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晓原
刘晓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28,573
  • 关注人气:34,4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精彩图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新闻界“李庄”齐崇怀,“漏罪”是如何被追究?

(2011-06-11 11:20:21)
标签:

杂谈

分类: 法治新闻

   一、第一次被抓后,齐崇怀被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刑四年。

    齐崇怀,曾用名齐崇淮,山东省邹城市人,2003年5月21日,被《中国安全生产报》社聘任为山东记者站副站长、记者。《中国安全生产》山东记者站设立后,齐崇怀个人雇用了王某、刘某做助手。

    贺某某,是河南省清丰县人,他经常与齐崇怀一起去采访,但他没有被《中国安全生产报》、《法制早报》聘用。

    2005年10月10日,齐崇怀被《中国安全生产报》社解除聘用。2006年6月2日,齐崇怀被《法制日报》旗下的《法制早报》,聘任为山东事业发展中心主任,聘用期限至2007年12月31日止。

   据2008年6月28日《新京报》报道称, 2007年6月14日,一组网络发帖让山东滕州豪华政府办公楼浮出水面。而后,有网友称,发帖者“白展堂123”因此获罪被抓,引发网络社会关注。网友群情激愤,要求当事政府“说明真相”,“释放网友”。在滕州警方的初步调查下发现,该网络迷案存有幕后推手,齐崇淮。他的朋友马士平因持假记者证骗财,被警方抓获。为“搭救”马,齐崇淮将“白展堂123”冠之马士平身上,亦要马妻对媒体如是说。 6月25日,败露后的齐被滕州警方抓获。 http://news.cctv.com/society/20070628/100095.shtml

   从报道中可知,齐崇怀的“落网”,与马士平案有关。

    2007年6月26日,滕州市公安机关以齐崇怀、贺某某涉嫌招摇撞骗犯罪刑事拘留,同年8月2日被逮捕。2008年4月3日,滕州市人民检察院以齐崇怀、贺某某犯诈骗罪、敲诈勒索罪,向滕州市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滕州市人民检察院在起诉书中,指控齐崇怀、贺某某的两起诈骗、十二起敲诈勒索犯罪行为,是指在2005年12月至2007年5月期间,齐崇怀、贺某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记者以发表负面报道为名,骗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000元;采取威胁、要挟的方法,多次强行索要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0万2千元,其中被告人齐崇怀参与索要9万7千元,被告人贺某某参与索要10万2千元。

    两起诈骗犯罪行为,是指齐崇怀、贺某某在2009年9月,冒充记者采访郓城县交警大队一起死人事件,骗取交警大队3千元;2006年底,冒充记者采访泰安市岱岳区黄前镇一建筑公司拖欠农民工资事件,骗取黄前镇政府人民币2千元。

   12起敲诈勒索犯罪行为,是指齐崇怀、贺某某冒充记者,以写负面报道文章在新闻媒体上曝光相要挟,勒索滕州市木石镇政府6千元,枣庄供电公司滕州供电部6千元,新泰市新汶镇街道办事处2万元,禹城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4千元,诸城市贸易局2万元,济阳县委宣传部4千元,阳谷县烟草专卖局5千元,鱼台县委宣传部4千元,汶上县经贸局9千元,肥城市交警大队4千元,曹县教育局5千元,泰安市岱岳区黄前镇政府1万五千元。

    滕州市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认定齐崇怀、贺某某敲诈勒索滕州市木石镇政府6千元,枣庄供电部滕州供电部6千元,诸城市贸易局2万元,济阳县委宣传部4千元,阳谷县烟草专卖局5千元,鱼台县委宣传部4千元,汶上县经贸局9千元,肥城市交警大队4千元,泰安市岱岳区黄前镇1万五千元。

   法院共认定了九起敲诈勒索犯罪行为,检察院指控的敲诈勒索曹县教育局5千元,禹城市民政局婚姻登记处4千元,新泰市新汶镇街道办事处2万元,没有被认定。

   检察院指控的两起诈骗犯罪事实,没有得到法院的认定。

   2008年5月17日,滕州市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敲诈勒索罪判处齐崇怀有期徒刑四年,另一个同案犯贺彦杰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公诉机关指控的诈骗罪,法院认为指控不成立。

    一审判决后,齐崇怀、贺某某不服提起上诉。上诉主要理由是,收取钱款行为,不构成敲诈勒索犯罪。2008年9月24日,枣庄市中级人民法院驳回了齐崇怀、贺某某上诉。

   二、四年刑期将满,又被追究“漏罪”。

   齐崇怀被判刑后,送在滕州市监狱服刑。后来,他被转到枣庄市监狱服刑。

   齐崇怀四年刑期,在今年6月25日期满。

   齐崇怀在给我们的自辩状中称,2011年5月26日下午,滕州市公安局侦查人员到监狱找到了解情况,第二天,即在5月27日上午,滕州市人民检察院两名检察官来到监狱向他了解情况,当天下午五时,滕州市人民法院两名法官到了监狱给他送了起诉书。他说,从公安、到检察院、到法院,走完诉前的程序,不到二十四小时。

