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也谈杭州保姆纵火案辩护人退庭之事

(2017-12-24 15:12:37)
分类: 法制评论

媒体报道,1221日上午,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审理杭州保姆纵火案,被告人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称,杭州消防部门不提供火场信息,警方也只采集了两名第二批进入火场的消防员,他向中院申请38名消防员出庭也被驳回,而后他向最高法院申请异地审判,但表示在最高院未回应时法院突击开庭,因此开庭违法。在开庭26分钟后,党律师自行退出法庭。法庭宣布视为拒绝辩护,将为莫焕晶另行指定辩护人,随后宣布休庭,将延期审理。

党律师是广东省广州市某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退庭抗议之事引起媒体广泛关注后,第二天(1222日),广东省律师协会发出了《关于杭州保姆纵火案辩护律师退庭一事的声明》。

《声明》中称:近日,我们通过网络媒体了解到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过程中,发生被告人莫某某的辩护人、广东党某某律师退庭一事,对此,广东省律师协会高度关注和重视,第一时间委派有关人员赴杭州调查了解有关情况。广东省律师协会一直坚持依法维护律师执业权利,同时要求律师在参与诉讼过程中严格遵守庭审纪律。如通过调查发现该律师执业权利受到侵犯,我们将依法维护其执业权利;如发现该律师在执业过程中违反法律法规和执业纪律,我们将按规定予以严肃查处。

   当天,我在微信朋友圈转发了这份《声明》并作评论。我看到有不少律师为《声明》点赞,说内容客观公正。但我却从“不偏不倚”的声明中,已闻到了“火药味”。我在评论中写道,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之下,广东省律师协会抢先发“声明”,不可能是出于保护律师执业权利,这不过是做给司法部、全国律协、广东省司法厅看的。这是要对辩护律师立案调查的“前奏曲”。

22日,广东省司法厅相关部门负责人在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称,省司厅对此事高度重视,事件发生后立即派出调查组赴杭州。调查组初  认定,党律师涉嫌在庭审过程中不遵守法庭纪律,未经许可擅自退庭,干扰诉讼正常进行,利用网络炒作案件,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根据《律师法》及律师执业管理相关规定,司法行政机关决定对其涉嫌违法违规行为行政处罚立案。

1223,广东省律师协会发出《关于杭州保姆纵火案辩护律师退庭事件的情况通报》。通报称,广东省律师协会日前指派调查组赴杭州初步查明: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过程中,被告人莫某某的辩护人、广东增泰律师事务所党琳山律师涉嫌严重违反法庭规则,擅自退庭,造成严重的社会影响,该行为涉嫌违反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第三十五条第二项规定。据此,广东省律师协会已经要求广州市律师协会正式立案调查。

本案被告人莫焕晶,不是未成年人,不是孕妇,不是精神病患者,如审理查明火是她故意放的,再“善良”的法官也不会“手下留情”。在这种情况下,留给辩护律师的辩点,几乎就是“没有犯罪前科”、“悔罪认罪态度好”的空间。

党律师以物业、消防存在的严重问题,作为本案一个重要辩点,以减轻被告人一点罪责,以引起社会广泛关注,这个辩护思想应是选对了,尽管辩不了“死罪”。

在杭州中院拒绝证人出庭,辩护律师向省高院申请指定管辖没有回复情况下而选择退庭,我以为没什么可指责的。这是他个人作出的选择,他应该知道退庭会带来什么后果。再者,也不会因为他的退庭而加重被告人的刑罚。在一般人看来,包括被告人也能猜测到案件最终结果。

我完全认同党律师的辩护思路,但我又以为,如果党律师在担任莫焕晶辩护人的同时又担任其代理人,代为向消防等部门提出政府信息公开(消防方面)申请,之后,再提起相关的行政诉讼,这对追查大火案真相可能更为有利。

就党律师退庭抗议做法,有维权律师发帖,称:为党琳山担心,这个党律师大概以前很少了解维权历史很少关注律师权益和权益事件,这么高调“吊证也不后悔”是不可取的,真实、沉稳很重要。本来,一个非敏感非政治案件,退庭不会有什么鸟事,搞个警告记过处分什么的顶天了。但这么高调刺激当局的话,真是难保不会求仁得仁!”   

