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那些活着和死去的人们——一个唐山人的自述(四)

(2006-07-07 08:43:14)
分类: 唐山大地震

7 刚从废墟里钻出来时,印像最深的有两个:一是拼命大口地呼吸,似乎要把全世界的空气都吸进身体,呼吸这件最为平常的生理活动,此刻变得如此贪婪;二是突然觉得双手疼得厉害,将手举到眼前,发现手背在流血,且眼看着快速肿胀起来,一会儿就变成了发面馒头。但那时,所有唐山人判断的标准就是:只要你还能站起来,就是个健康的人!

父亲怒骂:“你他妈的别楞着,赶紧扒你姨他们”!

 

那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啊:遍地瓦砾连绵起伏,电线杆子七倒八歪,残垣断壁无边无际,唐山平了。目力所及,好空旷的城市,好荒凉的大地啊!变成废墟的城市笼罩在飞扬的尘雾中,惨白惨白的世界,灰蒙蒙的天空,一排排绿树怪怪的站着,唐山好大,好安静啊!废墟上到处都是在尘雾中奔跑、活动的人影,每个人,无论男女,几乎半裸。尘雾中,不时传来唐山老娘们呼喊亲人的叫声,或远或近,唐山老爷们骂人的粗话和沙哑的号子声此起彼伏。我惊呆了。

 

刚刚顺手将废墟里的床单撕了一块儿下来给姐裹体,母亲呼喊着跑了过来。

没认出那是我的母亲,只能靠声音来判断。母亲的五官几乎看不见,满脸暗紫色的血,头上包着一件劳动布做的甲克衫,下边穿着一件几乎被撕烂了的睡裤,上身一件圆领体恤,脸上的血一直流到脖子下面,也同样赤着双脚。

“感谢老天爷,我的儿子你还活着”!母亲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紧紧抱住不撒手。

我问母亲谁还活着,母亲说玲死了。玲是我的大妹。

根本顾不上难过与悲伤,看着姨他们四口人住的房子,已经七零八落地变成了由瓦砾组成的废墟,书在一旁楞楞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妈——!”

此刻父亲已经趴在废墟上面用耳朵倾听了,边仔细听下边的声音,边喊着姨的名字。母亲也突然醒悟,叫着大家一起喊,一起听。

没有一丝声响。姨一家四口人,静静地躺在脚下的废墟里。

过了许久,父亲对母亲说:“恐怕他们全死了,赶紧去救别人吧”。

母亲大声嘶喊着:“不,不会全死了的,不许走,坚决不许走,死了我也要见到尸体”!

父亲叫着我们:赶紧走,去扒别人!我边回头叫着母亲边跟着父亲向前走。

母亲一个人,全身都紧贴着废墟,依然在叫着听着。

走出去十多米,忽听母亲高喊:“快回来,都给我回来,他们还活着”!

大家扭头跑回来,再次趴下来倾听,依然毫无声息。可母亲坚持她听到了细微的呻吟声。

在母亲的坚持下,大家开始了更为艰难的挖掘工作。

姨住的房子屋顶,是由钢筋浇注水泥而成的,强烈的震动,使得质量很次的屋顶裂成了几大块,但中间依然由钢筋连接着。一方面幸亏质量不高的水泥,否则,整个屋顶将会变成一床结实的被子,有多少条生命也会闷死在里边;另一方面,却也给挖掘带来了更大的困难。我们五个人根本就搬不动那些连在一起的碎块儿。

大家徒劳地一次又一次地试着搬动那些碎块。

 

8 忽听西边不远的地方有人在高喊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跟我来啊”!

我抬起头来。徐叔叔穿一身退了色的旧军装,在那烟雾缭绕的废墟上,领着大约十几个人向我们这个方向急速奔跑着,边跑边指挥着大家救人,很像电影里战场的镜头。

这声高喊,引来无数人的目光与呼喊。说真的,那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感受共产党员与

共青团员的分量,第一次感受做一名共产党员和共青团员是如此光荣!这样的想法今天看来或许有些好笑,但当时激动的我浑身发抖!徐叔叔的形像,在我的心底一下变得如此高大!一种对英雄的崇拜油然而升!

母亲站起身来大声喊着:“老徐,快来帮忙扒扒,下面埋着四口人还有活的”!老徐是机

电科的党支部书记,从部队转业来的江苏人。

十几个人一涌而上。情势立刻发生了变化。大家边喊,边奋力搬开屋顶。

大约有三、四层的碎裂的屋顶覆盖着姨家四口人。大家一起一层层艰难地搬开,每个人脸上都是灰土与汗水。

突然发现,在一堆瓦砾中间,露出了一团肉,像个小孩子的脑袋。继而大家又都听到了细微的呻吟声。是姨夫的左肩膀,已经变了形的肩膀。轻轻地将脸上的灰土弄掉,姨夫像死人一般地躺在那里。母亲赶紧问:她们娘儿三个怎么样了?在哪儿啊?

姨夫闭着双眼,无力地说了三个字:全死了。说完,便昏死过去。

众人继续清理着姨夫身上的灰土与瓦砾,到了肚子附近的时候,触摸到了姨。

地震的时候,姨起身跃过姨夫的身体一把将躺在姨夫右侧的小表弟成紧紧抱在怀里,姨夫却一把拽过躺在姨左侧的表妹华。就在那一瞬间,房子轰然倒塌。姨和姨夫呈交叉十字型被压在了下面,而成便被挤在了俩人的身体中间。姨夫一直不敢回忆那一幕,直到很久之后才告诉我们:“成的头被挤压在我俩的身体中间,孩子不停地叫喊说喘不过气来,让我赶紧把被子给掀开,喊着喊着就那样被活活憋死了”。姨未说一句话,紧紧抱着她的小儿子,无声无息地走了。

不知道姨在那瞬间想得是什么,或许觉得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儿子紧紧抱在怀里保护他不受伤害,而她,实在是已经做到了。

翻过姨的尸体,成豁然就在姨跟姨夫的身体交叉处,脸和身体全都被憋的青紫。那年成8岁,跟着深爱他的妈妈,一同去了。

最为惨烈的是表妹华。姨夫拽过华的瞬间,房倒屋塌,屋顶一根长约三米直径约十公分的木檩,一下子插进了华的身体。华一声没吭地走了,倒是没受罪。扒华的时候费了很大劲,因为要将那根木檩从她的身体里拔出来。。。。。。

姨一家,一个幸福的五口之家,那瞬间只剩下了满脸是血的表弟书和人事不知的姨夫。

母亲痴痴地站在那里,看着自己的妹妹。甚至都忘记了感谢徐叔叔他们。想起来的时候,徐叔叔他们早已不见了身影,又去救助别人了。

 

那之后再没见过那位徐叔叔——这位姨夫和许多人的救命恩人。听说他后来调回了老家江苏。但从此再也没忘记过他。徐叔叔在我心中一直像一尊雕像,永远高高伫立着直到今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