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暗恋桃花源
暗恋桃花源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26,735
  • 关注人气:2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0907上海观众评论三篇-3:暗恋灼的伤

(2009-08-01 16:23:03)
标签:

《暗恋桃花源》

上海大剧院

观众

演出评论

文化

分类: 相关评论
1-暗恋灼的伤 —— 我看《暗恋·桃花源》之《暗恋》篇(2009-07-29 23:58:08)
转自:
http://blog.sina.com.cn/happydeerlu
 

    题记:你的心,在暗恋的针芒上,疼痛,疼痛。。。

                           

    江滨柳,你的心中,是否一直住着一个云之凡?

    她那么美,像天边的白云,徘徊在你的天空,婀婀袅袅,恋恋不散。

    她又仿佛那夜空的皓月,如影随形,隔开你那么远,却又这么近。

    很多个起起伏伏的日子,当失望沮丧盈满心头,你试图将她遗忘,遗忘在风里,却发现,这终是一场幻想的徒劳。

    她像一缕光,一抹香,在某一个寂寞的午夜,一个微雨的黄昏,如约而至飘临到你心中,疼了你的思念,

    你颤抖着垂垂老去的手,想去抓住她,你要问她,你去了哪里,你为何让我等你等得这么凄苦?

    你要问她:我给你写了那么多信,为何你竟收不到一个字?

    你还要问她:这些年你究竟去了哪里,你究竟住在哪里?

    你想拉住她的手,说:我们在大大的上海就认识,四十年前我就认识了你,可是为什么后来我却遗失了你,把你遗失在白衫黑裙里,遗失在乌亮的麻花辫里。

    你请求她的原谅,你说:原谅我,我竟没有陪你回云南;原谅我,我竟没有找到你;原谅我,我竟没有为你一直而等待。。。。。。

    可是,岁月能原谅你吗?

    曾经的秋千边,飘零的叶子一枚枚摇坠。岁月已经老去,白发已经苍苍,你的手再也无法牵住之凡的手了!

    你的之凡,循着寻人启示来看你了,她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了。四十年的等待,重逢只有几分钟回报。你甚至没有体味到她手上的体温,她就要走了。你终于情难自禁伸出颤颤巍巍的手来,你想再次牵住她的手,你哭泣的心絮絮着挽留的语:之凡,之凡,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之凡没有回头,决绝地没有留下。

    其实,你该是明白的,错过了一个瞬间,便是错过了一个世纪,一个人生。

    可是,你还是忍不住想伸出手呀,你想拉住之凡的衣襟,说最后一句话:

    之凡,你看,你编织的围巾依旧缠绕在我的脖颈,我是你永远的江滨柳呀,之凡。

    。。。。。。

    你的泪终于如堤决。

    苍凉的哽咽声,悲伤了整个剧院。那是《暗恋》中最煽情的一幕,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拽紧了每一颗噙着爱的心,忧伤的《暗恋》那么叫人疼痛,疼痛。

   而你的心,在暗恋的针芒上,却是早已疼痛了,毕生疼痛着。。。。。。

 

 

   《暗恋·桃花源》是赖声川的作品。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最完美的一场话剧表演。

    它演绎了一悲一喜两个故事。两个剧组,穿插在同一个舞台上彩排。《暗恋》的剧组演绎了一个悲的故事,《桃花源》剧组演绎了一个喜的故事。

    一悲一喜,《暗恋·桃花源》带着观众在两个小时内咀嚼了不同的人生况味。

    喜给我们带来捧腹的笑声,笑声过后是不得不接受现实的无奈:桃花源毕竟是世外桃源呀!非得我们出世才能体会呀!

    而悲呢,虽然带给了我们悲伤的眼泪,但是过后却发现可以慢慢回味细细品尝。若人生得一真爱,纵使携手不过短暂,亦不枉为人一场。谁说江滨柳不幸福?看啊,他的心头,永远有一朵山茶花摇曳着,盛开着,微笑着。

  

 200907上海观众评论三篇-3:暗恋灼的伤

   

    我觉得,黄磊还是很符合江滨柳这个形象的。黄磊有着与生惧来的忧伤文人气质,多情,懂情并且专情。黄磊适合穿长衫,戴围巾,文质彬彬,气质高洁,完美演绎了四十年代的学子形象。

   孙莉的语言功底不错,在剧院里听她的台词,音效特别好。会觉得她的语言同聚光灯一样,特别有舞台的效果。装束打扮是那种山茶花似的香馥如兰的清纯模样。麻花辫,白衫黑裙黑布鞋,朴朴素素,清清爽爽,搭配江滨柳,端的是才子佳人呢。云之凡的形象,大概是中国很多男人梦中的情人。