 ——对这个观点,我持不同的意见。   

我要为党律师敢于“牺牲”的精神点赞!正因为绝大多数律师(包括我在内)顾虑太多,对执业证看的太重,以至不敢与司法不公进行严格意义上“死磕”,这才变相地放纵某些权力机关的滥权。

由党律师在杭州中院退庭抗议,让我想起迟夙生律师1116日在赣州中院出庭为明经国“故意杀人”案出庭辩护被阻之事。事件发生后,也引起社会广泛关注。不少专家学者写文章评论,认为法院此举侵犯辩护律师和被告人的正当权利。但这样一起严重侵犯律师执业权的违法事件,也不见上级法院——江西省高院对该案审判长进行立案调查。

为何党律师在杭州中院退庭了,广东省司法厅和律协就立即对律师启动立案调查程序了呢?谁能解释一下?

迟夙生律师被阻法庭外不能出庭辩护,竟然被认为是在“炒作”;如今,党律师退庭了,也被认为是“炒作”。如果司法公正,又何惧“炒作”?

就党律师退庭抗议之事,前律师李庄发帖评论道,指责放火保姆的辩护人罢庭是不负责任,这话说的,律师罢庭是不负责任吗!哪位律师吃饱撑得随便采用这种自杀式辩护!谁不想站在法庭据理力争、真辩敢辩、揭露真相!那样确实负责任,可法庭允许吗?如果即不允许你揭露真相,又命令你坐好闭嘴,还强行让你配合演戏走过场------负责任的律师唯一可以选择的就是拂袖而去、抬屁股走人!那才是对委托人的最大的忠诚,也是对法律最崇高的敬畏!

上海师范大学法政学院张健先生在《律师退庭的正当性分析》一文中称:深受传统观念影响的法官,早已习惯于庭审中辩护律师围绕有罪与否、量刑轻重和法律适用等实体方面的问题展开辩护,面对辩护律师辩护理念的突然转变,庭审法官明显措手不及。这种手足无措的心态使得法官在面对律师提出的程序性申请时,其采取的措施往往是直接驳回或者不予理睬。但是,绝大部分辩护律师认为这些看似“细节”的问题却关乎辩护律师的基本权利, 甚至关系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障。因此,辩护律师经常抓住这些细节不放,在庭审中当庭提出异议令庭审法官异常难堪。面对这种情况,绝大部分法官会以“维护法庭秩序”为由警告辩护律师, 但是,更有部分“死板”的法官以“扰乱法庭秩序”之名将律师驱逐出庭。在这样一种针锋相对的紧 张关系下,辩护律师在无法有效维护自身权利和当 事人的合法权益情形下,只得迫不得已选择愤而退庭。

我办过不少“敏感”案件,也办过有影响的大案。在法庭上,当辩护权被侵犯时,也会十分地愤怒。虽然敢与审判长在法庭上据法而争(曾有几次差点被驱逐出法庭),但我还是缺乏退庭抗议的勇气。

多年前,北京唐律师和刘律师在办理“敏感”案件中,因为退庭抗议遭法院投诉,被北京市司法局吊销了执业证。

但在普通案件中,律师退庭抗议被处罚的有,但被吊销执业许可证的没听说。

据媒体报道,201514日,广东省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次开庭审理黄某等15个被告人非法采矿罪一案时,有八个辩护人一起退庭,抗议法庭违法和不公审判。此事引起媒体广泛关注,但司法行政机关和律师协会没有成立调查组,没有对律师作吊销执业证处罚。

如今,对律师的管控越来越严,不知党律师这次能否逃过被吊销执业证书的“劫难”?从广东省司法厅和广东省律协的动作来看,似乎是凶多吉少。好在,党律师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