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南师附中《校友通讯》微信版总124期

转载 2016-06-11 15:25:17
标签:校友活动

南师附中《校友通讯》微信版总124期(2016年5月30日)

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友会会长 葛军校长(gejun1026@263.net)

主编 副会长 许祖云(xuzuyun09@163.com 1291920330@QQ.com)

审校 秘书长 孙小红(nsfzxyh99@163.com)

[旅游天下]

追梦北极光

1968届初中 朱 宁

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听到过北极光的传说;很多很多年以前,就曾经把北极光入梦。长长久久的期盼,久久长长的思念,是心底的一个梦,是魂中的一段情,虽然从未忘却,可也未敢贸然,因为你太美丽太缥缈,好像只能遥遥相望,又好像只配梦里相守! 北极光,我心中的美丽女神! 到天边去看你,是心底里小心翼翼的期盼,是睡梦中甜甜蜜蜜的仙境,默默地心心念念地守护着盼望着等候着,直到有一天……那一天听朋友说要结伴去看你,我的心中顿时波涛汹涌,万千思绪如决堤般蜂拥而至,一夜辗转难眠。第二天就开始了调研,并立即有了箭在弦上的紧迫感!原来北极光的强度取决sunspots (?太阳黑子) 的多寡及飞落极区的Solar Particles (?太阳粒子)撞击的能量及频率。Solar Particles越活跃,被撞击后的介质发出的光子也越多,Aurora也就越强 (北极光可不是什么反射光哦!) 。Sunspots每十一年出现一次峰值,上个峰值是在2014(可惜错过了()。2016已经是"on the backside of the Solar Cycle 24 peak phase",不过"by book", 紧挨峰值的后几年也都不错。想到下一个峰期我们就年愈七旬了,届时体力精力是否还能承受极寒不得而知,但至少不会强于当下。为了在七十岁之前完成这一心願,当机立断就选今年。随后就开始做行前功课,确定行程: 就月份而言,equinox months (即春/秋分所在的三/九月)中阳光与地球自轉軸基本垂直,为北半球观赏极光的最佳时期;从历年天气预报来看,三月份多云天气的概率最低,自然是首选;按日期来选,新月期较好(月黑风高背景幽暗观光效果佳),故选三月五日(农历二十八)为黄道吉日。随后选择观看地点: 根据科学家们长期观测统计,极光最经常出现的地方是在南北磁纬度67度附近的两个环带状区域内,而阿拉斯加的Fairbanks就在离我们最近的环带区域内! 于是预订了位于Fairbanks六十公里之北,与挪威的Lyngen Lodge齐名的Chena Hot Spring Resort(?Chena 温泉度假村)。从那一刻起,每天心心念念的便是"去看北极光"。想象着深夜里在天寒地冻中仰慕美丽的北极光,白天在冰天雪地里享受温暖的矿泉浴,那该是何等美妙几多惬意的景致啊!可想而知,在万事俱备只待出发的那些个日子里,每分钟都被急切的期盼拉扯得长长远远,好像出发的日子永远被冻在了遥不可及的远方……

仅只是怯怯地在小小范围透露了去看北极光的打算,却不料消息一出朋友们趋之若鹜,一不小心就有十数人之众,足见北极光的魅力无穷!临行前还特地济济一堂找了个餐厅饕餮一番美其名曰"去看北极光行前筹备会",除了穿戴行头,重点是讨论各家如何分工带小吃以供恭候北极光大驾光临的漫漫长夜消遣。不得不承认,对吃的热情是与年龄成反比的,与年轻的朋友们同行你绝对会被感染!当然Jian和我的主要职责是普及北极光的基本知识以及密切关注Aurora Forecast(随着行期渐近,心动指数与日俱增,Jian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查看Aurora Forecast)。虽然已与朋友们分享了我们的调研结果大家也都Follow我们所选的"黄道吉日",但我们也顿感"亚历(压力)山大":每当朋友们问起如此兴师动众(置办冬装,挨冻熬夜)看到极光的几率有多大时,我们只能答曰:"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相信好人有好报。其实我们又何尝不想此行能得见芳容呢?好在从发愿做更好的自己以来,一直好运连连,但愿这次也不例外。于是乎天天看极光预报日日潜心祈祷便成了我们的Routine work……

