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电影剧本《浪琴岛》前39个镜头

(2014-01-12 21:52:32)
标签:

曾晓文影视作品

文化

分类: 影视作品

浪琴岛

 

编剧:曾晓文

 

(发表于《中国作家》影视版2013年第10期)

 

1. 浪琴岛公园门口,清晨  外  黑白片

晨曦微露,曼陀罗树临街静立,空寂的街道缓缓延伸。紧张的呼吸声渐渐由微弱至清晰。

一双穿黑塑料凉鞋的小巧的脚快速地挪动。两脚停在了一块躺卧的大青石旁。青石上慢慢现出“浪琴岛公园”五个大字。镜头摇升,勾勒出一位白裙女子的年轻侧影。

年轻女子警觉地四下张望,跪下来,把一个裹在花被子里的女婴轻轻放到了大青石上。她在女婴的脸颊上亲了一下,眼角滴落泪珠,随即艰难地站起身离开,一步一回头。

女婴石破惊天地哭起来。

年轻女子转身奔回到婴儿身边,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手帕替女婴擦泪。

不远处传来了清洁工踢踏的脚步声和说笑声。年轻女子惊跳起来,迅速离开。

 

2. 海滩,日  外  黑白片

年轻女子沿海滩疾走。婴儿的啼哭愈发撕心裂肺。她踢掉脚上的凉鞋,逃离般奔跑起来,在海滩上留下一行歪歪扭扭的脚印。

海水涌上来,卷走了她的凉鞋。

海天交界处,晨光慢慢归于苍茫……

 

3. 浪琴岛公园门口,清晨  外  彩色片

青石上的大字“浪琴岛公园”慢慢由黝黑转为大红。一条长长的红毯从青石边直铺到公园门前。在红毯两旁,众人头顶骄阳,翘首等待。

一辆宝马轿车缓缓驶来,停稳。穿黑制服、戴白手套的司机下车,打开车门,一双穿精致红高跟鞋的脚探出来,踩到红毯上。镜头摇升,银白色的职业套装,靓丽含笑的脸,发髻高盘在脑后,柳艾琳(39岁)闪亮出场。

众人兴奋地涌近,举起各式相机和手机给她拍照。柳艾琳侧过身,把左手轻搭腰间,露出明星般的微笑。戴棒球帽的吴琪(35岁)挤在记者群里,神情冷漠,眼神抑郁。他从不同角度拍下了柳艾琳的面孔。

柳艾琳轻移脚步,众人紧随其后。

 

4. 浪琴岛公园内贵族休闲会所门口,日  

门上挂着红色横幅:“浪琴岛贵族休闲会所剪彩仪式”。门前摆满敬贺花篮,花开绚烂。一队身穿粉红旗袍的礼仪小姐婷婷玉立。

柳艾琳面带招牌式笑容,和几位西装革履的官员一同剪彩。众人鼓掌,各式相机、手机“咔嚓”作响,鼓乐队奏起喜庆音乐,场面十分热烈。

吴琪的面孔在人群中或隐或现。

 

5. 贵族休闲会所宴会厅,傍晚  

柳艾琳坐在豪华大桌的中心位置,面前摆着醒目的名签:广厦地产开发集团总裁柳艾琳。

众人来到柳艾琳面前敬酒。柳艾琳站起身,恰与坐在对面桌旁的吴琪目光相遇,她眼中掠过疑惑。在众人的注视下,她用左手拿起酒杯,随即又换到右手,爽快地一口饮尽杯中的白酒,众人也随之豪饮,露出满意兴奋的笑容。

众人散去。柳艾琳发现吴琪的座位变空了。

 

6. 空镜头,日  

街上人群涌动。一个个女子的窈窕身影飘然闪过。

 

7. 商场,日  

身穿休闲装的柳艾琳在化妆品柜台前挑选脸霜,感觉背后有人跟踪。她猛然转过头去,却不见人影。

 

8. 大街上,日  

柳艾琳从商场走出来,转入一条小胡同,脚步变得匆促。

戴棒球帽的吴琪在她背后时隐时现。

她伸手拦住一辆出租车,跳上车,终于长吁一口气。

 

9. 中学门口,日  

柳艾琳下了出租车,站在门口读手机上的短信。一道黑影渐渐靠近,挡住屏幕上的光线。

她抬起头,看到吴琪,警觉地:“你跟踪我?”

吴琪点点头,面无表情。

柳艾琳:“你想要干什么?”

吴琪:“帮你。”

柳艾琳讥讽地一笑,“说的比唱的还好听。”

吴琪:“我帮你找到了你的女儿!”

