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2015,让书回归

转载 2015-03-06 20:07:09

(本文应《出版广角》杂志之约写就,标题和内文标题均为杂志社所取。已发表在2015年第一期上)


说到书,百分之九十的人的脑子里浮现的都会是看得见、摸得着、带着油墨香的纸质书。不会想到简书或是帛书,甚至不会想到现在让出版业闻风色变的电子书(阅读器)。

尽管纸质图书已不再是内容的唯一载体,也不再是阅读的必须。

  一、 关于纸质书的现状

书是用来阅读的,但阅读并不仅仅限于图书。获得信息,猎取知识,人们可以阅读报刊(尽管也是势微),可以上网体验,甚至可以听书,简单而直接。传统的纸质图书在书店,在新技术、新世界的眼花缭乱中,特别是在电子商务越来越发达的时代里,就显得特别的尴尬和无生趣了。

书越来越不受人待见了,出版业对这种感受犹为明显。

从业人员在思索,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种现状。有人总结,首先是数字出版的冲击;其次是出版业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为追求经济效益,跟风出版,盲目出版,缺少创新,让低劣图书充斥市场,读者对书籍失去了信心。阅读率降低是因为真正的好书少了;再就是国民素质的下降,越来越多的人迷恋在网络上、手机上进行碎片化阅读,真正读书的人少了,与书的距离远了,国民阅读率连年持续走低就是很好的证明。

我是个纸质图书的忠实爱好者,挣来的薪金大部分用来买书,而且我只爱在实体书店里购买,不愿意网购。不是我跟不上潮流,而是我对书很有要求,对开本有要求,对版面设计有要求,对字体、字号和行间距的设定都有要求。我希望我得到的每一本书,都符合我的审美需求。再好的内容,没有合适的形态表现,我认为都是不能准确传达出作者的思想的,因而,我需要去书店里直观地体验,才会有得到后的满足感。

从另一个层面来说,我也不太赞同国民阅读率下降的说法。我想我们的所说的阅读率,一般是指对纸质图书、期刊甚到包括教材教辅和报纸的调查而得来的。单从阅读来讲,这就有些片面了,

可以说现在的中国,阅读从没有这么发达过,伏案族、低头族无不都是阅读的表现形式,如果网络阅读,人们常说的点击率也算上的话,中国一定是个喜欢阅读的大国。当然阅读大国并不代表就是学习型的大国。我新认识一位编辑,交流时我问她喜欢读些什么书时,她说她平时几乎不读书。这让我很惊讶,我认为不大量读书的编辑是编不好书的,而她在我眼里却是很优秀的编辑。后来我明白了,阅读对一个人来说是很广泛的概念,就丰富我们的人生而言,哪怕是与人打交道,跟人交往越多,社会经验也越丰富,所谓“阅人无数”,但凡说是在阅人,就是在学习他人之长处。我明白她不怎么读书,并不是说她就没有“阅读”,没有读几本纸质图书,并不能证明她没在学习。

几年前,曾有人预言,2017年是纸质图书的大限。现在2017年近在咫尺,仿佛就在明天,纸质图书却并没有寿终正寝的迹象,这个预言就像当年的“千年虫”和“诺查丹玛斯”的预言一样,不过是耸人听闻的传说罢了。尼尔森图书总裁乔纳森.诺维尔在《2014年第二季度消费者信心调查》里介绍,欧美传统出版2014年迎来了新的增长。美国在增长,印度在增长,澳大利亚也在增长,但增长最快的还是中国。

诺维尔得出结论,纸质图书仍是世界出版的潮流。

笔者所在的城市,据一家大书城的年终统计数据来看,2014年的图书销售比去年增长了4%1111日所谓的“光棍节”,文轩网的图书销售单日超过了5000万元,让出版人和销售商心里充满了喜悦。纸质图书销售的增长,说明读者的阅读习惯在回归,纸质书籍仍然有它的魅力。对于出版业来说,是喜,也是忧。喜的是,纸质图书依然是读者首要的阅读选择,为我们的出版业发展带来了许多可以预见的可能性;忧的是,纸质图书销售在增长,而数字出版的销售也并没有减弱,就成人文艺作品的增长来说,增长还相当得大,增长高达40%,传统出版仍然面对极大的挑战。所以,关于纸质图书要回归到一种理想状态,我来说说我的浅见。