3/3 D1 启程

日也盼夜也盼,终于盼来了出发的时刻。不约而同地大家都早早到了机场,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旅途一路顺风飞机提前到达Fairbanks机场,各人立刻翻箱倒柜"全副武装"严阵以待冰天雪地。谁知一见前来接机的司机兼导游大家都傻了眼:他竟然只穿了件ㄒ-恤加背心! 原来这儿的司机们都习惯将车里的温度调得极高,穿多了真的很难受。当下便总结经验: 以后长途坐车决不能多穿 (后来的北极圈之行却为此一孔之见吃足了苦头,这是后话)。 这个司机兼导游在此生活多年,又有做教师和科研的背景,所以一路上滔滔不绝上至天文下至地理,特别是对我们驱车前往的Chena Hot Spring Resort的历史:如何发现温泉;如何发展运营;如何与政府管理部门斗智斗勇保持温泉的天然水质免加漂白剂;如何吸引游客不断扩大经营将其打造成著名的度假胜地;……如数家珍娓娓道来言语之间充满着对创始人Robert和 Thomas的敬佩与自豪。 Chena Hot Springs Resort是由两个淘金兄弟,Robert and Thomas Swan,于1905年8月5号正式发现的。1904他们听国家地质勘探队的人提及在Chena River上游的峽谷中看到腾起的蒸汽,而在艰苦的淘金生涯中饱受风湿折磨的Robert一直在试图找到能减轻疼痛的温泉,于是在1905年夏天,俩兄弟便驾驶着一船装备沿Chena河向北搜寻,终于在8月5号发现了这个温泉。经过几年的开发,到1911年已成为有12套small cabin的温泉度假村,现在的规模更是与当年不可同日而语。这儿的泉水中富含Sulfate, chloride, and bicarbonate of sodium,其成份与Bohemia(?波西米亚)著名的温泉水相近但却不同于任何其他美国温泉。

一路谈笑风生,聊完温泉景观再谈经济民生。早就耳闻阿拉斯加是快速致富之地: 以苦力 (如夏天出海打渔数月即可挣够全年学费及生活所需) 换得高报酬,令不少穷学生趋之若鹜。可今天司机口中的"好日子"却完全属于"天上掉馅饼":每个阿拉斯加居民每月可获得来自APF(Alaska Permanent Fund )的两千美元分红,而这笔APF巨资,则来源于纵贯阿拉斯加八百英哩的石油输送管道所收“买路钱”(石油公司给阿拉斯加州政府缴纳的石油稅)。因此阿拉斯加的居民几无生存压力: 只要生上几个孩子,不必工作便可月入上万,既无州/市稅又无销售税,当然前提是你要能耐得住寂寞(地广人稀)受得了酷寒 (零下几十度) 熬得过黑暗 (20小时以上的漫漫长夜) 。我想自己还是宁可选择努力工作勿受生态之苦吧! 沿途一片北国风光,居然还有幸看到出来觅食的Moose(?驼鹿)一家三口,可见春天的气息巳开始“临幸”这片冰封雪冻的苍茫世界…… 经过一个多小时几乎渺无人烟的旅程,度假村显得那么“人气旺盛“! 可推开房门的一刹那,大家都楞住了:扑面而来的两张硕大无比的双人床,让我们在第一瞬间脑筋短路不知所措,第二瞬间电光火石般思绪万千,呈现出无数个“If ... Else ..." 的解题套路……原因是我们两对夫妇订的是套房,可这种格式的套房着实出乎意外!震惊之余突然想到当初订房时的描述: 二间卧室各带浴卫。急步上前推开侧门,另一套卧/卫豁然眼前,且另有门直通外院,两套间完全独立。大家这才相视而笑,想到一分钟前的“If ... Else ..." ,不禁莞尔……

因为想着得熬夜恭候“极光娘娘”,晚上的海鲜大餐(阿拉斯加野生三文Halibut,生煎干贝,海鲜意粉)吃撑到喉咙口。本来度假村里就有观光小屋可供瞻仰北极光,可听说附近的一块观光高地视野更佳,众人便眼都不眨地拍下$75爬上了一辆破旧不堪四面透风的"装甲车",在闷罐似的车厢里"欣赏"了约半小时震耳欲聋的咆哮颤抖与轰鸣,总算抵达“战略高地”,剩下的就是听天由命碰运气了。今晚Aurora Forecast预报值是3,属于 "moderate",虽然不够好,但至少繁星满天万里无云,总还有希望一睹芳容。高地上有一取暖小屋,不但有暖气还有各种免费小吃热饮。但众人的兴趣全然,至少在下车伊始,不在温暖的屋内而在寒冷的室外。在等候“极光娘娘”临幸的过程中,触手可及的烁烁群星也非常令人惊艳。 一晃过了一个多小时,忽然人群骚动,四面八方的观光者们此起彼伏兴奋地呐喊着"出来了!出来了"。只见天空中出现了几团亮色,然后慢慢地化将开来,变换着身姿。每个人都在引颈长望,屏息凝神生怕惊扰了你,美丽的极光娘娘! 当我第一眼见到你的真容,与其说是惊艳,不如说是梦幻:你率性的天马行空,你温柔的虚无缥缈,像天女散花,飘飘洒洒妆点星空;像画翁泼墨,丝丝缕缕尽染苍穹。那一刻,我醉了……