   

   先写到这里, 我看《暗恋·桃花源》之《桃花源》篇会稍后贴上。强烈建议朋友们有空去看呀,端的是值得一看的。

 

不知有汉  无论魏晋(2009-08-01 17:00:41)

那是一块梦幻之地。芳草鲜美,落英缤纷。

你披着锦缎一般的黑发,素衣凝坐。清澈绵长的笛声,何时扬起,婉转如诉,唤醒了晨风,溪水,桃花,绿草,还有,一个痴痴凝望着你的背影的我。

你总是喜欢,一早就去吹笛,你说,我要让笛声唤醒风,唤醒水,唤醒花,唤醒草,还要唤醒一个爱睡懒觉的你。我要你们听着我的笛声翩翩起舞。

呵。我的春花,我爱听你缠绵的笛歌,吹扬吧,把瞌睡虫吹走,我愿意陪你一起舞蹈。让笛声荡漾我们如诗的日子。

我们的桃花源只有一个季节:春天。

我们的桃花源只有一个表情:微笑。

看啊,蝴蝶在丛中飞舞,请让我和春花,一起将你追逐。

看啊,桃花又开了一树一树,请让我和春花,一起将那凋落的花瓣埋葬。

桃花源,是我和春花的乐园。

那里没有世间的烦忧,没有争吵,没有仇恨,没有嫉妒,没有贫穷。

那里只有动听的笛声,和风水花草的舞蹈。

那里只有明媚的春天,和轻盈蝴蝶的微笑。

在那美妙绝境,我和我的春花啊,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只是,只是梦醒一声叹息,那处世外美景,为什么只是浮现在我的梦里?

                         ——由“春花桃源吹笛”一幕有感而发。呵呵。我是喜欢胡思乱想的呀。

 

 

    以下才是对该剧小小的评论。

    我承认去看《暗恋桃花源》,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想去看何炅和谢娜。

    我喜欢他们轻松搞笑的风格,事实上,我是一个笑点很高的人,所以,能将我逗笑的人,我以为是有才的,而何炅和谢娜,恰恰就是这种人。

    我对有才的人特别没有办法,所以,即便我的一些朋友们对他俩嗤之以鼻,我还是坚持了我自己的观点,买票去看了《暗恋桃花源》,算是对他俩多年来馈赠给我的笑声作了一点微薄的回报。

但是,真正献演那天,女主角却换成了杨乐乐,谢娜不知何故未曾出现。有点小失望。虽然乐乐我也不反感,她演得也OK,但是,我还是想看看谢娜版的春花,真的。

 

200907上海观众评论三篇-3:暗恋灼的伤

 

    《桃花源》实际上就三个人物形象:老陶(谐音桃)、春花(花)、袁老板(谐音源)。老陶是春花的老公,生不出孩子,春花便搭上房东袁老板,气走老陶,后与袁结合。老陶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源,从此世外一日,不知世间已一年。故事情节其实很简单,全靠演员的口头及肢体语言投放笑点。

     说说我对何老师的感觉吧。偶觉得,他确实是适合演喜剧的,他一出场,观众席里就“轰”一声,笑开了花,何老师瘦小的身躯实在太有笑场,看着像是个乳臭未干的小男生,一张嘴,天,爆发力太强,搞怪功力一流。简直就是一戏疯子!

     乐乐呢,算是颠覆了自身形象,电视里头端端庄庄的,这一站到舞台上,还真是要泼辣有泼辣,要狐媚有狐媚,唯一的遗憾就是站在何炅身边,显得身材太好!呵呵,原来身材好也有一天会成为缺陷啊!还是觉得何炅应该搭配谢娜,又或是汪涵演袁老板,那么春花就由乐乐来演好了。呵呵。

 

这是我看《暗恋·桃花源》之《桃花源》篇,上一篇博文为我看《暗恋·桃花源》之《暗恋》篇。

 

--------------------------------

 

2-那一朵清幽的山茶(2009-07-29 16:52:54)
转自;
http://blog.sina.com.cn/lxr1205
 
两周前得知《暗恋.桃花源》上演的信息时,票子便基本售磬,勉强买到了一张28日晚的三楼席位的票子,幸甚幸甚!此剧1986年在台湾首演,就曾引发过观演狂潮,而时至今日,依旧场场爆满。剧情在今天看来似乎是有些落于俗套,而由于演员们倾情的演绎,更有那人性最本原的悲悯,这出剧目依然能在多年后,震颤着那同样为爱为情而柔软的性灵之弦。