   据立案登记表和报案人笔录记载,“漏罪”的发现,是因为滕州市东郭镇辛绪淀粉厂张某(该厂总经理)的报案。

   2011年3月28日,张某向辖区派出所报案。张某称,2006年4月1日,有两名自称是《法制早报》记者来厂里采访发生的事故,由滕州市委宣传部赵曰祥科长负责接待。后来,赵曰祥收到了记者写的文稿《滕州粮仓也吃人》。厂里认为文稿失实不同意发表,赵曰祥说哪两个记者提出不发表也行,他们来采访花费了不少费用,得给钱。厂里没办法,同意了他们的无理要求。就从厂里拿了四千元钱给赵曰祥,让他帮助去处理这件事。警察问,为什么现在才来反映情况?张某称,当时因为厂里刚出了事,没有精力去和记者打交道,光顾处理事故了。后来时间一长觉得事情过去了,就没有再提。前段时间从网上发现齐崇怀等人因假冒记者被公安机关抓了之后判刑了,我想起了当年那两名记者写严重失实稿件的事,我才到公安机关反映这个事,希望公安机关查一下当年的哪两名记者是否就是齐崇怀等人?

   事过五年了,在齐崇怀要出狱时,张某称在网络上看到原案报道,让人生疑,这样的报案真是太及时了。

   张某报案所谈的收钱问题,早在2007年6月26日齐崇怀、贺某某被抓后,就向滕州市公安局作了供述。他们在笔录中供称,四千元钱,是滕州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和新闻科长到济南送给他们的。但是,公安机关在原案起诉意见书中没有指控,检察院在原案起诉书中也没有指控。不知是为何原因?齐崇怀在原案笔录中称,之所以去辛绪淀粉厂采访,是因为该厂发生事故死了九个人。

   张某指的送钱人赵日祥,时任滕州市委宣传部新闻科科长。

   本案中另一个“漏罪”——职务侵占罪,没有发现有报案人或单位。公安机关在补充起诉意见书中,写明的是张某报了敲诈勒索案后,还立了职务侵占罪案。

  “职务侵占”罪中指控的十八万元钱的问题,齐崇怀在2007年7月10日的笔录中有过供述,公安机关也进行过查证,但在起诉意见书中没有指控,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同样没有指控。

   本案指控的三起敲诈勒索犯罪行为是,1、2005年底,被告人齐崇怀与他人冒充记者,至山东省新泰市新汶镇双高煤矿,就该矿越界开采造成人员伤亡事件进行采访,以将此事在新闻媒体曝光相要威,索要新汶镇双高煤矿人民币3万元;2、2006年4月,被告人齐崇怀与他人冒充记者,至山东省滕州市东郭镇辛绪淀粉厂,就该厂玉米储存罐崩裂压死人事件进行采访,而后撰写失实文稿并以在报刊发表相威挟,索要滕州市东郭镇辛绪淀粉厂人民币4千元;3、2006年11月份,被告人齐崇怀与他人冒充记者,至山东省济宁市嘉祥县人民医院,就该院一起医患纠纷进行采访,而后以其撰写的负面文章在新闻媒体中曝光相要挟,索要嘉祥县人民医院人民币一万五千元。

   检察院起诉书中称,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被告人齐崇怀供述和辩解,证人范明起,赵日祥,王发印等人证言、书证。

   指控的第一起敲诈勒索犯罪事实,即采访双高煤矿事故,敲诈双高煤矿钱款,在当年案件中指控过了,没有被法院认定。当年指控收取的是2万元,现在变成了3万元。当年指控是敲诈新汶街道办事处的钱,现在变成敲诈新汶镇双高煤矿的钱。

    指控的第二起敲诈勒索犯罪事实,即采访滕州市东郭镇辛绪淀粉厂事故,敲诈该厂四千元。当年齐崇怀和贺某某在讯问中作过供述,但公安机关在起诉意见书中没有指控,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同样没有指控。

   指控的第三起敲诈勒索犯罪事实,即采访嘉祥县人民医院事件,敲诈勒索该院一万五千元钱。当年齐崇怀和贺某某在讯问中作过供述,公安机关在起诉书意见书中作了指控,但检察机关在起诉书中没有指控。

   公诉机关在法庭上称,现再指控齐崇怀是因为有了新证据,依照法律可以重新指控。

   从案卷来看,所谓的新证据,就是重新找了几个证人,出具证人证言。

   收取双高煤矿三万元之事,原证人范明起在原案中出具过证言,他在讯问笔录中证实,是一个刘姓记者向他们提出要钱,他不认识另外两个记者。当年去了三个人,即刘姓记者(《人民日报——市场报》记者,经公安调查他有记者证)、齐崇怀、贺某某。但在本案中,他在重新出具证言中称,是姓齐的指使姓刘的记者向他们索要钱。