3/4 D2

一睁眼便一骨碌爬将起来,直奔温泉 -- 谁让咱住到这大名鼎鼎的温泉度假村呢,昨天忙忙碌碌没顾上一亲芳泽心中可是一直念念不忘。 虽说当年在日本最北处的北海道知床斜里也曾体验过冰天雪地中的室外温泉,但那儿的纬度只有43.9° N,而现今所在的阿拉斯加Fairbanks 的纬度则为64.8436°N; 当时是在零上十几度的夏天,如今却是在零下十几度的初春;再说那是一个设施完备的豪华温泉旅馆(可以穿着和服从房间直达室内/外温泉),而这只是一个从林中小木屋发展而成的“原始”温泉澡池,二者的差异很大,感受也全然不同: 前者是舒适享受,后者则野性自然。 从卧室到温泉虽只有几十米之遥,可这冰天雪地的,还是得老老实实穿戴齐全。到达后一层层的宽衣解带又是颇费周折(这当儿确实颇怀念当年仅着和服即可的便利,可见人性中贪图便捷的弱点之根深蒂固!),待換上泳衣还得龇牙咧嘴地冒着严寒走过一条不短的露天通道才抵达“天堂”。可是一旦入池,便如入人间仙境:雪山环抱中的“瑶池"在清晨的阳光下蒸腾着袅袅白雾,池边的树梢上挂滿了晶莹剔透的冰凌花,她们在晨风中跳跃着碰撞着,纵情着清脆动听的欢唱;她们在阳光下摇曳着婀娜着,折射着五彩缤纷的闪亮。极目远眺,天蓝云莹雪白松青;低头近观,水暖人醉面若桃花,好一个人间天堂!

人人都说旅行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对我而言,旅行的好处还在于行万里路可交八方友。每次出门都会遇上经历不凡故事多多的旅友,令我受益匪浅,今天也不例外。我们来得早,大部分熬夜看北极光的观光客们尚在甜蜜的梦乡,池中非常安静,除了我们这对银发夫妻只有另一对俊男靓女在创作艺术照。可过了不一会儿,伴随着一阵欢声笑语,涌入一群花枝招展的"姊妹团”。其中一个大约水性欠佳,怯生生地不敢贸然步入,很有礼貌地问我水深若何。此时我恰好已沿池游了一圈,将水深/水温勘察完毕,便告诉她全池水深几乎一致,齐胸而已; 入口处水温较高,大约摄氏六七十度,中央有一凉水喷泉,大概是降溫用的。如此一来二去,大家便聊上了。原来她们是亲姐妹,来自菲律宾。她们的父母只是普通的种田人,育有八个女儿。父母很注重家教也十分鼓励孩子们好好读书,大姐是全家第一个负笈海外在美国获得医学学位的pioneer,随后姐妹们先后来美求学,继而各自成家立业,并将父母移民来美团聚。这样的故事虽令人动容但在第一代移民故事集中并不罕见。而后来的故事却很感人:八姐妹现均已年过花甲,孩子们都很出息也都已长大成人,于是她们就开始"为自己活一把",结伴周游世界!几年来,这群姊妹花的足迹遍布五洲四海,欧亚美景澳洲风情南北两极尽收囊中,看着她们幸福洋溢的模样,真是从心底里祝福羡慕!爱好摄影的Thelma 还为我俩留下了难忘的温泉倩影 - 冒着热气的脸庞和结着冰凌的“天灵盖“!

早餐后,参观了温泉村内的Aurora Ice Museum(?冰雕馆)。这是世界上最大的全天候冰雕馆,由曾15次获得世界冰艺冠军的Steve Brice 和夫人Heather Brice于2005年用—千吨冰雪设计/雕塑而成。馆中冰雕吊灯仿照北极光的变化规律,每6秒钟改变—次颜色。 与哈尔滨的“冰雪大世界“相比,这儿属Mini(?迷你)型的,恰如小时候看过的小人书所描述的“小人国“与“大人国:一个是户外的大气磅礴,一个是室内的小巧玲珑;一个是只能存活于冬季几个月的"昙花一现",一个却是四季长存经年不衰的"北极寿“(托阿拉斯加"永冻“之福)。 小小的冰雕馆中作品琳琅满目:人物雕像栩栩如生;动物造型活灵活现;LED冰雕吊灯富丽堂皇;"迷你"型城堡庄严巍峨;奇花异草五颜六色。所有物件(除了活人与酒),包括桌椅板凳酒杯灯具都是冰雕作品。Jian 最感兴趣的是那架冰木琴,竟然用冰槌奏出了一首完整的乐曲,博得周围一帮看客的喝采,他也乐在其中挺有成就感……

在狗拉雪撬的现场,看着那些出征前如此满腔热情地狂吠着“申请服役”的狗狗们,不禁回想起近二十年前类似的场景,特别是当年驯狗师的一番话:“如果你每天早晨不是像它们一样,如此热切地渴望投入工作,那么你就該考虑换工作了。”正是由于这些狗狗们对工作的热爱,也正是由于驯狗师的这番话,促使我在那趟阿拉斯加之行后毅然决定告别了我投资多年(硕士博士研究所专业公司)但并不那么热爱的工作。虽然这是一个困难的决定,也是一个令同事朋友尤其上司惊讶的举动,但事实证明这是我这辈子所作出的最正确的抉择!虽然新的工作很忙碌(需要不断学习新的知识)也很辛苦(需要经常做"空中飞人"),但是心中很快乐生活充满激情(真的成了那些狗狗们的"同类项"),这是我职业生涯中最美好的一段岁月!真得谢谢上一次阿拉斯加之行,谢谢这些对工作充满激情的狗狗们,更感恩能有机会生活在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度,每个人都有选择幸福的自由,这是我三十年前飘洋过海负笈求学最大的收获,我感恩知足惜福!