柳艾琳指指学校大楼:“我女儿在里面念书呢,没丢。”

吴琪:“我说的不是郝娅菲。”

柳艾琳一惊:“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名字?”

吴琪语调诡秘:“我对你了如指掌。我找到的是你的私生女!”

柳艾琳愈发惊诧,随即冷静地说:“我没有私生女。”

一群穿着时尚的女学生从校门走出来,其中短发的郝娅菲(15岁)冲柳艾琳挥手,叫了一声:“妈!”娅菲杏眼、薄唇、尖下颏,给人印象傲气、伶俐。

吴琪压低声音:“明天中午12点,我在你们公司对面的咖啡屋等你。”

柳艾琳不置可否。她迎上前去,搂住娅菲的肩头,一同离开。

吴琪眼神复杂地目送她们远去。

 

10. 柳艾琳家餐厅,傍晚  

餐厅装饰豪华,挂着水晶吊灯,摆满欧式家具。

柳艾琳和丈夫郝立升(45岁)、娅菲围坐在桌旁吃丰盛的晚餐。柳艾琳有些心神不安,郝立升更是心不在焉,不时用手机回复短信。郝立升五官端正,头发一丝不乱,穿着也十分考究。

柳艾琳:“娅菲,吃完饭你得练琴,离省里的钢琴比赛只剩两个星期了。”

娅菲撅起嘴:“天天练,烦死了。”

柳艾琳:“不练,怎么能得奖呢?”

娅菲:“我不要活得那么辛苦!”

柳艾琳:“你这是什么态度?”(把头转向郝立升):“你这个当爸的,怎么不教育女儿?”

郝立升:“你跟评委打个招呼,把奖发给她,不就完了吗?反正你们公司是赞助商!”

柳艾琳:“我不可能替她铺一辈子红地毯。”

郝立升的手机“嘟”地响了一声。他看看手机,站起身:“我得马上去台里,有点急事。”

柳艾琳不满地:“一家三口好不容易凑在一起吃顿晚饭,你又要出去!”

郝立升已到门口,无奈地:“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呀。”

娅菲冲柳艾琳扮了个鬼脸:“爸爸没说我今晚一定要练琴。”

柳艾琳声色俱厉道“是听我的,还是听你爸?!”

娅菲气鼓鼓地走到钢琴旁,抗议地制造出一连串刺耳的噪音。

 

11. 咖啡屋,日 

吴琪坐在角落里,端详着手机屏幕上一个7、8岁男孩的照片。

柳艾琳匆匆走进咖啡屋,一时不能习惯屋内昏暗的光线。

她坐到吴琪对面,吴琪立即收起了手机。

柳艾琳冷冷地:“我只有一刻钟,长话短说。”

吴琪:“知道你是大忙人,我已经替你叫了咖啡。哥伦比亚的,加牛奶和糖。”

服务员给柳艾琳和吴琪端来咖啡。

柳艾琳喝了一口:“看来你对我喝什么咖啡都了解。”

吴琪从文件包里掏出一叠文件夹。最上面的文件夹印有“文件编号一:身份证复印件”的字样。

柳艾琳露出一脸迷惑。

吴琪讥讽地:“你原名叫柳彩华,够俗的。这是你原来的身份证复印件。”

柳艾琳看了一眼复印件上年轻女子的照片:“你认错人了。”

吴琪:“不会错的。浪琴岛当年有家糖果店,你在那儿当售货员,外号‘糖果店西施’。”

吴琪慢条斯理地拿起第二个文件夹:“文件编号二:女婴照片”。

柳艾琳的眼中闪过诧异。

吴琪:“十九年前,你把刚出生的女婴丢在了浪琴岛公园门口……”

柳艾琳浑身一震。

吴琪卖弄玄虚地:“你没想到吧,她被人捡到了,送进了儿童福利院。这是她在福利院拍的第一张照片。”

柳艾琳看了一眼照片上眉清目秀的女婴,愈发惊讶,不过随即恢复冷静:“你该去写小说。”

吴琪:“我只调查事实,对写小说毫无兴趣,再说真实事件远比小说更精彩、更让人震撼!”

柳艾琳无言以对。

吴琪又慢条斯理地拿起第三个文件夹“文件编号三:美国护照复印件”,说:“过了不久,你就去了美国,用的是柳艾琳的美国护照。柳艾琳早死了,蛇头把她的护照卖给了你,你是个冒牌的偷渡犯!”

柳艾琳恼羞成怒,提高了声音:“你再造谣生事,我要报警了!”

