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魔头贝贝
魔头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2,210
  • 关注人气:1,6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魔头贝贝2005——2008年诗选”(二)

(2015-01-10 14:40:28)
标签: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观世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魔头贝贝

分类: 诗歌
“魔头贝贝2005——2008年诗选”(二)
“魔头贝贝2005——2008年诗选”(二)


《幽蓝》


1
那天晚上我们翻墙来到
校外月光下的麦地。
白天这里人多
我们什么都不能做。


再往前走点就是条小河
但我们没再往前走。
坐在麦地里
听虫子唧唧。
周围没有一个人
我们什么都没做。


多年后我经历了很多
当时令我激动的身体。
很多人。
有的已永远离开。
现在我终于感到美好就是那些当时可以企及
却未曾发生过的事。


2
台灯柔和的光。
我最喜欢的葱丝拌牛肉。
外面
某些事情
在暗暗发生。
很早就已经发生似乎
刚刚才发生。
打开第三瓶啤酒
看见墙上自己
巨大的影子。


童年时我最喜欢罐头
尤其白嫩的荔枝。
少年
对女人感到好奇。
梦中
乳房还比较清楚
两腿间却是
一团困惑的漆黑。


后来它们终于凝聚成了
一个具体的你。
我的嘴唇
由于你舌头的侵入而发不出
血管里灼热的声音
双手
在你身上乱摸。
当时月亮很大
四月的微风拂动
遍野银灰色麦苗。


3
一个小孩子不知不觉变成了
整个成人世界的一粒灰尘。
深夜送走宾朋
醉意朦胧
旁边妻子轻轻打鼾
我感到陌生。


我感到怜悯环绕我在我
经历的每个地方——
火车站
歌舞厅
拘留所……


因为牙齿和睾丸
我在天空下忙碌。
睡去
醒来。
看见早晨慢慢变黑却从未看见自己
里面的洁白。


4
从地球上醒来雨
再次敲打窗外的铁皮屋檐
柳树微微泛绿。
十年
泥土继续生长庄稼
掩埋尸骨。
手腕勒痕早已消失
但镣铐仍未解脱。


暴晒的监狱墙根我好像还跪在那里。
好像进入
一个缓缓收紧的绳套
带着那些强迫给自己的东西。
用三分钟挤脓汁
漫长无比。


这些事物不会使白头发惊讶如同傍晚渐渐
暗淡的光使他们安详。
太晚了
来不及了。
我在我的阴影里就像
人在世界中。


5
下午有时有风吹过
我家门前的香樟树。
世界上树木各种各样
靠近墓地的
通常是松柏。
雀鸟啾啾鸣啼
花圈艳丽得刺眼。


死者来不及表达的言辞化作坟头黄白蓝红的小花静静摇曳。
生者的舌头
在最想喊叫的时候
往往选择沉默。
当我还没出生
我不知道这些。
当我还没长大
就幻想过进入任何一个奇妙的你。


我的一部分现在经常陷在
你惯常的裂缝里。
坚硬
有力。
二十分钟后
注定的疲软。
很多年过去了
我们无话可说
却每天都在交谈。


6
温暖的湖面它们游动。
鲫鱼
草鱼
灰背鲤鱼。
春天
树忽然变青
正如人大批孕育。


花不失时机地绽开。
先是梨花
然后杏花
接着桃花。
在黄昏
空中几只蝙蝠盘旋
在深夜
如果月光足够皎洁。


除了蝙蝠还有白鹭那是
群山环抱的家乡。
外婆用葫芦瓢一下一下往木桶里舀泉水
旁边
蔓生的蔷薇形成一道芬芳的篱笆。
旁边我坐在地上
低头玩弄手中的石子。


那是在我
对猪肉垂涎欲滴的年代。
两岁
也许三岁。
柳条的筐子
大人穿旧改小的衣裳
我和姐姐手拉手
去田间打猪草
白鹭在蓝天下飞翔。


7
初春下午与丁德福步行至郊外我把手伸向
田埂背阴处残留的雪。
再过三五天
如果持续晴朗
它们将完全融化
好像从未占据那里。
五星红旗迎风高高招展
我们对面是一所小学。


