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十年

(2013-09-11 17:58:22)
分类: 唾沫腥子

    一件事做了十年,不快不慢的做了十年,没有腐朽,像教室结网的墙角,缓慢而不自知的腐坏着,变黄发黑积灰蒙尘,好在总有年轻的声音和青涩的情绪激荡往回,以至于不那么明显罢了。也没有升华,像最初种下的那些树,藏了些参天的志气,渐渐蓬勃的洒下薄薄的影子,还有时光里生生不息的宽度和高度。这学校里找不到合适比喻的事物,像这用了十年的我。
    老师是不是个行业,是不是个身份,是不是个称谓,我都没有找到足以支撑它的理由。这件事我没有做的太好,至少也没把它做砸了。对于很多事来说,好坏荣辱,都没有确切的评判标准。有一次和朋友聊天,说起有时候挺羡慕运动员,胜负功败,毫厘之间,却也准确明白。天赋也好,努力也罢,被一根明确的线评判着,付出与艰辛在那一刻昭然若是。但有些事却不如此,摄影者是,为师者也是罢。答案在空中飘,习惯了在没有标准答案的世界里游弋,就得学会自己设立信念和标准,才不至于迷失,却又要避免自我膨胀和沉湎。
    我是因了摄影才成了老师,以此来说,摄影的部分坍塌,也就没什么可谈的了。换句话说,我无法想象失去专业支撑而成为一个老师,这是我的狭隘,却也是我的标准。而所谓的坍塌,一是自我坍塌,二是专业环境的坍塌,三是学习者的坍塌。实话说,作为摄影老师,我对于摄影的分享欲望大于传授欲望,十年来一直如此。其实分既为传授了,而享的部分却没那么容易,分而享之是这个世界上多么美妙的事情。分享摄影本身的美好与艰难,分享摄影回馈给生活,生活回馈给摄影的种种。刚做老师的时候,认为下面坐着每一个我,慢慢的明白,下面坐着每一个他们,一个是一个。有时候分享反而就变成了一种自私。但是,我想,有一种玩味和热爱应该是相通的,我仍然奢求着分享,有一个算一个。
    在今天的画展上,遇到了好几年没见的好哥们,他兴奋异常,说今天是教师节,而我们都意外的成为了老师,这是一个特殊的相逢。多么有意思的意外,曾经老师最头疼的学生,在教师节,以老师的身份,回忆着学生时代的趣事。什么时候我们不靠身份转换就能真正理解彼此呢,老师与学生,父母与孩子,男与女……这大概就是作为人的局限性。
    十年,本应有着丰富的重量感,幻想在第十个教师节掷地有声的写下些什么,其实却无从梳理,无从归纳。高大不起来,也渺小不下去,尴尴尬尬,忐忐忑忑的复杂。因为这件事是不大有结果的,我不认为一个学生的前程是一个老师的结果。这件事是不好论功过的,毁一个人大概有些可能,但成就一个人大概和你没多大关系,至少我没有这个能力。做着一件没有结果,没有功过的事,很容易让人忘了自己在做什么。后来我又觉得这是一件特别简单的事,你只是中间的那座桥,结实点,把人送过去,桥上的风景别太差就好。

    各种各样的东西可以用十年来发生足够的变化,发酵、腐烂、沉淀、升华、精粹、消散、遗忘、灰飞烟灭……

    那一年,我走进这里,没有踌躇满志,只是回望四周,没有什么人。走进来十年,有了一些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正能量
后一篇:回归纯粹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正能量
    后一篇 >回归纯粹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