抽泣着离开剧场时,胸口依然充塞着剧中的人物的悲喜,<暗恋>与<桃花源>看似一悲一喜剧,交杂上演着不同的时代,不同的人生,以及不同的非欢离合,个中滋味真难一言以道尽。

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  <暗恋>

38年的痴恋,38载的寒暑,寻人启事中的云之凡依旧清丽淡雅,那是导演心中的一朵山茶花,生于心底最洁净柔软处;江滨柳脖子上那条围了三十多年的比古董还珍惜的线织围巾,那两条乌黑销丽的小辫儿啊,便是那山茶花醉人的馨香,萦绕于颈,徘徊于心,未曾稍离过;那一次雨后初秋的暂别,那一场劫后余生的分飞,悲莫悲兮生别离;多年按捺于心的眷恋,在江滨柳鬓发斑白躺于临危的病床上时,格外的固执的升腾起来,要找到失散多年的爱,好让一颗苍老却依然深情的心能置放其间。

那朵当年的山茶花终于隔着多年的时光飘过来了,飘进了现实中,飘进了魂牵梦绕的人儿眼中,千言万语无从道,只在云之凡转身欲离去时,那多年纠缠于心的,以生命之液来供奉着的爱恋,终究只化作怯怯的一句:
“之凡,这些年,你想过我吗?”
…………
之凡缓缓蹲下握住滨柳伸出的手…这两双已然干枯的手,这两双38年前未能成握的手,此刻的紧握隔着泪眼婆娑,相顾无言泪已千行……

音乐缓缓渗入,有琴声哀怨如泣,于鼻酸处泪已无声滑落;江滨柳将头埋在妻子怀中,苍老的喉中迸出沙哑的泣号;那是一场告别式,告别这爱恨纠结的人间,告别那终不能相伴的爱人,告别陪伴自己多年却并不爱的妻;在这终于爆发的哀号之后,那因着深情的眷恋而鼓荡着的生命的帆是否也能最终释然平和,安然别去?那灵魂儿呵,是否终能与之凡相会于他年,于他方,于另一个极美之界?……
 
-------------------------------------------------------
3-刘子骥——许我向你看(2009-08-02 14:44:35)
“那一年,在南阳街,有一棵桃树。桃树上面的花开了……” 
 
    红衣女子,她歇斯底里的大声喊叫着、旋转着,仰望天空,张开双臂,抛撒着手中的桃花瓣,在这空空如也的舞台中央。
 
   “桃树上面开花了。刘子骥,每一片都是你的名字,每一片都是你的故事……”
 
   “刘子骥”,何许人也?在路边等车,随手翻开《暗恋桃花源》的宣传册,看到封首的“桃花源记”,我对瓜瓜说,我读给你听好么?瓜点头应许。忽然读到“南阳刘子骥”慕名寻找桃花源,“未果,寻病终”的字样。恍然大悟,原来这痴痴寻找刘子骥的女人便是穿缀全篇的线索,是这出《暗恋》和《桃花源》的魂!
 
所有人都因为红衣女子的探询而莫名,大家烦躁着,敷衍着,顺子一句:刘子骥?他姓什么?让所有观众一笑而过。回头想想,不过,戏中的人也不曾回头,所以也不曾发现,其实自己也在寻找刘子骥,无时无刻不在上下而求索,只不过,他们把他叫做——爱。
   
    江滨柳在病入膏肓之时仍旧念念不忘他少年时的恋人;老陶溯洄而上也只是为了赢回在春花面前的自尊;春花和袁老板则在遮遮掩掩下憧憬着美好生活,可是他们到底在找寻什么呢?
     
    一个约定,一次相遇,迟到了40年。回首间,美人迟暮,秋千上的少年也已白发苍苍,江滨柳的一句“之凡,这么多年,你有没有想过我”就让“白色山茶花”在岁月中风蚀。
 
老陶再也没有找到通往桃花源的路,还能做什么呢?“放轻松……”穿上白袍,插上网兜,飘来飘去的捉蝴蝶。轻松到一定境界,还能换个大网兜。
  
    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但偷到了也不过如此。美好未来消散在懒散的生活和孩子的啼哭声中,袁老板和春花的美梦被柴米油盐碾作尘土。
 
云之凡呢?江太太呢?小护士呢?导演呢?大家的“刘子骥”呢?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只一闪身,就与所有人,擦肩而过了……
 