吴琪威胁道:“报警对你有什么好处?我一无所有,失去的只有痛苦!”

柳艾琳:“你到底想要什么?”

吴琪伸出一根手指:“非常简单,五百万!”

柳艾琳站起身:“你白日做梦!”

吴琪:“我只要对媒体爆料,你会失去所有的一切!名利、地位、家庭……你下得起这个赌注吗?!”

柳艾琳冷冷一笑:“你以为媒体会相信你这个小混混吗?我把钱全沉到大海里,也不会给你一分!”说罢,怒气冲冲地离开咖啡屋。

吴琪看看四周,趁无人注意,小心翼翼地把柳艾琳的咖啡杯放进一个塑料袋,又把塑料袋放进公文包。

 

12. 夏城机场出机口,日  

人头攒动。刚下飞机的乘客们与接机人握手、拥抱。

美国人爱德华·佩奇(47岁)和他的养女美籍华裔明娜·佩奇(19岁)走出来。爱德华身材挺拔,金发碧眼。明娜面容清秀,留一头如瀑的黑色直发。他们东张西望,终于看到人群中的吴琪。吴琪举着写有“Edward Page”(爱德华•佩奇)的牌子。

爱德华和明娜走到吴琪面前,分别与他握手。

 

13. 夏城街上,日  

爱德华和明娜坐在吴琪的车里,好奇地张望着窗外的摩天大楼,和高楼旁建筑工人居住的简易房;他们打量衣着简朴的水果摊贩,还有穿戴名牌的时髦男女……

 

14. 轮渡甲板上,日  

山青水碧的浪琴岛渐渐显现。岛上树木繁茂,各种风格的古建筑在阳光下散发着雍容华贵的光彩。爱德华、明娜站在甲板上,兴奋地浏览四周的风景。吴琪陪伴在他们身旁。

爱德华:“(英语)中国和我在美国电视上看到的不一样。美国媒体喜欢哗众取宠,把中国的一些落后现象拼命扩大。”

明娜:“(英语)眼见为实。”

爱德华惭愧地:“(英语)怪我没早一点带你回来……”

明娜:“(英语)晚来总比不来要好……”

爱德华难过地:“(英语)当年收养你时,我还在澳大利亚工作,你养母梅里尔一个人来的。她希望有一天我们一家三口人能一起来中国,可惜她的愿望没能实现……”

明娜安慰道:“(英语)爸,我妈其实一直跟随着我们……”

一个小贩走过来,兜售工艺品。他问明娜:“你是这个老外的导游吧?劝他买一个!”

明娜“扑哧”一笑:“我是他女儿。”

小贩狡黠地:“你骗谁呀,他是黄头发,你是黑头发,你怎么可能是他女儿?”

明娜摆摆手:“和你讲不清楚,不过他不会买的。”

小贩失望地走开。

吴琪对明娜说:“没想到,你能讲这么好的中文。”

明娜微笑:“我3岁那年,我养母就送我上了中文学校。她说中国人一定要学中文,还说如果有一天我见到我的亲妈,我就可以自由交流。现在这一天终于来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她?”

吴琪歉意地:“你妈临时出差了,你先等几天,好吗?”

明娜露出明显的失望表情,但点了点头。

轮渡停靠在了浪琴岛岸边。

众人走下轮渡,在岸边留下一串串凌乱的脚印……

 

15. 宾馆某套间,夜 内(本节对白全部用英语,中文字幕)

爱德华从卫生间走出来,看到明娜正倚窗眺望海上的明月。

爱德华:“怎么还不睡?”

明娜:“我睡不着。”

爱德华:“明天你在宾馆休息,倒时差。我出去和宋琪转转。”

明娜:“好的。”

 

16. 浪琴岛街上,日  外(本节对白全部用英语,中文字幕)

爱德华站在街旁,看着手上的地图,在吃力地寻找。

一位扫街的老大妈走近他,问:“我可以帮你吗?”

爱德华惊喜地:“你会说英语?”

老大妈:“年轻时学过。那时浪琴岛有很多外国人,经常说。”

爱德华:“我想找贵宾馆。”

老大妈:“向前走两条街,然后向右拐,你会看见一幢红楼,那就是贵宾馆。”

爱德华:“谢谢!”

 

17. 贵宾馆会议厅,日  内(本节对白全部用英语,中文字幕)

会议厅里聚集了众多记者和听众。主席台上方的横幅:“广厦集团浪琴岛开发新闻发布会”格外耀眼。柳艾琳站在主席台旁看演讲稿。

爱德华穿过人群,走到吴琪身边。吴琪悄悄指了指柳艾琳。

爱德华来到柳艾琳身边,神情紧张地:“我叫爱德华,想和你谈谈。”

柳艾琳:“你是外媒记者吗?”

