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再谈“七秒钟刺杀四人”等疑点问题

(2008-10-26 10:33:56)
标签:

杂谈

分类: 法制评论

     10月25日中午,我接到了刘锡伟教授打来的电话。他虽然远在美国,但一直在关注着杨佳一案。

     刘教授说,看了我写的“七秒钟杀四人”质疑文章,特意打电话对文中的问题作答。

     他认为,杨佳是精神病人,在七秒钟刺杀四人完全可能。这类“武疯子”发作时,能量是特别大。如果是正常人,沿楼梯快步跑上十楼往往会出现缺氧症状。何况他在九楼至十一楼,还杀伤了三人,接着再跑到二十一楼。中途不休息,几乎不可能。

    我认同刘教授说的“杨佳有精神病”观点,但对“七秒钟能刺杀四人”、“在五分钟时间内,杀了六人伤三人还能跑上二十一楼”(不包括在二十一楼刺伤吴钰骅)的观点,还是心存疑虑。

      刘教授认为,杨佳与警察张建平以前不认识,两人之间也无冤无仇,为何对张建平如此仇恨?除非张建平进行了反抗,比如拖着杨佳不放手。因此,仅仅用报复杀人是解释不通的。

    依据“返祖兽性化症状群”理论,刘教授认定杨佳是精神病人。这类精神病人有一个特点是残酷杀人、剩余杀人、滥杀无辜,另一特点是非血统妄想、妒忌妄想、被害妄想。他认为,这些特点在杨佳身上得到了充分体现。

    杨佳在张建平上刺杀了七刀,而每一刀都是致命的,为何他还刺杀这么多刀?

    刘教授解释道:“对方已经被杀死,还要继续砍杀是典型的精神病人‘剩余杀人’现象,常出现于精神病人杀人”。

    刘教授告诉我,他不认同三位法学权威专家“杨佳是精心预谋杀人”的说法。他说,如这起袭警案是经过“精心预谋”,杨佳为何会傻到这一步,带着七千元现金和二万元的银行卡去袭警?

    刘教授认为,某法学专家仅以“杨佳否认自己有精神病,从其作案过程和法庭上的表现也看不出有精神病”,就据此认定杨佳不是精神病人,这样的观点未免荒唐了。

    刘教授说,在临床实践中,没有遇到过精神病人说自己有精神病。不信,可以去问问精神病科医师。

    是呀,如果有人杀人了,称自己是因精神病发作而杀人,司法机关会相信这话吗?我想,杀人者如说出这样的话,反而使人怀疑其是思维正常人,是想逃脱法律的制裁。所以,法学专家以“被告人否则自己有精神病”作为依据,这个观点既幼稚又可笑。

    杨佳在法庭上说,记不起七月一日袭警时情节,检方认为是故意“避重就轻”,理由是袭警前发生的事,特别是被盘查之事,记得非常清楚,为何就记不起袭警之事呢?这个问题,刘教授以前给我解释过,精神病人一般难以记起精神失控时发生的事情。

    我参加过二审旁听,从庭审来看,杨佳回忆不起袭警之事,我认为他不是在“避重就轻”而不敢于承认杀人。

    杨佳已经不怕死了,为何不承认杀人呢?这不是很奇怪了吗?

    二审庭审时,当审判长问杨佳对精神病鉴定结论有何意见时,他反而说“我没有精神病,有病的是派出所的巡警”。

    我问过一些旁听人员,包括参加了旁听的党报记者,他们也认为杨佳不是故意不承认杀人。

    使我感到特别失望的是,在二审时,辩护人、检方问过被告人一些杀人情节问题,当杨佳称记不起了或不清楚后,也就没有去细究,没有去帮助他回忆。

    杨佳的作案动机,我认为,始终不是很清晰。一开始公安机关认为杨佳是报复杀人,并在自己的官方网站发了消息,随即就立即撤了下来。后来,司法机关也只能以报复杀人解释杨佳的作案动机。司法机关也许会认为,杨佳是以杀害无辜警察来报复盘查警察和督察,他是以杀害无辜警察来报复公安机关。

    按照杨佳和警方的说法,在今年三月“两会”期间,警方派人到北京找过杨佳,双方谈过处理盘查纠纷问题,此后任何一方再也没有提过此事了。

    6月12日至23日,杨佳在上海期间也没有找过公安(对杨佳的这个说法,检方当庭没有驳斥)。他24日返回北京,26日再次折返上海,怎么突然就想到了要制造惊天血案,要去杀害无辜警察来报复警方呢?