今晚的北极光预报和昨天一样是3,Moderate ,所以大家决定就在温泉村的观光小屋看极光。白天先去勘察了一下路线及设施: 得爬―段坡,地上有雪但不太滑(因为这儿的雪极干,都捏不成团); 小屋温暖舒适,有桌椅可供坐在落地窗前从室内看极光(或在等候期间唱歌跳舞磕瓜子);因座落在小山坡上,周围―览无余,视野广阔,是个看极光的好地方! 照例饱餐一顿,为了辛苦的夜班。今晚尝试了龙虾和烤羊排,味道极赞。在这里要夸一下阿拉斯加人的淳朴:在这冰天雪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要想宰客是轻而易举的事:因为你没有其他的选择。但是他们不仅在价位上极为公道,而且在食材质量和烹制上非常尽心尽力,真诚周到的地主之谊令人感动! 在出发时间上有些小分歧:因昨晚北极光午夜过后才姗姗来迟,有人希望出发前能多睡一会儿,可大部分人还是希望十点半出发以免错失良机。事实证明"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刚刚爬上山坡,就看到了极光娘娘绚丽的身姿!今晚娘娘心情愉悦,比昨晚活跃得多。如果说昨晚的娘娘如大家闺秀,婷婷袅袅温婉持重;今晚的娘娘则像小家碧玉,巧笑倩兮活泼俏丽。昨晚的表演以含蓄为特征,今夜的舞台则以奔放为主旋,看得众人目不暇接激动不已!午夜过后,心满意足的观众们陆续退场相约到活动中心歇脚吃宵夜(连续熬夜也着实辛苦)但几个摄影师们仍意犹未尽恋恋不舍,慢吞吞地拆着三脚架准备撤离,我们在一旁打着手电频频远眺"幸运北方",心中希冀着奇迹再现。果然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娘娘再次婀娜登场婆娑起舞,摄影师们赶紧重支三脚架全力捕捉她的亭亭倩影,我们则屏息凝神目不转睛地追随着她的曼妙舞姿。快乐的感觉是如此强烈---令人窒息致人眩晕!昨晚是"醉",今夜是"晕",这就是幸福的最高境界吗?

3/5 D3

今天是此行最辛苦的一天---前往北极圈。 这一路的主要景点之一,是纵贯阿拉斯加穿越北极圈长达八百英哩的阿拉斯加石油输送管道,先简单科普一下这个举世闻名的创举。

阿拉斯加与石油的纽带源远流长。 生活在阿拉斯加北坡的Iñupiat人用oil-saturated peat(?油饱和泥炭)作为燃料来取暖和照明,已有千百年的历史。

1836年Hudson's Bay公司的Thomas Simpson第一个发现了seepages(?渗漏油),可直到几乎一个世纪之后(1923-1925年)美国地质调查局才第一次对阿拉斯加远北93,078平方公里范围内NPR-4(?海军石油储备4号)区域的煤炭资源及石油储备进行了人工测绘和勘探。

又过了40多年(1967),老牌石油公司Atlantic Richfield (ARCO)启动了Prudhoe 海湾的详细勘查,并于次年(1968)3月12日及6月25日从两口试钻油井中获得日产1152桶(183.2立方米)的流速,从而证实了Prudhoe 海湾油田的存在。其储油量超过25 billion barrels (4.0×109 立方米),名列北美之首世界第18大。

接踵而来的挑战是如何开发油田并运往美国市场。采用管道输送的初始成本高但后期运营费用低,可是建造如此之长的输油管实属道史无前例。波音公司建议用装有12个巨型发动机的tanker aircraft(?运油机)来运油;General Dynamics波音RC-1则提出用a line of tanker submarines (?油轮潜艇)从北极冰盖底下输送石油;另一拨人建议将阿拉斯加铁路延伸至Prudhoe 湾;还有人主张用Ice breakingoil tankers将原油直接由Prudhoe 湾海运。

1969年,Humble石油/炼油公司通过特制的SS Manhattan(曼哈顿)号油轮来尝试采用破冰油轮运送石油的可行性。曼哈顿号装有ice-breaking bow, powerful engines, and hardened propellers(?破冰弓,强劲的发动机及硬化螺旋桨)。可不幸在穿越Northwest Passage的航程中,好几个货舱受损进水,Wind-blown ice迫使其改道Prince of Wales Strait。如此一来,通过管道将石油运送到距油田最近的不冻港Valdez成为唯一可行的途径。

1969年6月,TAPS(Trans-Alaska Pipeline System) 正式立项并向内政部申请兴建从Prudhoe 湾到Valdez港长达800英里(1,300公里)的输油管道(需要沿途100英尺宽的土地权以便在地下48英寸深处建造管道),11个泵站及一条与管道平行用于修建和维护的高速公路的许可证。内政部随即派遣海军北极研究实验室的专家Max Brewer对 TAPS的计划进行科学评估,结论是在永冻土中铺设地下管道是不可行的,因为管道中的热油(原油在刚冒出地面時溫度高达 80℃,运送过程中也超過 50℃)会将下部永冻土融为稀泥从而使管道失去支撑。因此途经永冻土的管道须架空修建并采用泡沫塑料保温,必须配备完善的抗地震和管线保护,实现全线集中控制。