错过在最美的年华,相逢在生命的终结。只在这一出戏,悲切与荒诞便就同时上演。我们该如何呢?微笑吧,放轻松,为了生命中的这份黑色幽默。纷乱的时代,重复的人生,小小的你我,观众在嬉笑中悄悄拭泪,我已经开始怀疑喜剧和悲剧之间的距离,生活的剧本,初次排练便是终演。
 
知名剧评人水晶如此妙评《暗恋桃花源》——“如果要打一个比方,《暗恋桃花源》就好像是舞台上一座特别的迷宫,每个人都可以从不同的入口进去,从不同的出口出来,而在迷宫中的旅行过程,每位观众看到和体验到的虽然相似却并不雷同。好似幼年时迷恋的万花筒,每当视角转换一次方向,它就又一次改变了神奇的面目。”
  
    与我自己,我并不赞美江滨柳对云之凡的40年的那段爱情,与其说江滨柳和云之凡等待的是自己的恋人,不如说守候的是自己那段美好回忆。云之凡之于江滨柳,到最后,也只是40年来悬而未决的一桩心事。如若二人不是由于大时代的捉弄,而是顺利地结合为夫妻,那么今日光景又当如何呢?是否也如那袁老板和春花一样,将那朵白色的山茶花变成粘在衣服上的米饭粒儿了呢?
 
    如果江、云二人错过的一生是一出悲剧,那么江郎与江太虽相守却不相知的一生则像一出更大的悲剧。江郎钟情,谁又来同情与江滨柳相伴40余年的结发妻子呢?他直到临终时刻,他仍没有明白这40年他之于江太太的亏欠,远比那一份没有延续的初恋情缘要多的多。如果真的如此钟情于一人?为何又要结婚呢?如果,悲剧是时代的悲剧,那么对于爱情而言,最悲情者,也莫过于江太太了。她的一生,浓缩在舞台上的是几声被冷淡的关切,是一通孤零零的电话,是低头抹去的眼角泪水……有些人对生活没什么要求,却也一样不那么轻松。
 
   《暗恋》的结局:
 
    云之凡:我是看到报纸来的。你的身体……
  江滨柳:我不知道你一直都在台北……
  云之凡:我也不知道。这围巾……
  江滨柳:这些年,天冷了,我就一直围在身上。
  云之凡:你一直住在台北?
   江滨柳:民国三十八年年初就来了。我些了很多信到你昆明老家里。都没有消息。
  云之凡:三十八年,我重庆的大哥大嫂就决定把我带出来。我们经泰国到河内,过了两年,到台湾。就住下了。
  江滨柳:你什么时候看报纸的?
  云之凡:嗯?
  江滨柳:你什么时候看的报纸啊?
  云之凡:今……登的那天就看到了。
  江滨柳:身体还好?
  云之凡:还好。
  云之凡:去年动了一次手术,没什么,年纪大了。前年都做了外婆了。
  江滨柳:我还记得…你留那两条长辫子。
  云之凡:结婚第二年就剪了。好久了。
   江滨柳:想不到,想不到啊!好大的上海,我们可以在一起。这小小的台北……
  云之凡:(看表)我该回去了。儿子还在外面等我。(起身走)
  江滨柳:之凡……这些年,你有没有想过我?
  云之凡:(侧脸)我……我写了很多信到上海。好多信。后来,我大哥说,不能再等了,再等,就要老了。(转回身)我先生人很好。他真的很好。
   (江滨柳伸手,两人握手)
  云之凡:我真的要走了。(出门) 
 
    期盼了40年的相逢,不过是这样的只言片语。此次相逢之于云之凡,如果有意义,也仅有无奈,却不再有情意。她有了自己的家庭、自己的子女,先生很好,生活应该也幸福吧。我是伟大爱情的歌颂者,但是,我更欣赏“执子之手”就“与子偕老”的携手一生,江、云二人虽都重新建立家庭,但不同的是,云之凡对她的家庭的投入是全身心的,从往事中抽离得彻底。而男人,却对往事有着畸形的迷恋,而忽视身边相伴一生的美好。
 
    此刻,我想起张爱玲: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如果你的一生只能有一个刘子骥,请坚持并守望;如果可以重新接受一个人,请用情100%,明辨真属自己一生的刘子骥。
 
爱的最高境界,不过就是相知相守,一起走过平淡的流年。
 
 
                                                    ——  2009.7.28  上海大剧院《暗恋桃花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