本事啊!都是看着老实的类型,咋会出潇潇这种极会讨女孩子欢心的货。旁边看着这一切的太太奶奶和爸爸都被他逗乐了,“这都哪里学的啊!”

是啊!还没到去幼儿园的年纪,平时看的也都是动画片,这都哪里学的啊!

 

本来我想说如果有前世今生,儿子以前肯定是个地主,可是,看他这哄女人的能力值满槽的本事,感觉更像是一个将要成为地主的纨绔子弟,每天乐乐呵呵油嘴滑舌,没事就满街溜达撩撩小女子。所以,更像是地主家的孩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大伯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大伯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