内政部花了几个月才获得沿途村庄签署的“通行权”,又花了几个月获得参/众两院的批准。而长达294页的环保影响草案(包括12000多页国会辩论的证词和证据)直至1971年一月才面世(在这方面,中国的效率之高,是西方无法相比的)。

1973年10月17日,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组织宣布对美国实行石油禁运,以报复其在赎罪日战争期间对以色列的支持。由于美国约35%的石油从国外进口,此禁运对国计民生影响极大:汽油价格飙升,汽油短缺常见。老百姓要求政府拿出解决方案,尼克松总统开始向两院游说TAPS项目。国会议员迫于选民的压力,起草并通过了Trans-Alaska Pipeline Authorization Act(? 跨阿拉斯加输油管道授权法案),消除了所有涉及到管道修建/财政奖励/建筑用地等方面的法律障碍。1973年11月12日众议院以361-14-60通过;第二天参议院以80-5-15通过。三天后(11月16日)由尼克松总统签署成为法律 ---如此之快的速度史无前例,实属“因祸得福”……

虽然从法律角度,管道修建1974年一月即可动工,但由于酷寒的天气和招聘需求,Dalton Highway直到三月才开工。从1974年3月27日开工(1977年5月31日落成)至1977年7月22日第一桶原油抵达Valdez港口,成千上万被高薪所吸引的建筑工人从全美各地来到阿拉斯加,忍受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漫长的工作时间和残酷的生存条件。800英里的输油管道穿越了三座山脈、众 多河流、活跃的地质断层及广袤的永凍土層。在地势险要(特别是在Atigun Pass, Keystone Canyon 及 Sagavanirktok River附近)之处的管道建设更是艰苦卓绝!有32个员工以身殉职。

輸油管道为单管設計,直径 1.22公尺(48英吋)。整个输油管道加上Valdez湾的海运码头及沿途12个泵站(有一个尚未建,平时只需7个泵站)总投资超过80亿($8 billion)美元!

阿拉斯加输油管道是世界上第一条深人北极圈的输油管道,仅线路测量和地质测试就花了5年之久!该管道的设计采用了两项先进技术:1.为防止油热经垂直支架传入/融化永冻层而导致管道沉降/损坏,在支架上安装了道热管(从管道底部把热传送到热交换器)和热交换器,用以对流散热。由于热管中的氨比永冻层的冰点低,就算是最寒冷的冬夜热管仍可以正常运作;2.管道在地面成“之”字形敷设,便于其纵/横向移动。支架上还装有特制护套及可防地震、雪崩和车辆撞击所造成的震动的防撞板。管道运行40年来,经历过数次地震(2002年的地震強度高达 7.9級!)及华氏零下六七十度的酷寒,始终保持正常运行,卓越的设计功不可没!

工作人員每日数次由直升机巡查管道的情況。由于先进的监测站设置,整条管道的监测仅需两小时。

多数管道维修是由pipeline pigs(各种发送入管道内部的机械装置用以执行不同功能)来完成。最常用的是scraper pig,用来清除从原油中析出后沉淀在管道壁上的蜡;另一种corrosion-detecting pigs在管道内穿越,通过电磁或超生波传感器查找腐蚀: 电磁传感器通过分析管道的金属磁场变化来检测;而超声传感器则由管道壁的振动来定夺。还有其他类型的pigs负责探查管道的变形。而"Smart" pigs(?“智能装置)装有多种传感器,可以执行多重任务。

輸油管自1977年6月20日启用以來,已运送了超過过150亿桶原油,在1988年的高峰期每日運量高达210万桶。2001年其輸出量足足装滿了16,700船次。Valdez湾的海运码头有4个泊位,耗資 14亿美元兴建。1977年8月1日,ARCO 公司的 Juneau号作为第一艘抵达裝油的油轮载入史册。

这条纵贯阿拉斯加的输油管道,自1977年竣工以来,给阿拉斯加州政府和居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效益:1976年阿拉斯加的个人所得税税率为14.5%(全美最高)而全州生产总值仅为80亿(($8 billion )。在输油管道运营三十年后,个人所得税全免(0%),州生产总值跃为390亿(($39 billion ),居民还获得了250亿(($25 billion )来自石油公司缴纳的税款的收入补贴(即前面提到的"天上掉下的馅饼"APF津贴)。到1982年,阿拉斯加收入的86.5%直接来自石油业(如产/运油利润的高达50%的税收;管道业主缴纳的$9.2 million地产税,等等),从这个意义上说阿拉斯加与当今的沙特好有比:“凭油而富”。

