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打在了门柱上
打在了门柱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436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斯塔姆——在安静中熄灭

(2007-10-31 17:12:13)
分类: 还是足球
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这句话用在壮汉斯塔姆身上,大概有些离题——花香还则罢了,“没有树高”那就迹近扯淡了。除了当年欧锦赛防守扬科勒那一幕以外,一米九二的斯塔姆站在足球场上始终犹如一座高塔,而且是一座灯塔——当然,灯光源自他貌似聪明的脑袋(俗话说,聪明的脑袋不长毛)。
这座灯塔在球场上矗立了十多年,历来,他的高度和光亮是那片绿草地上的亮点。如今,这座灯塔到了熄灯上锁的时候,这一刻,周遭却出奇的安静。

时光倒流,2000年欧锦赛,宿敌荷兰捷克的生死战。笼罩在橙色衣角和拗口东欧喊叫组成的喧嚣中,灯塔般的斯塔姆,眼角被撞伤,鲜血长流。于是在场的上万人有幸目睹了一千八百年前曾在中国出现的一幕。霎时间,如同有人狠狠地关掉了音响,喧嚣骤停。

是啊,曾几何时也这么安静过,那何必执着于现下的冷清。

对于庆祝胜利时的兴奋,斯塔姆不会陌生,他有着一个可以令大多数同行艳羡不已的荣誉收藏柜,他在欧陆辗转多年,但一直在顶尖的球队效力,在不同球队中,他享受过倾听呐喊——尽管不是专门为他呐喊。

一个在尼采的预言中正在走向艺术背面的时代,不乏斯塔姆式的灯塔,即使这座灯塔拯救过无数途径险礁的渡船,那也只是一座灯塔,虽然明亮,惹人注目,但却不会被当作记忆的理由。人们会记住神话般宏伟的雕塑,或者承载着一段史诗的高塔,但人们又有什么理由记住风浪中远处一点隐约的亮光呢?驶入里约湾的船只,见到对面悬崖上俯视自己的基督像,敬畏抑或有之,此时,很少有船员会回想起刚才指引他们安全入港的那点光。

一个叶落的季节,无论花香还是树高,早晚都是要在泥土中涅灭的。惜春的人们捡起花朵,却将枯枝落叶踏在脚下,纵然那是灯塔般高大的树木。

去年,一个头顶与斯塔姆差相仿佛的法国人伴着无上的喧嚣离去,无上的,混合着赞美和唾骂的喧嚣,那是个被称为艺术家的球员,那是一尊光鲜却颇乏强韧的雕塑,那是初秋已然不堪负担而落下的一朵鲜花。缺乏色彩的世俗将那个法国秃子尊为五十年来最伟大的球员,却没有人想到,曾经,伟大的他和他的球队狠狠撞在缺乏色彩的灯塔之上,撞得头破血流。
拥有斯塔姆的曼联打败齐达内的尤文图斯那一年,灯塔跟随着队友站上了欧洲巅峰,但是,欢呼是属于谢林汉姆,索尔斯克亚等人的,斯塔姆依旧缺乏色彩。或许你说这是后卫的宿命,但宿命又是有谁底定?
2006年,第一位司职后卫的世界足球先生诞生,不到一年后,过去十年来最优秀的后卫之一——贾普.斯塔姆宣布退役。“现在我已经无法百分之百地投入比赛,在比赛中我感到自己力不从心。我无法忍受这种情况。”似曾相识的理由,或者借口,伴着这句话我们送走了多少名字。上一个十年内最优秀的后卫巴雷西在十年前退休,留存下来一件六号球衣,你能否想起斯塔姆在曼联的辉煌三年,他的背号是多少?



“放走斯塔姆,是我20年来最大的失误。”倔强的弗格森如是说。
碧云天,黄叶地,西风紧,北雁南飞,十余年与足球的结缘在毫无征兆的冷清中画上休止符。
尼采说,孤独者有三种状态,神灵、野兽和哲学家。神灵孤独,因为它充实自立;野兽孤独,因为它桀骜不逊;而哲学家既充实自立又桀骜不逊。
或许斯塔姆只是一个平凡的合格后卫,他还及不上殿堂,他的风格也改变不了艺术行将死亡的时代。他不是艺术家,他是一个哲人,虽然只是个平凡的哲人。在一个缅怀经典的世纪里依旧耸立的灯塔,它不会在轰鸣中倒塌,它只会安静的熄灭灯火,然后上锁。再然后,曾经在灯光中经过的人们,倘若忆起,向已经不存在光亮的方向,深深的鞠最后一躬。

去往论坛浏览此文章,参与讨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