接近河水时停下
躺在青青麦苗边。
六月
秸杆会变黄
被大片割倒。
小时候我和弟弟
经常用麦秸杆烧麦穗
嘴巴吃得黑糊糊的。


头顶光秃秃的杨树梢一只
黑白相间的喜鹊喳喳叫
后来又飞来一只。
不是黑白
而是灰白
丁德福的头发。
早些年有一阵子我觉得自己永远不会老而死亡
更是别人的事。


8
关灯时眼睛最后闪耀了一下。
家具在房间里溶解
衣服在溶解。
我和妻子刚刚还互相缠绕的身体现在并排平摊开来
一点一点在溶解。
我们说过的话
各种
不为人知的小动作
慢慢慢慢在溶解。


黑暗中它们彼此渗透
无声无息在溶解。
白纸上诗句在溶解。
白纸做成的书
里面的字
痛苦
疑问
喟叹
在溶解。


整个屋宇在溶解。
屋宇之外的小镇
小镇之外的村庄
村庄之外的城市
在溶解。
普天之下在溶解。
那些恨过的
喜欢过的
那些今生今世不可能相遇的同我一道
沉入了静静静静的睡眠。


9
我记起奶奶往锅里
倒完油抹了抹瓶口
啧啧地吮着手指。
两岁
三岁
或者五年级回老家
十二岁。
不识字
但精于缝补
拉扯着两个幼小的儿子
东村西村做针线
换些米面。
多年后
二零零零年春节
躺在泥土中
和爷爷做了邻居。


窗外普法的宣传车缓缓经过
回音悠扬。
我记起
绿色吉普里我戴着手铐
穿着
被抽掉了鞋带的球鞋
收音机一路播放童安格。
一九九一年
五月。
八月
一九九二年
一个老头跳楼了
因为明天就要自由了。
因为强奸儿媳妇
没脸回去见人。
红的是血
白的是脑浆。


蓝的是天
黑的是地。
天地之间
各种事情
分分秒秒在上演。
黄昏
他和她
手拉手在堤岸漫步
浑浊的江水掀起阵阵波涛
炎热的正午
你懒得做饭
出门买了碗米线
一辆救护车尖叫着驰过身边……
斗转星移
日复一日
没有奇迹在周围发生
也没有
什么被忘却和铭记。


10
地球悬在虚空中
被黑暗无边包裹。
太多了
这些死去的人
使死亡不再稀奇。
使活着的人把他们
再描摹一遍。
盛夏
门前的苦槐
开出了和去年同样的白花。


楼下妻子正和邻居们打麻将。
和牌后
哗啦哗啦的洗牌声
预示着下一次和牌后
洗牌声又将哗啦哗啦。
茶叶已经沉到杯底
看上去
像一堆安安静静不再挣扎的尸体。
白领阶层更爱速溶咖啡。
不过是
把咖啡碾碎了面目全非让我们
暂时联想不到尸体。
太多了
这些周而复始的事物。
这些动物啃食叶片根茎果实肉块犹如野草
从土壤中吮吸它们腐烂的组织。


此刻太阳
偏移到接近地平线的位置
又大又红又圆。
村庄和城镇
人民在准备晚餐。
一个又一个星期
一天又一天
父母都在这个时候
等着我们回家吃饭。
一个
又一个星期过去
门前的苦槐
落下了和去年同样的白花。
一个
又一个世纪
地球悬在虚空中
周围是无边的黑暗。


11
多雨的日子
楼底下爬山虎
突然就青翠地伸到了眼前。
我放下书
走进客厅
陪你看电视。
他们在屏幕里忧愁
接吻
生病
因为爱着而流下泪水。
因为长久生活在一起
我和你默默无言。


夜晚降临。
隔着窗纱
那些藤蔓黑黢黢一片。
我离开电脑
走进客厅
陪你看电视。
破灭的憧憬
辛酸的美好
使你眼眶禁不住湿润。
而有时候你会禁不住
哈哈哈哈地笑我也跟着
嘿嘿嘿嘿地笑。


关上门
灭掉灯。
听着
水滴自房檐滴答滴答……
梦中
另外的世界来到了。
我和你
两个脑袋里互相隔开的世界
溢出了我们长久生活在其中的世界。
我们不知道满月已经破开云层
到处都是
明晃晃的寂静。


12
我住的这栋楼房紧挨公路
以前是庄稼地。
更早更早以前
五月
九月
我和刘涛常常来这儿偷摘豌豆蚕豆和毛豆。
头顶星辰闪烁
远处狗叫静寂。


的确已经发生
虽然不可思议——
我没料到多年后我会在此喝酒写诗
而你在隔壁看电视。
时光滴答滴答流走
花谢花开
有时我拎着酒瓶在楼顶踱步
对转瞬即逝感到恐惧。


一本从未完全展开的相册
——我和你——
两种永不可能互相置换的内心。
从你的腹部将孕育我们共同的未来
扑闪着两只如同我们曾经清澈过的眼睛。
头发缓慢地生长。
我吃惊于自己多么快
就经历了一个又一个死亡。