总是感叹"行万里路交八方友",今天又是收获多多,而且按当今的时髦说法,是认识了一朵"奇葩":Bryan, 我们此次北极圈之行的司机兼导游。 遇到过许多钟情旅行酷爱自然的人,可Bryan是第一个令我觉得对自然之爱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成了与自然融为一体无法分割的"自然人"。阿拉斯加是他最理想的生存环境:不用朝九晚五地挣钱谋生(每月$2000元的APF收入足以维持生计),人烟稀少法规宽松(比如你可在高速公路的任意地段停车休息/观光/过亱而毋需担心巡警的干涉与罚单),因此你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来亲近自然。Bryan生于美国中部,年轻时当过兵,复员后来到阿拉斯加,一下就爱上了这片北国风光。他每年在旅游旺季做几个月导游,挣一笔"装备费"(如雪摩托,雪撬,小型发电机等等),然后就与天地为伍做"自然人"。他喜欢独自一人凭一副雪撬在白雪皑皑的丛林中驰骋数百里的穿越,也享受在他位于沼泽中央小岛上的小木屋中与世隔绝的清净。不看电视不读书报不联网络不食人间烟火全无时间约束。他看过最美的晨昏日暮;见过最炫的极光飞舞;领略过成千上万动物大迁移的壮观;亲历过熊熊山火的燎原之势;当然也遇到过许多九死一生的险境。 有一次他约了朋友一起上山狩猎,需要由直升飞机吊上山顶。谁知那天风云突变,铺天盖地的暴风雪刮得天昏地暗,连双眼都难以睁开。朋友没有如约而至大概是听了天气预报,直升机因风雪太大无法登顶救援,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自救。于是他背着几十公斤的行囊,踏着数尺深的积雪,冒着零下几十度的严寒,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在暴风雪中整整跋涉了三天三夜才终于在山下的公路上拦到了—辆过路的卡车……他说得风轻云淡,我听得心惊胆颤,他的世界我实在是遥不可及!从今往后,我决不敢轻言"热爱自然"……

十几小时的车程,因着博闻广识的Bryan滔滔不绝的历史地理生态环境及自身传奇的分享,加上沿途美不胜收的北国风光,一点儿都没觉得漫长。 第一站是瞻仰石油运输管道,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苍茫大地上,一条800英哩长的巨龙逶迤北行,以每天100万桶(最高可达200万桶)的速度吞吐着灼热(出井时达八十度)的原油。这个储藏量为17 Billions 桶的油田居北美之首! 沿途是茫茫“林海雪原”,阿拉斯加盛产木材,其煤矿储藏量足供全美三代人消耗! 下一个路边景点是金矿: 最早吸引人们前往阿拉斯加的是二十世纪初的淘金热。自1901年发现金矿,成千上万的人涌入这片不毛之地,到1905年达鼎盛期。这里的矿藏丰富但大都埋在80-100英呎的地下加上天寒地冻,开采十分困难,很多淘金者都得了严重的关节炎。迄今为止仍有89% 的矿藏尚未开采。 阿拉斯加大力鼓励人们投资开发,二十公顷的土地年租金仅需$150,如果你在这块土地上新建任何设施,则租金全免。 Hilltop,一座不起眼的小屋。当Bryan在此停下来休息时,警告我们这将是我们前往北极圈途中最后一个享受"现代文明"(电灯电话自来水热茶热饭暖气屋)的歇脚点了,当时是在听(listening)但是并没听进去(hearing)也就是说没往心里去,直到后来当我品尝过在零下几十度的刺骨寒风中“就地解决“的滋味后,才刻骨铭心地理解了他的寓意。 终于到了久闻大名的Dayton Highway,通往北极圈的Gateway 。全长415公里,仅用5个月建成(于1976年正式通车)。路况比想象中好得多,当年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下铺石筑路的修路工们,请接受我发自內心的敬佩和感谢!

Bryan指着左前方一大片幼林,给我们描绘了当年漫山遍野燃烧了几天几夜的森林大火及大火之后灰烬中捡拾的动物烤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律: 新陈代谢生生不息!相对而言,当今人类的生存能力委实相形见拙!

Snow Ghost 也是沿途所见另一奇观,也是这极寒之处的“特产”之一。Snow Ghosts(?雪鬼)的雕塑师是频繁袭击山脊的飓风冰云和冻雾: 这些云雾由温度在冰点以下悬浮的液体水滴组成,一旦遇到静止的障碍物,如这些雪松,就会吸附于其表而形成rime ice(?冰雾凇),塑造出千姿百态抑或“妖魔鬼怪”般的树形,故尔被冠名为“Snow Ghosts”。可别小看了这层冰雾凇,不仅坚硬无比而且沉重异常 - 一棵大树上沉积的雾凇常可达数吨之重!

路过壮观的Yukon大桥 - 长达 1,980 英里的全美第三大河(仅次于2,340 英里的 Mississippi river )Yukon河上唯一的桥梁。穿越北极圈的阿拉斯加石油输送管道就从这儿跨越。近观冰封雪裹中“顿失滔滔”的大河上下,远眺逶迤北上如银龙飞舞的输油管道,不禁怦然心动肃然起敬,胸中溢满对自然及人类奇迹的敬仰与感动! 桥下不远处有一间小小屋,Bryan介绍说这是由一对生于斯长于斯的传奇母子经营的礼品店。儿子成天驾着雪摩托察看/收获他所挖掘/设置陷阱中的战利品(猎物),取回剝皮削肉后,皮毛骨头就成为老妈妈制作工艺品的原料。只有几平米的小屋内有一小小的取暖火炉,可室内还是冷得令人瑟瑟发抖。今天只有零下四十度,我已实实在在地体会到"彻骨”之寒的滋味,而现在已是春天。真很难想像他们如何承受漫漫严冬中零下七八十度的酷寒,人的生存能力真是太强大了!