爱德华摇摇头。

柳艾琳:“我没有空聊天。”

爱德华恳切地:“我是明娜的养父,特地从美国来见你。根据我掌握的信息,你就是明娜的生母!”

柳艾琳惊愕:“你……你有什么证据?”

爱德华:“很多证据。我的私人侦探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收集。”

柳艾琳:“你说的是那个总戴着棒球帽的吴琪吧,他在骗你的钱,对你撒谎!”

爱德华一字一顿清晰无比:“DNA报告是不会撒谎的!”

柳艾琳脸色立即变得惨白:“你……到底想要什么?要钱,对不对?”

爱德华殷切地:“我不要钱,只希望你认下明娜这个女儿,她现在人就在浪琴岛!”

柳艾琳坚决地摇头:“我不会随便认亲。”

爱德华:“至少你要和我认真谈谈,我和明娜远行万里来找你……”

柳艾琳:“新闻发布会马上开始了,我很忙。”

爱德华并不退却:“一个成功的女强人,背后有那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会立即公布所有的证据,那简直就像派送大麻,一定会让所有的新闻记者兴奋起来的!”

柳艾琳无奈地:“好吧,晚上六点,在对面的酒店餐厅等我。”

一位工作人员走到柳艾琳身旁,在她耳边低语。

柳艾琳强作镇静,走到麦克风前,说:“广厦集团经过认真的考虑,决定竞争浪琴岛的地产开发权。不破不立,我们要拆除老建筑,打造现代岛屿,吸引世界各国的游人!”

吴琪在爱德华耳边低声翻译。爱德华耸了耸肩膀。

柳艾琳声调高扬:“浪琴岛是全省乃至全国的名片,我们要让这张名片熠熠闪光!”

众人开始鼓掌。

爱德华悄悄离开了会场。

 

18. 酒店餐厅, 傍晚  内(本节对白全部用英语,中文字幕)

爱德华坐在窗前的座位上,不时焦灼地向门口张望。

女服务员走过来:“请问您是佩奇先生吗?”

爱德华点点头。

女服务员:“柳总因为母亲病重,回乡下了,抱歉不能来见你。”

爱德华失望在站起身,离开了餐厅。

 

19. 乡间路,夜 

柳艾琳心事重重地驾车行驶在乡间路上。

她把车停在路边,下了车,从后车厢拿出一篮水果。她戴上一顶草帽,遮了半边脸,走过几条小街,来到一幢三层楼前,看看四周,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20. 柳母家,夜  

柳艾琳走进屋里,看到病弱的柳母躺在床上。

柳母:“今天怎么有空回来?”

柳艾琳一边拾散落在地板上的衣物,一边说:“想看看你。保姆呢?”

柳母:“她早睡了。”

柳艾琳:“最近感觉好点吗?”

柳母:“不死不活的,就这个样子。”

柳艾琳:“要你住院也不住,在家里打针吃药多不方便。”

柳母:“我一进城就心烦。”

柳艾琳:“你这么固执,我真没办法。家里这么多房间,你偏住这间小的。”

柳母:“反正是瘫在床上,房间大小都一样。你好像不太高兴,出什么事了?”

柳艾琳坐到母亲床边的椅子上,说:“出了怪事。你记得我丢下的女婴吧?有人说,她当年被送进了儿童福利院。”

柳母沉默,疲惫地闭上眼睛。

柳艾琳意识到母亲的异样,追问:“你知道这件事?”

柳母睁开眼,叹口气:“你丢孩子那天,我叫人跟踪你到浪琴岛公园,后来把孩子送进了福利院。”她的眼角渗出泪:“我想养她,可那时家穷,养不起呀。”

柳艾琳生气地:“你怎么瞒了我这么多年?”

柳母:“你不知道孩子的下落,就少一份牵挂,我也是为你好。”

柳艾琳:“今天突然冒出了个美国人,说是我女儿的养父!”

柳母惊讶地:“美国人?”

柳艾琳点点头:“他还说我女儿名叫明娜,现在人就在浪琴岛!”

柳母感叹地:“世界这么大,这孩子还是找回来了!这是老天照应你呀!”

柳艾琳不无痛楚地摇摇头:“谁知道是照应,还是惩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柳母:“哪有妈妈不认女儿的道理?”