    要知道这起纠纷已经长达九月了,按杨佳的说法,他只是遭到一般的暴力殴打,并没有造成什么重伤,他为何还有如此的深仇大恨呢?

    杨佳在庭上说,盘查遭殴打发生后,自己买了一箱纸,一千只信封,准备用来投诉公安。如果他所说是事实(检方没有反驳,估计公安机关在他家搜查到了这些东西),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吗?

    杨佳母亲曾经为一起轻微的人身伤害纠纷,在一、二法院作了判决后,为一二千元的赔偿问题,申诉上访长达八年之久,不停地投诉法院判决不公,投诉信都是杨佳帮助打印。如果不从维权角度看他们的行为,从精神病学上来看,她是不是属于正常思维人呢?

    在二审庭审质证阶段,我注意到了辩方质询法医师管唯时,谈到过鉴定机构依据的一份精神病鉴定标准。律师在宣读这份标准时,念到了“长期不停地无理纠缠上访”也属精神病的症状之一。

    在现实中,有不少长期上访者,也会被送去做精神病鉴定,有些还被送到精神病院治疗。

    由此我想到了一个问题,杨母是不是也有精神病?据说,她在去年十七大召开时,还闯过人民大会堂找代表反映自己的冤情,由于警卫阻拦没能成功。杨父曾对我说过,王静梅老家的一个叔叔长期患有精神病,杨佳在去年五年患过心理疾病,还有杨佳在2006年11月曾被太原的警察打掉三颗门牙,头部被打成了脑振荡。

    这一系列疑点,我们很容易将他与精神病人想联系。

    我还听了盘查时的全部录音,当警察说了一句要“相互尊重一点”的话后,杨佳突然激动起来,大声地喊叫“你不要说这个,你不要说这个,什么叫相互尊重,什么叫相互尊重,尊重什么,尊重什么------”。

    刚开始盘查时,杨佳还很平静,警察也没有过激语言,为何他就突然冲动起来,对“相互尊重”一词特别敏感?难道是他突然想起了在山西太原遭十名警察殴打一事?心里对警察充满了反感和仇恨?如果录音能真实反映盘查时的状况,杨佳为一句“相互尊重”的话,竟然如此冲动令人费解。

    对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鉴定中心的鉴定,先不谈其司法鉴定主体资格问题,单就鉴定程序上来看,也是极为不认真负责的。对此,我写过文章依据《司法鉴定程序规则》的规定予以质疑。

    我注意到7月8日上海《新闻晚报》一篇报道,报道中特别提到对杨佳的司法鉴定问题,小标题是“司法鉴定部门:一天内出报告”。内容如下(红字部份):

    记者今天早晨采访了上海市司法局司法鉴定管理处处长李柏勤。李柏勤称7月5日下午2点,他们接到公安局正式委托,对杨佳进行精神鉴定。下午3点,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的4名专家就赶到看守所对杨佳进行鉴定。

    通过阅卷、查看讯问笔录和当面询问等方式,专家对杨佳进行了涉及思维理解能力、性格、精神状态和行为能力等方面的鉴定。

    次日,正式鉴定报告显示:杨佳没有精神疾病,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李柏勤称,一般鉴定报告在30天内出具,这次特事特办。具体鉴定报告不方便透露,此后也不排除法院审理阶段再次接受委托,对杨佳进行鉴定。

    从中可以看出,如此草率鉴定,结论可靠吗?连李柏勤都说“以后也不排除法院审理阶段再次接受委托,对杨佳进行鉴定”。他说这话,是不是在暗示公安委托的这份鉴定,由于时间匆忙,结论可能不准呢?

