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魔头贝贝
魔头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0,680
  • 关注人气:1,69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两个艺术工作者的日常生活

(2018-06-01 17:43:21)

《我好像去过那里》

 

北京的雪花落到祖国的地面上

南京的雨水

使紫金山苍翠。

嫔妃们容颜已无处寻觅

也许酷似街头那位红发少女

端着大碗蹲着吃饭的民工

前身可能是雄赳赳的武士

一茬一茬父母

满怀心事。

时光把宫殿修改成摩天大楼

轮胎代替马蹄

酒吧暗淡的空间

服务生点起蜡烛

制造美好和暧昧。

这儿叫官庄镇

我好像去过那里。

我从没去过的海边

白色的波浪

扑打礁石。

每天都有人被活活淹死。

 

2004.1.12

 

《短暂的明亮之后》

 

短暂的明亮之后

群山归于黑暗的静寂。

大约十点

我们在凉爽的木屋做爱

溪水流过

亿万年前的峡谷。

 

外面的城市有灯光。

那么多人

睡在坚硬的建筑里

也有的整夜看电视。

另一个世界的

图像和声音。

 

2004.3.16

 

《上午》

 

早晨太阳照射昨晚月亮照耀过的窗帘

时光日复一日。

所有没被冬天的寒冷消灭的小生命

都蠕动起来

甚至像蝴蝶那样飞。

这么多人民走来走去。

 

刷牙时我感到牙刷一下一下

碾碎口腔中细菌的尸体。

我感觉不到悲悯。

上个月雪花浪漫飘舞

妻子温柔地说她怀孕了。

我没有表现出她所期待的惊喜。

 

茶水变凉

茶叶默默沉在杯底。

他们在办公室哗啦哗啦翻报纸

我在写诗。

身体里凹陷部位,停放着青春和淤血。

 

2004.3.22

 

《两个艺术工作者的日常生活》

 

切好葱姜蒜

油也冒烟了

妻子用平底锅

嗞啦啦炒鱼香肉丝。

整个少女时代

她一直分不清

韭菜和麦苗。

最近天气持续晴朗

三星期前

落了几滴毛毛雨。

 

创作越来越艰难

完成了

又充满快感。

有时我允许自己胡涂乱抹

从陡峭的悬崖边

提炼一棵松树倾斜的平衡

下面是万丈深渊。

关上灯我能体会到窗外月亮的孤独。

某些事情

在暗暗发生。

 

我们经常去田野或河边散步。

两点钟的太阳晒得我们

眯缝着眼

傍晚凉风习习。

我们经常一块儿喝酒

醉了摔瓶子

互相对骂。

平克.弗洛依德绝望的音乐里

丁德福把女性生殖器

画得像一朵血淋淋的花。

 

2004.3.24

 

《天渐渐暗了》

 

天渐渐暗了

河仍然

向左流去。

散步时她们显得特别美。

尤其当中一个

裸露半截白皙后背。

 

我几乎没有读带来的书。

我感到蚊子的尖锐并

迅速回击。

我感到我们的死

平淡

平常。

 

2004.7.14

 

《炊烟》

 

炊烟自

居住着人类和

畜牲的村庄轻盈升起。

旁边

是坚硬厚重的城市。

 

在我的家乡。

旁边

是万古长流的江水。

旁边是

祖辈的墓地。

二十六岁我结婚

后的第一个春节

奶奶也置身其中。

 

我从未看见过比炊烟

更美更容易消散

的事物。

很多年

还有

很多年

它们将一直袅袅在

尘世淡淡的余辉里。

 

2004.7.28

 

《一首正在写着的诗》

 

妻子在隔壁看租来的影碟

窗户外面

风吹树叶。

离开一首正在写着的诗

关灯

上到楼顶

打开啤酒。

露水徐徐降下

栏杆冰凉。

 

记得这栋小楼才盖好父亲

坚持要在楼顶焊栏杆

为至今还没影儿的孙子的安全。

记得醉了大雪天

我们在庭院赤条条做爱。

一首

正在写着的诗

里面

有消逝的场景。

我被刺破

但并不流血。

 

2004.7.29

两个艺术工作者的日常生活

祝福您

两个艺术工作者的日常生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静夜思
后一篇:实在与空虚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静夜思
    后一篇 >实在与空虚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