柳艾琳:“这件事儿一旦被曝光,后果不堪设想呀。”

柳母:“你要是像我这样躺在病床上,就不会计较什么后果了。”

柳艾琳站起身:“你休息吧,我还得连夜赶回城里去。”

 

21. 乡间路,夜  

柳艾琳看看四周无人,走到车旁,迅速钻入汽车,发动汽车离开。

 

22. 广厦集团办公室,日  

爱德华和吴琪走进接待室,见到柳艾琳年轻的男秘书小张。小张举止中规中矩,一副老成持重的样子。

吴琪:“我们可以见柳总吗?”

小张:“柳总在开会。”

吴琪:“我们等她。”

小张冷淡地:“没有预约,她不会见你的。”

吴琪:“那我们现在预约。”

小张:“没有她的指示,我不会随便替她预约。”

吴琪无奈地:“简直岂有此理!她有什么了不起的?”

小张低下头看手中的文件,不再理会。

吴琪和爱德华转身离开。

在门口处,吴琪注意到墙上有关全省钢琴比赛的中英文巨幅招贴画。

他向爱德华指了指招贴上娅菲的头像,低声道:(英文)“这是柳艾琳的女儿,比赛那天她一定会到场。”

爱德华露出了会意的微笑。

 

23. 浪琴岛钢琴博物馆,日  

盛装的观众聚集一堂,电视台记者正专注地录像。娅菲身穿白色公主裙,坐在台上一架古典钢琴旁,演奏巴赫的钢琴曲。

柳艾琳坐在贵宾席上,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她微微侧过头,打量着坐在评委席上的宏逸(42岁)。宏逸身穿纯棉白衬衣,扎一条蓝色丝巾,颇有艺术家风度。他目不斜视,倾听演奏。

娅菲演奏结束,众人鼓掌。

男主持人来到台上:“请评委打分。”

五位评委分别竖起评分牌。

主持人:“郝娅菲的平均分是8.5!到目前为止是最高分!最后一位参赛者,也是最后一位报名者,是来自美国的明娜!她将演奏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给母亲的信》。”

明娜走上台。她身穿黑色小礼服,脸色有些苍白,但神情镇静。柳艾琳诧异地望着明娜。她转过头,正撞见爱德华的目光。爱德华冲她微微点头,她立即会意:明娜正是她的女儿!她一时悲喜交加。

明娜开始演奏。钢琴曲优美深情,把观众带入音乐的美妙境界,爱德华、宏逸、吴琪都露出感动的神情。柳艾琳的眼眶发红,陷入回忆……

 

24. 浪琴岛医院病房,日  内(黑白片,闪回)

女护士抱着裹在小花被里的女婴走进来,躺在床上疲惫万分的柳彩华(柳艾琳)立即直起身,接过女婴。女婴正酣睡着。柳艾琳把脸贴在女婴的小脸蛋上,眼中充满母爱……

女护士递过来一张表格和一支圆珠笔,指着姓名一栏示意她填写。她轻轻推开女护士的手,痛楚地摇了摇头。

女护士惊讶万分地望着她……

女婴醒过来了,睁开眼睛。她的眼神清澈如水。

柳彩华低下头,轻轻亲吻女婴……

 

25. 浪琴岛钢琴博物馆,日  

女婴的眼睛渐变为弹琴少女的眼睛。

明娜演奏结束,仍坐在钢琴旁,沉浸于深深的思绪中。宏逸竟带头起身鼓掌,场面十分热烈。主持人再次来到台上,挽着明娜的手臂,站到了评委们的面前。

五位评委竖起评分牌。宏逸给了明娜令人瞩目的9.5分。娅菲立即对他怒目而视。

主持人:“明娜的平均分8.6分!她荣获本届钢琴比赛的第一名!郝娅菲获得第二名!王江获得第三名!”

背景音乐声响起。娅菲、王江走上台。评委上台为他们颁奖,小朋友们给他们送上了鲜花。明娜伸出手要和娅菲握手,娅菲却视而不见。柳艾琳注视明娜,突然遇到明娜清澄如水的眼神,全身不由得一震。

明娜走下台来,爱德华立即上前拥抱她:“祝贺你!”

柳艾琳目睹此景,一时百感交集。

宏逸走到明娜身边,伸出手:“祝贺你!”

明娜与宏逸握手:“谢谢!”并介绍爱德华:“这是我的养父爱德华。”

宏逸:(英语)“欢迎你来浪琴岛!”

爱德华:(英语)“浪琴岛让我惊喜!”