二、关于书的审美价值

首先,书作为一个载体,它本身并没有生命力,是内容让书有了生命,读者通过阅读,它的功能才能体现出来。书不拒绝任何内容,就像一个筐,你装什么进去,它都没得选择,是出版者让书籍承载了不同品质的内容。不同的读者,对图书内容的需求不一样,出版者又因这些读者的需求而让书籍承载了不同的内容。我们用普世的价值观(或是由兴趣)去评判一本书,书就有了各自心中的优劣之分。

我想有责任心的出版者是知道什么是具有积累人类文化、传播文化、传承文明的书籍的,这里就不多言。

书的使用功能就是让人用眼看,用脑记,用心想,这就是阅读。阅读最先是用眼观,是不是顺眼,是不是可以顺利地把内容读下去,那书的表现形式就很重要。这种表现形式,就是我们所说的版面设计(或称书装设计)。给人以美感的图书设计,就有利于阅读的顺畅无阻;一切给阅读制造障碍的图书,都不能得算是好的图书。我认为书籍的表现形式是对内容的再创作,合适的视觉表达,是对作者思想的最好传达。形式大于内容,把书籍本身设计成一件件术品,过分强调书籍本身的观赏价值,而忽视了书的使用价值和书的阅读功能的书籍,那怕它得了“世界最美的图书”。也不能算是“好”的图书,它忘记了姓什么了,“我是谁?”“我要给读者什么?”

当然,书也是要有审美价值的,但这种审美是为阅读服务的。一个时期有一个时期的审美,所以每个时代都有它的书装美。设计者是通过当下的审美来阐释作者的作品的。

现在我们的出版业在书籍的审美上两极分化,一是过分强调,把书做成艺术品;一是从成本出发,什么都不讲究。甚至连起码的协调性都不讲,缺少美感的书籍比比皆是。这跟我国的美学教育有关,现在的很多读者的阅读审美还停留在只要纸上印字,就可以阅读的层面。“密不透风”的设计,他们认为承载丰富节约纸张,而“疏能跑马”的设计(如绘本),有人气愤出版者是在卖纸。我相信这样的状况不会持久。

上面说到成人文艺类内容的数字出版占比很大,我想是它不需要用设计来再创作,只需提供内容(故事)即可,就能满足人们的需求。而我们人文的、历史的、艺术的图书却需要多元的表现方式,要以不同的表现形来诠释后才能达到目的,是目前的数字化不能替代的,所以纸质图书的优势就出来了。

三、关于图书内容价值

图书内容的价值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抛开那些对人类文明产生过影响,人们有共识评判的内容来说,某一领域的读者,对其他领域的内容是不太感兴趣的,对他来说就没有价值可言。只有恋书癖或是称为“嗜书爱好者”们,才会见书就收,就算这样,在阅读方面,他们也是只择自己喜欢的来读。

我有很多书画界的朋友,可以说都是爱书喜读的人,可我到他们的书房,大多数的藏书都是跟他们专业有关的,我要送他我们出版的诗歌小说,他们都不感兴趣,送他们阿来的《瞻对》这样反思作者本民族文化的书,他们也是面带难色,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书对他们来说没有价值。

有一次到现代文学版本考据专家龚明德先生家,亦师亦友的明德先生,对我们的出版除了编校质量上的殷殷期望外,说得最多的也是希望出版现代文学方面有版本价值的图书,他以李人的《死水微澜》为例,在不同时期的政治环境中,后来的出版书,作者对很多地方有修改,明德先生就希望我们出版初版本或是汇校本,还作品以真相。他说的价值从学术上说,非常在理,可放在普及的角度和出版社的效益上讲,可就让出版者为难了。其实这也可以解决,就看我们的出版者定的是什么位,只要心中装着目标读者,读者自然就会到你身边。喜欢人文、历史类图书的,他们大多会选择三联、理想国的图书;对古籍有兴趣的,他们对中华书局与上海古籍版的图书亲睐就顺理成章,是读者认同了出版者的价值观和质量水准。

另外说说同质化图书的问题,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跟风之作。我倒是不反对出版同质化的图书,同质化严重说明需求就越大。任何图书的出版都不可能只有一种表现形式,人们的审美的差异是很大的。也就是说,一部优秀的作品,要通过不同的形式来表现和出版。以《红楼梦》为例,中国的出版社不知出了多少个版本了,现在仍然还有人出版,有平装,有精装;有普及本,还有校注本;还有出版适合青少年阅读的简写本、缩写本、插图本、美绘本。事实是,并不是因为有了缩写本,就没有人阅读有学术味的校注本了,不同阶层都可以选择适合的版本,才能让一部优秀的作品传播达到最大化,才谈得上文化是不是在弘扬。