    死刑案件必须要慎之又慎,然而,使人感到不平的是,一、二审法院仍然以这份存在主体资格之争和程序之争的鉴定作为依据,不准许重新鉴定。

     为何要着急将一个可能是精神病的被告人送上断头台呢?

    在新闻发布会上,上海警方通报称:“杨还交代说,其购买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的目的,是考虑到使用催泪瓦斯时有可能会伤到自己。从这个细节,我们可以发现犯罪嫌疑人杨佳事先对整个作案过程有过详细的思考和精心的准备。”

    警方的这个说法符合常理吗?

    正常人都知道白天去行凶杀人,很容易被人认出,有的行凶者会戴上头罩作案。白天进公安局杀人,且杀上了二十一楼,不被当场击毙,也是无法逃脱的。

    然后,使人无法理解的是杨佳戴防毒面具和手套,竟然不是担心被警方认出自己,也不是怕在凶器上留下自己的指,而是担心自己眼睛和手会受伤。这是杀人犯的正常思维吗?连命都不想要了,还担心伤到眼睛和手,难道他想杀人后,逃出公安局吗?

    一审判决书中,没有提到警用催泪器在何处购买,也没有提到发票。这就使人产生疑问了,警方为何不把这些搞清楚?

    再大胆质疑一下,这个警用催泪喷射器是杨佳的吗?

    新闻发布会上称,杨佳左手拿着催泪喷射器,右手持着尖刀。那他在杀人过程中,有没有对受害人使用过催泪器呢?如使用过了,为何检验报告中没有提到检测出了催泪瓦斯?

    说杨佳戴防毒面具和手套,是担心杀人过程中,自己被自己所使用的催泪器所伤,有多少人会相信他精神是正常?除非他是担心行凶过程中,别人使用催泪器来制服自己。

     我以为,大厅里的录像不能全部展示,其中定有什么难言之隐。我不知,二十一楼的督察队办公室里有没有监控录像?督察队是一个对外服务窗口,经常要接待投诉人,警察与投诉人交谈时,可能存在人身安全危险。值班室里都装有监控,督察队的办公重地会不装监控吗?如果有监控录像,是不是该提供呢?

     杨佳在六月份来过两次上海,第一次长达十二天(6月12日至6月23日),杨佳在二审庭审中称,这次来上海是会网友和旅游,没有去找过闸北公安分局谈赔偿一事。

     上海公安在新闻发布会上曾称,杨佳这次来上海是对芷江派出所踩点,发现派出所不好作案而放弃。这个说法没有得到法院认定,一审判决书和二审裁定书中均未提及。

    我以前质疑过,对一个派出所踩点需要十二天时间吗?

    6月26日,杨佳再一次返回上海。按一审判决书的认定,他在6月29日购买了作案工具。

    使人感到不解的是,在庭审中检方和辩护人,都没有问杨佳6月26日为何再来上海的问题。

    刘教授希望我写文章驳斥一下专家们的说法,我想专家们的说法大家都看到了,他们的说法是否符合事实与法律,相信法律人能够看明白,相信民众能懂其中的道理。

    以前,很多人都在盼望着权威法学专家们出来说话,经过漫长三个月等待,在案件二审终结进入死刑复核关键时刻,有些专家终于无法保持沉默了。对专家们的说法,有人窃喜有人愁。但我以为,不论是何种声音,发声总比沉默好。

    专家们平常很忙,那会有时间如我等无名之辈,天天盯着案件每一个环节?不过,专家们毕竟与普通民众不同,他们也许只需一点时间,只需看几篇媒体的通稿,长达三个月司法过程就了如指掌了。因此,说出“审判实体公正程序合法”,这也不是很正常吗?

    杨佳袭警案的侦查、起诉、一审、二审程序,已经全部走完,司法机关是不是做到了守法、客观、公正、公平,任何人的评说已经无法改变客观事实。相信这个案件会载入中国司法史册,那就留待后人去评说吧!

   (作者:北京市忆通律师事务所刘晓原律师)

附:对“七秒钟杀四人”的质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