宏逸:“(英语)你们要在这儿多住一段时间,才能真正欣赏它的韵味。”

爱德华:“(英语)我相信你的话。浪琴岛有丰富的历史,我想好好了解它……”

宏逸掏出一张名片递给爱德华:“(英语)如果你们感兴趣,我们学校明天举行浪琴岛历史图片展,请你们来参观。”

明娜:“好的!”

爱德华改用中文:“好的!”

宏逸:(英语)“你的发音很标准!”

三人笑起来。

娅菲走到柳艾琳面前,气鼓鼓地:“你没跟宏逸打招呼吗?”

柳艾琳:“派人打过了,哪想到他会叛变?”

娅菲提高声音:“你怎么连个音乐学校的老师都搞不定?”

众人转过头,把目光集中到柳艾琳母女身上。

柳艾琳尴尬地压低声音:“你小声点!”

娅菲继续抱怨:“哼!远来的和尚好念经!”说罢扭头便走,柳艾琳想拉住她的手臂,结果被她甩开。娅菲开始小跑,柳艾琳只好动身去追。

吴琪走到爱德华身边耳语:“(英语)娅菲是被上帝宠坏了的孩子。”

爱德华微笑:“(英语)也许没那么严重。”

众人离开比赛现场。

 

26. 街上,傍晚  

街上车辆繁忙,人声喧嚷。爱德华和明娜站在街旁等车。明娜眼前一阵发黑,突然晕倒在地。

爱德华抱起明娜,呼救:“(英语)快救人!”

没有一辆车停下来。

柳艾琳的司机把豪华轿车停到柳艾琳母女身边。柳艾琳焦急地:“马上送那个美国人和他的女儿上医院!”

司机立即把车开到了爱德华父女身边,请爱德华把明娜抱上车,随后驾车疾驰而去。

柳艾琳目送轿车远去。

娅菲不满地:“我不想坐破出租车!”

柳艾琳的目光仍追寻远去的轿车:“那你就走路回家!”

 

27. 医院病房,晨  内(本节对白全部用英语,中文字幕)

晨曦照进窗。明娜在病床上醒来,看到了陪伴在身边的爱德华,吃力地微笑了一下。

爱德华:“我的天使,你终于醒了!”

明娜:“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了。”

爱德华摇摇头:“我不许你这样说。”

吴琪敲门进来:“你没事吧?”

明娜不在意地摆摆手:“睡一觉体力就恢复啦。”

吴琪: “爱德华,我能和你单独谈谈吗?”

爱德华随吴琪走出病房。

 

28. 医院花园,日  外(本节对白全部用英语,中文字幕)

爱德华和吴琪走进医院花园。

吴琪:“柳艾琳让我和你谈谈。她答应给明娜300万人民币,条件是你们永远从她的生活中消失。”

爱德华既惊讶又恼怒:“她这么冷血?她想用钱封我的口,对不对?”

吴琪:“可以这么理解。”

爱德华恼怒地:“你是我雇用的私人侦探,不该帮柳艾琳做事!”

吴琪辩解:“我是替你着想!柳艾琳不会认亲的。你和明娜还不如拿了钱走人。300万元人民币大概能换30多万美元,不是一笔小数目!”

爱德华:“你就等着拿代理费,对不对?”

吴琪:“你如果给,我当然不会拒绝。我问过医生了,明娜病得不轻,你需要钱治疗。”

爱德华:“钱不能解决世间的所有问题!”

吴琪:“但可以解决重要问题。”

爱德华:“每个人对‘重要’一词有不同的理解。”

吴琪:“不管你怎么说,我认为柳艾琳对明娜不重要。她抛弃了明娜一次,就会抛弃她第二次!”

爱德华愤怒地说:“我没时间和你废话。”说罢转身离去。

 

29. 浪琴岛音乐学校教室,日  

教室里四壁上挂满了浪琴岛风土人情的老照片。许多照片虽是黑白的,但上面的建筑优雅大气,自然风景浪漫迷人。室内参观者寥寥。明娜和爱德华在宏逸的陪同下观展。

明娜好奇:“你从哪儿找到这些老照片的?”

宏逸:“我建了一个网站叫‘浪琴之友’,很多照片都是网友们捐赠的。”

明娜感叹:“这些老建筑真是风华绝代!”

宏逸:“可像广厦集团这样的大公司,一心拆除古建筑,毁灭遗产。它们财大气粗,会笼络媒体,掌握话语权。你看,今天图片展开幕,我请了很多家新闻媒体,但没有人到场。”

明娜:“我们可以在互联网上发动世界华人,号召大家保护古建筑,抗议广厦集团!”

