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魔头贝贝
魔头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680
  • 关注人气:1,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实在与空虚

(2018-10-12 23:01:06)

1

 

火车穿过隧洞

短暂的黑暗

将持续保留下去。

他乡就是另外的地方

但发生的事

与本地没什么两样。

三十岁

曾经的困难

变得轻易

几个经常见面的人

突然烧成灰。

从流星的角度看

一生即一瞬。

而一瞬

的闪光

会长久保留下去

在以后的某个一瞬

使你湿润。

比如昨天傍晚在厨房

切洋葱。

 

2

 

一个酗酒的人只剩下四肢。

一个酗酒的诗人

只剩下眩晕的词句。

正在消失的

将重新出现

只是戴着与我们略有差别的名字。

黄昏

大而圆的太阳

慢慢堕落

农民扛着锄头

走向他们生老病死的村庄。

实际上我说的是另外一些事。

实际上我想做

另外一些事。

我指鹿为马

声东击西。

雪花飘飞

桃红柳绿

开始遗精的男孩写纸条

给刚刚月经的少女。

 

3

 

用词语造句。

但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一只蚊子

两只蚊子

柔和的台灯导致了

更多想要喝血的蚊子。

用蚊香熏。

但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隔壁妻子突然哈哈大笑。

肯定是

电视里某个场面太滑稽。

能快乐就快乐

也挺好。

但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最近

我经常不得不在楼顶来回踱步拎着啤酒看

满天繁星。

有时一片漆黑。

有时月亮很大下面的人好像

再也不会苏醒。

 

4

 

树叶按命令掉落

小孩子按计划

长出胡须乳房隆起。

更少的人掌握更多的金钱

推土机轰响

碾过弱者的脑袋。

不久

波浪就要漫上来

不久

潮水就会退去。

在反复中

事物得以展现

它们古老的新鲜

在一面不说话的镜子里。

在家中你觉得自由

你和妻子

相对沉默。

换频道时

电视机微弱的荧光

使脸孔忽明忽暗。

 

5

 

饥渴的夜

手中水瓶

突然炸裂。

这些年我一直酗酒写诗

赊欠劣质鸡公山

琢磨粗糙的词句。

我感到琢磨我的东西

数目迅速减少

体积却猛地增大。

我感到表面笔直的道路最终通向

不可预知的岔口

每拐一次弯

都有一次翻车

尽管看上去我们完好如初。

视野越来越辽阔

但什么也没获得

除了她用冷冷的五官

刺进我的眼睛。

早些年她用舌头撬开

我第一次喘息的嘴唇。

 

6

 

尸体在土壤中分解。

下午的阳光照射

花草和动物的大地。

刺骨的事

变成静静燃烧后的灰烬。

我奶奶拉扯着俩儿子东村西村做针线

换些米面

我爷爷我父亲也印象不清。

现在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安徽省

枞阳

两个并排隆起的土堆

遥对长江。

用电棍治疗

用手铐纠正

用皮带

鞭策丑恶的灵魂。

最后铁门把你吐出来。

让你在蓝天

白云的监狱里自由散步。

 

7

 

酱黄色糖醋鲤鱼

摆在婚宴中央。

我们撕扯曾经的活蹦乱跳

直到只剩下骨头。

洁白新娘高举血红葡萄酒

感谢各位亲朋光临。

有的用茶回敬

有的捂着嘴急速跑开

去卫生间呕吐。

无论南方北方

哪里都一样。

以爱的名义他们在洞房

裸露各自陈旧的器官。

无论北方南方

雨都要下

屋顶和树叶

将变得湿淋淋的。

如此这般的天气适合写信。

给一个不知道地址也许根本

还没出生的人。

 

8

 

电脑游戏里一敲打键盘

被杀死的对手就可以重新反击。

风景固定在画框中

多少年来

山河依旧。

影剧院灯光突然转暗

在别的城市悲痛过无数次的主人公

将继续伤心欲绝。

还是那所学校门口。

还是他和她。

她好像并不认识他。

她保持适当距离

跟在他身后。

这么多事物反复出现在前生今世里

这么多

一捅就破的秘密

在美国

在非洲

太阳落下了

星星升起。

 

9

 