13
我第一次摸到乳房是在妈妈臂弯
第二次摸到
隔着你薄薄羊毛衫。
很多个深夜
尤其少量酒后
我回忆着那些细节
但好像越来越失真。
月亮的银辉倾泻在四月幽暗的麦田里
我感到紧张
当你离开我我听着你在旁边不远的地方蹲着撒尿。


已经十四个春天了
那片麦地
早已经变成幢幢高楼的住宅区。
东湖的橘园中
蓝色白色的野花星星点点
你把一捧青草扔在我头上。
我们谈到男孩儿女孩儿都一样
不过是构造不一样。
我一直没有说出我最渴望的
其实是你紧绷绷的牛仔裤遮蔽的两腿间。


我妻子现在和昨晚一样正在隔壁看电视。
在一桩扑朔迷离的凶杀案面前
品味着生活的危险。
我感到遗憾
当你从汽车上下来笑着把行李递给我我没有接
因为对你一直没来监狱看我耿耿于怀。
这些小事无人知道除了我可能你也已经完全忘记。
除了青春
时间似乎还带走了
另外一些东西。


14
汽车一路颠簸穿越
南阳到西安的广阔地区。
我们游览了碑林。
在大雁塔极目远眺。
陕西师范学生宿舍傍晚我们喝带来的卧龙玉液
经不住劝说她抿了几口。


华山顶峰蒙蒙细雨变成一粒粒雪籽我们每人租了件棉衣。
中午要了两碗鸡蛋羹。
她的放糖
我的没有。
下山时发现山下已经凋谢的桃花粉红粉红地在旁边绽开
脚底起了血泡。


西北大学他们去参观植物园我们留在宾馆。
她觉得无聊。
我用牙齿咬开葡萄酒瓶盖。
她瘫软在洁白的席梦思上嘴唇鲜红我把脸慢慢凑近。
我想进一步探索又害怕。
我听见自己的心跳。


学生时代很久很久以前就那么轻描淡写结束了
这几年我依然热衷于四处旅行
但好像哪儿也没去过。
天越来越冷。
人越死越多。
没有事物值得惊讶。


15
在书桌上铺开稿纸我写下
暗淡的句子
在台灯明亮的注视中。
脑袋在漂移
一分钟等于十年。
隔墙的屠宰夫妇睡着了。
那些裸体的鸡
堆满嗡嗡作响的冰柜。


院子里雨从刷拉刷拉变成滴答滴答
我熟悉这种寂寞。
这不是思考的时间而是
想要喊叫的时间
当那个深夜街道上独自淋雨的男孩再次浮现。
这不是我
以后永远不是。
这不是那个月亮朗照着校园草坪的两个人的夏天。


像两朵欲开未开的小花我们坐到天色微明
直到周围有人跑步。
这不是蕊蕊
是陈女士
然后是牵着宝贝的妈妈。
昨天傍晚我和妻子散步碰到她
互相点点头笑了笑
各自反向走去。


16
积满了水的洼地游动着
密密麻麻黑亮的蝌蚪。
我用罐头瓶舀了一些
回去拿面条喂养。
花丛中蜜蜂嘤嘤嗡嗡。
我抓住一只撕开腹部
含到嘴里吮吸。
好像的确有蜂蜜。


阳光深入骨髓。
我和弟弟大步走在
通往木工厂的路上。
我们兴奋地采了好多蘑菇
却怕有毒不敢吃。
两岁
外婆背我去十几里外的汤沟镇看病。
一个旋转的万花筒。

 
其他人都老老实实呆在教室里
我们来到河边
并排躺下。
她的手属于我。
事情过去多年
麦地依旧青绿。
也许那是
从未发生过的事。


17
十二月即将结束。
但早晨和傍晚
每天都在重新开始。
某些地方早已连续几次大雪飘飞
这儿还没一点动静。
你去市场买肉准备包饺子。
羊肉暖肾太贵
猪肉凉胃便宜。


把白菜洗净你开始剁馅儿
又加了几棵大葱。
湖南小锅烧打了两斤白酒
徐记调味店拎了一瓶米醋。
因为月底工资花完了
你对他们说先欠着。
月亮升起来了
缺了半边。


如同酒醒后口渴难耐
你的空乏使你打开几小时前关掉的电视。
调低音量
生怕惊醒隔壁的妻子。
剧情变化
好人原来是坏蛋。
你想起曾对某个人五体投地
后来知道他不过为了骗钱。


