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封迟发的信件!

(2008-11-26 11:43:30)
标签:

杂谈

分类: 法治新闻

   从最高人民法院信访室返回的路上开始,我的手机和小灵通一直有电话打进来。到了办公室后,仍然电话不断。有一个公民(高级知识分子)给我来电说,写了一封给最高层的信件,希望我在博客发表。但他说,如杨佳在上午执行死刑了就不用发。我当时正在赶写博文,十一时许突然接到电话,说对杨佳已执行了死刑。

  杨佳已死,但我想这信还是值得公开。信中用的标题太敏感,故只发内容,同时隐去了收信人。

尊敬的——:您好!

      现阶段的中国公民对胡温新政始终寄予厚望,对于“为民所用 情为 所系、利为民所谋”的宗旨始终坚信不移,对于改革开放以来的种种不尽人意之处,始终坚信这是下面没有认真执行中央精神所致,但邪不压正,将来会一步一步纳入中央规定的正确轨道的。

      与全国公民一样对什么都心怀美好期望的我们,近阶段注意到杨佳案审理程序的公平、公正性备受中国社会和国际社会的质疑和批评。我们为我国的法制前途焦急,也为中国共产党感到焦急,因为许多质疑是有道理的,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上海司法部门用没有鉴定资格的,司法部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在一天时间内作出的杨佳精神正常的鉴定书作为杨佳“有责任能力”的证据。二审法庭上,辩方律师指出一审的鉴定机构无鉴定资格并提出重新做司法精神病鉴定时,法官却毫无理由地当庭驳回。如果说之前的“特事特办”是一种草率,那么,二审法官无理拒绝重新鉴定就使人们不得不怀疑上海司法部门唯恐杨佳被鉴定为精神病,不能处死杨佳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了。这不仅影响到国际社会、港、 澳、台民众、海外华人和 国大陆公民们 对中 国法治前途的信心,还影 响到 我国执政党的声誉。这使我们想起了汶川地震时作家余秋雨在“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中所说,“一些对中国人历来不怀好意的人,正天天等着我们做错一点什么呢。” 其实,“灾民”本未做错什么,这上海司法当局倒真是该听听余秋雨的劝告了。

      按照我们习惯性的美好信心,我们相信,由这样的非正常程序做出的死刑判决不可能得到最高法院的核准,最高法院一定会撤销原判,重新审理以挽回影响的。正当我们怀着美好的愿望,翘首盼望时,却于11月25日传来杨佳被最高法院核准死刑的裁定!广大公民对上海司法当局处理杨佳案的司法程序质疑,一股脑儿“核准为”对最高法院的质疑,还添加了新的质疑:明明有理由撤销原判,然后轻而易举地端正司法程序的事为什么不做,而偏偏要在众目睽睽之下悍然维持原判,以最高法院的名义承担一切责任,这究竟有什么好处?

      杨佳近日就要去死,留下的是永远无法解答的黑色疑问和永远无法挽回的遗憾。疑问在于,杨佳该不该死明显取决于他在犯案当时是如著名司法精神病专家刘锡伟所断言处于“不能辨认和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状态呢,还是如不够格的司法部上海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一天内仓促作出的杨佳处于“有责任能力”的状态,那么他究竟该不该死呢?只有天知道!遗憾的是,中共从此失去了纠正上海司法当局程序性错误及其可能造成的实质性错误的机会,还铸成了永远无法纠正的最高法院的错误。这实在使亲者痛,仇者快!!

      在这千钧一发,万般无奈的情势之下,我们含泪拜请您(刘晓原注:省略了称呼)从共产党的执政地位的巩固和中国法治前途出发,令最高法院收回成命,从头开始,重新审判业已举世震惊的杨佳案——如果公正的司法程序决定杨佳该死,我们将举双手赞成!

此致

    

                敬礼!

                                                      一个公民

                                                    2008-11-2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