突然眼前一亮,远方地平线上绚丽多彩的晚霞为天际镶嵌了一条闪亮夺目的金边; 右侧远山之巅上落日余晖的映射造就了熠熠生辉的金顶。刹那间我们都被大自然的瑰丽震慑住了,愣了片刻才急急掏出手机/相机,欲使这摄人心魄的美景定格/永存……

终于到了北极圈:北纬66•33"。照相,领"北极圈"证书,无论如何,在这有生之年脚踏过的最北之地,自然是要留下"到此一游"的历史痕迹! 北极圈附近无树可以生存,但夏日里漫山遍野的蓝/草莓/蔓越莓甚为茂盛且供过路客免费采摘。 心满意足打道回府,惊见一串串明珠直指苍穹好似一条天路从皑皑雪原拔地而起,原来是设计别致的路标灯来指引/保佑我们一路平安……

3/6 D4

晚上九点五十,司机驾到。先在一份自愿冒险生死自负的合同书上签字画押,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先得为自个儿的勇气赞一个! 看北极光最忌讳的是"光"最稀罕的是"高"。所以上车后一路向黑然后上爬,最后抵达Mt. Aurora/SkiLand,北美大陆最北端的one chairlift 滑雪场: 居高临下一览无余,360度的full-sky view,远离城市灯火伸手不见五指的墨亱以及滑雪场纯净上空的高能见度 - 真是个观看北极光的绝佳去处! 今晚的极光娘娘真是激情澎湃(看来极光强度3与4确实不可同日而语)! 平日里是姗姗来迟,千呼万唤始出来;登台后也是温文尔雅点到即止:先露些许芳容,逐渐亮丽缓缓晕染最后悄然离去。此刻却是迫不及待地闪亮登场 - 横空出世气势磅礴漫天起舞婀娜多姿: 变幻万千时像极了小时候钟爱的"万花筒" 跌宕起伏时仿佛交响乐团雄壮的"欢乐颂" 绚丽多彩时堪比节日天空中的璀璨礼花 汹涌澎湃时宛如辽阔草原上的万马奔腾

如果说前两次是在观摩温柔缠绵轻灵飘逸的小夜曲,此时可是在欣赏气势磅礴浑厚雄壮的交响乐。妙曼的舞姿更是变化多端令人眼花缭乱: 一会儿长袖飞舞漫天飘逸;一会儿风驰电掣驰骋苍穹;一会儿画圈圈一会儿描线线;一会儿如蛟龙腾空而起一会儿如喷泉喷薄而出;一会儿碧绿欲滴一会儿姹紫嫣红,直看得人人血脉贲张激动不已! 如果说前几天瞻仰北极光的感受是 "醉" 和 "晕",今天登峰造极的Feeling则是"震撼"!!! 说句不厚道的话:看了今天的极光Show前几夜就算是白白受冻熬夜了 摄影师们开始考虑前几天的照片是否值得留存…… 中场休息时在咖啡屋里碰到了一个摄影高手,对北极光情有独钟。为了能常常看到北极光,他选择了做极光之旅的导游;为了能抓拍极光的最美倩影,他多年来不断研究摸索相机的最佳设置,并诲人不倦地指导随行的观光客。在他的指点下我们的摄影师即刻更上一层楼!特别是听到他评价今晚的极光Show是近来最壮观的,我们真是欣喜若狂,大呼不虚此行! 观光现场居然多半是大陆游客,以年轻人为主。可以理解这些俊男靓女们在离家乡万里之遥的冰雪北国看到如此艳丽的北极光时的激动之情,但不能原谅他们缺少教养不顾公德的行为:当众人都在凝神屏息地观看/拍摄极光时,你一时忘情大声喧哗或许情有可原,但在别人提醒下依然如故旁若无人就不对了,特别是有一对青年男女为了拍摄不同的艺术造型,不停地挥舞手电严重妨碍他人(极光观察/拍摄一定要"黑"),而且对别人的抗议嘘声充耳不闻视若无睹,依然我行我素,真令人为中国人的形象汗颜!

3/7 D5

这两天住到Fairbanks,算是“城里人”了。自然少不了拜访该市老百姓们最引以为豪的The University of Alaska Museum of the North(?阿拉斯加大学北方极地博物馆)。这是阿拉斯加唯一集科研和教学为一体的综合博物馆。

博物馆的藏品---多达140万件文物和标本---代表了千百万年来生物的多样性以及数千年北方的文化传统。藏品分为10个学科(考古学,鸟类,纪录片,地球科学,民族/历史,美术,鱼/海洋无脊椎动物,昆虫,哺乳动物和植物),是研究/应对气候变化,遗传学研究,阿拉斯加及北极带面临的污染及其他问题的宝贵资源。

