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本命

(2015-02-25 00:52:07)
标签:

杂谈

酒花美香 忙把四季尝
莫怕无功无为东厦废梁

倜傥叮当 东风里响
竖目以往 拂袖笑狂

荒唐桄榔 西风里荡
闭目思量 伎乐欢唱

俚风虽凉 暖过琉瓦赤墙
金乌再猖 无茅有桑
 
猬锋螗斧 唯人耻乎
何叹与鬼弄杯东厦废梁
一饭三遗矢唯人思乎
何叹四季为狼东厦废梁
 
          ——美好药店《废梁》

 

 


       阴历年的第一刻,他被置入本命。这是第三个.
       第一个时值小学毕业,12岁,他不知道他失去了什么,回想起来,那些被从身心里剥落的是些什么呢,是本真的童稚、荒野天然般的粗顽,一点也不精致不小心的处世。失去了迅速复原,无所谓和不知所谓的大心脏。变成脆弱、敏感、神经质的少年。蜷缩起来抵抗着似懂非懂的世界,酝酿着反叛、堕落。只是一年之间突然变的,没有征兆,也是神启,岁神神秘而危险,当时他是不自知的。
       第二个12年,他结束了学生身份,他只隐隐记得似乎了然了世界的丑陋与美丽,丑陋的痛,美的也痛。却不知世界刚刚原谅他的无知。至于在那一年他弄丢了什么,怎么也想不清楚。想着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该把握生活的圆融,圆融就是不停补遗,老天造的他身上那么多孔窍,怎么补的来又怎么圆的好。岁神拿走了他的狂热与疯魔,留下一丝对日常的敌意。躲在后面,用12年偷偷看他、笑他、嘲他,等着12年后的现身。至少那一年不是流年,可他终究是不正常的。
       前两次的本命年,他多半未放在心上,这等无忌的不敬畏,是他摸不清的好坏,看不出的得失。年岁越长胆气越减。第三个本命年,他用红裤衩裹住一团窝囊,试图包拢起一切的不再失去。寻不到正解,却也想得一偏方野法,何不许我一方平静,何不许我一个简单,何不许我一片缄默……有人介绍他一位方士,说那里有解救之道。
       方士在他手上划开一道血口,撒一把世间的盐。疼么?不疼。真的不疼?已经不疼了。
       方士说,可要听真话?听!他接着道,你与俗理为敌,与世法作对,无解。然后又说,你不可以怜、不值得爱、没办法懂,不以为信,庸常卑微,且问岁神还有何可拿,不需解。  他心想,如此也好罢。
       他问那方士,你从哪里学的这些识人的方法、救人的方术、济世的良药呢。方士说从先贤那里来,先贤从哪里来呢,从悲里来,悲人悲己。即是先贤,有何可悲的呢。当然悲……方士有些激动。接着说,你看佛陀悲不悲,三清悲不悲,上帝悲不悲,李耳悲,孔孟悲,庄周悲,人神皆悲,天干地支轮回着悲,周易里一卦一卦的悲,连那些星星也是一颗悲过一颗呢。你不悲,我不悲么,“老上帝把我制作的这样薄这样软这样韧这样统体微孔,为的是要来世上承受名叫做痛苦的诸般感觉”。
       他望着方士空空的裤管,嗅到他身上衰老的气味,等着他平复了情绪。他对方士说,既然先贤们都悲伤至此,我就不必了,我会在他们的福泽里笑。只是我看你又老又残,索然孤寂,不过是骗了人们来与你聊聊天,其实我并不需要这本命年的解救之道,倒是你可算到自己有这一天。老方士沉默无言,他望着方士又老又丑的寂寥,落寞里的绝望,想着有一天,自己也许亦是这般,突然心里就像决了堤,转而被又抽了空。这时,老方士抬起头,眼里有狡黠的光,不咸不淡的说,算出有这一天又能怎样呢……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回归纯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回归纯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