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魔头贝贝
魔头贝贝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71,521
  • 关注人气:1,69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静安庄》:3,4

(2007-10-16 03:59:44)
标签:

艺术赏析

分类: 其他

    第三月


此疫终年如一:似水结冰、似火
而三月作为势力,它已一无所获
我们看到的气体极度透明
无节奏地跳动、流行
通过睁开或合拢的眼皮


我来时一片寂静,村庄的中心是石榴
风以不祥的姿态独占屋顶
成群的人走过,怕水里的影子如同手相


此疫来源不明:
目光所及的影子消失外形
村庄如同致命的时刻流向我
或生或死,或轻轻踩出灰色雾气
水是活的,我触摸,感到欲望上升


天空又灰又白,裸露生病的皮肤
土豆的颜色呈现暴殄的精彩
此疫为何降临,无人知道
进城的小贩看见无辜的太阳
无数死鱼睁着坚韧的眼睛
在惨无人色的内心里
我无法感觉它们的回光返照


死者懂得沉默的力量,但愿
我所在的位置保持它一贯的风水
人们并无知觉
连枷敲打着不毛之地


    第四月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
他们擅长微笑
他们有如此透明的凶器
燕子带着年复一年的怪味
落满正方形的院子
丁香就在门前喧嚷


我蒙着脸走过但并不畏惧
月亮象一颗老心脏
我的血统与它相近
你尘世的眼光注视我
响起母亲愤怒的声音
昼和夜茫然交替不已


永恒的脐带绞死我
我看见婚礼的形象在生命的中心
孤独微笑
它仍在每家每户结下绳形
面色如土的孩子们攥紧沙粒宣布死期


在另一头
攥紧泥土的那只手本身是土
从更远的地方来
被风继承,蹲在水池边
玻璃的头破坏隐谕,
那使生命变得粗糙的他


是我异姓的兄长,
圆锥形树象人一样哭泣
乌鸦站在祠堂头顶
它们生于古代
偶然知晓今天落日的崩溃
水在梦中发现苦闷


我的脸无动于衷
使天空倾斜
使静安庄具备一种寒冷的味道
不动
但一生被废墟的平静破坏
头向刻满印褶的石页生长并裂开


自己的皱纹
耐心的古井汲干地底
心被出卖
苍鹰磨利视线
羊圈主人黑得象树
他正缓慢死亡
如一间荒屋被日光忽略
它苍白


无血无实体
静安庄坐南朝北
缺乏光洁度
它降临如同普通的故事
与你同病相怜
蛋形面孔充满张力
它的眼在夜里生上头顶
令人目眩


生下我
又让我生育的母亲
从你的黑夜浮上来
我是唯一生还者
在此地
我的脚只能听从地下的声音
以一向不抵抗的方式迟迟到达沉默的深度


夜晚这般潮湿和富有生殖力
有条纹的窗纸使我想起内心
在转弯处
用拐摸索走路的盲者
从石头里看见我最底层的命运
被许多神低声预言过


四月是最残忍的一个月
它微笑的性情越过腐烂更具光彩
群居的家族匍匐于祭扫之日
老烟叶排成奇怪的行列
它在想
这个鸦雀无声的村庄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