燕子飞回。

油菜花

染黄旅客眼睛里的寂寞。

两节车厢间挤满或坐或站的民工

卧铺中

躺着干部商人知识分子。

当然也少不了暂时不出卖的妓女。

对座那伙计给远方打电话

我到厕所旁边接开水泡快餐面。

吞咽的时候

被呛了一下。

窗外逐渐模糊的平原

肯定有歹徒正忙活

肯定有诗歌

在一颗忧郁心灵里涌动。

我要去的地方叫乌有

我要去的地方是黑暗

如果条件许可

我准备去月亮转转

即使认真的科学家们早已彻底干掉了嫦娥。

 

10

 

屋檐下冰凌一滴一滴往下滴

一滴一滴往下滴

显示着消逝的耐心。

室内冰冷

但外面阳光灿烂。

但进入不了内心。

昨夜大量的啤酒使头颅兀自疼痛

当你展开书卷

却一个字也读不进去。

仅仅有诗歌是不够的。

仅仅有柴米油盐

则显得更少。

仅仅是

孤独

和逃避孤独时所附带的

一连串喑哑的动作。

我看见少年的我打架斗殴

被砖块击中。

我看见他脸上的血仍在

一滴一滴往下滴。

 

11

 

等了很久的朋友

打电话说不来了

当我正在客厅摆放碗筷。

于是独自吃喝

偶尔把头扭向窗外。

一角倾斜的暗蓝

缀着几粒星辰。

隔着天花板我也能感觉到

月光随着月亮逐渐升高而充满大地。

音乐是必不可少的。

就像花生米。

年轻时我喜欢听

嘣嚓嘣嚓的声音。

强烈

毫无意义。

现在我喜欢缓慢的低沉。

似乎有什么又好像

什么也没有。

年轻时走在月亮下面沉默着却听不出我们四周

哀悼者的宁静。

 

12

 

早上的人和傍晚的人不是一个人。

早上的人

和傍晚的人是

同一个人

不过光线起了变化。

黑暗来了

外面的喧嚣

化作身体里的沉默

并且拒绝任何解释。

早上刷牙你看到牙刷上的血迹

傍晚吃饭

你感到喉咙里的鱼刺。

十几年前一个下午扶着柳树一阵摇晃你认识到死

这个冰凉的事实。

那时你十八岁

但已提前破碎。

当我们光着头列队报数

喊一、二、三、四……

旁边来探望你的小学同学刘涛何记红可能觉得好玩儿

笑了。

 

13

 

春天从喉结开始。

肿胀的乳头

一碰就疼。

你为自己的欲念感到羞耻。

校园开满白白栀子花

她有长长的拂动的头发

篮球场他奔跑的姿势多么潇洒。

围墙外四月是一大片绿绿麦田

再远些

是一条小河

你和蕊蕊坐在河岸边

把两只红气球放进水中看它们静静漂走。

下午明亮

暖风轻吹。

后来小虫子唧唧唧唧地叫了

你们面前的篝火和周围的空气慢慢慢慢变黑。

也许那是

从未发生过的事。

但不知为何我会

突然想起。

 

14

 

从不见不散酒吧出来摇摇晃晃。

从两个坏东西里挑一个不太坏的

凑合着用用。

深夜马路

弥漫着清冷雾气

卖小吃的摊点灯火朦胧暗淡。

一只猫忽然窜过脚边。

我走近门口

摸索着钥匙。

我推开门然后用力关上。

我猛地拉开门跑出去扶着电线杆呕吐。

隔着一条街道

围墙里

此刻我的父母正沉睡。

隔着几千公里

你闭着眼睛。

头顶亿万年前的星光冷静闪烁。

亿万年前

这儿是汪洋大海

月圆时分潮水无声漫上来。

 

15

 

雪花使黑眉毛变成白眉毛。

我们蹲着

捧着塑料碗吃饭。

一个粘乎乎发芽小麦馒头

一碗汤

拣出其中的几片菜叶

可以照见面影。

围墙外因为过小年

他们噼噼啪啪放鞭炮

岗楼上武警战士肩挎钢枪

来回走动。

有个老头突然栽倒

人群一阵骚动。

然后我们看见他蒙着被单

躺在木板上

被抬出铁门。

我们收队回屋时雪越来越大。

就像许多年后

前些天从窗口我指给你看

对面路灯照耀下漫天飞舞的晶莹。

 

2004.7.30--2005.2.2

实在与空虚

实在与空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