宏逸:“好主意!”

三人在一张老照片前停留脚步。

爱德华若有所思地:“(英语)这张照片我好像在哪儿见过。”

宏逸:“(英语)这就是浪琴岛著名的国际俱乐部。”

爱德华举起相机,翻拍了几张。“(英语)我的祖父在浪琴岛生活过,我小时候在他家看到过类似的照片……”

宏逸:“(英语)看来你和浪琴岛很有缘分。”

爱德华:“(英语)当年我和太太决定收养中国孤儿时,第一时间想到了浪琴岛!”

明娜:“(英语)我就是在浪琴岛出生的!”

宏逸惊喜地:“(英语)你和我是老乡!”

 

30. 学校走廊,日 

爱德华一边踱步一边打电话,神情严肃,又隐隐有些激动。挂断电话后,他又通过手机把翻拍的黑白照片传了出去。

 

31. 空镜头

爱德华手机里的黑白照片慢慢放大,变成了伫立山崖上的国际俱乐部。俱乐部面向大海,四周树木繁茂,俱乐部是欧洲古典的圆拱回廊式建筑,共三层楼,优雅大气。

 

32. 国际俱乐部,日 

柳艾琳随秘书小张走进俱乐部。俱乐部内的装饰属欧美风格,但有破败迹象。

小张:“听长辈们说,在上世纪外国人常到这里喝酒、跳舞,可以说盛极一时。”

柳艾琳好奇地四下张望:“没想到是这样的。”

小张惊讶地:“柳总,您在浪琴岛生活过很多年,从没进过国际俱乐部?”

柳艾琳情绪复杂地:“以前没资格进来,也没那份雅兴。”

柳艾琳小心翼翼地坐到一架钢琴旁,轻轻抚摸琴盖。

小张:“想试试吗?”

柳艾琳尴尬地摇摇头:“我从没学过弹钢琴。”

小张忙讨好地:“是呀,柳总哪有时间搞这种无用的玩意儿。”

柳艾琳站起身,在大厅里踱来踱去,高跟鞋在大理石地面上敲出“嗒嗒”声音。

小张紧随其后:“这老建筑落伍了,把它拆了,盖宾馆,生意一定兴隆。我请风水大师看过了,这里的风水全省一流。”

柳艾琳满意地点头。

小张:“听说您以前在美国当老板,事业很成功,当初要回国时,周围人都反对,现在您的生意越做越大,可见您的眼光!”

柳艾琳不无得意地微微一笑。

 

33. 柳艾琳家,晚  

柳艾琳走进家门,郝立升和娅菲坐在客厅沙发上,正在看青春言情电视剧。

柳艾琳兴奋地:“快转到新闻频道!”

郝立升用控制器换到新闻频道。电视里一位正襟危坐的男播音员正在报道:“在最近一段时间里,浪琴岛改造工程令大众瞩目,现在投标结果已揭晓,那么这样一个承前启后的重要项目花落谁家呢?它就是广厦地产开发集团!”

娅菲赌气地抢过控制器,把频道换回到青春言情电视剧。

柳艾琳急忙阻拦:“马上就要演对我的采访了!”

娅菲并不理会,抓住控制器不放。

郝立升:“我出差回来,刚一进家门娅菲就告状,钢琴比赛没得第一名,到现在都不开心。”

柳艾琳:“她不好好练习,怪谁呢?明娜确实弹得比她好。”

郝立升:“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呢?另外,我们电视台大楼的装修,你把价钱压低点。领导说了,我把这件事儿办好了,就再给我升职。”

柳艾琳没有回应,径自走进厨房。

郝立升提高声音:“你得答应我!”

柳艾琳关上了厨房的门,以背倚门,失望地闭上双眼,长叹一口气。

 

34. 广厦集团柳艾琳办公室,日  

柳艾琳有些疲惫地走进办公室,小张立即捧着手提电脑跟了进来。

小张:“柳总,你看到‘浪琴之友’网站上贴出的文章吗?”

电脑屏幕显示一段文字:“浪琴岛的价值,在于优美的自然风光,更在于独特的历史感和文化底蕴,而广厦集团迫不及待地要拆除古建筑,毁灭历史,一定会遭到历史的审判!”

柳艾琳气愤地关掉电脑:“简直岂有此理!”