说到内容的价值,就不得不谈到图书的编校质量,再好的内容,如果错误百出,也是得不到读者认可的。因而出版人的责任感与素质提升是让阅读回归的重要因数。不可否认的是,现在的出版业,是很多人求生存的场所,而不是热爱的事业。从一定程度上来说,从业人员的素质决定了书的品质。流沙河先生读到一套张献忠与四川的文献时,发现该套书竟有两千多处错误,他发出感慨说,现在的博士研究生,连标点与断句都成问题,现状堪忧。学者断不对句,标不来点,编辑也看不出问题,自然谈不上书的质量,更谈不上对内容会有准确定位了,当然就不能让目标读者关注你的出版物。 

四、 关于书的阅读文化

书籍的回归还要社会化,要倡导阅读文化,如果没有阅读的氛围,书籍的力量始终是微弱的。古人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我想不是古人在赞美书籍的美好,而是引导时人读书的广告语,任何时候都不乏不读书的人,不然怎么会这样的民谣:“春来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秋有蚊虫冬又冷,收拾书箱好过年。”

古时的书籍是唯一承载知识与信息的工具了,除了读不起书的人,能读书的人也还是视读书为畏途。古人也知道“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也知道有传承祖宗文化、促进社会发展的作用,更知道读书最重要的功能是考试中第后的光宗耀祖,所以用“黄金屋”“颜如玉”“千盅黍”来吸引子孙读书。

同时这个社会也不乏读书人,以及读书活动的推动者。有个民间读书会,没组织也无纪律,却每年都要在不同地方举办读书年会,交流读书心得,自费出版读书“民刊”,分享读书体会。南京的董宁文,一个人办“民刊”《开卷》,坚持了十数年,联络全国书友,把读书视为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这个年会现已办了十几届了,每年在不同的城市,每到一个城市召开,都成为当地读书人的盛事。我并不赞同“民间读书”的说法,有民间就有官方,那什么是官方阅读呢?这个绝对没有准确的定义。如果仅仅限于“不功利的阅读”就是民间,那也太牵强了。但这个“民间”对阅读的积极推广,确实起到了很好的作用,阅读总还是社会的正能量吧,很多“官方”的机构参与进去,承办年会,大力推广读书活动,所以我也积极响应。深圳有个被喻为“高贵的坚持”读书节,坚持了十五年的读书节是高贵的,是我国办得最好的读书节,不仅提倡的全民阅读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而且还促进与出版社与各界的交流,每届被评为的“十大好书”除隆重推荐外,还在书店重点存列一年,不让好书错过每一位进书店的读者。

另外,提倡阅读,现在的中国当然也有误区。如“农家书屋”与中小学图书馆馆配等项目,是国家花巨资的利民好事,却最终成了烂尾工程,成了出版社解决库存的手段。有关部门在采购上压低采购价,限止图书的定价,以为这是为国家节约了资金,却迫使出版社不得不压低生产成本,最终用最低劣的纸张,最简陋的排版,最简单的工艺,最低廉的内容进行生产。这样的书既没有任何的版本价值也没有审美的价值。这样的图书,怎么会引起读者的兴趣呢?试想,一个学生的成长,成天就看到这样的图书充斥在校园的图书馆,成天面对着自己生厌图书,有的还不得不读,这哪能让他们对书产生兴趣?走出校园的他们,又怎么能不迷在电脑前,手机里呢?碎片化的阅读造成,不仅是因为现在是网络的时代,也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的阅读倡导者和书籍出版者造成的。

提倡全民阅读,馆配书的采购,一定要走出误区,只有按市场的规律办,坚持以高品质的图书,以优秀的作品引导,才能达到效果。花钱不在采的量上,更要在质上多把关。要让书籍回归,从孩子入手,必须要以书籍的美来引领,现在比“黄金屋”“颜如玉”更有诱惑的东西太多了,书籍之美应引起重视。

五、结语

在信息时代说书籍的回归,在海量的出版物中说书籍的回归,我们面临的是如何选择回归。我一直认为,现在的出版产业并非夕阳产业,而是在多元的、高速变化的市场中,我们的出版面对不断变化的矛盾关系,缺少解决的办法。消费方式在变,而我们的经营手段的变化不大,自然书籍的出路就少。信息的爆炸,让我们不知道什么是我们真正需要的信息,读者进书店的频率远远跟不上书籍上架的频率,大量的书籍还未与读者谋面就下架了。失之交臂哪里仅仅是青年人对爱情的感慨,也是出版人的心没有与读者碰到一起的感慨。书籍回归是心与心的交流。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鍚撮缚鐨勬渶杩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80,936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