月亮升到从窗户看不见的位置。
屋子外面
冷冷的淡淡光辉。
大街上好像从来
没有走动过人类。
好像手术已经成功——
你无话可说意味着你里面
有什么正在结痂愈合。


18
灯熄灭。
世界上所有的灯
此刻都要熄灭。
肉体抛弃了白天的道具——
合身的服饰
微笑的脸。


隔离成一间一间的楼房中正展开着
一个一个头颅里千姿百态的场景。
那些蠕动的肠子
爬满了墙壁和天花板。
王伟又活过来了
好像还吃胖了。


当我们在一起我们以为就永远在一起不知道我们只是被陌生的脑袋梦见。
我们在各自妈妈怀里吮着乳房
偶尔抬头看看她们的白发
一点也不感到惊奇。
即将消失却更加强烈——
闪耀的星空。


19
地下
一米或两米
某些东西在腐烂另一些在向上努力。
拆掉绷带
看不出有什么
曾经碎裂过。
挥舞的皮带
安静的手铐。
至今我还在那里
一个已经离开的地方。


搬砖时手掌上磨破的血泡。
出窑时
如同来自非洲。
全身灰蒙蒙的
除了开口说话牙齿白亮地一闪。
有时我趁队长不注意溜到水沟边摘野苋菜。
大理石加工厂
你的胳膊被尖叫的齿轮整齐地锯断
远处
温暖的光线里羊群低头吃草。


羊群低头吃草在远处温暖的光线里
我们把船开到湖心。
你显得很高兴
我也是。
看不出
昨天吵架的痕迹。
身后
一米或两米
水面分开又融合。
看不出有船刚刚经过。


20
新鲜场面刺入眼睛当我还年轻。
考场设在华中师范美术系
我们赶到时遭遇大片盛开的桃花。
排队盖章的拥挤中我紧贴她臀部
阴茎特别敏感。


夜里八九点其他人都在宾馆打扑克我们在林荫道散步。
背靠树木——
那些相拥的大学生
隐约的喘息。
加快脚步不说话我和张倩似乎什么都没看见。


似乎每年都有这样的情景当他们还年轻
——熄灭灯燃起蜡烛
一群男女同学的围坐中李强在弹吉他。
何丽丽左胳膊肘撑着桌面托着腮帮子歪着脑袋。
梁艳独自站在窗边
柔顺的长发垂到腰间。


后来天更黑了
我们买来花生和啤酒。
蜡烛的火焰在摇闪
有人突然失声痛哭。
我忘记名字了现在也不知道原因正如当时我们不知道
现在才知道的事情。


21
夜晚来到。
广阔的星空
覆盖了下面纷繁的行动。
他们有的在搂抱着跳舞
有的在吃奶。
群山中僧侣在念经。
空气分开
允许各种事物穿过和消失。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但的确已发生
——我们总是来得太晚又太早。
哭闹着的孩子摇晃着明亮的四肢
然后黑暗就降临了
那难以抑止的速度。 
的确
这颗古老的地球
难以保持那些鲜嫩的嗓音。


那些远去的突然停在
许多年后的眼前。
在一艘从安庆驶往武汉的轮船上
我还小
父亲母亲还年轻。
空气分开
允许一个人缩回手
放下拿到的东西。


22
半小时的孤独已足够填满
报纸和晚餐间的空洞。
我答应妻子星期六去翠湖公园照相
如果天气晴朗。
我喜欢她穿着那件胸口绣着黑蝴蝶的粉红羊毛衫
深蓝色直筒裤
但去年她送给了表妹。
三十年前
群山围拢一个婴孩。


四年前夏天我们到桐柏山旅游
在旁边泉水丁冬的小木屋深夜
喝酒然后做爱。
野鸡咕咕鸣叫
使寂静升至极点。
我们停止了动作并倾听。
像摸着丰满的乳房
远处木鱼声梆梆
融化着尘世黑暗的疲倦。


像向日葵只迎着太阳我只热爱
最初摸过的乳房。
我不在乎在众人面前露出小鸡。
下完课你匆匆赶回来了
头发缀着白粉笔灰
浑身洋溢着奶味儿。
你把我拥进怀里那瞬间如同
果实含在花瓣中
妈妈。


2005.3.12--2006.4.5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