小张:“这些人干嘛和我们作对?领头的就是那个叫宏逸的音乐老师。”

柳艾琳盯着“浪琴之友“网页,陷入沉默。

 

35. 音乐学校教室,日  

“浪琴之友”网页被缓缓翻动。

明娜和宏逸并肩坐在电脑旁,注视荧屏。屏幕上显示出链接:明娜的“人人网”页面,标题是“倡议保护浪琴岛国际俱乐部!”明娜移动鼠标,屏幕上立即显示出一系列热烈支持的跟帖。

宏逸面露喜悦:“太好了!”

明娜指点屏幕:“你看,很多老华侨愿意捐出积蓄,维修国际俱乐部。我们可以在网上募捐!”

宏逸:“对,我明天就去注册一个账户,接受国际捐款!”

明娜站起身,走到钢琴旁:“我可以弹这架钢琴吗?我一开心就想弹琴。”

宏逸兴致勃勃地:“我们一起弹!”

两人并肩坐到钢琴旁。明娜:“弹《春江花月夜》,好不好?”

宏逸点点头。

优美抒情的《春江花月夜》在空中荡漾。

 

36. 国际俱乐部,日  

广厦集团的工人们驾驶推土机来到门前。

宏逸带领一众网友举着标语“保护古建筑!保护文化遗产!”,站在门前抗议。工人们示意他们离开,但他们纹丝不动。工人们步步逼近,双方箭拔弩张。路人开始围观,有人掏出手机拍照上传微信,有人用手机向电视台爆料。

警车鸣笛而来。

一队精干的公安人员跳下警车。他们试图分开众人,听取意见,但双方吵成一团。

柳艾琳的“宝马”车开到现场。柳艾琳一脸严肃地下了车,众人突然安静下来。她走到工人们和抗议者之间,对工人们说:“立即动工!”

宏逸喊道:“你就这么恨国际俱乐部?”

柳艾琳冷冷一笑:“你用的词不准确,我不恨,但讨厌!”

李干警(35岁)对宏逸等抗议者说:“请你们马上离开!广厦集团有拆迁权!”

人群背后有人高声叫道:“广厦集团没有拆迁权!”

人群立即让出一条路,吴琪、爱德华、明娜一行三人在众人注目下走到了公安干警面前。爱德华从背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李干警。李干警迷惑地接过去,看了一眼就皱起眉头。

吴琪有些讥讽:“你大概看不懂,给这位柳总看看吧。”

公安干警把文件递给柳艾琳。

柳艾琳读完了文件,难掩沮丧之情:“爱德华的祖父,当年是国际俱乐部的设计师,拥有部分产权。”

宏逸惊喜地向爱德华点头致意。

吴琪:“在产权问题没有解决之前,你们不可以拆除这幢建筑。”

柳艾琳心有不甘地,问爱德华 “(英语)怎么能证明你的文件是真的呢?”

爱德华:“(英语)我已经做过公证了。”

柳艾琳:“(英语)你要请律师出面和我交涉。”

吴琪:“我就是她的律师!”

柳艾琳恼怒地:“你到底是什么人?”

吴琪:“一半是律师,一半是侦探。”

李干警:“柳总,这事儿,涉及国际关系,您不能轻举妄动。”

柳艾琳无奈,沮丧地对工人们说:“先撤吧。”

工人们开着推土机离开了俱乐部。明娜、宏逸带头欢呼起来。

柳艾琳看了一眼明娜和宏逸,转身离开了。

 

37. 街上,日   

柳艾琳坐在车中,脸色阴郁地打电话,但语调却十分甜润:“科长呀,我有点小事麻烦你一下。有一个美国人一直和我过不去,你派个人去查查……”

柳艾琳把声音压得越来越低,终于被街上的鸣笛声淹没……

 

38. 宾馆,傍晚 

明娜和爱德华听到敲门声,打开门。一男一女两位公安人员笔直地站在门口。

男公安人员:“有证件吗?”

明娜有些恼怒:“你们怎么随便就查人证件?这合法吗?”

男公安人员:“这个区归我们管,你要想不被查,就住到别的地方去。”

明娜无奈,从电脑包里找出两个护照,递给他。

男公安人员检查过他们的签证,说:“你的签证再有三天就过期了,限你们三天内离境。

明娜拿回了护照。

两位公安人员转身离开。

爱德华焦急地问:“(英语)他们说什么?”

明娜:“(英语)我们的签证到期了,他们叫我们三天内离境。”

爱德华:“(英语)一定是那个柳艾琳和我们过不去。”

明娜:“(英语)我……还没见到我妈妈……我不想走……”

爱德华摇头:“(英语)我们明天早上就去公安局办签证延期!”

 

39. 空镜头,黄昏  

夕阳给海水和海滩镀上金晖。海滩上一行脚印曲曲弯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