这些藏品构成了博物馆的研究,教育项目和展品的基础。展览的亮点包括在Rose Berry Alaska Art Gallery中从古代象牙雕刻到当代绘画和雕塑所展现的阿拉斯加2000年的艺术史:如古代爱斯基摩人的雕刻/脸谱,阿拉斯加原住民的手工艺品,现代艺术家的油画/摄影作品等等;在Gallery of Alaska展出的该州最大的“拳头大的金块”,一尊三万六千年前西伯利亚野牛的蓝木乃伊,巨大的鲸鱼头骨以及猛犸象的头骨/牙齿的化石;在The Place Where You Go to Listen体验室还可以聆听来自感知太阳/月亮/极光/地壳运动的五个传感器的地震/极光实时活动的的声/光。

入口处的棕熊标本之“伟岸” 令我们惊叹。阿拉斯加棕熊是当今体型最大的陸上食肉动物,大块头的雄性可高达10英尺重逾1500磅,可令人惊叹的是如此庞然大物竟然奔跑时速可达35英里/时(56公里/时),真是“熊不可貌相”!

这个北方极地博物馆与国内的类似展馆在理念上差距甚大: 博物馆表彰的"功臣",不是什么"领导""名人",而是为这片土地作出杰出贡献的普通人,如第一个老师/校长(开发文明); 第一个发现/开掘金矿的人(开发经济);博物馆陈列的"历史",不是什么战天斗地改造山河,而是自然之美动物之伟以及人类如何实现"适者生存"。最后那幅Caribou在迁徙中飞奔的照片,令我想起北极圈的导游Bryan 给我们讲述的传奇……

另一个当地人引以为豪并极力推荐的景点是"Ice Park":一年一度的冰雕作品创作/展示/比赛。不少人建议我们去两次: 白天观摩参赛者创作(每人四吨冰,现场雕塑)晚上欣赏灯光照耀下的美景(每座冰雕都镶嵌了五颜六色的LED彩灯)。听着十分诱人于是依计而行,午餐毕便兴冲冲地前去参观。可实况却与介绍/想像的大相径庭:首先是很遗憾地没见任何雕塑师在现场创作,其次是发现其规模/水平与哈尔滨的冰雪大世界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于是决定取消夜游,晚餐后养精蓄锐准备临行前最后一次再拜"极光娘娘"。 为了朝拜“极光娘娘”,连续熬了4个夜班(10:00 PM - 3:00 AM),昨晚又有幸看到那么精彩绝伦的“极光Show",已经是非常心满意足,本来是打算今晚偃旗息鼓好好歇息明天一早打道回府的。可一看到今晚极光强度预报是5,顿时就像打了鸡血似的立刻亢奋起来,十点一到就又出发上山了。 中国的“老话”是非常灵验的,比如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就以看北极光为例,刚开始的两个晚上极光强度为3(moderate, 就是"一般般")可我们都满足得又"晕"又"醉"的。今晚的极光与那两个"晕""醉"之夜相比已不知棒了几筹,可经历了昨晚的"震撼",我们已是"曾经沧海难为水"了,怎么看也不及昨晚的水平。幸亏咖啡屋的条件很好我们到得早很幸运地包了一间有舒适的大沙发群可任你横七竖八地就地歇息的静谧小屋,室内的落地窗还可供你就地欣赏极光。我因去北极圈途中受寒太甚开始有些咳嗽便成为重点保护对象,被安顿在温暖的咖啡屋里躺在大沙发上喝喝蜂蜜水打打盹,如有精彩演出则会来叫我。于是我就在暖暖的小屋里软软的沙发上甜甜的蜜水中度过了此行最惬意的夜晚。除了偶尔出去"望望风",看几眼被我们贬为"moderate"(由此也明白了极光强度预报只是"预报"或"参考",实际如何还得靠运气)的极光Show,大部分时间则在幸福地打着呼噜……冰天雪地里的摄影师们也渐渐地失去了兴趣,破天荒地提早班师回朝了。极光娘娘对不住啊,不是我们对您不恭,实在是我们知道您昨晚竭尽全力为我们表演确实也累了(谁也无法永远以最高时速昼夜运行啊!),而我们也被这五个天寒地冻中不眠不休的连续夜班打倒了,今晚的早退丝毫也不会影响您在我们心目中留下的光辉形象,您动人心魄的绚丽舞姿将永远留在我们美好的记忆里! 再见了极光娘娘,谢谢您为我们展示了如此艳丽脱俗如梦如幻的曼妙舞姿,谢谢您令我们的"寻梦之旅”如此完美无缺永生难忘!

3/8 D6

飞机落地的那一刻,为我们的"寻梦之旅”打上了一个完滿的句号。此行能亲眼目睹如此绚丽多彩的北极光,真是三生有幸!这是我们"to be a better person"努力/征途中的又一收获和奖励,谢谢极光娘娘的恩宠! 一到家,扔下行囊就迫不及待地直奔健身房,狠狠地蒸了一顿桑拿长长地泡了一程SPA,把几天来从冰天雪地里吸收的寒气一扫而光!然后"煮"了一大桌素菜,急吼吼地扑灭五脏六腑积攒的"火气"弥补体内维生素的匮乏。酒足饭饱通体舒坦地伸展在舒适的大床上,眼前一幕幕再现着此行令人难忘的精彩画面,心中充溢着满满的幸福与感恩……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6,02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