   按照《刑法》规定,敲诈勒索犯罪案中是有“被害人”,即被敲诈勒索人。从本案来看,齐崇怀敲诈勒索的是双高煤矿、辛绪淀粉厂、嘉兴县人民医院,而不是这些单位个人的钱财。

   让我感到困惑的是,我们在法院复印到的案卷证据材料中,没有发现有“被害人”陈述材料,即被害单位出具的被敲诈勒索情况的证明材料。

   检察院在起诉书中,只提到认定事实的证据是被告人齐崇怀供述和辩解,证人范明起、赵曰祥、王发印等人证言、书证。

   为何被敲诈勒索单位不敢写证明材料呢?

   还有一个问题,让我感到“执法不公”。

   案卷中的证据材料显示,指控齐崇怀参与的这三起敲诈勒索犯罪,并不是他一人收钱,《人民日报——市场报》刘姓记者、贺某某收了钱,第二、三起是齐崇怀和贺某某收的钱。

    既能认定这三起收钱行为,构成了敲诈勒索犯罪,为何只追究齐崇怀的“漏罪”,而放过其他两人?

   针对这个选择性执法问题,我在法庭上向公诉人提出过,他们称会另案处理。他们犯的都是相同的罪,为何还要另案处理?当年不是把贺彦杰与齐崇怀一并判刑了吗?

   只追究齐崇怀一人漏罪,让人想到“报复性”与“选择性”执法。刘姓记者和贺某某,与马士平案没有牵连,这可能是他们不被追究原因?

   我们认为,齐崇怀、贺某某收取的钱,是被采访单位给的“封口费”,如是敲诈勒索,为何宣传部领导还会上门去送钱,当时为何不向当地公安机关报案?

   齐崇怀的职务侵占罪立案,不是来自《中国安全生产》报社报案。

   山东记者站成立时,只有齐崇怀一人。按报社的规定,不给记者站拨经费,不给齐崇怀发工资,不给他上“三险”,不添置办公设备,实行的是“自负营亏”式挂靠管理模式。

    但报社一年会给齐崇怀两个版面,如齐崇怀拉到收费宣传文章或广告,报社在扣除管理费和税费后返还给他。

    齐崇怀认为,软广告式的宣传文章,是他个人拉来的,这笔款是给他个人的。报社返还的钱也是汇入个人账户。   

    但公诉方指控,报社要被告人齐崇怀找票据冲账,他就伪造了租房合同和其他发票给报社,说明这十八万元是给记者站的,而不是给齐崇怀个人。

    齐崇怀辩称,报社之所以要租房合同和发票是为了避税,这些合同和票是报社要他弄的。

   这十八万元钱,是齐崇怀在采访一起矿难时,煤矿不想让他报道这起矿难,就提出给做正面宣传报道。煤矿把广告款汇入报社账户,报社在扣除管理费和税费后,与另一笔广告费,共分四次汇入了齐崇怀银行卡十八万元。报社也刊发了这家煤矿宣传稿件。

   2005年10月10日,《中国安全生产》报社在解聘齐崇怀时,没有要求对记者站财务进行清算,也没有要求齐崇怀办理财务交接手续。报社只为记者站聘请了齐崇怀一个,另外两人是齐崇怀个人雇用。报社不拨经费给记者站,解除齐崇怀聘用手续,就不存在交接财务手续问题。

   我们认为,依照报社的管理模式,这笔钱属于报社给齐崇怀个人所得。齐崇怀占有这笔款不构成职务侵占罪。

   齐崇怀“漏罪”案,与李庄“漏罪”案,相似之处在于,都是在快要出狱时,再次遭到司法机关指控。但不同的是,指控齐崇怀犯罪行为,在原案中已经指控过了。

   李庄“幸运”地逃脱“漏罪”指控,“倒霉”的齐崇怀,两个“漏罪”都被认定且被重判。如果上诉被驳回,在监狱还得呆上八年。

   刑事案件当庭作出判决的很少,但齐崇怀的原案和本案都是当庭宣判。本案是在2011年6月9日公开开庭审理,原定开庭时间是九时,后拖至十时开庭,到下午二时二十分休庭。在休庭一个小时内,合议庭人员除要吃中饭,还要对案件进行合议。下午三时二十分恢复宣庭后,当即作出了宣判。法院以齐崇怀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犯职务侵占罪判处有期徒六年,原罪是有期徒刑四年没有执行完毕,三罪实行数罪并罚后,刑期十三年,决定执行十二年。这样的庭审,这样的速战速决,总让我有一种走过场的感觉。

   在判决生效后,原案已执行的四年刑期要减去,齐崇怀还要继续服刑八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